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骷亥—

小说:鸳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牧游星 字数:1739

“看什么没有?”卿岚挤前面,被乔苓一把抓回“嘘,别吵,不能分心。”吉祥盘腿坐着,双手轻捻,红色的辫儿垂在身后,渐渐顺平自己的呼吸,口中默念咒文,的额浮现出宝莲花纹,忽然声一喝“开!”块区域生灵的血脉之图展现在了的眼前,了一头巨兽在西南的巷子口悠闲的走着,浑身包裹着暗黑的灵质,它的血骨经脉也都成了暗色的,“是一只骷亥,在西南方位。”谛芯用手一指“走!出发!”乔苓从地拾起细锤,所有都站了起,卿岚刚站起,被吉祥一把抓住裤腿,“怎么了”只见忽然面露极痛苦神色,“谛儿,怎么了?”乔苓蹲,“我…我……”的嘴痛苦地扭曲着,所有子陷入了慌张的局面“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可是刚才用了太多念力?”“不是……我…”乔苓扶了一额头“没办法了,就,陪着子,先找家客栈休息…”“…腿…麻了…”吉祥终于把整句话说完了,乔苓走过去给了一拳,一把把拎了起“诶呦呦…麻…腿麻~真麻~姐~”“子,站好!”吉祥嬉皮笑脸地扭着站,乔苓走过去要捏耳朵,赶忙跑开,脚一踩地又酸的咧嘴,“诶呦呦~”“好了,哈哈哈,别闹了”卿岚偷偷走过去,在两处用斜掌批了两,“啊呀! 干嘛!诶,哎呀!等等…好像不酸了!真的不酸了!”卿岚击打了两处穴位,一子治好了腿麻,“可以走了吧”“可以了可以了!不过,可要教教我。”“叫哥”“伞哥伞哥~”“快点,们两”一帮才向前走去。

桃潭一片沉寂,桃花瓣儿飘落水面,没有浮在水面却沉了那黝黑的潭水中去,但是旁边那停驻的偌大的船只却愈发的热闹辉煌,黄金铸成的层层楼宇挂满了灯笼和纱账,窈窕的舞娘在甲板跳着异域的舞蹈,无数口袋里揣满金币珠宝的宾客在嬉笑饮酒,厮忙前忙后地跑着,送着各的账目和交易单,宝船的规则是靠摇骰子的方式决定兑换金团(交易货币)的币率,例如摇六点,那就是一枚钱币可以兑换六金元,如果摇一点,那就是一兑一,些金元可以用于宝船的交易。儿的客们都戴了提供的面具和罩衣,毕竟谁都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面具之,可能是神仙侠士,可能是妖魔鬼怪,亦或是类,那都有可能,只要有足够多的钱财,宝船的宝贝任挑选,看去就是奢华至极的交易中心,但是那条暗流涌动的搜宝活动,却无知晓,宝船的宝贝源都是靠一鲜为知的源于九幽的组织名为“逆方”,关于其内部的一切就无从得知了。

宝船的床舱内亦是一派奢华之感,走过那偌大的拍卖场,沿着长廊路过一私货交易的隔间,就了那扇红木漆金的,门前,里面最深处的秘密没得知。红帘垂幕的软榻,一肥胖的官慵懒地躺着,挥挥手,两旁的美赶紧递美酒果实,官爷刚从纤纤玉指一粒葡萄,忽然猛地从榻坐起吐出一口鲜血,摔倒在地,两旁的赶紧去扶,却被粗暴地推开“滚!都给我滚开!”那些化作虫,溜跑缝隙中去,官爷坐在地,用袖子擦了嘴角的血迹,双眼恶狠狠地盯着大门,“贵客,那就请进吧。”侍从打开大门,一披着袍子的走了进,“大师,呵呵呵,恕官…哈哈…不远迎…”“别装了,曈月,我知道是。”白扶泽拉披风,露出了自己的脸,官爷扶额大笑,整忽然剧烈地抽搐起,躯体开始了扭曲变形,当再次坐起的时候,全然变成了另一,一披着黑色长发的高大男子,的瞳孔如火焰般炙热金黄,“真正的金蟾呢,怎么了?”“呀…会在哪儿呢?要不…”一步一步走过,忽然凑近白扶泽的耳朵说道“猜猜!”白扶泽闻的血腥气息,后退一步,已经猜了一二,平静地说道“吞了。”“哈哈哈,没错,那白痴,又蠢又烦…我早想杀了,谈生意居然敢诓我…当我不知道…”“但,我看也得不偿失…金蟾毒入体三分了吧…”曈月愣了一忽然发狂把周围的器具皆摔碎在地,怒吼道“那老不死的!暗算我,就算幻化成的样子也不敌毒,呕…”又吐出一口鲜血,整撑住软榻的边缘坐了去,“师兄莫不是看我笑话的吧。”转过头,金瞳忽闪忽闪的,白扶泽感受自四周的威压,但还是走“不,我是做一交易”“交易?”曈月咧开嘴角,话题引起了的兴趣,“我以救一命为注,从儿换一…”“有意思,会是谁呢?让我们白大师还需亲自此。”“识得吧。”托出那枚蛟珠,曈月眯起眼睛一瞧,忽然奔莫不是那弑捌殿的…”白扶泽把它收进袖子里,曈月扑了空,鬼笑道“我说是谁呢,原是那丫头,我就随便派她去,没想还成功了,不错不错,挺厉害的嘛。”“根本不顾她的生死。”“生死?哈哈哈,与我何干,我是,我只看价值…”“她去偷宝珠,是要从儿换什么?”“嗯…让我想想”曈月用扇子敲着自己的脑袋,“哦哦,我想起了,她要借一件武器…”“什么武器?”别急别急~我带去看看,师兄?”曈月拍拍手,那些蛇鼠精怪才跑出,幻化成美女子慌忙地收拾起地的碎渣,曈月则领着白扶泽进入后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