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小说:凉初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井然有绪 字数:2431

了三天大雨终于在第四天午后停,从办公楼窗户往外望去,远处天空蓝出奇水灵。时间好像又倒退回顾苏洲出现之前,上班、班、聚餐、唱k,在这繁华城市里跟大千单身男女一样,过着再简单生活。但人总自知之明,当然知道自己只故意去忘记而已。

飞巴厘岛行程日期很快到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护照和机票,看着收好行李发呆。

些事,任再怎么忽视,到了必须解决时候,躲都躲掉。

深深吸了口气,起身拖着行李箱走出房门。

杨冬老早就打了电话,午三点在机场汇合,让用去酒店等他们。

一路坐出租到了机场,坐在候机室无聊打发时间。

知道上次跟顾苏洲摊牌后,他什么法,过看这几天面都见样子,似乎生气了。

仰头叹息:老天啊老天,怎么能这么捉弄呢?

“姗姗姐。”

扭头看去,杨冬提了几个箱子老远就跟挥手。站起,朝三人走过去。

胡云伸手过握手,“好,初次见面。Sujee负责人,胡云。”

笑,“好,RS公司梁姗。”

杨冬抱着个包朝胡云耸耸眉,“哥,怎么样?姗姗姐很漂亮吧。”

胡云推了推眼镜框尴尬地笑了笑,暗地踹了杨冬一脚。对善意赞美道:“啊,跑幕后难得见到梁小姐这么漂亮人。”

笑了笑,“当小工,胡云哥再夸就该自大了。”他笑起伸手去接杨冬手里行李,“吧。”

顾苏洲带着墨镜,面无表情地了句,“提得动么。”

伸出去手僵了一

比起杨冬呆愣,胡云明显要圆滑得多。几年相处,顾苏洲从交女友原因,他多多少少还知道点。自跟RS公司签约以后,虽然顾苏洲没,但他却看得出顾苏洲发自内心愉悦。如今又看他这对人态度如此反常,零零碎碎总结起,便猜测跟面前这个女人什么关系。等通过,他立马笑了笑,“们去邮寄行李,们先登机吧。”一把抓了杨冬就走。

杨冬挂着大包小包惨叫:“哥别拽啊……”

两人一走,气氛立即尴尬起站在他身边,怎么都觉得自在。

他开口道:“傻着干嘛。”

:“啊?”

他低头瞟了一眼,“啊什么啊,拿东西。”完就自顾迈步走了。

忙拖起他黑皮箱,右手提起地上行李包追上去,路过刚刚座位时,顺手拖了自己行李。

他空手长腿实在快,拖着两个箱子,提一个包狼狈地跟在他后面跑,走着走着他忽然停脚步险些撞到他身上去。

他转过身低头看着,将手从衣服荷包里抽出,接过自己箱子,目斜视地拿了包转身就走。

愣了,咧嘴笑起,屁颠屁颠地快步追上去。

上了飞机后,胡云和杨冬也很快上

朝窗户那边歪着头,疲惫地窝在椅子里。昨夜纠结太久没休息好,等到飞机起飞后,心仿佛突然就沉了,瞬间觉得头脑发累,眨巴着眼,模模糊糊就睡过去了。

***

顾苏洲跟独处一夜知道怎么传播到了学校去,流言几经口舌,传堪入耳。

饱受了一早上眼神虐待,终于再忍住。顾苏洲连着翘了两天课没学校,也知道窝网吧里打游戏了,还在家补觉,总之,趁着他还知情状况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以免等他学校,给他也带困扰。

午放学铃响起,直奔高一教学楼。一路走,都人对指指点点,背着交头接耳些什么。到洛湘教室门外,老远就听到人喊:“洛大小姐,人找茬了……”

跟洛湘关系从就没好过,学校里更像陌生人一样,几乎很少往。

看他们班上人对如此了解,必她这本书,未免过头了点。

走到她教室门口,面无表情瞟了一眼坐在女生堆里洛湘,“事跟,出。”

其他女生一脸维护,“什么事能在这里。”

“拽什么拽啊……”

们可!”

云云之类听得笑。看形象已经被恶化得为人所容。

继续面无表情,“洛湘,第二遍。”完转身就走了。

她虽然面上凶,实质上些怕

站在楼梯拐角处等她,过了会儿她才走出。撇了撇嘴,明明心虚得要命还抄了手靠在墙上装淡定,“什么事能在家里知道在学校一点都扯上关系吗。”

懒得跟她废话,直道:“用什么方法,今天之内立刻收回传出去那些话。”

传什么了?洛凉山,脑子病吧!”

“没传什么,那心虚干嘛。”

她捏着拳头,瞪着话,随即又大声为自己壮胆:“敢做就怕别人。”

做过事,无所谓,可没做过事,诽谤。”

她哼了声,“又能把怎么样?”

掏出一个红白拼接长方形药盒。“看着很眼熟?”

她慌忙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偷听后苍白着脸瞪,“洛凉山竟然敢偷进房间!”

重新将盒子收起静静瞟了眼她化得跟熊猫似脸,“可没兴趣去房间。这自己掉出。”

……怎么样!”

怎么样,而怎么样。”

她站在那儿,一脸愤怒。

“流言可以杀死人,洛湘,再清楚过这句话。把事闹大,也适可而止。明天之后,如果再人胡八道,别怪客气。”完转身准备楼离开。

她在身后喊了声,“洛凉山,妈妈一样,都只知道用方式做要挟。”

一顿,心口升起怒气。她知道在乎永远只一个,所以跟吵架,一顺心就会点着骂。

看见难受,她笑道:“戳到痛处了?告诉洛凉山,爸爸要因为妈妈要挟,们家才会收留。”

转过身,抬头看着她,“洛湘,些事天真一可以,却能一直天真,否则就变成了傻。当年若妈妈以死相逼缠住爸爸,以为他会留在S市跟妈妈结婚,会生?”

她跺脚吼道:“,就妈妈勾引爸爸。”

懒得再,转身继续楼。

她又吼了一声,“洛凉山,觉得自己很干净吗,跟顾苏洲没发生什么龌蹉关系?”

再一次停脚步,却没转过身,“洛湘脑子笨,该正经时候就要装糊涂。为什么大两岁?也应该通。谁母亲插足者,谁身体干净,明白。”

直到走到一楼,楼上才传洛湘压抑尖叫:“洛凉山,!!!”

其实一直搞懂她为什么要恨,毕竟从小到大她都在欺负,而一次又一次地忍让着。经过这几次事件,却忽然醒悟过。——在她里,个入侵者。虽然貌似已经在各个方面都比幸福,却仍知足着把赶尽杀绝。

明白,欠她们母女么?

回到教室,呼出重重一口闷气。以为事情应该就会这么了了,却没到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第一节晚自习课,认识人给送了张纸条,拆开一看,洛湘急事跟,让立刻去后教学楼找她。半信半疑,还起身去了。

后教学楼废弃办公楼,阴气森森毫无人烟,平时就很少,更何况晚上。在楼外找了一圈也没看见半个人影,觉得可能她恶作剧,专门报复鸽子玩儿。

正打算原路返回,忽然人从后面一把捂住嘴,将连拖带拽地朝一楼仓库拖去。

被吓得轻,瞬间觉得先前那个法实在太可笑。

而事情,也终究变得一发可收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