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昆仑(下)

小说:昆仑之天命所归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季节雨 字数:2614

看完各门派介绍,陈忠心里了清楚的理解。机营就像魔兽里的战士,分为武器战防战;武坛像魔武双修的近战职业,应该DK类似;使用弓箭的缥缈峰就是魔兽里的猎,只是分为物理弓箭手魔法弓箭手两种;梵天寺是圣骑,包括奶骑防骑;而峨眉派就是牧师,莲台是牧,五行是戒律牧;寒月门一看就是盗贼,应该是敏锐贼战斗贼;蜀山派是法师,但是两分支就点看懂了;华山派是剑士,魔兽里实原形;拜月教看着挺复杂,巫医应该是魔兽里的萨满,而萨满是魔兽里的术士。

陈忠最喜欢的职业一直是法师,玩魔兽世界么多年,虽然给职业都一两号,但是玩得最多最得心应手的还是法师,一切都源于从小对那些呼风唤雨的法师的崇拜,因为种热爱,他也是秋水最出色的的法师之一。使用法师么多年,陈忠对于法师了如指掌,熟悉关于法师的每一细节,样的烂熟于心突然让陈忠觉得些疲倦,他想换新职业试试。

九大门派摆着陈忠面前,他思索了很长时间,每门派心中权衡一遍,最后他把目光停了寒月门。盗贼法师一样也是一爆发很高的职业,盗贼作为一近战职业需要更多的走位操作,是陈忠以前很少体验的,以前只看公会里的盗贼华丽地秀操作,死亡的边缘游走,想想一定很刺激。陈忠犹豫,决定选择寒月门。

“角色真正生成,请等待。”

“角色创建成功,ID:季节雨。种族:半妖。门派:寒月门。”

终于,陈忠的第一《昆仑》角色创建完成了,一模样身材陈忠一样的新角色站陈忠面前,穿着粗布短衣,手里一柄看些年代的匕首。身行头应该是系统赠的新手装备,一如既往的抠门。

“恭喜你已经成功完成角色创建,《昆仑》尚未正式运行,是否进入游戏试玩,抢先体验《昆仑》世界?”

能抢先体验游戏,只傻子才会选否。选择进入游戏,又是一道白光闪过,陈忠眼睛。再次睁开眼睛时,陈忠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一平坦的草原,蓝天、白云、碧草如茵、四周游荡的动物,暴雪创造的世界还是那么唯美。

第一次玩拟真游戏,陈忠心潮澎湃。一代网游同,拟真网游把玩家带入游戏世界,玩家再是游戏的操作者,而是真正的参与者。现陈忠可以真切的感觉自己的身躯的存,低头可以看手掌的掌纹,轻轻挪动脚步,可以感脚下传来的柔软的草地的触感……甚至可以感微风吹过脸庞,风中还带着花香。暴雪的新世界仅美轮美奂,而且那么的真实。

陈忠意念一动,呼出物属性界面,看自己目前的状态。

ID:季节雨

种族:半妖

门派:寒月门

等级:1

生命值:113

魔法值:100

力量:18

敏捷:25

耐力:21

智力:23

:18

伤害:7-11

每秒伤害:4.84

攻击强度:40

攻击速度:1.90

命中:+0.00%

精准:+0.00%

护甲:33

躲闪:25.38%

招架:3.00%

格挡:0.00%

多么熟悉的数据界面,一切魔兽世界是如出一辙,样也好,方便了老玩家快速手。

再看身的装备,果然,一身新手装备。

麻布衣(普通)

衣 布衣

需要等级1级

13点护甲

麻布短裤(普通)

下衣 布衣

需要等级1级

11点护甲

草鞋(普通)

需要等级1级

鞋 布衣

9点护甲

旧猎刀(普通)

单手 短刃

需要等级1级

2-5点伤害 速度1.90

(每秒伤害:1.99)

陈忠好像很久没见过属性么干净的装备了,了绿字属性,看着还真习惯。掂了掂手里的匕首,陈忠觉得一阵手痒,忍住想比划两下,四下看了看,决定把处游荡的小动物当靶子试试手。看附近就一只山羊悠闲的吃着草,陈忠将目光锁定它,立刻弹出一属性牌。

山羊

1级 野兽

生命值:80

只能读些信息,过既然是1级野怪,还是测试模式下,应该什么危险。想着陈忠就走了去,对着山羊就挥动匕首。匕首划过山羊,山羊一声惨叫,头冒出一“10”,同时生命值减少了10点。

攻击,温的山羊立刻反击,仰起头冲向陈忠,陈忠来及躲闪,被山羊尖尖的犄角扎正着,一阵轻微的疼痛,陈忠的生命值也减少了3点,出于性化设计,游戏痛觉感应被掉的很低。陈忠毫意,再次挥动匕首,次陈忠明显感力道一沉,匕首刺进山羊体内,爆出一大大的数字“22”,盗贼暴击果然高。陈忠哗哗又是两下,将山羊了结。山羊死了没爆出任何东西,也没经验值,测试模式只是单纯的体验游戏。

趁着新鲜劲,陈忠继续砍杀草原的小动物,慢慢的摸索着游戏技巧。陈忠发现,自己挥动武器的速度了一定程度就没法继续加快了,即使自己意识已经发出,但是手武器却挥出去。同样的情况躲避时也出现了,陈忠已经意识了危险,想要躲避,但是身体却听使唤。看来游戏意识还能决定一切,身体的属性也同样重要。

知道杀了多少只野兽,陈忠觉得点累,就坐草地休息,顺手拿出一本书读起来。那是《昆仑》的背景故事,像史书一样,写荡气回肠,让看了禁热血沸腾。

《昆仑》故事很多话传说一样,从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开始。最早的时候,凡间各族是共同生活大地的,百族的领导庇佑下欣欣向荣的发展,众得意的管理着自己创造的世界。

而众低估里自己所创造的物种,凡内心的阴暗面是他们可想象的,甚至可以影响他们意志。终于鸿钧老祖坐下三清中的通天教主,受门下凡弟子挑唆,悍然反动了一场夺权斗争。通天教主同为三清之一的元始天尊出面阻止,截阐两教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就是古封之战。

场战争给大地带来沉重的灾难,众数千年建立的世界几乎沦为废墟,战争结果自然是邪胜正,通天教主惨败收场,门下弟子死伤无数,作为胜利者的阐教也是元气大伤。场战争引起众的反思,经过一场争论之后,众决定 离开凡间,三十三天外建立了天界,众从此再轻易踏足间,只接受家供奉,监管着凡间的芸芸众生。

离开凡间之后,一直以裔自居的羽族也突然离开中原,来东海之外的仙山隐居,他们将那里成为锦州。飘渺峰下,羽族文明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其他各族依然处于一片混沌时,羽族帝国已经建立起来,并且越来越强大。

与此同时,中原还是一片混乱,数量最为庞大的族却是最混乱的种族,中原大地被划分为无数细小的碎片,被各小氏族统治。直黄河流域熊氏崛起,雄才大略的首领黄帝终于完成统一中原的大任,建立第一类帝国,族正式成为中原霸主。

族是复杂的种族,他们勤劳勇敢,也狭隘贪婪,他们精坚韧,但也意志薄弱,类帝国毅力千年,稳固的根基却从内部渐渐腐化。就帝国风雨飘摇之际,一意想的敌出现了,羽族大军渡过重洋,再次来中原大地一次,他们带来的是类帝国的覆灭。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从来没永恒灭的王朝,连众都抵类阴暗面的蛊惑,羽族又怎么能幸免。万代皇朝也只是南柯一梦,随着族再度觉醒,羽族也只能被迫再次离开中原。

此时,距离族第二帝国的建立已经过去了数百年,曾经坚可摧的帝国也已经是日薄西山。中原十三州刺史拥兵自重,高高的皇帝早就失去了对天下的掌控,群雄割据,连年征战洗,看似统一的强大帝国早就名存实亡。

千百年来,凡间帝国的兴衰成败都没逃过众的眼睛,但是凡间各族的各其命数,众很少插手过问,他们的注意力一直放潜伏的阴影中,密切关注着隐藏的邪恶。他们相信,黑暗中一力量蠢蠢欲动,一颠覆三界的阴谋正酝酿。是战败面壁的通天教主要挣脱桎梏?是曾经被黄帝斩杀镇压的邪蚩尤死灰复燃?还是未知的邪恶萌生?

《昆仑》的故事就从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