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缘分

小说:三天之后就成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白水剑心 字数:2749

第二天云起的很早,老爹说声,就从新家回到他的小洋楼。

打开门只见土豆慵懒地躺在地毯上,脸惬意,云检查下,沙发上没新的抓痕,猫砂没翻,地板上没粑粑。

嗯,表现错,那就暂时送它去结扎

续好猫粮,捏捏土豆肥肥的脸蛋,只臭猫耐烦地叫唤,禁让云想起昨天那只狸花猫,多听话啊。

到家还在,云少,出门买包子,边吃边等公交,往常样上学。

学校,他才在座位坐下,身后就传来班长齐林的声音。

“齐林,作业给我。”班长仰着小脸对齐林说。

“好班长,借我份。”齐林指着抱着的摞作业本,笑嘻嘻道。

“齐林,你又没写作业。”班长脸鄙夷地说道:“就你前桌云学学,从来抄作业。”

“对啊,班长说的多对,多我学学。”云回头笑着对齐林说。

班长毕竟超级好,忍住齐林软磨硬泡,还是借本作业给齐林,然后说:“你的作业呢?”

伸手从班长那摞作业中拿本,说:“等等,我也补下。”

后面的齐林下子笑出来声。

班长鼓起腮帮子,气呼呼地着云齐林。

“信信我去告诉老师?”

“别吓唬人,谁知道班长最温柔可爱,怎么会忍心把我们告老师呢?”齐林赶紧溜须拍马。

则是好学生当久,第次抄作业免心虚,手中笔动的飞快,还时时瞄眼门口,生怕下秒老师走进教室。

他也想抄作业,但奈何昨天在派出所呆半天,回家后又妹妹玩半宿游戏,根本没时间写作业。

抄完作业,哄走,云终于松口气,以为自己平无事,可谁知第二节课才下课,黄凰老师直接把云叫到办公室。

的心很虚,以为是因为抄作业的事东窗事发,可到办公室,见着灵也在,放心少,觉得黄凰老师可能只是说昨天的事情。

果然,黄凰老师坐在座椅上,对云灵说道:“昨天那个龙哥已经被警察抓住,你们用再担心,以后再遇到种事定要先老师说,知道吗?”

“知道。”云灵对视眼,说道。

黄凰老师微微笑,递来叠文件,说道:“是文艺晚会的剧本,你俩。”

才知道,黄凰老师找的另个群演竟然是灵。

他挠挠头,觉得灵蛮缘分呢的。

黄凰老师接着说道:“还你俩的演出服需要两顶帽子,学校附近的超市卖,你们放学后先去买,明天找我报销。”

灵点头应下,在从办公室回班级的路上,灵再次感谢云:“昨天的事,实在是谢谢你。”

“没事,你昨天都谢过。”云好意思地挠头。

回到教室,云翻黄凰老师发的剧本,发现是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的歌剧《图兰朵》。

故事讲述位元朝公主图兰朵出三个谜题,只要人答中便嫁给他,位流亡的王子答对全部的谜语,可公主却忽然反悔,最后王子凭借自己的勇敢智慧,最终赢得图兰朵公主芳心的故事。

倒是部歌剧,剧中的图兰朵公主美貌天下无双,舞台上个角色又需要高深的唱功,若要找年轻的女演员,虽然是靓丽貌美,却少演绎个角色的唱功,经验吩咐的老演员固然唱功优秀,又免差姿色,可谓是美貌唱歌可兼得。

好在语文组只是按个故事演简单的话剧,剧中的图兰朵公主由黄凰老师出演,些重要角色也都由语文组的老师出演,云灵只是群演,个负责演小兵,个负责演侍女。

倒是觉得个角色满趣的,又是灵同台,心中禁充满期待。

放学后,云灵碰头,起去买帽子,便问她之前过《图兰朵》,云只是问,心里并抱什么过的期待,《图兰朵》书确实些冷门,样的女生更可能东野圭吾的《白夜行》之类的书。

可谁知灵竟然说道:“过啊,我去剧院过图兰朵的音乐剧呢。”

大感意外,心想愧是钱人家的大小姐,他自己只是在网站上的视频。

借着本《图兰朵》的由头,两人意外地打开话头,开始谈论平时都什么书。

两人从《图兰朵》聊到《巴黎圣母院》,聊到法国文学,再到俄国文学,最后聊到托尔斯泰的《娜卡列宁娜》。

因为母亲的缘故,打小就喜欢书,但苦于四周没交流的对象,他爹吧,天到晚死忙,现在又块住,齐林吧,你他谈论各种老番新番里番都行,但谈书就太行,黄凰老师吧,虽然能偶尔请教下,但毕竟是老师,总感觉隔层,他倒是没想到能灵就文学相谈甚欢。

既然谈到《娜》,云便问:“你过米兰昆德拉的《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吗?”

灵觑眼云,微微笑笑,说道:“当然过,那是对我很重要的本书。”

“嗯?”云兴趣,“愿闻其详。”

告诉你。”灵莞尔笑说,任云再怎么问,也只是笑而语。

两人到超市,找到黄凰老师让他们买的帽子,但那帽子的款式竟然十分的滑稽,云的眼皮直跳,顺手戴在灵头上,发现自己想的错,果然很滑稽。

灵摘下帽子,甩甩自己的马尾辫,说道:“今天就样,我回家?”

“嗯,再见。”云自己戴着帽子玩,灵道别,灵也说再见,时云忽然福至心灵,说道:“等等,能能给我你的手机号?”

说完他就后悔,云刚才想的只是”咱俩么聊的来交换下手机号以后接着来聊“,可说出来之后听起来却多份别样的意味,以至于云怀疑自己说句话的时候是是真的带份别样的心情。

灵听着话脸红红,但没拒绝,而是道:“你纸笔吗?”

学校规定学生禁止带手机,云没带,灵也没带。

“没事我记性好,你念遍就能记住。”云说。

灵说遍手机号,云暗自记下,然后两人在超市门口道别。

刚走没几步,云见瞥街上某个商家招牌,心中动,顺脚身子拐,去个几乎所男生都去过的地方,网吧。

在前台开间机子,云个角落,开机登陆,然后登上自己的QQ,把灵刚才说的电话号码给自己发遍。

点开搜索,按手机号查找好友,冒出来个可爱小狗形象的QQ号,云个人信息,应该就是灵。

然后添加好友,填备注的时候,云想,最后写道,“你的书友,云”。

做完切,发现自己手心都是汗,他对异样的心情知所措,坐在座位上想会,然后甩甩头,点开桌面上的游戏《传奇英雄》。

他很久没玩个游戏,上号眼天梯,已经掉快两个段,右下角就弹出来少信息,都是加的些游戏好友,问他最近为啥玩游戏

回复,“学生党开学,伤起啊。”

很快弹出来个游戏邀请,云些眼熟的ID“无敌飞鱼”,禁笑笑,接受游戏邀请。

个飞鱼个在低分段摸鱼的小主播,几万的关注,也就混口饭吃,云局游戏中他排到块,互相眼,就加好友,经常块双排,进游戏,云AD,飞鱼是辅助。

段时间没玩游戏点手生,飞鱼可是点面子给,云个兵,他就标记次,弄得云心烦意乱,刚想打字口吐芬芳,忽然打草丛里出来*刀出三号位的大刺客,套技能带走飞鱼,又顺手A的角色下,云的血条瞬间见底

着黑白电视,拼命克制自己想砸键盘冲动,知道最近几个版本AD没人权,但没想到么没人权,已经沦落到被中单当兵补的地步。

“下路别送,等我C。”时打野发话

谁知道上单乐意,“你C个毛线?对面打野来三次,你个人影都见。”

着自己队友喷起来,云赶紧抚,他本来就没几分,再输就掉没

时他身边的座位忽然坐下个人,云也并没在意,此时天色些暗,人叫网管开灯,等网管慢腾腾地把灯打开,云着自己家炸开的基地,心态也些爆炸。

游戏没法玩。”云摘下耳机,感叹道。

忽然听旁边传来阵清脆的键盘声,他转头,只见女孩带着耳机,眼睛认真地盯着屏幕,手指敲击在青轴键盘上。

她玩的游戏是《炫舞》,才是女生爱玩的游戏,像妹妹白筱君那样的主机玩家,简直就是稀物种。

可那女孩的面容怎么么熟悉?

欸,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