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小说:凉初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井然有绪 字数:3856

那时候,那么一瞬间,是真的想过跟一直一起。只是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勇气再去坚持。

很多年后想起来,事情的开端似乎就因为那么一个晚上。

总的来说,世上的事时候就是那么凑巧。

因为小区内户主被入室抢劫,继母吓好几夜没睡觉,重感冒住进医院。洛湘跟单独处不下来,所以就跟着她妈一起睡医院。外出公办,恰好也不家。更恰巧的是,小区供电设备出故障,十几栋楼房全部停电。

停电不过几分钟后,顾苏洲气喘吁吁地敲开家大门。门后,“事?”

咳咳两声,“停电怕黑。”

噗嗤笑出声,拉开门:“进来吧。”

那是第一次进家,也是第一次两个人深夜独处。

进到屋里,杯温水给沙发上望着角落的钢琴问:“会弹琴?”

“不会。”拿着打火机点蜡烛,简单利落回答

这个大件摆的地方确实些显眼,可惜它的主人不是

气氛尴尬一下,放下杯子走过来帮,“一个人家不会害怕吗?”

低头抠掉滴餐桌上的蜡油,声音毫无起伏,“八岁那年,母亲去世后的一个月里,一个人整整待十五天,那时候,是真的害怕,觉世上再没光明可见。”说到这里,自嘲下,“十五个日夜,没人想过会不会害怕……”察觉旁边的人因的话而对感到心疼,只能对咧嘴笑:“这不很好吗,至少后来,再大的恐惧对来说似乎也没那么令人害怕。”

一脸的怔愣,随即却也安慰似的咧嘴笑,假意忽视那些令人伤心的过往。

一个人住的时候晚上都怎么办么?”

“嗯,怎么办?”

“开音响唱歌咯。”

忍俊不禁:“说昨天夜里怎么人杀猪。”

无语:“去死。”

扬下巴,指挥,“把这俩蜡烛放玄关去。”

二话不说,乖乖去做。

背影,想想,问:“晚上吃的什么?”

“泡面。”

两只蜡烛放其地方去,一边吐槽,“那么钱还吃泡面。”

回头眨巴着眼可怜兮兮地,“穷……”

无语发笑,“吃不吃东西?”

沙发上,跨过大半个身子,兴奋一脸阳光,“要给做啊?”

说:“啊,不过还是只面条。”

那夜一切本来都顺顺当当,吃完面就各自洗漱睡觉去,再清白不过,没想第二天被一女人的尖叫声惊醒,一睁开眼,事情就变不清不白

从床上翻身而起,快步打开门走出去。客厅里,顾苏洲坐沙发上皱眉着站餐桌旁的洛湘母女,来也是刚被吵醒,表情些不爽。

望着站一边的中年男人,“。”

这还是第一次开口叫,所人几乎都愣好会。

出差提前回来的洛袁,顺便去医院接洛湘母女,没想一回家,就到一个陌生少年躺自家沙发上,这震撼,别说多刺激。

顾苏洲一眼,还算冷静地问,“是谁,怎么这儿?”

洛湘抢答:“就是顾苏洲。”

舔唇,准备一下措辞,说:“昨天晚上停电,加上小区最近闹小偷,害怕,所以找搭个伴。”

继母王淑怡好似什么不该的画面,皱的一脸褶子,“哎哟,怎么,年龄这么小就知找男人陪啊!”

顾苏洲蹭地站起来,大声:“胡说什么!”

几步过去拉住手臂,低头一眼,皱着眉摇头示意别说话。

或许是顾苏洲的气势汹汹让她觉难堪,王淑怡更加气愤,“老袁这生的什么女儿,啊!”她拍着胸口,一副受天大委屈的模样指着,“什么不顺心的,直说,犯不着找别人来吼。”

声音尽量平静。“二妈,请放尊重些。”说可以,怎么能面前这样,连着顾苏洲一起说。

她像是听到笑话般,“想让别人话语放尊重,自己行为怎么不放尊重些。”

顾苏洲怒眼:“睡的客厅,她睡的卧房,这又哪里行为不尊重!”

王淑怡恨恨:“们一家人说话,什么事!”

洛湘拉着她手臂,低声叫停,“妈……”

“够。”洛袁低呵:“多大年纪还跟孩子计较,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王淑怡瞪一眼,表情不爽地闭嘴。

待解释,“们真的没做什么……”

严声:“学校不上课,还不快去洗漱。”虽然知是放假,却又找个破理由让闭嘴。向顾苏洲时,放低声音:“是叫苏洲吧?这事儿别放心上,也先回去吧。”

送走顾苏洲后,因为父亲的态度,继母也没再为难

卧室阳台上发呆,推门进来。

动唇,实别扭地喊句,“。”

走过来,坐凳子上,语气听出刻意的小心翼翼,“凉山,是不是瞒着谈恋爱?”

抠着手指甲冷笑,“洛湘跟说的。”

“湘湘也是为好。”

新装修的日式拉门上望着头顶的吊兰直言不讳,“她从来没为好过。”

反驳,却:“就要高考,这时候分什么心!向来懂事,怎么要来说。”

心里忽然觉股压抑已久的怒气,直起身来,一字一句:“耽误学习,也没做什么见不人的事,更没对不起谁,做的一切都问心无愧。”

对于这无礼的语气,压抑着愤怒,话语尽量显柔和,“学校都说过不允许早恋,况且才多大,知什么是爱?两个人一起,无非是图点新奇,可这样的感情能坚持到多久,到时候受伤的还不是。”

说:“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

洛袁一愣,面色憋。“什么叫自己的事!还不能管是吗!”

兴许是内心总觉是被继母教唆,才突然来跟说教。冷笑声,“十八年管过吗?”

不知是不是的讽刺刺激到颤抖着手突然就给一巴掌,“就是不姓洛,也是,也权利管。”

那时候正摆弄身边的一棵盆栽,被忽来的一巴掌打莫名其妙,硬是给愣住。好半晌才回过神,捡起一时不察被丢掉的剪刀继续修剪枝叶,“不就是想让跟顾苏洲扯开关系吗?二妈跟不少坏话吧,呵……”真是佩服自己还笑出来。

洛袁半天才回过神,想起刚才那巴掌,瞬间又内疚要死。

“学业不会落下,顾苏洲也不会分开。”

很清醒自己说什么,脱口而出的话也不是一时冲动。怕找不到所以坐最显眼的位置;担心会害怕,跑两栋楼的黑巷子却死要面子的告诉,说自己怕黑。脑海里忽然就冒出无数个小细节。牵起嘴角,低声呢喃:“从来没哪个人,能像一样。”

不明白说什么,但似乎也坚定着决心,所以才会朝吼:“不管多喜欢,三天之内,最好尽快跟说清楚,否则就亲自替去说。”

站起身要走,低头望着手里的碎叶子,嗓音无端哽咽:“……为什么要逼?”

洛袁背着身子,脚步一顿,“不是一个称职的,不管心里怎么想,始终是女儿。虽然现做的会让很残忍,可比起以后受苦,宁愿现残忍点。”

好笑地望眼远处的天空,伸手擦拭掉刚落下的眼泪。“从小到大,对好的人不多……相对于不受伤害,又以为,怎样才会到幸福?”

“至少不是现,也不是顾苏洲。如果还是一味坚持,剩下几个月,会让回H市县城的高中待着,直到考完。”

眼泪崩溃前一秒,爬起来,飞快地越过跑出房间。

下楼刚出小区不远,人从背后叫住

“洛凉山。”

回过头,顾苏洲骑自行车飞快停身边,似乎是早就知哭,鼻涕眼泪糊一脸的模样,伸手脸上胡乱揩几把,“难。”

推开的手,破涕为笑,“的是,反正不见。”

许是放心下来,露出笑意,“上来,爷带视察民情去。”

三月的风微微还带着冷,后座抱着的腰,着裙摆空中摇曳的样子觉心情舒畅。自由是什么?一直都问自己。遇到顾苏洲之前,始终觉,无忧无虑,没负担的生活就是自由。而后用行动告诉,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去做,这才是自由。

们逛遍附近的大街小巷。五点过后,天空突然下起大雨,废弃的房屋下一直坐到雨停,期间一直跟说话,也时不时应着,时候喊住,可扭头笑时,又开不口。

面对的要挟,必须做出抉择。

说分开至少还能再

天渐渐黑下去,回小区的那条梧桐路上,相继沉默很久之后,停下脚步,把久握手心的银行卡一把塞到手里,“这个收着,密码是的生日,应该知的,910613。”

一脸奇怪的,“给这个干嘛?”

眨眼,不敢。虽不知话说出口会什么后果,但还是开口:“的零用没那么充裕,来S市的这些年,零零总总就存这么几千。钱不多,跟的相机比还差很远。”

举着卡,眼神犀利的问,“什么意思?”

抿嘴,说:“钱会想办法还,实不行,把相机还给。”

一把推开横们中间的自行车,对怒目:“洛凉山,知不知说什么!”

盯着胸口体恤上的图案默几秒,“。顾苏洲,们分开吧。”

夜风扬起过腰的黑色长发。寂静的街上时不时飘落几片树叶。雨后温度降低,出门时没穿厚衣服,一时只觉光着的膀子和双腿冷发木。

或许是沉默的时间些过久,声音略些嘶哑,“不可能。”

咽下喉咙里的哽咽,尽量保持着从容,顺口套的话,告诉:“们都还小,什么爱什么情的都不懂。只图一时开心却不会想到以后,这样的恋情终归都会以失败告终,到时候连曾经过的美好回忆也会变毫无意义。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之前,想趁们还对彼此好感的时候,保留那份情谊,和平结束吧。”

面无表情,“说真的?”

迟疑地点点头,“这样说分开会难受,那不然,一巴掌,这样或许能让顺心点……”

话还未完,却没想一把拽住的手腕将拖到怀里,一手托住的后颈,逼迫仰起头,脑袋就直直压过来。

点冰冷的嘴唇被一片温热覆盖,全身上下的毛孔像忽然被打开,**几乎站立不住。

瞪着眼睛,挣扎几下没挣脱开。

使劲抱着,舌尖轻轻舔着唇上因干燥而裂开的小口。好像抚摸着心口上那些不见却鲜血淋漓的伤,温柔而迫切。

伸手死死捏着的肩膀,整个人吓直发抖。

吻到最后,泪水唰唰直落。撑起,气急败坏地给擦眼泪,声音却些痛苦般的叹息:“洛凉山,什么是爱?自己都不知,又什么资格来评判别人。”

***

A市的雨连着下三天,的心情也跟着阴郁三天。

自从昨天被顾苏洲送回来后,家里把那剩余的啤酒喝个底朝天。手机连着响好几次,也懒。直到晓晓开门进来,见客厅一副乱七八糟的样子,惊恐:“梁姗家遭洗劫?”

啤酒罐子堆里又哭又笑。

她脱鞋过来,伸出食指戳的肩膀,“还活着吗?又没失恋,装什么伤心,快给回魂。”

一把抓住她的手,“说这世上怎么会这么奇怪的巧遇呢?这么多年都跟没交集,干嘛突然就出现?”

“……说谁?”

爬过去,一把将她按地上,睁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无辜又委屈地望着她,“一这么厉害的观世音,为什么要降落们这小庙里?”

大概猜出是说那个Sujee,她一把推开,嫌弃地捏着鼻子,“人家不是观世音,们这也不是小庙。好的摄影师遇上好的摄影团队,这不理所当然的嘛。”

“嘿嘿,那那天还说经理**来的……”

“难醉一次,怎么记性还是那么清楚!”

树袋熊似的抱着一只兔子玩偶傻笑,“才没醉,没醉……”

“是是是,没醉……”一个酒嗝袭来,她嫌弃:“咦……这味儿真是……”提后颈的衣服就往厕所走,“赶紧的洗澡去,窝一个晚上就臭气熏天,要是一个月不来找,那还不恶心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