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艾泽拉斯的落日

小说:昆仑之天命所归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季节雨 字数:2268

2018年11月23日,这天是《魔兽世界》15周年的庆典,也是《魔兽世界》宣布停止运营的日子。一网游史的神话,走过了不平凡的15年之后,终于要落下帷幕了。

下午5点,距离《魔兽世界》关服还有7小时,忠悄悄地溜出了教室,匆匆忙忙地就赶回了宿舍。胡乱塞两口面包,喝点水冲下去,便启动了电脑。打开《魔兽世界》客户端,原本恢弘大气的背景音乐已经换成了低沉忧伤的调调,连登陆界面也变了样子。

登陆界面的左边,是一望无垠的无尽之海,海面悬着如血的夕阳,红彤彤的火烧云将海绵染得有些狰狞。界面右边是一处海崖,崖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仔细一看,是一些熟悉的身影。最前排的是联盟和部落的领袖,有暴风城的新君主安度因、达纳苏斯的大德鲁伊玛法、铁炉堡之主麦格尼、侏儒之王梅卡托克、“世界萨”萨尔、部落大酋长沃金、黑暗女王希尔瓦娜斯、牛头酋长血蹄等等。领袖身后的是一些著名的英雄,像吉安娜、提、萨鲁法尔、温蕾萨等。再往后就是一些曾经推倒过的大BOSS,阿尔萨斯、伊利丹、死亡之翼其中,最后面还有身材高大的拉格纳罗斯、基尔加丹、阿克蒙德,自然还有萨格拉斯。几乎《魔兽世界》所知名度群中忠甚至还看到了范克夫、阿鲁高和霍格的身影。英雄们伫立高高的海崖,默默地望着远处的夕阳,目光十分平静。他们身后有一颗参天巨树,那是世界之树诺达希尔,世界之树方,五色巨龙盘旋着一计时板周围,计时板是一倒计时,时间还有不到7小时。

忠深吸一口气,输入账号密码,点击登录游戏,一段熟悉的LOGO之后,一ID叫做季节雨的侏儒法师出现了暴风城,虽然现还是课的时间,但是暴风城已经挤满了,还可以看到很多60、70级的角色,身穿着古老的T1、T6套装,AFK了很久老玩家也线了,最后再看一眼自己热爱的游戏,和曾经一起战斗过的伙伴告别。

公共聊天频道已经刷起了屏,各种寻的消息和祝福的话不停地跳跃着,虽然每注意自己说话的速度,但无奈是太多了。忠只好关闭公共频道,召唤出冰霜巨龙向暴风城外飞去。运营商显然也为了这次庆典做足了准备,据说暂停了旗下所有的游戏,将服务器全部用来支持《魔兽世界》,即使服务器已经有这么多线,但是没有丝毫的延迟。

路过英雄谷的时候,发现这也站满了,很多英雄的雕像下面合影留念。有成双成对的情侣(基友⊙﹏⊙!),有相同前缀的家族,更多的是同公的成员。想到公忠立刻打来了公界面。时,一阵阵清脆的系统铃声响起,一熟悉的ID出现了眼前。

“叮!点点天涯踏雪线了!”

“叮!镇魂曲线了!”

“叮!男骨子线了!”

“叮!天若有情天老线了!”

“叮!缺德小蚂蚁线了!”

……

心的笑了,公很久没有这么齐整了。他飞快地频道打出了几字。

“同志们好呀,你们高端大气档次的法爷来了。”

月魂灬炽天使:“季节雨是谁?”

骨子坏:“没印象,你认识么?”

镇魂曲:“不认识,没见过。”

缺德小蚂蚁:“走错门了吧。”

……

忠嘴角抽搐了一下,一脸的黑线:“你大爷。。。”

这时候,公3团的团长没事逗你玩儿说:“二货快过来,公合影呢。”

忠:“哦,你们,老高(没事逗你玩儿)。”

老高:“。”

忠:“我去,谁选的这么地方?“

炽天使:“某闷骚中年,说什么废墟的沧桑感,符合我们公厚重的历史底蕴。“

老高:“……“

忠:“……”

忠开了一传送门,来到了沙塔斯。这沉寂了很久的圣光之城也是海,各式各样的坐骑,天飞的、地下跑的,满眼是。他无心参观,立刻飞出城去。沙塔斯城外的泰罗卡森林尽头的白骨荒野中央,之所以这么荒凉的地方,因为实际陵墓。

果然,出了城一路往南飞,越来越少,到了白骨荒野就只能看到零零散散的几玩家了,而且他们ID下面的公名字是和忠一样的——秋水。

“尼玛,我们公还真是奇葩。”忠心嘀咕。

已经出现了眼前,破败的环形建筑,像古罗马斗兽场一样,坐落荒凉的白骨荒野。这是一很著名的副本群,有45副本组成,让这出名的真是因为其中一叫塞泰克大厅的副本,这副本可以掉落一很拉风的坐骑——乌鸦之神。因此也造就了无数的乌鸦日常队,大家为了坐骑不辞辛劳,日日来报道。几家欢喜几家愁,有品爆发一次就入手的,也有奋斗数周甚至数月如愿以偿的,更有悲催的几年见不到乌鸦毛的。。。

忠对印象深刻,第一次来这刷副本就被这的天空震撼到了。站抬头向看,天空是一巨大的漩涡,厚厚的云层还有雷光闪烁,看去阴沉沉的,既神秘又恐怖。然而令忠印象更深刻的是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TBC年代70之前玩家是不能获得飞行坐骑的,因而也就不能像后来一样从方直接飞进去。要进入这,要么是从地下通道走进去,要么是外围爬城墙跳进去,可是无论是那种方式,实际不容易,因此也成了无数路痴的噩梦。像忠这暴风城迷路的超级路痴,第一次来这刷副本毫无悬念的迷路了,面转悠了十几分钟毫无头绪,最终还是被术士队友拉进副本。结果打副本也不顺利,最后BOSS居然灭团了,墓地居然还是外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飞进的时候,忠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漩涡兀自旋转着,天空依旧阴沉沉的,这么多年了,外域这似乎从来没有改变过。忠还看到了一条骨龙空盘旋,他还记得那是一精英任务,荒野某骨堆旗子就可以把这条没有智商的骨龙嘲讽下来,然后暴揍一

广场已经站满了,秋水一度是服务器第一公,最不缺的就是。现下面站着的,有很多生面孔,应该是秋水1团的老玩家回归了。忠进入秋水的时候,公有三团,但是1团大多数已经AFK,2团空有一建制,真正活动的就只有3团,3团团长老高实际行使着长权力,真正的忠从来没有见过。

“季节雨,这边。“一类圣骑士招呼忠,那就是老高,ID没事逗你玩儿,公的MT,当年也是他把忠招进公的。

忠降落老高身边,身边是3团的队友,只有一类战士没有见过。穿着一身黑色的T3套装,等级还是60级,再看他的ID,叫战小小。是很陌生,但是这ID却一点也不陌生,他正是那从来没有线过的长。

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长,忠一直以为能给公取“秋水“这么秀气的名字,长应该是,最起码也该是女性角色,可现眼前的,居然是猥琐的暗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