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小梅—

小说:鸳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牧游星 字数:2014

白扶泽端坐在房间内,任凭香炉里的烟儿盘绕着,窗外的月光沿着的衣袖流淌着,将的睫毛染成银色,乍看,好似玉做的人儿,门外两个书童守着门,而此刻正在运着功,此法名为“探听四海”,施法者凝神静气,本体动,深思脱壳便可知全世之事,唯有们的家族血脉才会具有这种能力,逐渐深入境界,脑海中愈发熙熙攘攘起来,世间万物之声皆收入脑海,街坊贩的叫嚷声,新生婴儿的啼哭声,恶犬争斗的犬吠声,花朵上露水跌落之声也清晰如畔,深吸口气进入第二境界,四海之识涌入心海,摒弃切干扰,只努力探听关于“凤鳞蛟”的事情,个教书先生在给学生讲授神话故事,好似这个,微微转头向另方,的神识翻动天宫仙人的本古籍,上面凤鳞蛟的鳞片入药之法,这个貌似也太对,忽然鬼在悄悄议论凤鳞蛟,的思绪稍稍停驻下“…听说前些日有人闯入弑捌殿”…“诶哈哈哈…怕凶多吉少喽…”“毒据说…”,被探听的人在魔都,有些听真切,的体力有些支,但还硬撑着继续转动神思,只字片语默默记下,脑海内却忽然混沌堪起来。

“先生!先生!快醒醒!”的意识渐渐恢复,睁开眼已然回房间内,“先生您终于醒,吓死!”岁和些个书童都挤前面来,“好好的吗。”温和地笑着,“您都吐血!”这才注意自己的嘴角早已淌下血来,用湿帕轻轻浮去,“无碍,许刚才用法之时慎咬唇角,伤而已,”“先生之前受伤,几年之内能再勉强自己用神力,怎么就又忘记呢?”“…”白扶泽刚想说些什么,看大家神思甚忧虑,就想着转移话题“会儿要考问药宗卷,你们可都背好?”童们这都慌张起来,昨日晚上吃的饺时高兴都忘记每月这日要考核的事“快去快去,马上来抽查”“诶呀”们都慌慌张张跑出门去,待人走尽,看清个躲在门后的身影,苍耳缓缓走来,但在跨门栏的刻忽然停住,在门外鞠躬就退下,白扶泽知道她想告诉什么,但没有说,过现在已经知道等待着她走远,才缓缓站起来,头还有些许昏沉。

“公呀~公,你在愁些什么呢?”墙上的幅画忽然动起来,画卷上的朵梅花苞张开来,露出里面的妖精,她慵懒的伸个懒腰,从画卷中探出身来,见先生没有回应,她便就轻轻落地上,“能为公解忧么?”这个娇俏的妖灵用双臂绕住白扶泽的脖,但个半透明的虚影,白扶泽回头,就从她的手臂中穿过去,“要扰走向书架,梅花精饶,飞身过去挡在柜前头,“和说说嘛”白扶泽的手直接穿过个半透明的脑袋,取出本书来,“公呀,好歹生前也四芳之,说说嘛,许能解你忧愁”她的脑袋硬生生地凑过来,实在扰人的很

“也罢,你见过这个吧”摊开掌心,梅花精看见颗蛟珠正静静躺在的掌心,她试图用手去拿,但忽然意识起来,“你捏起来,给瞧瞧”白扶泽用手指捏起珠,举烛灯前,“别晃别晃,让仔细瞧瞧,这…这蛟珠呀!”梅赶忙压低声音,左右瞧瞧,“这宝物传说中安置在弑捌殿的,你如何得的?”“这的,苍耳的。”“她?般人怎会要这东西。”跨便坐桌上,她用手指卷着发梢“你也觉得奇怪,你觉得她在替什么人寻这东西呢?”“你可知道,有个源从九幽界的组织,四处帮宝船做着宝物的生意,个宝船全名叫什么来着…”梅皱着眉头仔细想着“你说的莫:圆方宝舟,知道现在的管理者化名为“天仙”,的本体其实只聚宝金蟾”“对对对!记得个臭蛤蟆,收集的都些稀罕玩意。”白扶泽翻下书页,的目光撇悦动的烛火,忽然想些什么,“金蟾的船近日停桃潭,知道在与谁密谋着,船舱下阵法,窥测其中。”“你亲自去就得。”“也对。”“唉,对!在此之前,还有件大事您要替解决,快看看的灵魄积的如何!快看看否可以转世?”白扶泽微微笑,“别急,你先坐好”梅乖乖盘腿坐地上,白扶泽从她的额头引出灵脉,朵金色的梅花,散发着微弱的微光,五个花瓣已经快要集齐梅感觉得她已经渐渐康复,她实在等待的太久,数百光阴已过,她支离破碎的灵魄渐渐被白先生修复着,终于,她又将可以去见个人,她闭上双眼,在脑海中描摹个人的样,清澈如初“你真的决定要投入转生门吗?明明已经可以重新修炼,说定…还可以重获当年的灵修。”白扶泽打断她,梅睁开眼睛,目光灼灼而坚定,她的语气难得没有丝孩气“,这只想当个普通人罢。”白扶泽叹口气“为什么的…都惜命的家伙呢。”梅乐,她窗沿边上,珠帘被她引得晃荡止“公这样的吗?”

浓稠的迷雾漫上长廊,个飘然的身影独自走着,路过个房间,听窃窃私语,就驻足听会儿“啊,苍耳,你怎的又要离开?明明刚回来。”苍耳翻个身,与岁面对面地躺着“这次很快就会回来的。”岁紧紧抓住她的手“你要发誓…”“嗯,发誓…”两个人互相对视着,苍耳只觉得岁的眼睛好美,清澈透亮,就好似珠宝般,“岁…”“怎么?”“蓬莱仙树快要开花吧,好想看看呀,定很漂亮。”“好看的,年你在,可看,就像下雨样…”岁翻下,仰面躺着,努力回想着景象,“下雨样?”“嗯,树上的花儿太多,满树的花儿堆着,挤着,阵风吹过,花瓣从树上飘下来,就像下雪样,好美…”苍耳闭上眼睛想象着“好似能看什么颜色的花儿?”“想想,…”白扶泽没有继续听下去,快步走开也记得次的花雨,也就在年,苍耳,“啪嗒”苍耳听枚蛟珠落入盒的微响,蛟珠回来,她知道偷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