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寿张村

小说:昆仑之天命所归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季节雨 字数:2708

房子和子里大多熟房子一样,甚至还要更简陋一些,陈心里突长有些敬意。陈上前敲敲门,既拟真游戏,就不能再跟以前一样推门而入,要有礼貌。

一个苍老声音从里面传来:“请进。”

才推开门走进去,屋子里面更加简陋,大厅里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就在没有别家具。一个老人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发须皆白,但满面红光,精神抖擞样子。个就

长看到陈进来,长很高兴立刻起来迎接:“年轻人,我们终于见面,我要好好谢谢你,感谢你为子做么多。”

谦虚一笑,:“我应该做。”

子赞许地看一眼:“年轻人谦虚很难得,来,那好你奖励。”

“叮!新手务•庄建设系列务完成。获得金钱100文,经验1000,精铁匕首X1。”

终有要装备奖励,还器,陈迫不及待打开包裹看装备。

精铁匕首(优秀)

单手 短刃

8-16伤害 速度 1.80

(每秒伤害 6.51)

+1敏捷

需要等级 5级

绿色器(《昆仑》装备分为粗糙(灰色)、普通(白色)、优秀(绿色)、精良(蓝色)、紫色(史诗)、红色(神器),好吧、你们都看出来,全抄魔兽世界),还有属性加成,欣喜换上新器,陈瞬间有种鸟枪换炮感觉。

收起匕首,继续跟子要务:“还有什么事情我需要我帮忙吗?”

长捋捋胡须,迟疑一下,突问:“你知道子叫什么吗?”

一愣,地图上只表明,具体什么名字却没有写。陈摇摇头,不知道。

长苦笑一声,:“一个被世代相传秘密,按理不该告诉你个秘密,知道个秘密就将背负一个沉重命运,年轻人,你确定要听吗?”

“叮!隐藏务:渔遗密(隐藏务):渔长似乎守护着一个很大秘密,否要聆听个秘密?

务难度:单人史诗务。

务进度:听子讲述渔秘密 0/1。

务奖励:无。

特别提醒:该务为唯一务,一旦放弃,不可再次接受务,务期间人物无法行动,无法下线,接受务之后 不可放弃。”

尼玛,什么?隐藏务,还史诗务!可听个故事算什么史诗务,而且为什么一个史诗务居没有何奖励!更奇怪,最后那个提示怎么回事?

玩游戏么多年,陈从来没有见过么奇怪务,完全不知所云。系统一遍一遍提醒否接受,他却犹豫不决。眼看时间越来越少,一旦超时,就等于自动放弃

又将务看一遍,还没有头绪,但系统务,接也不会有什么坏处吧,而且已经一个唯一务,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接受。终于好奇心压过一切,把心一横,点击接受。

长脸上表情突变得很凄凉,好像陷入回忆之中,许久,才开口话。

“距离我们祖先离开里已经七千年,他们一定想不到有一天我们还会回到里。”

一句话更茫,好在长很快就继续

“我们东夷部族后裔。”

“怎么可能,东夷族人在蚩尤被杀之后都被放逐到塞北。”陈记得很清楚,他看游戏历史背景时候,有看到关于东夷族。东夷族蚩尤子民,曾经统治着黄河下游一带,后来在向西扩张时候遭遇黄帝华夏部族。而两个当时中原最大部落为争夺天下霸权展开大战,最后蚩尤战败被杀,部分东夷人逃亡南方蛮荒,形成后来九黎部族,而大部分东夷人都被黄帝流放到塞北苦寒之地。现在,长居自称东夷族人。

“没错,世人都认为中原已经没有东夷人。而东夷部族曾经统治半个中原,么庞大部族,怎么可能被流放干干净净,遗留下我们支,在里隐姓埋名生活,也没什么好奇怪。”

想想也对,么多人怎么可能一个不剩地被赶走。

“几千年隐姓埋名,躲躲藏藏,日子一定很艰苦吧?”话以出口,陈觉得自己好傻,居会对一个NPC日子艰苦。

子苦笑一声:“几千年来提心吊胆,其中滋味又怎艰苦两个字能。”

靠,陈大吃一惊,居能听懂自己话,电脑吗?一瞬间,陈觉得面前个NPC就个活生生人,拟真游戏也太逼真吧。

长继续:“里曾经神和他八十一个兄弟起兵地方,曾经威震天下东夷集团就里开始。现在我们又回到里,却一直不敢给里起名字,只私下里叫里寿张。”

“寿张?”陈觉得个名字很耳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我们都从东平郡寿张县迁过来。”长解释

起来,在地图上确实看到一个叫东平郡地方,好像在西面豫州。但又立刻意识到什么问题,马上又问。

“东平郡在中原正中,一直统治中心地带,你们既东夷遗民,怎么会在那么危险地方隐藏好几千年?”

“那因为遗体就被埋在寿张县。”

紧皱眉头,:“可蚩尤被杀之后,黄帝担心他复活将他尸体分成五分,分别埋在五个地方。”

“哼。”子一声冷哼,“世间还传言神性,有时候确实会刻意去丑化对手,历史都统治者书写。和他兄弟都兽面人身怪物,我们东夷都妖怪呢。”

语塞,统治者为宣扬自己统治合法

神战败被杀,东夷族被驱逐,都众神设计,天妒。”子悲愤

话又把陈弄糊涂,问:“天妒怎么回事,众神为什么要设计东夷族?”

子叹一口气,:“当年神出兵与黄帝交战,九战九捷,将黄帝杀节节败退,几乎被赶出中原。可最后在涿鹿,神却突一败涂地,还落得一个被诛杀下场。”

确,当年蚩尤和黄帝交战初期,蚩尤一直占据优势,可最后在涿鹿,黄帝却突发力,一举击败蚩尤,最终赢得整个战争胜利。可……

“涿鹿究竟发生什么?为什么占据绝对优势蚩尤会突失败?”陈马上问。

“你也觉得很奇怪吗,传讲述黄帝破釜沉舟,众志成城击败神,但涿鹿究竟发生过什么,却只字未提。”

看着长,等他继续下去。他怎么都没想到,务居引出么大一个秘密。

“在最后决战时候有人帮助黄帝。”,“妖族妖皇、羽族东皇都来到涿鹿。事实上,最后一战以东夷一族之力在抗衡凡间百族。”

“羽族在那就回到中原?”又一个石破天惊秘密。

“没错,羽族在七千年前就和华夏立下盟约,而后来羽族突侵袭中原,正因为黄帝后人在夺得中原后没有履行盟约,才激怒他们。”

一个接一个地重磅消息,惊得陈不出话来。

“就乌合之众组成联盟,依不能阻止神,直到后来众神插手涿鹿之战。”

“什么!众神竟参与战争!”陈几乎失声叫起来,他立刻想到另一件事,马上问:“为什么,众神为什么要参与凡人战争?难道蚩尤掌握什么,让众神忌惮?”

子看看陈,点点头,:“没错,他们害怕神。”

不等陈发问,长就继续:“神还被成为兵祖,因为他发明并使用兵器,可仅仅世人以讹传讹。兵祖真正含义,因为神掌握着一把绝世兵刃。”

“几乎很少有人知道把兵器存在,即使我们东夷人也不知道来历,甚至都没有人见过那把样子。神偶得到它,虽他也看不透那器,但神却可以感到那器蕴含着无可匹敌力量,就凭借着力量,神壮大东夷族,横扫大半个天下,也力量,让众神忌惮,最终灭亡东夷族。”

“后来呢?”看到子停止,陈迫不及待地追问,“那器去哪,被众神摧毁吗?”

“没有,那把器蕴含力量连众神都理解不,有人,能铸造那把人,一定凌驾于众神之上。”

“众神之上?”陈感觉不可思议,“那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

“不知道,”子摇摇头,“没有人知道,而那把器后来也没有被众神得到,消失得无影无踪,几千年来没有人再见过它。我们在神墓附近寻找几千年,就想要找打一些蛛丝马迹,可最终还一无所获。”

很久,子没有继续在往下,陈刚要看口问,一个声音突响起。

“叮!隐藏务•渔遗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