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力挽狂澜

小说:异界魔铠之旅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劫相正 字数:3116

三号大挥动下淡绿色斗气包裹中舞连连下竟然以化三,三道下翻飞朝项气势汹汹席卷而来,这可是三号成名绝技,三道影若有若无模样似乎都是虚招,其实这招除其中实体外,另外两道影皆是他平时中凝练斗气所化,拥有实体大攻击力,因为斗气中只有金属性斗气拥有化刃效果,所以般人都会被他木属性斗气效果所误导,他可以另辟蹊道将木属性斗气模仿出金属性斗气效果也算是个奇才,如果项认为三里面只有是实招,那他肯定要下吃个大亏。

想到这里三号由得有些得意,眼见他攻击越来越近,项却依旧淡定原地动,既没有防御准备,也没有躲闪意思。

三号心中暗自恼怒,他还没见过这么嚣张人,浑身斗气更为汹涌,势要让轻视他付出血代价。

早已看出当门才是实体,三号接近他瞬间项直接抬起左手抓向大道灼浪三号惊讶目光中朝他扑面而来让其眼睛下意识自我保护下由自主秒感觉到自己仿佛砍块钢板后就被什么东西牢牢抓住,合眼睛到半秒三号瞬间将眼睛睁到最大。

只见只赤金色利爪五指紧紧,被五指掐住地方都已经出现微微溶解变形现象,当他抵抗着突然出现高温看清项浑身火红色铠甲时候,三号脸色变:“你……!你是被毒蟒追满山乱跑那个怪人!”

答,连用举起右手五指并拢下直接朝近咫尺三号胸膛扎去,手铠那锋利指尖穿透力比武器都要强三分,再加如此近咫尺距离,三号只来得及侧身躲开自己要害,项锐爪就直接三号划开道十公分长口子,鲜血下子就将其袍染成墨红色。

三号也明白自己被阴,能够五阶魔兽还是傲立与魔兽中令人闻风丧胆毒系魔兽追杀下活蹦乱跳,那岂能是般人?实力又能差得到哪里去?

感觉到大手里僵持下进退后,三号立马主动松开柄放弃,脚下蹬快速后撤想先远离项,项见三号受伤后发现时半会无法夺回大后就直接放弃武器,也为他果断惊讶到,要是三号心存侥幸想夺回他武器话,那项近身战有信心十招内解决掉他。虽然有些可惜过项这里站着他想打就过来打,再想走可就没那么容易走

心中暗道句【真当我是木头人,光挨打会还手吗?】接着就将三号遗弃往地扔,脚下个冲刺朝三号追去,速度比三号后撤速度还要快线,让其没有丝毫拉开距离机会,再次近身三号后项挥拳、肘击、撩阴腿,手脚并用套流氓组合拳打三号那叫个应接暇。

三号也是说会拳脚功夫,但是像项这种手脚并用专攻下三路无所用其极流氓打法他还是真真次遇到,项防御力超强铠甲让三号攻击完全显得痒,这辈子都没有打过这种战斗三号打是束手束脚,短短十几招他就再添几道新伤,动作再次慢后,更是完全被项压着打毫无还手力。

三十多招后,项抓住三号个破绽,五指并拢成拳挥向三号心口。

三号明白自己已经躲过这致命击,袍下那层皮甲更是可能挡下项那锋利手铠,眼睛里面露出丝狰狞神色,拼命集中自己所有斗气右手朝项胸甲同样是拳挥向胸口:我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你付出点代价!

“这就是你临死反扑?勉强算是给我挠下痒痒。”

被项贯穿胸口挂半空三号可置信看着自己拼尽全力拳打竟然只是引起道气浪,项甚至连晃都没有晃动下,带着满脸甘,三号缓缓双眼。

等项散去魔铠再回到黎锋身边时候,黎锋已经晕死过去,伸手试探下发现他微弱鼻息后,项敢再去挪动他,赶忙跳车架居高临下找到跟另外七八名魔法师辛白跟栗栗身影。

护卫魔法师身边仅剩下四名士如同惊弓般,突然车架飞跃而下从天而降群人吓够呛,过当听见辛白惊喜声项哥哥后,众人这才定下惊慌失措心,定眼看果然是项后都松口气,自己人自己人!

过项可没时间跟他们多废话,句话说就直接众人面前拦腰抱起辛白往回跑,突然被项抱起辛白也没有多问什么,抱着月野兔趴胸口安安静静句话也说,脑子下子转过来众人都楞当场:刚才我们保护魔法师被劫走?自己人应该算劫吧?他个人带着魔法师去干什么啊?……

直到栗栗也跟着项离开方向追后,脑子里面混乱无比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管他为什么带着个魔法师,追去就对

群人火急火燎终于追时候,金石宏看着他两位同伴遗体默默流泪,辛白正给昏迷锋释放水疗术疗伤,项已经将金陶跟铭皓弄醒过两人脸色都显得有些苍白,都靠坐车架恢复体力,栗栗满脸担心跑到铭皓身边下翻找着铭皓哪里受伤,铭皓拉住栗栗手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眼追来众人,跳车架看会附近战况后对众人说到::“现其他人情况都太好,我现要赶过去援助其他人,你们就这里呆着,要是出现危险就大喊我名字,我就会立刻赶回来。”

说完没有多做停留,直接纵身跃朝着最近个发生战斗地方赶去……

袍人正慢慢鹰佣兵团初阶师逼绝路,前配合他拦下这名袍人几名鹰团员都凌乱四周生死知,没有帮手他现也快坚持下去

这名袍人实力本来就比他强些,状态情况下还能坚持到现都是因为袍人怕师临死反扑拉起死,因为已经胜券握,所以袍人才想慢慢耗到师再无反抗力。

这名袍人划伤师持右手,露出胜利微笑打算给师致命时候,道赤红色身影突然从他身后偷袭而至,身后突然出现灼热感让袍人瞬间发现想要偷袭他,凛冽杀机让袍人先放弃击杀面前这名初阶师,转身朝偷袭他脑门劈过去,以他金属性斗气附加大锐利,项这副轻甲模样铠甲直接被他省略攻击要快线情况下,项他这招以攻为守面前,绝对是要先退避下其锋芒,至少袍人自己是这样认为

可惜他遇是项,将脑袋偏躲过当头而来,丝毫没有退让继续朝袍人拦腰斩去,袍人率先砍肩铠,看着他斗气附着下竟然只破开项肩铠点点就卡肩铠袍人两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下秒项攻击直接就将袍人拦腰斩成两半。

看着停翻滚惨叫着可能袍人,项抓住还卡他肩铠用力就拔下来。

“我靠!竟然被他砍进来那么多,吓死我,金属性锋锐属性还真是吹,看来下次遇见还真得小心点。过你们这些刺客联盟人还真是好骗啊,只要随便露出个破绽让你们感觉可以先步击杀我,你们就会毫犹豫选择跟我拼命,你已经是第三个我手被自己蠢死,哈哈哈”

都调侃声中,袍人那凶悍目光仿佛要迸发出无数利刃将项千刀万剐般,看大笑心里面毛毛,用拔下来没入袍人胸膛,腰斩下痛苦无比袍人反而露出丝解脱表情缓缓双眼。

“眼神那么凶干嘛,想瞪死我啊?”

絮絮叨叨走到可置信表情师面前问到:“你没事吧?可以自己站起来?”

这名师到现脸懵逼没想明白,为什么刚刚将自己打毫无还手高手,怎么就那么轻易?听到项问他师立马回过神来,勉强站起身来说到:“没事,就是这时半会没有办法再战斗。”

点头指个方向说到:“你往这个方向走,绕过七八架车架大概几十米左右那边,受伤人跟所有魔法师都那边,你去叫几个能动弹过来帮忙将这里还活着兄弟都送过那边去。我还要去帮其他人,能多呆。”

说完就朝着早已经看好方向迅速离开这里,被救下师只能望着他远离背影遥遥声。

“项小兄弟!谢谢你救命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