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白扶泽—

小说:鸳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牧游星 字数:1892

卿岚在床许久,他的余光一直盯着窗口的风铃,它一直在风中叮铃摇晃着,他回想起那些个陈年旧事,么多年,他一直把它们深埋在心底,他还记得那日的滂沱大雨,他躺在八宝局的铜门外的青岩地,旁边爷爷的尸体,嘈杂的雨声掩盖一切的声音,他听见旁人的呼喊,他只感觉到豆粒般的雨滴打在脸和身生疼,就算在此刻依旧萦绕耳畔,仿如昨日,经历那一切,他藏匿于铺子内,试图把一切都淡忘,但所有的一切都在断撩拨着他的回忆,他抬起手臂,看着那个早已愈合的伤疤,能再躲藏,他告诉自己。

今日的风静些,水面少有一丝微波,白扶泽坐在廊里,端起青茶茗一口,夏日荷花的晨露积攒而成的水泡的茶,唇齿之间有一丝幽香“还没回么?”先生问他对面的那人儿“回先生,到现在还没回呢,也知道去哪儿?”那个扎着丱发的丫头也盘腿坐在廊里,端起茶杯儿汩汩喝,“慢点喝,心烫…”先生温和地说道“定流连于游山玩水,忘归期!”先生笑笑表示认可,然则眉头却越发皱,鲤鱼群从水下浮,聚在廊边嘴一张一合似有话说“先生先生!看!”先生挽起袖子,伸出手去,手指轻轻抚在为首那一尾鱼的额,闭眼细听,渐渐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苍耳回!”岁一跃而起,赤着脚儿噔噔噔跑向廊道尽头的那间房,“慢点跑”先生亦站,慢悠悠跟在后面。

苍耳!”刚刚脱去外衣,就被丫头一把抱住,“轻点轻点,大力的,要被勒死。”“要,出去么久,就和先生,还有那些个无趣的童们,都无趣死~”闻到岁的身一股米糖的味道,已经到做个时候呢,看好久没,“回”先生笑吟吟地踏,他刚想说些什么唠嗑的话儿,忽然神色严肃起,“岁儿,先出去下,苍耳有话说。”岁还愿松手,先生有些无奈“膳房里有刚烤好的糖栗子,晚些去,就冷…”“糖栗子!先生早些说,那去去就,去去就,等呀!”话还未说完,就跳过门槛,撒欢跑苍耳站起也想偷跑去,先生往门口一挡“留下,有话问,坐着。”温和的语气,难得有一丝丝责备的语气,只得坐下

“如此数月,去哪儿苍耳许久没有回答,只两只手互相抓着衣袖“愿告诉,也罢,那,那什么”先生扬扬头,苍耳把袖子攥的越发紧“先生指什么?”装作懂,先生有一丝丝恼气“衣袖挽微微犹豫一下,还照做,白皙的手臂并没有什么,先生叹口气,一手抓住那手臂,恐怖的斑痕立刻显现,先生也惊一惊,随后稳住神色“勿要遮掩,刚踏入门,便感到灵力絮乱…毒…”先生的神色越发的凝重起“先生要过问的事”苍耳打断他,先生没有理会,他单手在空中结术,似想调动内力为抑制毒素“先生!”猛地抽出手臂,“要性命么,毒只会越拖越深。”苍耳跪在地,对先生行一大礼,“深知先生之良苦用心,但亦知道先生也无能为力,先生能抑制一时之毒,但迟早…它还会吞噬。”“苍耳,曾与说,生命之可贵,万事定论,一切尚有转机,为何如此放弃。”苍耳低下头说话,半响才抬起头“此毒已经深入骨髓,无论做什么都徒劳的,在丧失一切气力之前,要回去…想知道谁,如果可以,还想…”把最后半句咽在肚子里“自己的身份竟如此重要么…”“先生…想回家去…”“终究要回到千霓谷去,儿难道的家么…”“一样…先生当年在千霓谷遇到,带此,教礼学法术,供吃穿用度,感激在心,无以为报…但…”先生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凄凉,他的手停在半空便收回,“也罢,随吧,决定的事,没人能说服得…”先生拍的肩膀,深深叹口气,“何时要走,准备行囊…”“…”,“苍耳!从膳房拿梨花酿!快岁儿蹦蹦跳跳地,苍耳没有继续说下去,先生一眼,走出去,先生看着的背影良久,手指攥成拳头又放下“什么也改变个命数么…”

夜色弥漫,湖中的楼阁被袅袅雾气环绕,苍耳抱着灯笼坐在廊边,银色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肩膀歪着脑袋,看着那些个萤火虫在水面互相追逐者,手臂有隐隐阵痛传,“睡着么?”背后传温和的声音,一回头,白先生正披着外衫缓缓走,许因为修道,年纪看着大,却着实一副出尘仙人的模样,“拿去,夜凉。”他把手中的暖炉塞到怀里,外面细心包一层防烫手的绒布儿“先生当年为什么要选中呢?”先生笑,他也坐记得啊,当时拜见完的友人正打算回程,说也真因缘巧合,那日下着很大的雨,可巧,就在走过茶楼旁的羽桥的时候,的伞忽地被吹到桥下,只得跑到茶馆去歇息,然后…就看到,端茶倒水的丫头,楼楼下回跑着,看见笑着,纯澈的眸子,如此熟悉,好像很久之前就认识一般…”他想得竟有些入神,“…忽然的内心有一种声音,觉得一种缘分,心想着,书院少个童,而,许个好苗子…”“就样么?”“然呢。”苍耳笑有些累,但总觉得,像此刻样静谧的日子以后怕再也会有愿睡去,“一月后,就要回去,在生命的尽头,想回到记忆的初端。”先生默默在内心叹息,“个给,离开后再开启。”先生把一锦囊放到掌心,然后站默默走去,掂,有些沉沉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咣当撞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