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小说:凉初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井然有绪 字数:4903

那天晚月亮从窗帘后稀疏透进

我一路想挣开,可惜力气太大,我所有动作都徒劳。进仓库后,被一把扔水泥地,随即几个将我四肢都按住。漆黑环境里,只觉得有走过,啪啪两,我左右脸颊便纷纷挨了一巴掌。

“给我打,打她肯求饶为止。”

音我再熟悉不过,恨意中带痛快,除了洛湘还有谁。

按住我立刻站起,围我连踢带踹,我蜷缩起身体,感觉肠子都快断了。身体很痛,脑子却渐渐冷静下,大吼了一:“你们知不知道聚众斗殴要被开除学籍,记入档案。”

停下动作,有女道:“那也要看你有不有本事知道我们谁?”

我冷冷一笑,牵动肚子,疼我直冒冷汗。“我没本事,但总会有有本事。”

四周氛围太压抑惊悚,我尽量保持冷静,看黑暗中道:“知道自己所做事会有什么后果吗,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们。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并实施殴打、侮辱等行为,严重者要被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别跟我说你们都幼稚园刚出小屁孩,不受什么法律约束。”

一堆话说完,所有都安静了下

“相信在各位都年满十六岁了吧,知不知道法律规定凡年满十六周岁以都具有刑事责任。你们想为别一己之私葬送自己前途吗。”

我身边,抬手掐住我下巴,“洛凉山,不用拿那一套吓唬我,我敢做敢当,你有本事就冲我。”

我忍痛吼了句,“洛湘,你要再胡,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她笑,“你别激动,我又没打算做什么。只今天你威胁让我很不舒服,我没办法,只有找个办法也威胁你咯。”

我皱起眉,不安道:“你想做什么……”

她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我,“你说你自己干净吧?我要让你也不干净了,你说你还能拿什么把柄要挟我?”

我挣扎了下又被死死按住,“洛湘,你疯了吗!”

不顾我大吼,她招呼了一句,“把她衣服扒了。”

不知恐惧,我一边挣扎一边怒吼:“你要真敢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可明显我势单力薄,点狠话别根本不会怕。

扯我衣服,挣扎中不知道哪里冒出力气,我一脚踢倒身边几个,爬起就跑,有扯住我右手,慌忙中抬腿就一脚蹬在那肚子,女生发出尖叫,摔倒在地。

吼:“抓住她。”

空旷仓库里回响追逐脚步。我捂肚子为难往前跑,忽然间有猛推了我后背一把,我没站住,顺势往前扑去,哐啷一,额角传裂开般疼痛,也跌了个实在。透过从窗外投进稀少月光,我才发现自己撞了堆放在仓库里坏掉桌子角

身边隔不远有冷笑,“跑啊,你再跑啊!”

脚步渐渐都围。我扑在地,手慌乱中摸一只坏掉椅子,顾不得疼痛,我抓起椅子爬起,“想打架吧?”

额角血流下,糊得我睁不开眼。听靠近,我面无表情将手中椅子朝那个方向砸出去,哐啷巨响,引起几个女生尖叫。回身将堆放起桌椅板凳一把推,随手抽了一根钢筋水泥棒子指前方,厉大吼:“你们不多吗?啊!!”

月光照我满脸。不要命行为,我自己都感觉自己疯魔了,别看得相对更加心惊。

有一打退堂鼓,相继就都想跑了。

明明行为可笑得要命,跑走时候还有不忘撂下一句:“次先放过你,若再敢犯贱,下次流血就不光脑袋。”

脚步渐渐都退出去,黑暗中远远听喊:“把门锁起!”

我头痛欲裂,神经紧张得浑身发抖。锁门,外面骂了一阵后就无趣地走了。待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我才终于松了口气,握在手里钢筋棒哐当跌落,发出刺耳轰鸣。

我神情恍惚,浑身无力,脚下一软便瘫倒在地。

***

“顾苏洲!”

昏黄路灯下,一个影远远追。从网吧学校顾苏洲正悠闲地准备回教室最后一堂晚自习。听音,回头看气喘吁吁跑过同桌吴胖子,打笑道:“哟,胖子你决心减肥了?跑得么卖力。”

吴胖子撑膝盖喘粗气:“顾、顾苏洲……你老婆出事了。”

收了笑意,“你说什么?”

***

感觉被关在里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几缕月光从紧闭门缝中透进,照散了一地桌椅板凳。

浑身像散架了一样,痛我动都不敢动,只能一直保持侧躺动作。

额角流出血染红了我白色衣领,伤口和混乱头发凝固结了痂,麻木得似乎也没什么感觉了。

明明精神恍恍惚惚却依旧灵敏地听大门外传奔跑脚步。有试图开门,但貌似没有钥匙所以大力地拍铁门吼:“洛凉山。”

我闭眼睛,动了动手指。

“洛凉山,你在不在里面?在话就回答我一。”

拍门音连续不断,我才终于反应过那不幻觉。

挣扎睁开被血凝固眼皮,蜷缩起身子往前挪了挪,“顾苏洲……”

可惜音太虚弱,根本不至于传门外。

敲了会儿门,得不回应,脚步又远远跑走了。

我趴在地,放在水泥地手全血。有眼泪从眼角滑落,我动了动发紫唇,终归再没力气,又重新闭了眼睛。

世界又安静了一段时间,紧锁玻璃窗忽然传破碎响,我模糊思绪猛被拉回。有一把拉开窗帘,从两米高窗户跳进,听得三两步急促脚步后,我被一个扶坐起抱在怀里。

音颤抖,“凉山……”

我睁开眼,待看清楚后,眼泪瞬间跌落,憋了两终究没忍住,扑在怀里压抑大哭起

顾苏洲慌乱地撑起我,“哪里痛,告诉我?”

我边哭边摇头。

焦急道:“我带你去看医生。”

想抱我起,我一把拉住,恳求道:“不要去……不想出去……”

外面世界很大,可惜处都荆棘。

容得下我太少,只有一个不求回报你。

我捏胸口衣服哽咽:“顾苏洲……我好累,累得好像立刻就要死了……”

我,脸磨砂我半边额头喃喃道:“我不会让你有事。”

事隔多年后,想起学院后教那夜,后背,不嫌麻烦,一遍一遍告诉我——没事,有我在,不会有事

***

飞机即将降落广播将我从睡梦中喊醒,我靠椅背望前排右侧不远处顾苏洲发呆。拿了本杂志,无聊地回翻。明明心里很烦躁,面还要不动色。我忍不住兴叹:怎么会有么大魅力,一言一行,就连个小脾气都那么让我喜欢,喜欢不能自主。

等反应过,又摇头否认。

洛凉山,你疯了吗!

位于印度尼西亚巴厘岛著名旅游胜地,附近海水清澈无污染,游划船水,一眼望去如同飞在空中般。岛椰树茂盛,白沙连片,简直美不胜收。

此次活动由RS公司组织,参加拍摄六对新婚夫妻投钱赞助。加从国外请了Sujee掌机,模特们水下动作必须十分完美,培训前期工作也相对加重,投入力财力物力更计以百万,其成功之必要说都不必说。

机场酒店,一路专车接送。沾顾苏洲光,也让我享受辈子最高大一次出行。

酒店房间公司老早就预定好了,我们一行四达后,直接就被贵宾似接待去。还不待喘过气,又被送渡口坐船去蓝梦岛附近海域查看场地,溜达了一圈回,天已经黑了,回酒店洗漱后便一头倒在床睡死过去,手机响了几通我听得模模糊糊也就懒得去接,三分钟后有服务员敲门提醒我,说露天晚会已经开了场,胡云传话叫我赶紧去。

我趴在床想了想,貌似为了明天宣传片开机而进行见面晚会。从国内走时候,姚经理打电话过千叮咛万嘱咐要我记住,毕竟达巴厘岛第一天里最重要事。几秒钟清醒过后,我从大床跳起,动作迅速去行李箱找那件公司为我大价钱租晚礼服,等半个小时把妆面造型弄好后,我瘫在靠椅眼睛,累得差点又忘记茬。

门外传敲门,杨冬喊了句,“姗姗姐你在吗?”

我撑起脑袋,无奈地回了句,“了。”

顾苏洲行程很赶,连带我们群小跟班也一起赶。

我摇摇头,谁让我天生苦命呢。

我一把拉开房门,就看见门外站露出大笑脸。杨冬今日穿了一身西服,正经得让我忍不住愣了半秒,比起平时吊儿郎当大学生装扮,实在有些相差甚远。我下打量一番后,憋不住哈哈大笑。

哭丧脸,“好歹我在心里把姗姗姐排在第一位,你反应怎么能跟们一模一样啊……”

我正经了一秒,问:“们也一样……”说完就忍不住再次仰天大笑。

杨冬满脸黑线,催促我,“别笑了!晚会都开始了,快点。”

我一路笑电梯里,顺口无聊就问了句,“你跟顾苏洲多久了?”

说:“不多不少,两年。”

我点点头,“平时都么赶啊?”

露出无奈表情,“也不,但接了活也都差不多。主要还因为每次拿生意都大单,洲哥又一个敬业,只要答应下,就必须亲自手,确定所有程序都不会出错。”凑过跟我说:“其实,洲哥一小时工作报酬非常昂贵,委托不得不给我们加快行程另一个原因。”

从杨冬嘴里听句话,我不得不感叹胡云商业头脑,因为我完全相信,顾苏洲不会管报酬多少那种

达顶楼露天游泳池后,柔和音乐缓缓响起在每一个角落,氛围瞬间高雅。众各自举了高脚杯,几围在一起聊天。看样子进行还不错。

胡云远远朝我们招手,杨冬向我低道:“洲哥平时没什么女在身边,时不时会有想往身边凑,次你在,就赶紧去保护,免得时候又引回几个甩都甩不掉。”

我额了下,“我保护?”随后又郁闷道:“么有魅力我怎么不知道?”

面对下午扛起过二十斤装器材箱子我,冒了句,“你吗?”说完拔腿就跑。

跑走背影,我咬牙切齿道:“杨冬你等……”若不穿了裙子,我真想一脚踹屁股

一个又无聊嘀咕了句,“我那不为了向某证明我提得动嘛……”

眼神大致瞟了一周,便很轻易群里寻身影。

今天穿了比较随意西服,没有杨冬刻意正式,也没有胡云妥帖,显得非常不羁而个性。一手揣在裤兜里,一手举杯子跟身旁几个说话。我朝背影耸耸鼻子,正打算过去,一个穿红裙子金发美国妞靠近,亲昵地挽住手臂。我翻了翻白眼,实在想要一把抽死杨冬。还叫没女……就差脱光了摆了罢!

“洛凉山。”

背后忽然传一道音。那半嘲弄半恨意调子我辈子就算聋了都不可能忘记。顾不得回头看,我立刻无视地准备走远,她追一把拽住我手腕,“洛凉山,我在叫你呢你没听见?”

我回头看了一眼她捏在我手腕纤纤玉手。她哦了,收回手时不忘晃了晃中指订婚钻戒。

旁边一个男走过,拿高脚杯手指了指我,偏头问洛湘,“?”

洛湘精致脸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我姐,前段日子在A市街头遇过,六年前失踪在景区山里那位。”

那男低头笑了,说:“那恭喜你们,重新相聚。”

我死死捏住手里皮包,面毫无破绽笑容,“不好意思,你们可能认错了。”我说:“我叫梁姗。麻烦问一句,您?”

她跟一起女伴对视一眼,笑得发尖打颤,“你在装失忆吗?也,做了那么丢脸事,还忘了最好。”

那女伴打量了我一眼,对洛湘道:“你说那些都吗?看她外貌挺好一个啊。”

我暗自咬牙,脑子飞快想有什么理由可以尽快离开非之地。

那边听洛湘冷哼了一,“女天生就会装腔作势……”

“你在说谁?”一个音强势打断她嘲讽。

洛湘看走近,脸色瞬间白了几分,“顾、顾苏洲!!!”

对于几年前发生事,她至今还有些后怕。

我抬头望,终于能够放心喘了口气,“你怎么过了?”

说:“哦,好像听你们在说往事,所以我就过凑个热闹。”回头看洛湘笑,“六年前事我也知道那么点,洛小姐,你想听吗?”

她铁青脸没说话,身边却奇怪道:“你?”

“哦,忘了自我介绍。”顾苏洲抬杯跟撞了一下,“我摄影师。你洛小姐未婚夫对吧?”

点点头,“没错。”

顾苏洲道:“整容脸下水压力会非常大,如果不想肌肉变形,你最好多替洛小姐按摩按摩。”不顾洛湘再次苍白脸,笑了笑,“我们还有事,失陪。”转身时不忘一手拉了我就走。

我憋得肩头发颤,被走,待拐了个弯,进一个暗角停下时才噗嗤笑出

我无语道:“你眼睛挺厉害啊,家微整一下你都看得出……”

将杯子放右手花坛,叉腰看我,“你怎么没跟我说?”

我奇怪道:“说什么?”

抬下巴指了指刚才方向,“还能有什么,六对夫妻里怎么会有洛湘!”

我瞪大眼,“什么!!”

一手拍在自己脑门,垂头丧气道:“怎么会有比我还糊涂……”

话说虽然没错,可,“你自己摄影师你不也不知道吗……”

瞟一眼我,“洛凉山你干嘛,旅游好玩吗!!!”

我缩起脖子,心虚道:“对不起啦……我几天也忙……我也忘了看嘛……”越说越小,“况且我又不管名单事……”

“名单谁管?”

我立刻站直身子,想都不想脱口而出,“杨冬!”

关键时刻卖队友,保命最重要……

面无表情抄手看我。

我嘿嘿傻笑一番,“拍个照嘛,多大点事~~”

开口道:“你知道意味什么吗?意思说我得有一两个小时时间把视线放在她!放在一个我辈子最恶心一个!!”

因为年少时种种,顾苏洲辈子最讨厌一个洛湘,比我都讨厌她。

可事如今,我又不能把她给轰出去。于只能安慰,“你就当不认识她,反正按快门分分钟事,你想把她拍多丑就拍多丑。”

停了一脸暴跳如雷,看我无语道:“洛凉山,你才真够幼稚。”

我撇撇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

我不说话,我眨巴眼,立刻觉得气氛有点开始怪怪

直觉告诉我再不开溜就要完蛋,“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脚才迈出去一步,就被一把拉回困在手臂里。我将皮包举在嘴前挡住,“公众场合,你……你可不要乱啊……”

笑了,抬手将皮包按下去,“身为助理不提醒我就算了,骗我事就不打算给我些补偿,嗯?”

我干咳两移开视线,“我改天请你吃饭,贵都行。”

光线暗了下,脑袋就要凑过,我歪脖子闭眼皱起眉,手死死捏住裙子,忍住想要一脚踢过去冲动。

笑了,抬手一指头敲我额头,“想要我吻排队都数不过,你怎么表情那么嫌弃……”

我松口气,立刻摆手说:“那那那你去亲她们,我可没有排队。”

继续道:“第一位置永远给你留,你当然不用排队。”

我半张嘴,对于无赖实在言语不得。

趁我发愣,一口,亲在我嘴巴。离开时,露出一脸得逞表情,随手拿起花坛杯子,又样地走了出去。

等我反应过,忍不住气愤地跺跺脚。“竟敢调戏我,个混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