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小说:凉初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井然有绪 字数:3395

他喝口水,指节分明手滑开屏幕,“我是顾苏洲。”

电话那头传来胡云愤怒叫喊:“终于肯接电话!!”

弯腰将玻璃杯放下,直接无视对面人愤怒,“什事?”

对面人几乎已经抓狂,“离会议开始还有二十分钟,我限五分钟后下来。”

他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纸质资料,随口道:“要等我半小时,要就自己去。”

档案证件照上是一张温婉笑意脸,姓名旁边却愣是跳出两个奇怪字来。

——梁姗

他奇怪皱眉,她什时候叫梁姗

电话那头人大吼道:“顾苏洲!!听我话吗?”

他回神过来,“?”

胡云无语阵,声音都气得发抖,“如果再这样,我就辞职!”

放下档案,他伸手取旁边衣服往身上套,一边嬉皮笑脸道:“哎哟哥,知道自己有多重要,如果没有我怎接活,没有活接我又怎活下去啊~”

还知道要养活自己啊!工作是!拜托能走点心!!我都懒得。”话题一转,又忍住暴跳如雷,“大冬那个小子去哪儿?居然敢接我电话,我等会儿收拾死他。”

听语气就知道他心情有所好转。顾苏洲笑笑,毕竟几年友谊,哪有那容易断就断。

“哦,对,拍摄地点要再其他海域?受洋流影响,印尼最近气温好像有点偏低。”

他歪头将手机夹住,左手慢地扣右手袖子上纽扣,“觉得因为一点自然规律,让几百人转移是件小事?再,就算我答应一把把丢出去票子也答应啊。下次再遇这种事,先动动脑子,想好再跟我。”

胡云骂道:“臭小子,我是为想,识好歹。”

他提起外套来,“我最近有点私事要处理,重要决定就行。”

穿好衣服,顺手挂掉电话丢床上,眼神瞟床上档案,照片发呆一阵又忍住回头门口,好像刚才那个人还那儿,一副猫咪般柔顺,眨巴眼微笑自己,亲切又疏远。

凉山……

梁姗……

他笑笑,管变作哪个凉山,反正人都是我

***

午饭时分,一行人坐餐厅里吃饭。我低头搅咖啡走神,晓晓伸手撞我一下,“姗姗?”

“啊?”我回神过来,“什?”

“Sujee今天来公司有没有?本来我要叫balabala……下周去巴厘岛,记得给我带些礼物回来,我要贵没有?”

我望窗外胡乱点头,“嗯嗯……”

萧晓晓无语道:“得,还是没听进去。”

落地玻璃上滑过一滴又一滴水珠,远处街道上停有车影穿梭,四周嘈杂堪,偏偏只有他话那清晰地响脑海。

“那时候懂什是爱,现我懂用六年时间告诉我——我这辈子都没这爱过一个人,而那个人,是,洛凉山。”

心口闷得难受,偏偏又知道自己纠结什

两天之内就遇见两个这辈子都想再见人,我实心力交瘁。洛湘顶多是个陌生过路人,过就忘,可顾苏洲,我该拿办?我想忘,但为什就是我生命中过去呢……

下班后雨依旧下。

萧晓晓老早就抛弃我跑没影。我站公司门口,抬头望远处高楼大厦发呆。昏沉天空,像是要压得人喘过气来。

半晌,呼出一口闷气,我举伞沿路边慢慢踱步。走出远,身后传来喇叭声,我回头去,一辆跑车慢慢停我身边。车窗摇下来,露出那张我想想起却又老是出现脸。

“上车。”

我撑伞发愣。飘风雨打湿肩头衣服,他弯过腰伸手推开车门,“快点。”

我咬咬唇,想一下,觉得有些事只有摊开来讲明白才会心安,于是收伞钻上车去。

车子雨中飞快行驶,雨敲打玻璃上,窗外景色一片模糊。安静几分钟,我实压抑住,“要带我去哪儿?”

前方,声音闷闷道:“去哪儿重要吗?”

知他这话是几个意思,我咬咬下唇选择闭嘴。

见我话,他却再忍住,“六年前事,打算跟我解释解释。”

我低头怀里包包发呆。半天才吐出三个字。

“对起。”

他一脚踩住刹车,身子惯性往前倾倒,因为安全带束缚,停下来瞬间又被大力弹回座位里。

我吓一跳,车窗前面来回摆动雨刷,惊魂定地喘气。

车停靠路边,只听雨水停敲打汽车外壳。

似乎是安静很久,他转头我,眼神里压抑怒气,“除这一句,还有什可以对我。”

我吸下鼻子,眼睛发涩,“想听什?”

他举起一份档案丢我怀里,“为什名字换身份?那夜过后又为什消失见?溪边脚印、森林里扔掉衣服,这些,都该一字一句亲口对我吗!”

手指微可见地颤颤。我深吸一口气,将视线从手上档案移前方玻璃上,又转他脸上。

猜得没错。”

他震惊地眨下眼。

我接道:“想摆脱那样人生,所以拖一起出走,诱惑过夜后失踪深山里……所有!都只是我计划。”

***

响亮一巴掌狠狠甩我左脸上,有那刹那,想哭得要死,麻木半边脸偏偏连表情也跟麻木

十六岁洛湘跟她母亲一样刁钻跋扈、可理喻,好像觉得我,就是提供她们开骂开打随便出气下人。

顾苏洲跟我表白后那天晚上,我站阳台上替花浇水,她冲进房抬手就给我一巴掌,指鼻子怒骂:“洛凉山,还真是跟妈一个德行,就知道勾引男人。”

我抬头她,麻木眼神泛起怒气,“一遍。”

她叉起腰,“以为我敢!妈妈勾引我爸爸,勾引顾苏洲,们都一样,都是贱人!”

我哐当一声将水壶砸地上,如果没有理智控制,这一下,是照她头下去

洛湘抱头尖叫:“啊!!!”

继母听声响后推门跑进来,这情形,问也问,伸手就推我一把。

我倒退一步没稳住,一头撞身后玻璃门,哗啦一声,玻璃碎一地。

我倒碎玻璃上,血流得处都是。

洛湘被她妈妈抱怀里,哭得满脸是泪,“洛凉山,妈一块死,为什要活世上碍人眼!为什去死!”

那时候我闭眼睛想。

是啊,我为什?十年,我熬够久

那夜,继母颤抖手拨通公司加班爸爸电话,爸爸赶回来后抱我直奔医院。

尖锐玻璃渣子插手肘和大腿上,每一处都深可见骨,鲜血淋漓。

医生推我一路跑向手术室,我躺手术床上望快速向后退去日光灯管,脑子里空空荡荡,只记得鲜红血沿过道撒一地,以为自己就要死

麻醉药打过后,我整个人精神涣散,手却死死拉住他肯放。眼泪积聚太久,流起来时止也止住。我问他:“妈妈每次给打电话要钱时候,是觉得,我当初就该被生下来,就该……活这世上拖累?”

他摸我半边头,“别瞎。爸爸会让有事。”

我流泪,虚弱地望他,“爸爸……?”

他握手使劲点头,“我本来就是爸爸。”

我忽然就记起八岁那年第一次见他,他告诉我,以后只能叫他叔父。今次,也是他告诉我,他本来,就是我爸爸。

……

……

知道什时候晕过去,醒后听护士姐姐,后脑伤口缝七针才将血止住。我摸包扎好头,有一瞬间觉得庆幸,庆幸我还活

那事过后三天,我从医院回家里,整整一周都没再见过顾苏洲。

跟学校请假也只是因为高考原因,回老家转户口,爸爸答应用这个理由,闯祸洛湘自然守口如瓶,敢多嘴

可以下地后,我便戴鸭舌帽,拢长裤就去上学赶进度。

下课时我去上厕所,顾苏洲乘机将我拉教学楼后面。我半天,“又没太阳戴个帽子干嘛?”

我头往后一扬,躲过他手,“管我。”

他撇撇嘴,“这些天去哪儿?”

:“回老家。”

他哼声,“我又傻,这苍白脸色,生病吧。”

我没话。

他塞给我一个苹果,眼神自然地瞟树顶。“刚刚从教室门口无精打采地走过,还以为没吃饭呢。”

我忍住笑起来,刚刚路过时,教室后面睡觉,想是被同学叫醒才追出来

他将苹果拿回去用手擦擦,“从同桌手里抢来赶紧吃,免得他又来跟我抢。”

我哭笑得。

他将苹果举我嘴边,催促,“张嘴。”

我伸手接过来咬一口,“顾苏洲,真幼稚。”

上课铃很快响起来,我一边走一边回头:“顾苏洲,放学后等我,我有事问。”

他哦声,“今天约队打怪,放学来xx网吧找我。”

教室,握被咬一口苹果,上有史以来最恍恍惚惚一堂课,好容易熬放学铃响,我背包就往校外跑。

顾苏洲坐门边那台电脑前,所以我很容易就见他。

旁边有人提醒,“顾苏洲,老婆。”

这个称呼从别人嘴里跳出来,有一瞬,我还蛮欣喜。

他扭头我一眼,又去专注屏幕,“嗯?这快就来!”

他忙打游戏,我也想打扰他很久,只道:“我来只想问几句话。”

“什?”

“洛湘是是喜欢?”

旁边有人起哄,他骂句,“是人都给我把耳朵闭起来。”

我站门边他,“我问话呢。”

他头也抬,“她喜喜欢我干我屁事。”

喜欢她干嘛要去招惹她?”

“谁招惹她。”

他侧脸,“她跟她约会来。”

“约会?”他想下,继续打游戏,“前些日子事?她是堂妹嘛,为更多事,我只有去她那儿打探咯。过话回来们姐妹俩差距怎大,姐姐理智得要命,妹妹就是一傻丫,真知道们家族基因是怎。”

听他这话,洛湘我勾引他,定是她自己错以为顾苏洲追求她。我那巴掌受得实委屈。

网吧人杂,空气过闷,我觉得有些头晕,深吸一口气,无力地靠门上。

他终于从游戏画面回过神,我,“怎舒服?”我闭眼摇摇头,起身出门。他皱眉喊声,“洛凉山?”

回头,他心里又觉得怪别扭,顾同伴大骂跟追出去,直追我走出网吧大门。

他一把拉住我,“是以为我脚踏两只船?我告诉,我跟一起肯定就只对。”

我推开他手,皱眉眼睛,“顾苏洲,要真想对我好,就别整天沉溺游戏里。人总是要有以后有没有想过,高考之后我们还会一起吗?”

他眨眨眼,:“没想过。”

我扭头笑起来。实是搞懂这个人怎事都得理直气壮还带撒谎

我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那就等想好再来跟我。”

他追上来,“怎算想好?”

:“想想对我好是什含义。”

他停下脚步,渐渐远去背影,奇怪道:“含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