第8.膧月—

小说:鸳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牧游星 字数:2756

不知为何,苍耳就这么忽然醒,窗外的天空就如同天地初开时昏黑混沌,但是种强烈的感觉将唤醒,在离开之前件事必须要去完成。旁的小岁盖好被子,便伸手去够个宝盒,轻轻地落到地,半蹲着挪步到窗旁,脚无意间踢到的竹简,生疼之感令不禁龇牙咧嘴起,竹简滚动发出微响,赶忙回头查,小岁依旧酣睡如初,这才松口气。苍耳借着外面走廊的烛灯着,不知为何,今日的蛟珠瞧着些许暗淡,许是因为灯光暗沉,口中默念口诀,小束萤光飞到盒子内,用双手罩着盒子,生怕晃到小岁脸,但就这么在光下着,也总感觉哪里些不对,不知道为何,仿佛闻到丝若隐若现的香味,这个味道类似檀香,蛟珠竟是如此奇香的么?许是日匆忙没发觉,又或许是盒子的味道,捧起盒子闻闻,却并没什么味道。苍耳忽然个猜测,随即运功解除幻术,眼前的蛟珠顿时变成颗圆润的檀木球,原如此,师傅归还的时候替换蛟珠,不多想,外套赤着脚儿路小跑到师傅的房间外,门是虚掩着的,层层纸纱之后仍透出灯光,师傅是在等吗?轻轻敲敲门,并无应答,“,师傅?”推开门走进房内,但是里面并没,里面的陈设都如同往日般整整齐齐,当走过挂在墙幅画卷的时候,画的小梅偷偷拨开花瓣,苍耳到书桌散着几卷书,面是种读不懂的古语,随意着,赫然认出师傅在旁边用毛笔画的小标记,正是派遣此次任务的组织纹样,,今夜注定是不眠

路走着,两旁尽是各种各样的宝贝,但是金蟾的品味实在是不敢恭维,大红色的珠帘搭配着纯金和翠玉,尽显俗气,些个繁复的装饰雕花也实在是晃眼。白扶泽的目光左右扫着,全是些叫得出名字的稀罕宝物,他不自觉地叹口气,放在这儿真是糟蹋。再往前走着便进入个巨大的房间,往,是层层精致的雕花,这说是宫殿也不为过,里面亦是奇珍异宝“,咳咳···师兄,就是这个小物件,要是不问要,都忘记金蟾这么个宝贝···咳咳”白扶泽走过去,弯小刀悬在空中,曈月把拿在手里把玩,“哝,给你瞧瞧!”曈月随手把刀向他扔,白扶泽用两个手指捏住,然后细细端详,乍似乎并无什么奇特之处,放在这金碧辉煌的殿内显得格格不入。刀面只是些细碎的花纹,整把刀去极钝且锈迹斑斑,像是很久没使用过,他用手掂量着,着坚韧如铁器,却轻似无物,他旋转着刀面,终于发现玄机,当把刀侧过的时候,刀面的花纹堆叠在起,竟形成条大鱼的图案。“这莫不是···鲛月?”“没错没错,咳咳。”曈月叉着手站着,脸不耐烦的表情“记得,此刀什么也无法斩断,除味草药。”曈月兴趣,抢答起“别说别说,让想想…是九魄草!”“你当时学的还没忘光,是能聚集死者的丹元,重塑魂魄,令死而复生的神草。”“诶呦,这知道,记得此草极难获得,因为不管用什么方式拔取,只要被斩断就会立刻死去,失去神效。唯用此刀,神草之神力会被尽数封存于此刀之内,等到要用的时候,只需要将次匕首扎入死者胸口···”膧月形象地做个自扎的动作,白扶泽捕捉到膧月言语中隐约透出的兴奋感,不知为何他忽然感觉些不妙“不过,为何要这个呢?”白泽警惕地向膧月“哪知道,咳咳…只是个商中的只是利益。不过…”白扶泽手中的小刀忽然被膧月用法力收回,与此同时周围的侍卫忽然多,“你想怎样。”膧月慵懒地挥挥手,些侍从分布在四周“忽然想到,咳咳…何必多此举,为什么不能直接用鲛月摘得九魄草救自己呢。”白扶泽并没被这阵势吓到,他扫顾四周,唯能威胁到自己的也就只膧月而已“你这是要反悔。不过你要知道,九魄草只能救死。对活点用处。”他平静地说道“当然知道,但是,难道不能先自杀再自救吗?”“你简直是个疯子”“哈哈哈,别说的这么直接嘛,不过不想伤师兄你,要不这样,你把蛟珠给就让你走。”“不可能。”白扶泽后退几步。

膧月冷笑声,他整个趴在扭曲起,忽然仰头口吐黑色瘴气,偌大的房间立马被此烟注满,白扶泽挥动衣袖在身体旁制造出净圈,但是四周黑烟弥漫不真切,他忽然听到背后传巨大的喘息声,猛回头张血盆大口扑面而,他立马腾飞起,待他轻轻落到梁到下面腾腾烟雾中出现个硕大的声影,是膧月所变化的黑色巨狐,想金蟾也是这样被吞掉的,“再不冷静下金蟾毒融入你的血液,你就会发狂的!”巨狐舔着自己的利齿,声音浑厚“呵呵呵,直很想知道古神兽血脉是什么味道。”随即咬,白扶泽立马躲闪,身后的横梁被咬个粉碎,巨兽转动身躯向他扑,周围的珠宝神器滚落地,白扶泽边躲闪边寻找出口,怎奈四周烟雾缭绕无法清,他被巨狐的利爪抓到,重重地跌落到地,刺骨疼痛,眼黑狐扑,他立马到旁的柱子后面躲藏,却发现后面早已躲畏畏缩缩,低着头躲避他的目光,他还是眼就认“苍耳?你怎么在这里?”“这个…嗯…”“也罢,你呆在这儿不要动!”白扶泽跑出去,恰巧迎面跑个小厮要攻击他,他把抓住揪住,从额间读取他脑海内的记忆知识,清晰的线路图下子就铺开在眼前,他刚放开小厮,不料他口就被紧随其后的巨狐撕扯吞掉,连自己都分不清,想已经进入狂躁之境。他去,果真,巨狐双瞳已然变作血色,正在堂内肆意破坏,刚才耀武扬威的些个侍从们现在都在四处奔逃,白扶泽本想带着小徒之,转念想到若是这失控的巨兽跑出去,定会危害到宝船的其他客,他决定还是留下给巨狐解毒。

他趁巨狐撕咬帷帐的时候,绕到其的身后,本想就此给它掌将其击倒,忽然感应到他体内双重灵力,莫不是被他吞掉的“天仙”金蟾还活着?“大!大!求大救命呐!“些个落跑的小厮都前求救“你们船苦秸草?“”的!,船贪食而不适的客,所以直随身携带。“白扶泽取过药草,这时苍耳也跑,师徒二合力给苦秸草注入灵力,但是该怎么骗他吃下呢?现在的瞳月早已失神志也必定不会配合,唯如此,他将药草变作活摸样,果真巨狐口就将他吞掉。不到会儿,巨狐在追逐侍从时便跌倒在地,然后呕吐起,吐出刚才吞掉些个残肢,还金蟾,顿捣鼓之后便脱力倒下,身躯渐渐缩小变作形。”主儿!主儿!“些个小厮倒也衷心,急忙跑前查,而白扶泽走到金蟾旁,老儿除条腿外呼吸平顺,从他被吐出会儿就早已醒,只是因为害怕直在装死,”快起吧,不然会儿让瞳月再把你吃。“苍耳抬头师傅,他许久不这么调侃”欸欸欸,别别别!“金蟾赶忙爬起,“吵死!“瞳月也醒,他坐,甩开周围的,身躯些颤颤巍巍地向他们走,金蟾立马抱住白扶泽的腿,“大!”白扶泽挡着金蟾,与膧月对峙着,”你还想怎样…“瞳月冷冷地盯着他,以为要拔刀相向却转头走“算,走吧。”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去是累极,他把小刀扔到白扶泽手“给你,本大爷不要。”白扶泽把蛟珠放到苍耳的手,拍的肩膀“完成你的事情吧。”苍耳走前,把蛟珠交给个侍从又从他手里接过个刻名字的牌子,从这刻起,就不用为这“九幽阁”卖命“还你,这宝船还是你管着,本大爷觉得无趣,以后你再敢诓就杀你!”瞳月已经躺倒在旁的座位,“天仙”立马连滚带爬跑过去,“是是是。”“走吧。”白扶泽牵着苍耳刚欲走出去,“等等。”膧月气无力地喊声,白扶泽停下脚步,苍耳转过头,到他的脸种不常见的落寞的表情“你若是见到拾月,告诉他·····回家吧。”白扶泽暗自点点头,与苍耳同走出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