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初遇—

小说:鸳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牧游星 字数:2034

“大雨天,洞府开,黑雾漫,鬼客来,闭门关窗去,别得厉鬼来……”敲棒子的老人又一次从的铺子前面走过,把打瞌睡的从美梦中惊醒激灵一把案桌上的铃铛撂到地上,刺耳的铃铛声让一下子就清醒“下雨吗?”这简直废话,铺子外面的雨像挂面式的罩铺子的遮雨棚,愣神一下“雨好大啊…诶呀!我的花!”一下子跳起来,揪下墙上挂的斗篷,顺楼梯冲到三楼平台上去,老旧的木质楼梯吱嘎作响,得找时间来好好修修心想,一路跑到楼顶的台上,果不其的那些药花们正饱受风雨的摧残,来不及多想,便已经左一盆,右一盆,还有一盆正不知如何才好,要不先用一旁地上的竹罩先给它盖?就时候,从台上看到下方的长街,远远地似乎走来一人影,走的极其缓慢平稳,雨很大,整街儿几乎都暗的,唯有几处灯笼亮人仿佛戴挂黑纱的帷帽,走一步停一会儿,眼看就要到自己的铺子前,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哎呀,铺子门还敞呢,暂且不管地上那一盆,就举左右上的两盆就奔下去。

把那两盆花放堂内的架子上,架子轻微的摇晃让一旁的玄猫醒,想用爪子去挠一挠那花叶,“嘘,别闹!芝麻上地上玩去。”把黑猫抱到地上,后走去靠门上,此刻再往外看,那悠悠的人儿隔就差一栋之远,怕不看错,那瓢泼大雨虽那人,但衣物好像丝毫没有沾湿,嗯?目不转睛地看那人,看身形约莫女子,哦不,女鬼也说不定,那可千万不能让她进镇去,回头看一眼身后的铺子,目光落一旁罩的镜子上,的爷爷驱妖师,留下一大堆的器物,继承爷爷的事业,自己也曾经加入组织,虽后来因为某些原因退出,但对付妖魔鬼怪那一系列的东西还堆铺子里,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掀开镜子的罩布,忽芝麻吼叫起来,回头看去,芝麻正坐铺子口看大雨,莫不那家伙要到门口跑过去抱起芝麻,抱它坐到位子上,果,片刻之后那轻飘飘的身影就已经到门口,她走的极其的缓慢,甚至有些轻微的摇晃,仿佛每走一步都要花大量的力气似的,“雨这么大,不进来歇歇么姑娘?”芝麻喊道,那人形便停住的门口,雨声嘈杂,但仿佛能感觉到那人的目光透过雨幕正冷冷地盯自己,天啊,我为什么要招惹它,我傻吗,有些后悔“快些进来坐坐吧…”有些紧张,便轻轻抚摸芝麻的毛,来缓解自己的情绪,那人缓缓转身向的铺子走来,铺子口挂的铃铛都响起来,果人类,那些铃铛很久没有这么猛烈的晃荡,那人跨过门槛,注意到她仿佛脚的,脚上竟没有粘上一点儿泥水,左脚上仿佛还挂串铃铛,但没有声音,斜视盯镜子里的成像,屏息止气,那人缓缓走过镜子前,里面居什么都没有!记得爷爷说过,此镜子前,正常人就如同照普通镜子,并无两样,但妖的话,会露出原型,而如果什么都没有,那只有两种可能,或仙或神,亦或者修筑已高的妖魔,此刻这人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正派,仙人怎么会选择晚上大雨的时候走动,还罩如此暗沉的纱布,那便只可能妖魔她只感到阵阵寒意,偷偷用指勾开桌子的小暗盒,伸进去试探里面的定魔刀,顺塞到自己的袖管里,这保命的小暗器,关键时刻可以脱身。

“看这雨大的,一时半会儿也赶不,我给姑娘算命咋样?快快请坐。”托出自己糊弄人的那一套本事,取出自己的那套缘结绳,也就以不同方式扎的绳结,那人缓缓坐到座位上,从纱衣中伸出一只纤长的来,注意到侧有一隐约纹样,像一只鸟儿,那白的吓人的轻轻点一下其中一绳结,解开那绳结,“我得把它系到姑娘腕上才行”女子将细向前伸伸,摊软垫上,将绳子轻轻扎她的腕上,指无意间触碰到她的肌肤,好冰,一股寒意霎时间顺指遍布全身,真怕这细儿下一秒就变成魔爪扼住的喉咙,绳头,假装冥想起来,“看这卦象,亲近之人,最近遭受不妙之灾,但暗影犹,灾祸亦未消停,这几日还需万分小心,怕有血光之灾。”随意说说,看出一些,但一大半皆胡口乱说,但分明看到这人颤抖一下,不会给我蒙对吧,以为自己吓到此人,赶忙致歉“小生算得多有不准,姑娘勿要介意”,“不,谢谢你”“啊,勿谢勿谢,这都忽悠人的本领,胡乱说说的。”连忙说道,忽反应过来,面前这人并没有开口,而那声谢谢凭空出现脑海里的,呆住,这人居能通过头脑和交流么,的心跳忽地加快,不自觉地去勾袖管里的小刀“你怕我么”又凭空出现脑海里的一句话,那人身子向前倾倾,两只桌角,稳住气,试探性地问问“你说的对吧,你头脑里和我说话。”内心已经崩溃,但表面还强装淡定“我,我不会害你的,别怕我。”感觉自己的小心思被看透赶忙辩解,“不不!不,我只感到很…很奇特,敢问姑娘从哪里来?”这次不开口说话脑海里默想这句话,果马上得到回答“我来自千霓谷”“啊?我还以为那儿只传说呢?”女子忽转头侧耳,仿佛窥探什么声音,“怎么?”“我得走”她忽一跃而起,薄纱衣带轻抚过的面庞,嗅到一丝沁香,好像雨后青梅,女子小步跑到门槛时仿佛忽想到什么,她回首说道“再会”后消失大雨中,终于听到她的声音,和脑海中那虚无缥缈的完全不同,这音色如同汩汩而出的泉水般清澈灵动,“再…会…”口中默念这句话,忽神,从未听过如此美妙的嗓音,鸟雀啼鸣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