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小说:凉初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井然有绪 字数:3123

顾苏洲,真人并如其名,并有苏州式的温婉,当然,女的。

原名苏洲,后来父亲去世,母亲再嫁,逼已,跟继父姓。

当年就读S市的高中学院时,非常巧合的与同年级。

六年前,我十八岁,整齐的穿着校服,披着一头黑色过腰的长发,老实整天学校家里两点一线。

相反,顾苏洲打游戏逃课,成绩惨忍睹,在老师眼里更臭名昭著。

样相差过甚的两个人,擦肩两年很正常的有任何交集,即使家与我家同在一个小区。

高三下学期,零八年二月的某个闲散午后,来找我,对我说:“洛凉山,我们交往吧。”

那时窗外的桃花开正艳,粉红一片。我有一瞬间走神,一台包装完好的相机就被置放在我刚做好的数学卷子,我抬起头,面无表情地仰视着青涩中带着桀骜驯的脸庞。

撑住我的桌子靠近我,声音清脆,“听说的梦想当一名摄影师。”

个愿望我曾写在放飞的孔明灯,只被一个人偷过。

想都用想,我说:“认识洛湘?”

管我认认识,直说吧,收收?”

我低头继续做卷子,“拿回去,我要。”

怒反笑,“为什么要?说谁给买相机就跟谁在一起吗?”

我当时真的很想说——顾苏洲,脑子事吧?

我虽然爱说话,但模样却学院里数一数二的。种年纪,异性相吸总会有少男生给我写情书。当时相机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还很贵的,更别说买来送人。只想到,我拿来抵制些无聊信件的借口,还当真。

无奈四周戏的人越来越多。

顾苏洲当时年级里的风云人物,我有特意解过,但身边人常常说起,难免会听到几句。而在我来,除外貌加分点,性格活泼一些,其倒也有别人说的那么好。

我向来爱做哗众取宠的事,却因为顾苏洲个走哪都自带光环的人而被推到风口浪尖。种时候我只想着能赶紧脱身,拒绝放弃我只有说狠话,可旁边那么多人围观,我跟无仇无怨的,理由要

想来想去,事总收住

我吸口气,“相机哪儿买的?钱哪儿来的?怎么认识我的?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在哪儿?喜欢我哪一点?又什么时候决定想要跟我在一起的?”

我一句句问话跟开机关枪似的,本以为知难而退,还真一句句答来,“相机在市中心三街拐角实体店买的,钱我自己的生活费,抢;从别人口中认识的,今天第一次正式见面;先前觉很漂亮,现在觉跟其女生很同。至于在一起的想法吗,一个小时前买相机时决定的。”

热闹的同学一片唏嘘,大抵见过样追女孩子的。

我先两秒,待吸收一堆话的含义后,便忍住笑,“很好,骗我。”出乎我自己的意料,我站起身来,走到身前与握手,俨然一副交易成功的模样,“我们在一起。”

从那一天起,顾苏洲就牛逼哄哄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并且如病毒一般,顽固化死拉去。

***

八点半,我准时出现在顾苏洲下榻的五星级酒店外。徘徊游走直纠结到九点十七刻才下定决心楼。

此时七楼的酒店房间内,昨日跟着去RS公司的年轻小伙小心地推开房门,将一份档案放在床头柜,低声道:“洲哥,RS公司派来的助理资料?”

捂在被子里的人毫无反应,于又试探性的继续道:“胡云哥电话已经催好几通。十点有场会议,会忘吧……说九点半开车来接,如果起来就扭断我的脖子……”

一个枕头迎面砸来。慌忙躲过,一脸惊吓地跳好远,“事!继续睡,打扰,我先出去……”

退到门外的少年一脸欲哭无泪。

恰在此时,有门铃声响起,奇怪道:“大早的会谁啊?”

紧闭的房门从内拉开,我着门内的少年微笑递过去一张名片,“好,我RS公司的梁姗。”

一眼名片,连忙握住我的手,“我Sujee的助理,姗姗姐,我叫杨冬。”

小伙子还真自来熟。我笑笑,抽出手,“我可以进去吗?”

忙将我让进屋,“么早过来有什么事吗?”我被屋内乱七八糟的摄影器材惊半秒,好意思地将沙发的三脚架搬开,“那个,最近太忙,东西实在收过来。先坐,要喝点什么吗?”

我忙拒绝,“用。”将刚从一楼餐厅处买的早餐放在桌,我从包里拿张纸递给,“我来送行程表的,顺便提醒一下十点的会议,顾先生呢?”

为难地露出个笑容,“洲哥还在睡觉……”

意料之中的事。我说:“哪个房间?”

直摆手,“别去吵。”

我笑笑,“事,我轻点。”

杨冬压低声音道:“打扰……起床气大的很,我怕挨骂……”

我笑着拍拍肩膀,学的样子轻声道:“放心吧,我保证帮叫起来,还带生气的。”

昨夜想一宿,觉人生在世,祸,祸躲过,既然躲过,那也就只有主动迎战,虽然有可能场暴风骤雨……

轻声推开房门,一切的行动都小心翼翼。我挪到床前,先窝在被子里的身影发会儿傻,再然后转过身去,一把将窗帘拉开。阳台种植着几盆白玉兰,过花季,只有青青的几片叶子。门边悬挂的吊兰正开着花,玻璃门拉开,微风迎面而来,花瓣几乎吹到脸

回头去时,却原来早已经睁开眼睛。

落地的玻璃门透进初升的阳光,白色的纱窗被风阵阵扬起。我穿白色的吊带长裙,外面套一件洗的发白的短牛仔衣。

我们六年来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睡眼迷蒙地趴在床,阳光照在亚麻色的碎发,散发出一圈光晕。我逆光站着,小小一颗头微微笑着,过腰的黄色卷发被风时时地撩动。

实在个很美好的再次相见。

可惜的个姿势保持到三十秒,我就狠狠打碎眼中错乱的欣喜和敢相信。

“十点有个会议,该起。”说的再自然过,语气平缓连我自己都敢相信。

转身走几步,再次扭头回来,着慢慢坐起来的道:“我RS公司派给的新助理。近几日的行程表我都交给杨冬,有兴趣可以,包括准备一下六月十号、也就下周星期天巴厘岛的婚纱拍摄。哦,顺便提醒一句,现在已经九点二十五,再懒床会死的很惨。”

我偏头一笑,朝门边走去。

背后那人终于出声,“站住。”

我眨巴两下眼,强装的镇定几乎维持住。深呼吸几下,松开捏住门把的手,换一脸的微笑乖乖转身站在门边。着我,我也。反正从小到大,我永远都最能装。

掀开被子,连鞋子都穿,一步一步,就罩着条短裤走到我身边。

我抬头望着面无表情的脸笑,“清醒?”

说话。

“洲……”

哐——刺耳的关门声吓我睫毛颤颤。

杨冬一句话都还说,门刚开一缝就被一脚踹

剑拔弩张的氛围真瘆人慌……我咽口口水,想过再见会对我打对我骂,就想过样的眼神煎熬,说话我简直无地自容。我低下眼假咳一声,“顾先生,公司派我来,希望我替公司来向学习摄影技巧,也希望……”

话语未落,一股只属于的气息扑面而来,下唇被一口狠狠咬住,我吃痛一声,就在瞬间,呼吸就被尽数夺去!温润炽热的唇辗转厮磨,带着恨撕碎的气势。

早就想好要付出些代价,只想到来么猛烈,我强装镇定的小心脏只要再多一点压力就快蹦出胸腔。时间过六年,外表蜕变更为出色,唯一变的幅令人无奈的孩子气。

双手被制在墙,手腕感觉就快要被捏断一样。我闭眼皱着眉,被压在墙动弹,只能任为所欲为。

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我偷点空隙,模糊吐出两个字,“电话……”

偏头就一口,咬在我脖子

分隔六年,一刻,本该极其幸福的画面。我也知道,倘若换做我在六年前被骗,如今我也会轻易放过。已经意识到自己错的有些离谱,可场灾难般的吻,实在能承受,只有找时机求饶。

“苏洲……”

的薄唇慢慢移开,灼热的呼吸轻轻抚在我带有红晕的脸

我主动伸手抱住的腰,“对起……”

狠狠道:“洛凉山,有哪一刻让我么恨。”

空出右手一把托住我的后脑,唇再次覆来。鉴于还在气头,求饶也用,只有乖乖受降。几分钟下来,体温升,血液全都冲到大脑,一片混淆。温热的空气里全的味道,暧昧氤氲,急促地喘息撩拨起我六年曾有过的心动。

我抬手扣住的脖子,踮起脚尖尽可能地配合

手机铃声响又断,断又响,来回数次,个带着愤怒和报复的吻终于在到发泄之后转变温柔,渐渐停息。

分开那刹那,捧着我的脸,抵着我的额头笑心满意足。

“我就知道还活着……”

疑似眼角有泪水闪现的痕迹,我抬手想去确认,却被一把抱住。

我瘫在肩头慢慢平复心情。

片刻后,撑起我,一边弯下腰来,手撑着墙壁将我包围在的势力之下,眼睛对着眼睛,鼻尖几乎就碰着我的鼻尖,“还有呢?”

我抬起眼,脑子发懵,“嗯?”

眼中已经一片淡薄。手指磨砂着我的唇角,面无表情道:“就什么想对我说的?”

番蹂躏,只觉口干舌燥,双唇又痛又涨。奈何本性实在理性讨厌,我抿抿嘴,淡然道:“,六年见,已经名扬内外,我还只个小助理,说明我们本来就一路的,所以必要揪着过去放……”

我真佩服自己的淡定。

狠狠着我,“洛凉山,那么自私。六年过去都还在想着逃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