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佰】

小说:凉初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井然有绪 字数:3358

那晚事情发生成那样她也没想到,看见凉山一头血,湘吓得连课都没直接就跑回家去。

王淑怡看了眼墙挂钟,“怎么提前回来了?”

湘靠浑身直发抖,“妈……出事了……”

王淑怡这才发现她神情慌张。眼神下瞟,看到她脚不小心蹭血迹。“腿怎么了?”

湘连连摇头,“不是,是凉山……”

王淑怡走过去抓住她,“跟凉山怎么了?”湘吓得直哭,王淑怡也是心惊胆战,“个死孩子倒是说啊!”

湘边哭边道:“把她锁后教仓库里了……她头全是血……妈,说她会不会死啊?”

隐约传来钥匙响动,随后门就被人从外面一把拉开。

王淑怡把湘往身后一扯,神情紧张,“老袁怎么回来了……”

袁走进屋来,放了公事包看了王淑怡一眼,又望低头瑟瑟发抖湘,疑惑道:“出么事了?”看到她身血,“湘湘受伤了?”

湘抱王淑怡哭,“妈……”

王淑怡护她,朝袁看了一眼,“凉山跟小湘闹矛盾……凉山受了点伤……”

他从玄关踏步来,“凉山呢?”湘躲王淑怡身后抽抽搭搭地哭。袁大喝一声,“她人哪儿!!”

被他一吓,湘嚎啕大哭,“学校后教仓库里……呜呜呜……是她先打,都是她错……”

***

学校地处城乡之间,天空没被高楼大厦所遮挡。就像往日每个晴朗夜空一样,星星照常挂天边闪烁,一轮弯月隐藏云后。

不知是不是额角伤口疼痛太过,好像看么都是扭曲

那晚月光很亮,虽然头疼欲裂,却能清楚看到他脸每一个表情。瘫坐水泥地,被顾苏洲死死抱胸前,他似乎觉得越用力告知就能更清醒一样。事实确实如此,至少一直坚持到了门开。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大门外终于传来了人声。紧锁大门噼里啪啦一阵响。

顾苏洲贴近耳畔低声道:“会没事。”

很轻,却也很坚定。

门才刚打开,他就背起冲过人群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吼了句,“叫救护车!”

濒临晕厥却又处于半醒状态,脑子反而安静起来,没法胡思乱想。不知道是不是产生了错觉,嗅到晚风里悠悠花香,点像桂花味道,忽然又念起桂花并不这个季节开放。

身旁跑,但已经看不太清是谁,只能听到顾苏洲尽咫尺急促地呼吸。

“凉山,坚持住。”

他背,垂落空中轻轻摆动,手臂被划开伤口不停流血,沿苍白指尖滴落他白色体恤

气,声音低辩不出音节,“顾苏洲……”

他说:“。”

垂头压他肩膀,眼泪顺下巴落到他脖子里。

“谢谢……”

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真心对待人,不说永远,至少这一刻,他担心

才不要谢谢。”

回答忍不住想笑,默了会儿,却又想,如果这次像妈妈一样一睡不起,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顾苏洲了。

不远处救护车警报声越来越近,思绪也越来越模糊。

为难地张嘴想说些么,喉咙却再发不出更多声音,不知道他听见那句话,但如果这一刻死去,也不会后悔了。

旁边老师喊了句,“顾苏洲别逞强,快把她交给们……”

他怒吼一声,“滚开!别碰她!!”

救护车就停大道边白褂医生已经抬了担架往这边奔来。顾苏洲背拼命往前跑,“凉山,不会。”

***

袁和王淑怡随后赶到医院,看急救室外面男班主任,“邹老师,女儿怎么样?”

那男老师愣了下,虽然不知道袁为么称凉山是他女儿,但也开口安慰,“放心吧,应该没大碍。”

顾苏洲从椅子站起来,看袁,“叔叔,湘呢?”

王淑怡护女心切吼了句,“们家又多么嘴!”

她这话听来就心虚,袁自然奇怪,“苏洲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顾苏洲冷笑,“还能怎么回事?湘带人把凉山打了锁仓库里!”

男老师皱眉道:“顾苏洲,事情还没查清楚别乱说。”

他气愤地指亮起急救室灯,“人就里面躺告诉么叫乱说!!!”

一句话吼得众人无言以对。

他吸了口气,“等她醒过来,就去报警。”

王淑怡立刻道:“人又没死报么警!”话说出口立刻觉得不太对,苍白脸没再说话。

顾苏洲笑了笑,忽然替凉山觉得心针扎似疼。

一旁沉默不语袁,他问了句,“叔叔就没么想说?”

袁皱眉看他,毕竟两边都是自己女儿,他哪边都不想事,只能道:“们家会解决,就不要添乱了。”

听他这包庇语气,顾苏洲冷笑,继而越发坚定道:“会替凉山讨回公道,该受到惩罚不会放过一个。”默了下,又忍不住问:“叔叔,是凉山吗?”

***

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这一觉睡得毫无知觉,没梦境。若不是偶然间一个午后睁开了眼睛,便像真死掉了一样。

睁开眼那刹那,就看到床边心疼地望。“凉山?”

眨巴了两下眼又闭,思绪才慢慢回来,然后昏睡过去前事情也开始涌入脑海。再次睁开眼睛,眼珠子转了一圈看到了包扎好手臂,还血管里输液针头。

“凉山?”

好像还,声音远远模糊不清。抬手想摸生疼额头,才发现脑袋绑了绷带,这才记起额角个大口子。

抬手眼前晃了晃,“凉山,感觉怎么样?”

眨了眨眼,终于回过神来。“?”

“诶。”他终于笑起来,隔绷带摸了摸额头,确定没再发烧,“饿了吗?”

声音嘶哑,第一句话就问:“顾苏洲呢?”

他愣了下,还是回道:“医生说这几个时间会醒,他提前给买粥去了。”

知道他没晕过去后离而去,心里丝丝道不明开心。

端了水喂,“渴了吧,先润下嗓子。”乖乖喝完,继续躺休息。他看苍白脸色叹了口气,“哪里痛要跟说知道吗。”

嗯了声继续闭眼睛休息。

总觉得他话跟说,但似乎又碍于才刚醒所以不肯开口。

即使是不睁眼看,也能感觉到他那股焦急和纠结。

无奈,只先开口,“知道事情原委了吧。”

那边却没声音。

头闭眼睛,“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他吸了口气重重叹息,“不要多想了,好好休息吧。”

明明是他想跟么,现却又很想知道他要怎么解决。

嘲讽了下,“二妈怎么说?”

他没回答,半晌后,像是决定好了措辞,才语重心长道:“凉山啊,湘湘毕竟是妹妹,么事们自家解决就好。”

说话,想听他下文。

“苏洲说要去报警,也知道这次事情严重性,可也不至于闹到警察局去,们毕竟都还是小孩子,留了底以后长大了怎么办。”

面对这样一个想处处保全父亲,心酸。

吸了吸鼻子,“担心湘名誉,可名誉已经被湘毁了,就活该吗?”

“学校事已经处理好了,没人会再说三道四。”

将头尽量埋进枕头里去,即使那是最不想闻消毒水味道。

知道这样做对不公平,可是姐姐,做么都要让点妹妹啊。”

泪水浸湿枕头,却坚持捂枕头里一动不动。

房间外传来轻轻地敲门声,随后能听到起身出去声音,然后人进来关好门,桌旁放了么东西。只是忽然间,像是再忍不住了,从床坐起来,反身抱住站床边人。

他愣了下,望死死抱自己腰,心疼地抬手抚摸那颗小小头,安慰道:“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

将脸贴他肚子,眼泪止也止不住。

“为么啊……”为就活该受罪?为就天生该原谅欺负人?

吐词不清,边哭边嚎:“也是他女儿啊……”

顾苏洲拍背给顺气,等差不多了,抬手拍拍肩膀,“好了不哭了。都不饿买了皮蛋瘦肉粥,先吃饭,嗯?”

松手抬头看他,“么啊,人哭正卖力呢……”

他笑揉乱已经乱七八糟头发,“哭也需要力气嘛。”

擦干净眼泪,看他转身去端桌粥碗。

“不要去报警了。”

他手才碰到碗沿,听到这句忽然冒出来话,硬是愣了半秒,接又继续做刚才事,像根本么都没听见一样。

头,虽然还是觉得心里委屈。却仍旧忍不住说出那句话。

顾苏洲回身坐,把勺子递到嘴边,“不烫了,吃吧。”

是不是很没自尊?”说难听点,是不是贱得活该。受了那么多年苦,还要为他想,可……“他毕竟是啊……”

他放下碗,撑起肩膀让他。

“是为他想得太多了。”

苦笑,“妈去世前跟说,让不要怨恨,他其实也活很为难。”眨巴眼睛,继续道:“当年妈拒绝求婚是替他做了选择,想如果这次死掉是不是也真正成全了湘一家人。”

他轻拍一下后脑勺,“瞎说么。”

认真道:“没开玩笑。一直想不通妈为么那么做,但现知道了,她一定很爱吧,所以就算自己难过也无所谓。”

他了解地点头,“所以才说了刚才那句话,不想他为难。”

抬头看他,“如果也会原谅他吧?”

他愣了下,直言不讳,“无法代入。”说完继续抄起勺子喂,“粥都快凉透了。”

这才乖乖张嘴,吃了几勺,听他忽然问:“昨晚昏过去前耳边说了么?”

一愣,“……么,么吗?”

“啊,感觉说话。”

结巴道:“可能错觉了,都不记得说过话。”

他不依不饶,“就说了‘谢谢’之后,啊,真搞不懂干嘛要跟说谢谢……”

搞得懂就是女人了……

他自己岔开话题,就正好懒得忽悠他忘记说过那句话。

粥碗愉快地拒绝一切开口时机。

没听清?

就再说一遍。

“……”

***

两个小时前,丢下一句‘不拍了’拉顾苏洲从片场扬长而去,之后就不管不顾去大吃了一顿,再然后一鼓作气,拦了车就直奔机场,所以现和顾苏洲已经坐了回国飞机。而十分钟前,顾苏洲缩座位肩膀睡死过去。他实太累了。

飞机起飞后,点后悔这样冲动决定。毕竟杨冬说没错,顾苏洲跟公司签了约,毁约是要赔付双倍违约金,那确实是一笔不可小觑数目。

可惜现也回不去了。

膝盖手忽然被一股力道包裹,愣了半秒,却没选择挣脱。

往好处想,至少们没违背心中意愿。

轻轻扯起嘴角,窗外只剩下蓝天白云,仿佛么都再听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