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小说:凉初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井然有绪 字数:4635

酒店房间虽然很舒服,但依旧没懒床习惯。天空刚刚翻白,就自然而然地睁开了眼睛。因为拍摄时间定在中午,所以早上没行程,想想们可能还在休息,也不好意思去打扰,只能洗漱完,在房间内无聊窝了半个小时。

房间统一在六楼,从玻璃窗透出去,角度刚好,可以清楚见不远处海。

那时穿一身青灰色无袖长裙,捧了Lauren Oliver《Before I Fall》坐在窗低下翻阅,刚到朱丽叶自杀后,肯特在家中安慰萨姆时,一个身影从书底慢慢走出,将视线朝楼下去,顾苏洲穿了蓝白格子衬衫正往海边走。愣了下,立刻合了书爬起,踢踏一双人字拖,风一般刮下楼去。

下楼后,那只小小背影已经远去到海滩上,拔腿冲刺,追了好久才总算拉近了距离。

放缓脚步,慢慢平稳呼吸。

海风一阵一阵吹过,顾苏洲赤脚踩在沙滩上,可能是海水咸咸让人感觉舒畅,面带微笑,心情似乎很好。

悄悄跟在身后,隔了三米距离,踩脚印,背手往前走。

忽然停下脚步,伸手指海平面升起太阳,“你。”

抬起头,才发现太阳和月亮居然同时出现在了天空。

回过神,原早就知身后。心虚地踩了步子,踱到身边。

感叹:“大自然永远是最美创造者。”

眨巴眼,四十五度角仰望后脑勺。转头,东半球太阳刚刚升起,西半球月亮正在落下,一脸映衬朝阳,一脸沐浴月光。们离得那样近,近得清楚笑起嘴角露出小虎牙。

:“怎起这早?”

耸耸肩,重新远处海平面,“可能就是想日月同辉景色。”

默了会儿,:“顾苏洲,话想对你。”

转过身,“。”

也转过身,跟面对面站,“知六年前事是在骗你,你心里是不是不舒服?”

,不解:“为什这样问?”

难受,想告诉当时也是迫不得已那样选择,可惜六年前自私决定让现在不出在这件事上再去关心话。

动了动唇,:“因为做了亏心事内心很不安,所以很在乎你到底是怎。”

“没怪你。”

愣了下,但样子又不像装。可这前后反差太大,又觉不太真实,立刻追问:“坦白之后几天都没再联系,机场时候明明不是也生气吗?”完又想起自己是歉不是再激起怒气,便小心:“那你……是真原谅了吗?”

伸手过,笑揉乱头发。“怪过你。六年前没,现在也一样。”

“那你在机场时候干嘛不理……”

“工作事情太杂乱,底下人做事又老是出错,所以很烦躁。在机场时候,你对们可以轻松自在笑,跟在一起就没话,当时确实些生气。”

这剧情发展不太对头啊。简直不敢相信豁达,可是骗了初夜就跑路了呀!

纠结:“你就一点都不生气?”

远处海浪冲过打在脚上,冰冰凉凉

静静,“你就不想知,你走之后样活到现在?”

尴尬地扯手指,实在是现在日子太舒坦,不出哪里不开心,自然就不会往那方面想。

:“三天三夜搜索,警方都确实了失踪。那时候们都你死了,却想你可能只是恰巧离开了这个地方,等到将某个时候,你就会重新回到身边,而在那之前,必须尽力去靠近你,于是放弃了高考选择出国留学。洛凉山,现在成就,其实只是想替你完成摄影师这个心愿而已。”

好似又产生了错觉,这次连海浪声都没能再听清。

海风掀起蓝白格子外衫,顺便将声音送到耳边,“洛凉山,这个世界那大,可总以为会在异国哪条街捕捉到你身影。六年时间不短,你能再回到身边,宁愿相信这是命运,而不是巧合。”

鼻子哽咽:“谢谢你,顾苏洲。”是从内心深处完整表达这些年念念不忘和痴痴深情,“真,很谢谢你。”

从没遇到过真心待人,一遇上却是这世上最傻人。

想,或许前半生苦就是为了一颗真心。如果真是这样,那些苦那些痛也都值了。

眼神过于温柔,心动。

耳边声音低沉:“洛凉山,……”

“不要!”打断,闭上眼睛皱眉:“顾苏洲,在勇气跟你面对面时候,不要把那层窗户纸捅破,即使们彼此早已心知肚明,但也请不要。”

话。

睁开眼,抬头眼睛,“六年前懦弱行为已经让再没资格接受那样沉重一句话。”

坚定:“只要对你还一分感情,你就永远这个资格。”

摇头,“顾苏洲,做不到。”

心里自己过不去。

就这轻易原谅,过去六年精神折磨对并不公平。

相对沉默许久。

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再一次先行离开。笈拉一双人字拖往前走,似无聊地踢白色沙子。

几步追上拉住,“当初你问对你好含义是什,现在告诉你想通这个答案。——想要你开开心心每一天,不用负担生活所给压力和精神上桎梏,拥真正自由。”

眼泪滑落,低低唤,“顾苏洲……”

伸手替擦去眼泪,柔声:“无论过去还是将,你只需要知会永远对你好。”

,“如果不能原谅自己呢?”

双手握双肩,露出灿烂笑容,“会等你,一直一直。”

眼泪又涌上低垂头,一头碎散长发跟海风晃动,像此时此刻乱七八糟心情。

抬手将吹到脸上头发替挽到耳后。这样姿势实在些不对头,偏偏还紧张得无法动弹。

低声跟:“洛凉山,你知不知当初为什喜欢你?”

愣了下,脱口而出,“不同。”仔细回想了一下,“‘跟其女生很不同’,嗯……你好像是这。”无知无觉被带离那个伤感话题,:“其实一直很好奇啊,哪里不同了?”

松开,就地坐下往后一倒,双手枕在脑后,一脸享受地躺在沙滩上。想得到答案,也只蹲下身子,趴在身边等。

想了会儿,开口问:“你记不记得以前一直都是一个人住?”

点头。顾苏洲表面虽然是个很叛逆人,但心里其实很敏感。母亲再嫁后对不管不顾,继父又是个古板得死人,跟差不多,也是因为受不了家里生活,所以搬出,一个人住。每月除了大笔生活费,生活上基本再没关心。

:“其女生只知外表上虚荣,在一起时也只会想给她们送什。那时你跟,要想对你好,先得把自己收拾好了……”噗嗤笑出声,扭头,“理解错?”

趴在身边也跟笑,“差不多。”

重新望回天空时,神情又缓了几分,“你世上怎你这种傻瓜,不求自己得到什,却一味地想让活得更好。”

侧脸,心口泛起感动。

青葱岁月里年少们,自以为一大堆别人不能理解心事,独自忍受无人相告折磨。

你以为不懂,却原早就懂了你。

“从没人在乎过人生会变成什样。洛凉山,你是唯一一个。”

穿过六年光阴,才忽然明白。那段少年时光,不只一个人心生疲累。

多幸运,不知你受了伤,无知无觉却早又为你包扎好伤口。

眨巴眼睛,倔嘴:“你想多了,那是为自己想。”

激动地一下侧过身,头险些撞到鼻子。

“意思是你当时,是真想过一直一直跟在一起?”

闪闪发光眼睛,往后退了退,交错手抱肩膀,将下巴放在臂弯里。

“才没。”

也学模样趴在地上,脸对脸,下巴抵自己交叠手背,眼带笑意地,“真?”

这个距离近得实在些危险,扭过头望向大海,诚实:“重要吗?”

过了那多年答案,现在回答出应该早就变了味。毕竟那年以后,们并没在一起。

海浪一波推一波,清晨沙滩上静静遗留下一串男女脚印。

***

而此时,酒店另外一个房间里。

洛袁站在窗前大海发呆。背后王淑怡拿一纸离婚协议,面露哀色。

“老袁……不管怎样,也等小湘婚事定了再。”

转过身,鬓边发丝白了许多。面前这个相伴二十多年人,无奈地叹了口气,“钱会留一半给你和湘湘,你也不必担心离开会无法生活。协议希望你尽快签好,等湘湘和小邵事一了,们就回国办离婚。”

完就准备出去,王淑怡背影,哽咽:“你以为二十几年前跟你就只是为了钱?二十几年了呀,洛袁,你就没想过好好待?”

握住门把手停顿了下,“,只可惜现在没了。”

王淑怡不甘:“那个女人就对你那重要。”

洛袁:“这辈子最对不起就是凉山她妈妈,她活时候去娶她没做到;她死时候要照顾好凉山,也没做到。或许当年,就不该听她劝娶了你。”完再也没回头,打开门走了出去。

王淑怡哭一脸泪,“老袁……”

***

因为要做宣传片,摄像导演也会跟下水,进行全程跟拍。这次一起工作人员点多,出行就租用了两艘轮船。

午饭在船上马马虎虎吃了点,就跟杨冬一起跑东跑西。

一堆白纱裙无语:“怎多啊……”

杨冬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了句,“一对夫妻要拍两套衣服,这些还都是没选上。”

一屁股瘫在衣服堆里哀嚎:“快累死了……”

随手扔了个捧花到面前具箱子里,“们还好,洲哥才要累死了。”

无意一句话,皱眉喃喃:“一对夫妻要拍两套衣服,十二个人算起也要两天才能拍完,是够累。”

冷笑一声,“要真能两天就太好了……”

撑起头,“怎?”

走过蹲到身边,吐槽:“你们公司也忒狠了吧!”

不解地:“你是不知,为了赶进度,你们上头派下监工人直接让所人都准备好,能一天拍完最好不过。根本不为洲哥想想。人就是这恶心,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请别人还欺负人,也真是够了……”

继续收拾东西背影发呆。

拍摄还没开始,所人都忙晕头转向。明明早就规划好了,却仍然能到在船上跑跑去化妆造型师、抱了衣服具乱七八糟往船舱里堆助手、坐在小艇上呼喝去导演……要做事实在太多,根本闲不下,等到好不容易偷点空闲跑到甲板上去,就见顾苏洲站在栏杆边摆弄相机。

正午阳光刚好照被风吹起亚麻色头发。静静站在那儿,背景海天碧蓝,美得像一幅画。船上其地方一片混乱,偏却不急不缓,都不忍心去打扰

都不,就冒了句,“你打算站到什时候去?”

拿了瓶水走过去递给,“你怎每次都知在后面?”

因为要下潜,不习惯在那之前让胃里进食物,所以基本上是一点东西都没吃。

接过去放在一边没动。忙里偷闲朝笑了笑,“背都感觉快被你穿了。”

尴尬地额了声。

眼神扫了一圈,脚边放一块绑带,提了下,铅块重量实在些沉得慌,:“要不下去再绑,负重好难受。”

调相机,嗯了声,“。”

也想下去,可惜不会游泳。

沉默了会儿,问:“顾苏洲,你是不是知……”

“知?”

摇摇头,心中不确信那个答案只能:“没什。”

转过头忧心忡忡表情,好笑:“是去工作又不是上战场,你紧张什。”

抖了抖,“怕水嘛……”

不远处小艇上人喊了一声,顾苏洲了一眼,拍拍肩膀示意放心,便提了铅块大步走了。

在工作人员协力下,拍摄需要设备和具都依次放下水去。因为要在水下拍六对新人照片,四五个小时都必须待在水里,为了维持体温,顾苏洲跟助理们都穿了潜水服。

等候夫妻在另一艘船上,跟工作人员船刚好船头船尾相连。

顾苏洲下水后,扭头就到另一艘船尾上个白裙子女人。想了一下,拿起顾苏洲没喝那瓶水仰头灌了一口。

走到船头上,隔了一米多距离喊了一声,“洛湘。”

她扭头,“哟,真巧。”

面无表情:“你是不是向监工老板了什?”

她装傻:“你在听不懂。”

深吸一口气,再次:“加长顾苏洲工作时间,是你干吧。”

“哦,你这个啊。”洛湘趴在栏杆上冷笑,“敢威胁就应该不会怕报复。再了洛凉山,是去施压了你又能怎样?”

气愤表情,她哈哈大笑起,“你还能飞过不成。”

急速喘了几口气想压制住愤怒,可她那张脸实在太讨厌了,一个没忍住抬手就是一瓶子扔过去,顺风影响,瓶子不偏不倚刚好砸她脸上。

她一屁股坐到地上捧脸呼痛,一边大叫:“洛凉山你个贱人!”

呵呵两声,学调调嘲笑:“你能把样?飞过吗?”

完再不顾她咒骂转身离开了船头。

工作流程大抵是拍好一对,模特就上船换衣服休息,等候另一对就要赶紧下水继续拍,换换去,摄影师和工作人员几乎都没休息。这样回几遍后,时间就过了两个多小时。

坐在船尾阶梯上发呆,听到下面一阵水声,拿了身边厚浴巾就朝下面跑。

顾苏洲跃身从水下跳起坐到船板上。

跑过去把干毛巾递给擦脸,顺手给把浴巾裹上,些发白嘴唇,心疼:“是不是很冷啊?”

头发回了句,“还好。”

喋喋不休:“今天拍了几组?明天还下水吗?刚刚了温度计,海水温度好像又偏低了……不是带拍摄助理吗,让们跟拍一些凑凑数也是可以嘛……”

“洛凉山,”一手捏住肩膀,笑了笑,“很好,不需要担心。”

话,自己动手开了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地灌。

喝完把肩头浴巾和毛巾都还给,“还几组没拍完,走了。”

“顾苏洲……”喊住转头,确定没人注意时迅速在颊边一吻,“注意身体,快去吧。”

笑了笑,跳下水去。

远处几座珊瑚岛静静耸立在水上,通透海水衬托下,像是浮在空中花园。阳光透过海面照过,水面映起耀眼波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