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红梅儿—

小说:鸳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牧游星 字数:2778

“先生,瞳月···什么会么轻易就放我们走?“苍直立白先生案前,但先生从回来路上就言不发,只默默地用布擦桌子,知道先生闷气,便打算识趣地退出去,“那我,先回去了···先生早点休息。”刚退了半步却听到“金蟾也算半个仙物,瞳月肚子里时候,吸食了不少发力,还吞肚子里时候没啥感觉,但时被吐出来,膧月便脱力不少。自知处于弱势,便只能暂且消停了,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等恢复了,以法力和心性,定又要兴风作浪。“白扶泽抬眼看,歪了歪脑袋招呼坐下,苍便乖乖挪过去“我了解,幼时同修炼时,便看出天资不凡,虽有些顽皮不羁,但也个热忱真挚之人,但,却没想到现会发展如此魔君。唉,世上能让悬崖勒马,怕也就只有拾月了。”“拾月···我九幽阁时候听过个人,好像幼弟。”白扶泽撩起袖子,把叠糕点递到苍手上“,两人同涂山狐帝之子,既同脉兄弟,所以从小便感情深厚,但,据说几年前发什么了些事情,使得兄弟二人二夫人寿宴上兵戈相向,拾月当晚就弃家而去。”“那膧月,有些后悔了”白扶泽点了点头“想必样,好了,先不说个,把你拿回氏牌给我看看。”苍递上那块刻自己名字玄铁牌子,”我知道九幽了让下属更衷心地效力,其加入时,除了要通过考验测试,还会被要求注入自己两成法力于此牌子中,现下你拿回来了,你毒便也可以暂且控制了,只下次,你······罢了,我小睡会儿,你出去吧。“白扶泽欲言又止,苍点了点头,看得出来先生极疲惫,起身行了礼便退了出去,墙上那卷梅花图悄悄地飞下来贴背上,便就跟同出去了。

廊上走,总觉得有人”小丫头~小丫头~“转过身去,看到并无旁人,时只听哗啦声,那幅画卷从背上跃起来直飘到眼前,赶忙伸手去接,只见那个飘虚虚人影儿就从画里钻了出来,变成位美女子立眼前,看真桃腮含笑,眉目流盼,件宽袖印花粉衣,额间朵梅花印。苍恭恭敬敬地抱画卷鞠了躬”拜见梅长主。“小梅摇了摇头”好久没听到如此尊称了,总觉得把我唤老了,你还喊我梅仙吧。“小梅歪脑袋,用手指蹭蹭苍小脸”嗯,梅仙大人,您怎么已经可以幻化成实体了?灵脉尽数恢复了么?”“差不多了,现就差个好时机去投入转生门。”“您还决定要入尘人吗?”苍感到有些惋惜,小梅用拇指抚平皱起眉头,轻轻摇手里小扇“啊”“可···”“等会儿,我们就么站么,那儿亭子可,我也有许多话要和你说。”说罢小梅牵起苍手,朝亭子走去。

“我考考你,你可知”情“何物?”小梅斜靠亭子围栏上,逗弄水里巨大锦鲤,看似漫不经心地抛出了个问题,瞧见个小童路过,便故意冲其掩面笑,那小子走竟撞到了柱子上,小梅便忍不住笑了起来,苍思量许久也未能寻得个合适回答“我···不知。”边回答边将画卷小心地卷好,生怕弄皱了“不知么,不知也罢。”苍手忽然被小梅捏住,双美目轻轻眨了眨,竟能瞧出了丝哀伤“你不直好奇我故事吗,今天我倒可以与你讲讲。””···您与那个人故事吗?“”不然呢。“小梅拉坐近了些,那股子梅花香就更加浓烈了,苍次瞧见梅仙儿实体,除了师傅之外,好久没见过如此灵气清透人儿了,“别发愣呀,莫不也被本仙给迷倒了?”小梅小嘴抿笑起来”好吧,那从哪里开始呢?那就从我遇到世开始吧,我记得那时,我还只棵红梅树,碰巧长灵气旺盛之地,日夜吸收天气精华,便早早开了灵识,可却遭遇了飞升途中劫难,那年下了场好大雪,雪很厚,压断了我枝干,我想,莫不将要早早夭折与此。但,就生命垂危之际,我遇到了个进山中拾柴猎户之子,帮忙抖落我树上积雪,取过筐中根结实粗枝,再取下腿上绑带,小心翼翼地支起了我红梅树,也从那时起我就决定日后定要报答皓雪之恩,我偷偷落下瓣梅花,后种下个梅花形胎记,样我便世世都能寻到。数千年后,我便修炼成了个小妖,我寻到了住所,那个画家,常常坐院内梅树旁,纸上描摹梅树样子,我有时化作片梅花瓣,轻轻落到肩头,就样看画画,本以岁月静好,但场从城内蔓延而出瘟疫将击倒了,我看到老夫人走出门后嚎啕大哭,我也看到那些个大夫束手无策地摇头,我知道将离我而去了,那晚,我偷偷溜进房内,当时神思游离,生魂涣散,我忍不住想动用法术救,怎奈那时我只个小妖,被反噬之术重伤,却也未能救回性命···“小梅深深叹了口气。

理了理思路,然后接说道”后来我便毅然拜入芳灵谷,每日潜心修习,终脱身成上仙,与兰,竹,菊三仙并成四长主。“”然后呢?“”我记得那日我从司命处读到运薄,看到那洛原国少将军。正值烽火年间,带领将士们奔赴沙场,我便想去瞧瞧,就变作名士兵混入队伍。我看到了那时,面容如旧,眼神里却多了几分坚毅之气。“苍听得入了迷,个故事比寻常杂谈画本要生动有趣得多,小梅苦笑点了额头“我还记得那场战役何等惨烈,火光冲天,四皆焦土,我匆忙地寻找,直看到正被群敌军围困,那时,早已伤痕累累,右腿甚至中了箭,却依旧顽强地拼杀,我自知···命数,我不该随意干涉,所以我打算离去,以防我忍不住出手相救····”“那您还出手了?”小梅点了点头,眉头也随即紧蹙了起来“谁知,当我来到山谷高处,竟无意间发现整个战场被罩个巨大饕餮钟内,你可知饕餮钟?”“嗯,师傅告诉我过,饕餮钟,乃上古神器之,可以炼化人魂魄灵魂己用,但所被炼化之人将会永不能转世投胎。”苍不禁身冷汗,谁会如此残忍,竟想要靠吸收死去将士亡魂来提高自己操控?”“我不知道谁,但当时我便意识到,如果世死了,我便永远不能寻到了,所以我忍不住施展法力平息两军交火,不让们互相厮杀。”“事情,您可告诉了天宫众人?”“我说了,但并没有人相信,因再到人间世,已经寻不到那口巨钟,们只怪罪我举动改变了人间走向,因按照之前命数,洛原国国君早已腐败不堪,本该场战争被敌国覆灭,但却因我最终得以存活。后来,我因破坏人间运程罪名被处以四十九道天雷真火之刑,刑法对于个上仙来说本该不致命,至多也就失去七成法力,但当时我人间大肆运法被反噬,而且又众多士兵疗伤损耗法力,所以经历雷刑之后差点魂飞魄散。兰,竹,菊三位长主念及姐妹之情,同力度法收取了我最后丝灵力,然后们便寻找到了白先生,也就师傅,求救我···”小梅搭住苍手“你师傅,虽然性子看冷漠,但实则个热切心善之人,借用“画中玲珑”之术将我魂魄养于画卷之中,如此我便日渐康复。”“你不想找到那个作恶之人吗?”小梅瞅见苍眉宇间泛起愤怒,“唉,百年逝去,哪里还找得到,也算我罪得所属吧,私自下凡,又破坏了人间命数。我也甘愿受罚。”“但您救了那些将使!”“唉,但又有谁会意会相信呢?””您弃仙入尘,怕对天界感到失望吧?“”嗯,对,也不对,怎么说呢,我本就个没有大志愿人,我当年选择修炼就了报答。而多年修炼,支撑我信念也都···什么功名地位对我来说本就没有丝分量。“阵风吹来,小梅身形竟开始溃散,“看来炷香时间到了,我还有最后句话要与你说。”握手忽然随风散作了瓣瓣花瓣,小梅语调却更沉稳平和“我个失败例子,所以我希望你,绝不要情所困,更不要其所伤···”话音刚落,小梅就随风被收到了画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