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古毒 —

小说:鸳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牧游星 字数:1821

瑶瑶晃晃地端着那碗热乎的桂花酒酿,踩着吱嘎作响的楼梯就上楼来,刚舀出锅的,实烫手,轮番换着手拿,终那小圆桌上,有几滴溅出来,来及擦拭,赶忙把红彤彤的手指耳垂上搓搓,抬眼看去,那个此刻已经换好洁净的衣物,背对着窗口,卿偷偷多看几眼,虽说已经过去大半日,但依旧觉着新奇,世上还真真有冰霜似的银白头发,汩汩如溪水般顺着肩头淌下,看得有些入神,才发觉那儿已经转过来,一双浅青色的明眸淡淡地瞅着,平静如深潭,那日大雨仿佛恍如隔世,谁能想到黑纱之后,这样一位神仙般的儿盯着自己,唉,卿一下自己的额头,为自己那一日的怯懦感到丢脸。“来,尝尝看。”那个缓缓地踱过来,芝麻一直绕着的脚畔,左蹭蹭右嗅嗅,死猫,前几日还冲家嘶吼呢。这套衣服问同街的梅娘借的,还编个借口,说远房表妹来,现看着还算合身,看着下来,卿也搬张凳坐到对面“真的用我寻个大夫给看看么?”抬眼看摇头,好像甚乏力,“好吧…那,那快吃吧”女捏起小勺吹,茗一小口,面露一丝稍纵即逝的惊讶神色,看来还算对胃口,那张苍白的小脸上仿佛有一丝温度。

搓手指,刚才烫的地方还有些隐隐地痛“到底看上去非,却又亦与我之前所遇的凶神恶煞之妖同。”装作经意的样,偷偷斜着眼睛瞄,那口气摇摇头,诶?这什么意思,难以启齿的陈年旧事,还愿告诉我,难道我问的方式对“那…敢问姑娘芳名…”,那女再一次被打断歪着脑袋看着,“啊,我…好意思,要姑娘还快吃吧…”那女一口气,放下,站起来,绕着圆桌半圈,忽然一把捏起卿的脸颊,卿整个一僵,与凑这么近,感觉自己心跳的格外的快,努力吧心思都放那双明眸里,深邃的瞳孔仿佛有着让深陷其中的魔力,卿闻到那淡淡的清香,随机而来的那缥缈悠远的嗓音…

“也罢,这样扰的我也吃,我陪聊聊吧,我没有名字,叫我什么都可以,妖,魔,鬼,怪…都可以…过,我的师傅喊我叫苍耳,这么喊我倒也可以。”忽然撤手,卿往前一倾差点没趴到地上,女的宽袖空中微微一挥,卿看到木窗缓缓打开,一缕微风卷着几瓣花绕入屋内,那几瓣花儿屋内旋转几圈,终停留的指尖,“还有什么困惑,尽管问吧。”“…我看似等闲之辈,连那镜都照身形,几个除魔师理应姑娘的对手吧…”“只,现的我…打们…能避则避。”“怎么”“我想我…病…”那几瓣花瓣的掌心碎成细屑,随风飘落,卿正觉困惑,忽然看到宽大的袖里那纤细的胳膊上仿佛出现什么伤痕,一把抓过那胳膊,“!”“多有得罪,胳膊借鄙一观。”这下看清,白皙的胳膊上竟然出现的类似淤鞭痕的淤青,“我记得大雨日那天还没有这些。”女生气的把手一抽,“与何干!”“姑娘别恼,我或许能…等等,这个怎么有点像…”

想到什么,立马跑到隔壁去翻箱倒柜,女卷起自己的袖,看着那斑斑伤痕,叹口气,便坐下继续吃着,“我找到,我曾读过此种症状,这…我看看…毒液渗入体内,先…几日后会出现如同鞭痕的淤青,看!与症状如出一辙…难…”卿揣着本古籍从一旁过来,一边捧着书,一边的手指划过那几个字,“…凤”“凤鳞蛟”还没说完,女就回答用手合上的书页,接着的话缓缓说下去“中此蛇毒…周身乏力,继而丧失大量法力,几日后,毒素渗入肌骨,身上渐渐出现可怖伤痕,再然后,渗入骨髓,然后…反正,无药可医…”的表情面露哀怨,遂又归于平静。

“…上古巨蛇,我还以为早500年前就销声匿迹呢…”女一笑,面露苍白“我觉得定有解决之法。”“我也相信,对,此物给。”女从脖里取下一串链,放到手上,好像片纯金打造的羽毛。“这?”“也算救我一命,只需记得,我还欠一命之恩。”“,我…”卿感觉到此物定贵重之物,连连推脱,女握住的手,再度塞到的掌内“妖殊途,更何况除妖术士…”“怎么知道?”“我再怎么虚弱恍惚,满屋的除妖器具之息,我还感知的到的,我昏睡之时,它们就叮铃作响,甚吵闹…”卿好意思地傻笑之际,却猛地走近一步,“总之,只需记得,若我们日后兵戈相见,也许,我说也许,我记,只需亮出此物,我定能想起谁,也就能规避一场血光。”卿有些困惑,“为什么会记得?”“这个用知道…”缓缓踱步到窗口,站一会儿又转过身,弯下腰对卿告别之礼“承蒙少侠救助,心存感激,再次告别,若有缘,日后再会…”还未说完,忽然一阵风起迷的双眼,当再睁眼时已经,卿快步追到窗口,耳畔最后一句话语“酒酿儿好吃,但许冰糖放少,有些酸…”窗口,街道已经点起红灯笼,有些许往来熙攘,从这头看到那头,却儿,有些恍惚,回头看去,碗底的甜汤还升着袅袅热气,刚才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境,自觉地握握手,感到什么硬物扎手,展开手来,那片精致的金羽毛灯下微微闪着光儿,这一下便点醒此梦,一切虚幻皆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