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四三章 爪刃

小说:万世之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轻歌若有无 字数:2775

当年初见楚惊鸿之神速也比不上名不见经传的劲。快到匪夷所思,快到看不清形,许不及多想,全金刚不坏催谷到极致。

“噹”的一声响,宝刀已经横削在许的脖颈,幸亏金刚不坏劲气反应即时,不然莫名其妙已然首两处。

刀风如风卷残云将许裹在其中,许深知就算金刚不坏劲气全力增速也远远不及匪夷所思的奇速,只得全力催谷劲气提升防御,赤铜色的光芒护住全

劲速度虽远远胜于楚惊鸿,但不知为宝刀劈斩只的力道,连气芒都劈不进去,转瞬之间斩数十刀寸功未进,停下手嘘嘘带喘。

心里一动,即便手劲不足,但如奇速便一柳树枝条也威力无穷,再看那劲劈斩几十刀就累的嘘嘘带喘以刀拄地,哪里像劲气能者的模样。事甚蹊跷。

就看劲阴森森的说道:“许少侠神功盖世,可惜不过江湖草莽,我乃官府捕快,见吓得脚筋都软。”

不再搭话,知自己绝无可能捕捉到劲的形,只把金刚不坏劲气催谷巅峰,浑上下护的周全,只保持大耗精力,如不能勘破其中缘由,早晚被劲所伤。

脑子速思索,为名不见经传的劲居然能比以奇速著称的楚惊鸿还要快?为钟逵喊一声小心邪法?刚才劲说话好像什么异样,对,他没结巴!

快点把些联系起,定蹊跷,定蹊跷!

突然,许仰天大笑,笑声穿云破雾,震的秋树簌簌落叶。在笑声中赤铜色的金刚不坏劲气渐渐消失,体处于毫无保护的状态,难道内力消耗过度无以为继?

劲在笑声中惊一惊,看半晌见赤铜色劲气消退,脸上狞笑又浮现出

“认命吧?劲气到极限吧?不知多少江湖成名的英雄我劲也手到擒,被我一刀一刀将四肢砍下。自古官家拿贼天经地义,看我给你一个斩立决。”

劲说完上前抡刀就劈!

却见许哂笑一声,随手一拳劲鼻梁骨已被打断,兵器自然脱手,许半空抄刀在手,“横桥断云”一刀就将劲脑袋削落,血光冲天而起,体却犹自站立不倒,像死的惊诧莫名,不甘心一般。

大厅群雄更惊诧莫名,就看二几句闲话,然后劲抽出刀没头没脑的就一通乱砍乱劈,而许纹丝不动任由其下手。

本以为艺高胆大故意如显露本领,却听劲冷嘲热讽方才知道许邪法。还没弄懂怎么回事,就看许拳打刀削敌首异处。从头到尾一头雾水。

劲名义上涿州一小小的捕头,实则至尊门暗中扶持的江湖势力。以官差做掩护,暗中杀戮侠义之士,而钟逵便与之对抗的当地势力,但一直无法勘破其邪法。

劲的手与常无异,但劲气着实古怪,施展起限制颇多,可一旦成功大罗金仙也难逃毒手。

劲气施展要与敌话语对答,自己的语句首字和对方回答的首字串起便暗藏的咒法陷阱,假装自己结巴以你字开句,故意慢行让许催促,然后以我以开句,末尾故意结巴引诱许说出慢字。

串之起便你快我慢,一种幻术的劲气,劲利用自己官府份盘问侠义英雄,引诱说出咒法语句,然后对方看劲快如风驰电掣目不暇接,无法应付。不少英雄豪杰就惨死在个阴险狡诈的恶徒手中。

对决之时劲得意忘形不再结巴,让许察觉异,兼之钟逵提醒自己敌邪法,且自己经历过与曹操那种顶级幻术的恶斗。

再仔细回想刚才自己被诱导说出的话豁然开朗,种幻术便如儿戏迎刃而解。

一旦想通幻术自破,就看劲持刀笨手笨脚过劈砍,心中恨其残害侠义之士,手下再不容情,拳打刀削瞬时便劲性命。

不消几句话光景,至尊门一方又首异处命丧当场。不由得士气更不振,见对方个少年劲气繁杂,手不凡,不管什么强敌上去短短时分就被打发,一时间不再敢再做挑衅。

那天官大帝用眼睛在自己一方扫视,不管看谁都装作没看到低头不语,虽得罪至尊门的上层,但也比与战神相仿的少年生死对决好上百倍,一个个装聋作哑怯战不出。

天官大帝与地官大地面面相觑,如下去无纷争便要散会,一回灰头土脸怕回去也无法交代,两轻声说几句,像什么决心一般。

就见天官大帝站起说道:“既然许少侠今日应承包打全场,那也不必说什么非曲直,江湖之上还一个实力说话才分量,我一老友听闻许少侠前浪推后浪,颇兴致,就请少侠与之切磋,如若我老友败次大会我等再无话说,若许少侠败,便请江南烟雨楼让出亮马河就。”

句话一出不光群雄都感到震惊,就那王诺大和金满堂都露出惊讶的表情,要知道历次大会两大门派从无正面对抗,都暗中支持扶植自己的力量,如撕破脸动手还头一次。

再就亮马河位置乃重中之重,如若丢失后果不堪设想,至尊门开口就用个做赌注,真狮子大开口。

听到处想到楚惊鸿鸽传书末三个粗体字。

“将在外。”

将在外君命所不受,事急从权,至尊门如撕破脸皮如不应战,大大折损江南烟雨楼的声威,侠义一方士气也会受挫。

当下毫不犹豫张口说道:“既然至尊门觊觎亮马河已久,不知你那老友败怎么说。”

就听旁边楚楚脆声道:“蜈蚣街。”

话一出对面两个大帝也心里一沉,原蜈蚣街也至尊门要害位置,地一条锣鼓大街两侧各四条小街胡同,状如蜈蚣,地四通八达为京都街道枢纽之所在。

一个觊觎对方的水道要害,另一边就想夺街市枢纽,针锋相对寸土不让。

事情到个地步已经没回头的可能,天官大帝站起向后面一招手,只见两个巨汉手持两根上面密密麻麻铭刻咒符胳膊粗的铁链,拉拽着一个被黑布罩着的

拉拽到天定坪上揭下铁链中间大锁上的谒语咒符,快步跑回,好像挣脱铁链轻而易举一般,但一动不动像蛰伏在黑暗中的异兽。

也定定心神,慢慢走到天定坪上,与那个诡异之相隔五丈余,提防对方暴起伤

只听地官大帝突然高声喊到:“谭长老,伤你之敌就在眼前,还不现更待时!”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成胳膊粗细铁链崩的七零八落,上的厚厚黑布被气流撕成碎片,里面的露处真

就见材高大魁梧,一头长长的头发不知多久没洗变得一缕一缕如同破毡相仿,触目惊心犹如雷击过后的焦痕占大半张脸。上套一件大的不合常理的黑袍,松松垮垮罩住

群雄一见都惊呼出十年前和楚惊鸿一起入奇珍洞生还的至尊门的至尊长老谭望龙。

为长老之首,当年便叱咤江湖罕逢敌手,入奇珍洞时更信心十足,没想到出得洞已经疯,半边子都被雷劈一般变得焦糊,么多年音信全无,生死不知,今日一现不少年长者都惊呼出

虽不知道真实历,但听大厅惊呼铁背苍龙,立刻想起楚惊鸿和自己说过的十年前入奇珍洞的经历。

心里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心知能在两派至关重要的一战出现,定然之处。

铁背苍龙谭望龙听得地官大帝叫喊,体立刻如筛糠般颤抖起,刚才呆滞的眼神立刻变得精光四射,那一头像破布烂毡的头发根根倒立而起,像魔王生出利角。拳头手骨之处皆慢慢伸出数把龙爪形状二尺长的利刃,像魔龙露出它的獠牙利爪。

久经大敌,生死之战也经历数次,但面对谭望龙却一丝心生畏惧。

刚才那场劲的宝刀许已经据为己,因楚惊鸿嘱咐过奇珍不可轻示与,所以并不想过早显露自己的如意神兵,用把宝刀当做兵刃对敌。

见敌貌似神志不清,也不再做客套,大喝一声:“看招!”

宝刀缠头裹脑一招“斜担日月”便砍将过去,自奇珍洞天师授道后,兵刃招式已堪化境,招去繁就简,朴实无华,攻守兼备,法度森严,实在一丝破绽。

但见那谭望龙随手用龙形爪刃一拨,“哧”的一声轻响。

宝刀已然断成数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