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小说:凉初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井然有绪 字数:4120

十一号的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除了被打伤脸的湘夫妇没有拍摄,其五对水下的照片基本都已经拍完。

原本以为顾苏默默承受别欺负不想多生事端,后来才发现先们一步回国的胡云哥又狠狠敲诈了公司一笔……

还替顾苏抱不平来,现在忽然好可怜公司老板……

第一天拍摄工作结束后,几乎所有都累的半死,奈何行程紧张,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大家又原地复活进行陆上婚纱拍摄。地点定了海滩和悬崖。悬崖边拍的日出,一上午就搞定了。

工作员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酒店吃午饭。顾苏脸上盖了个帽子躺在简便椅上休息,抱了一堆衣服猫腰想尽量不惹注意,悄悄蹲到旁边。食指戳了戳手臂,歪过头露出一只眼睛看

露出个讨好的笑,“上面怎么湘受伤的事?”

当时瓶子里的水很充足,加上扔出去的力有些大,湘左半边脸有很明显的淤青,显然也就没办法进行拍摄,那也就行程可能要耽搁。耽搁一小时那都大把大把地烧钱啊……如果湘告诉上面扔的瓶子,绝对敢相信公司会把所有因耽搁而多花费的钱全算在头上,到时候那悲催的场景真想都不敢想……

将手压在脑后,静静:“还能什么?当然解约啊。”

足足愣了五秒方才反应过来,“怎么可能……湘没……”

及时闭嘴,好笑地看,“你什么?”

摇头打死不承认。

却直接出了不敢的话,“湘的脸你打伤的吧?”

手叫冤,“天地良心啊……”然后指一边的矿泉水瓶子,无辜:“它打的,跟没关系。”

低声笑出来,“凉山你真越来越幼稚了……家脸又不跟你一样厚,不经砸的。”

就,“……”

过了会儿,实在忍不住,“湘为什么要解约呀,你跟什么了?”

眯起眼睛看天空叹息:“确实了些话。”

“诶?”

躺在椅子上扭头看,“不然你以为会那么容易放过你因为什么?难你觉得会比善良?也不看看多聪明。”

露出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嘲笑:“啊,你不蠢,背后捅你一刀你还不知呢。”虽胡云哥已经用嘴皮子替赚回来数倍的钱……

笑了笑,“你湘给工头施压的事?”

“嗯啊……不对,你怎么知?!!”

继续:“工作量突然加大,会想不到原因?你当跟你一样傻啊。”

“……”可没明白过来,“你跟了什么?”据所知,湘可不个好缠的主。

翻身坐起来,拿水喝了口,“湘用投资的身份逼迫监工紧凑的工作时间,就只能用大牌摄影师的身份跟你们公司没办法延长签约时间。最后,劝诫慎重话,自然而然,就退钱解约了呗。”

惊讶:“这也太简单了吧,湘脑子被门砸了吗……真的不告啊……”

“知不敢乱来,毕竟把六年前的事情闹出来对也没什么好处,不小心撞伤的也算聪明了一次。”

小心问,“如果了实话,你会怎么办?”

危险的笑了一下,“凉山,你知让一个身败名裂有多容易么?”

脊背发凉,抖了一抖,“还少作孽吧你……”

叹口气,一副好没好报的模样:“也不想想为了谁去作孽的呀。”

脱口而出:“也不知为谁才去打的啊!”话完就立刻闭了嘴,话,捂在衣服堆里露出两只眼睛东看一下,西瞄一下。“那个……还有事要忙,回见!”完站起来就脚底抹油赶紧开溜。

跑出去不远,好死不死正撞上湘跟监工话,转身过去,就喊住,“凉山。”

无奈叹口气,怎么一直碰见这个霉神啊……

收拾好一脸的表情,转过去,一字一句:“小姐,记得已经告诉过你,姓梁。”

冷笑了一声,“管你姓什么。凉山,这次算你走运,下次别让再碰见你。”

,“彼此彼此。”

默了下,轻声:“还以为你失踪六年都干了什么?原来还抱顾苏这棵大树不放。”

冷冷:“你什么意思?”

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凉山,你以为顾苏会护你一辈子吗?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身份。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好歹也拿出点本事来。”

这话听明白了。

死乞白赖缠家顾苏不放……

吸了口气对笑,也看笑。想如果有旁在,一定会觉得阴气森森的吧……

伸手嫌弃地扯了扯的工作服,“凉山,都六年过去了,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站在那儿没动,“如果没记错,小姐傍上家邵氏大少才会有了今天的地位吧。”点头承认,“会抱大腿了,长进不少。”

“你……”铁青脸抬手想打,手挥到一半被制止住。

惊讶抬头。顾苏甩开湘的手臂。湘被迫踩高跟踉跄退后了几步才险险稳住。

顾苏冷声:“貌似已经警告过你不要再找麻烦。”

墨镜下滑,露出湘惊吓的眼神。有些过多少年好似都不会变,就像湘,总自不量力又想吼住对手,“顾苏你少恐吓。你有本事再去警察局告啊。别以为不知,六年前的事现在早就已经立不了案。”

听到了们的谈话,顾苏的模样,一脸赞赏地点头,“知点法律常识了,嗯,确实有进步。”

噗嗤没忍住,笑了下又立刻严肃起来。

湘忍无可忍,“凉山你个贱!!”

冤啊……

顾苏面无表情:“小姐,的耐性可不好。如果你再进行身攻击,小心自己吃不了兜走。”

一脸怒气地盯顾苏,无可奈何之下又把矛头指向,冷笑两声,“装失踪六年,原来跑了。凉山,你真家丢脸!要爸爸知看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去见。”

提到这个称谓,泪上心头,全酸楚。咬了咬牙,面无表情:“凉山早就死了。”

六年前出放过湘的时候,袁的女儿凉山就死了。

***

吃过午饭,到达海滩后,一直都处于走神状态中。

顾苏得空凑过来问一句,“还在想先前的事?”

摇摇头。

那边有喊了一声,“梁姗,老板找你。”

应了声,朝扯起一个笑脸示意没事,起身往一边走去。

这边监工正在跟导演事,走过去,就停了谈话,将拉到一边。

神秘兮兮的样子,奇怪,“找有什么事吗?”

低声问:“你小姐有什么误会?”

愣了下,“怎么?”

花了大价钱要延长拍摄时间,唯一提的一个要求就要你立刻退出这次的活动。”

笑了下,实在也想不出什么话好

湘脾气再了解不过。知顾苏讨厌看到,就偏让给自己拍;知注重这份工作,就偏偏把踢出去。

有句话怎么,打不打脸,骂不揭短。却就爱踩不爽的地方来。不得不也真……够无聊!

“梁姗啊……”老板探了探,“要不你就先回国吧?你放心,这次外拍的工资肯定还会照发的。”

:“不用了。跟Sujee跑行程,跟外拍又没什么关系。”

没想答应得这么爽快,愣了下点头,“那好,你就先回去吧。”

点点头,转身朝远处的顾苏走去。期间一直在想用什么理由可以搪塞过去,直到额头忽然被什么抵住,才停下来。

抬起眼睛。顾苏站在面前抄手,伸出的右手食指正抵在额头上,“你想撞死想从身上踩过去啊?”

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来,“抱歉,有点不舒服。”

额头,歪过头来看,“真的不舒服还湘的话令你不舒服?”

老实:“都有。但这几天确实太累了,真的觉得头痛。”

松开,“要不要看医生?”

摇头,“休息几天就好了。”

:“拍摄明天差不多就结束了,好好休息一下也行。”

如果现在就回国反而引起的怀疑,想了下,决定先就这样吧,等有空再跟讲。

正准备先回去,湘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穿了洁白的公主裙,挽起的头发上插几朵白色小花,看样子要准备拍照,脸上有特意扑多几层粉。不知到底怎么想的,成心想来耀武扬威,还真想要有淤青的婚纱照,反正那张跟白墙似的脸看得浑身不舒服。

看见的眼神,顾苏转身去看,眉头一皱不耐烦:“你怎么还在这儿?”

湘笑起来,“顾大摄影师不知吗?你的延长时间的报酬,老公掏了,自然就还在这儿。”

冷冷:“谁答应给你拍了。”

湘一脸理所当然,“你跟RS公司签了约,RS公司收了的钱,你自然就要完成原本的拍摄计划。”

顾苏气急反笑,“吗?那告诉你,不拍了。”

湘都被惊住了,还好比较镇定,连忙拉住,“顾苏你不要耍脾气!”

挣开的手,“谁跟耍脾气。”湘,面无表情:“想玩吗?你自己慢慢玩吧。”

“顾苏!”满脸的粉都遮不住脸上的怒气,一手指顾苏吼:“你有本事走,有胆量离开自己的公司吗!”

实在不能理解湘脑子结构怎么组装的,利用威胁顾苏有用吗?大不了换个工作,觉得这样就赢了?

没想顾苏不缓不慢:“你如果知在RS工作,那你知不知现在的助手?小姐,该输的,这辈子都只有输,无论你怎么玩,都赢不了,因为们,根本没兴趣陪你玩。”

无法形容的脸色,完全幼稚园小朋友耍赖,气急败坏地想把撕成碎片又不能做。

“顾苏你……”大口喘气,眼神晃了圈,操起旁边一副三脚架就往身上砸,冲过去挡,顾苏一把抱过,抬腿就一脚将三脚架踹开,湘没抱住,也跟往后坐倒在地。

争吵瞬间引起不少的注意,那边新郎急忙过来,看湘受欺负,举了拳头就要往顾苏脸上打。

尖叫一声。

没想动作迅速地躲过,反手就一拳将男打倒在地。见状,近处的工作员慌忙扑过去扶。

“尽都些无聊的。”

乱成一锅粥的群发傻,顾苏撂下一句,走就走。

杨冬拦住,“老大!们可签了约的,这一走要赔双倍的违约金,双倍!不小数目啊……”

不耐烦地大声重复,“不想拍了。”

有工作员过来劝解:“万事都好商量……要不你先休息休息,等导演来了再?”

“凉山!”看站那儿不动,厉声呵:“傻干嘛,扛东西走。”

忙哦哦两声,乖乖跟杨冬去收拾器材。工作员也不敢再劝,赶紧去找监工。

监工过来,一脸的忧虑,“怎么回事?”

顾苏歪头看,“随便更改协议条款,连当事都不通知的情况下就收钱接单,你们公司就这样做生意的!”

监工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延长时间向胡云先生提过了,加倍报酬的前提下已经答应了的。”

想起先前自己跟胡云一切事务由决定的话,顾苏气的无话可,一脚踹开脚边的背包。

冲上去挡在两中间,杨冬立刻将顾苏往后拉了几步,不好意思的陪笑,“老板,Sujee今天状态不太好,反正时间加长了,要不然今天就先不拍了。”

湘也不怕事大,在一边吼了句,“你不拍就不拍啊!”

四周嘈杂的声音真烦躁,一时没制住,怒呵一声,“你给闭嘴!!”

兴许从没见过自己竟然也被莫名其妙的吓住了。

想想若真再这样待几天,不打起来才怪。走了没什么,不能把顾苏放在这里受罪不回头看监工:“不好意思,们不拍了。”

杨冬一脸震惊地瞪,“姗姗姐你在什么……胡云哥会杀了们的!!!”

走过去拉住顾苏就走,顺口给杨冬了句,“回酒店帮们把东西收了就回国,别问起就你什么都不知。”

杨冬看们离去的背影欲哭无泪,“哥……姗姗姐……”怎么可以这样丢下一个,好歹把也一起带走啊……

们离开不久之后,湘一行邵俞回到酒店。袁急匆匆从外面回来,看到邵俞嘴角的淤青震惊:“出什么事了?”

王淑怡先前已经知了来龙去脉,这时便气愤地吼了句,“还不你女儿干的好事。”

袁一脸的摸不头脑,“你在什么?”

“你心心念念的女儿,凉山。”袁被这一句话震得回不过来神,王淑怡指了邵俞脸上的伤又指湘脸上的淤青,“你看看,好好看看。女儿这就要成婚了,把小邵打成这个样子,你再看看小湘这一脸的淤青,成心的吧!”

袁待回过神来,慌忙问:“在哪儿?”

王淑怡没想到结果会这样,气的肺都要炸了,“你还要去找!”

却只重复吼:“在哪儿!!”

湘两彼此对视一眼,没法插话。王淑怡脸色气的成了酱色,“走了!早就跟六年前那小子走了,你以为家还念你这个爸爸吗!”

袁倒退一步,想被这句话伤得不轻。

自嘲地笑了笑,“啊……早就不配当爸爸了……”罢,又慢慢转身走出去,留下一屋子三各怀心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