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救世军

小说:三天之后就成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白水剑心 字数:2008

究竟是什?”

云拾还没搞清楚现状况,挣扎着问。

位置是跨江大桥往江南出口,所乘坐车辆冒着烟听路边,前车盖已经凹进去了个大坑,显然遭到了猛烈撞击。

抓住云拾个大汉,身高两米往上,肌肉虬结,胳膊比云拾大腿还粗,跟个小巨,只是两只手抓住了云拾肩膀,就让云拾动弹不得。

姚灵也被个女制住,和云拾个待遇,但好看起来没有受伤。

那女听见云拾问话,微微笑,说:“别担心,小弟弟,不会伤害,但最好安静点,不是所有都像好脾气。”

说完,女目光向旁边撇了撇,云拾顺着目光望去,只见黑暗之中漂浮着个火点,还有缭绕烟雾,定睛看才发现那竟然是,正蹲黑暗角落里抽烟。

“安德烈,那畜生呢?”女对那个

安德烈扔掉了烟头,站起身,从怀里拽出了什,扔到了地上,那东西地上呜咽声,缓缓地想要站起身,又跌到地上,竟然是只小狗崽。

“好宝贝。”女放开了姚灵,把那小狗崽抱进怀里。

可被她放开姚灵却脱力般跌倒地上,云拾下子急了眼,叫,“了?”

姚灵勉强抬起眼眸看了云拾眼,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那女走到云拾面前,和制住云拾大汉温柔地说:“别那紧张,大蛮,都要把个小兄弟肩膀捏碎了。”

说着,女伸出手,云拾脸上摸了摸,云拾只觉得鼻尖钻尽了股香气,抓着他大汉松开了手,可他力气也仿佛被什抽走了般,脚下软,和姚灵样跌倒了地上。

异能者,云拾心里瞬间想到,个女是异能者。

而且同时,莫名其妙地,他心里还多了种明悟,个女异能是接触释放种微弱毒素,让短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

指尖忽然有冰凉触感,云拾勉强抬头,发现是姚灵艰难地伸手握住了他手,那女孩发抖,清丽小脸上还画着刚才哭泣时泪痕,明净眼眸写满了惊慌,正望着云拾。

云拾紧紧握住了姚灵手,想将“别怕”情感传递给她。

“特殊办还不来,幽兰,主意到底好不好使?”安德烈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对女

“耐心点,安德烈。”名为幽兰皱了皱眉,说:“怎碰见每个西军都急性子?中州特殊办会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护民众安全,咱有了质,特殊办只能坐下来谈判。”

幽兰话音刚落,夜空中忽然传来了阵阵轰鸣声,数耀目灯束打了众身上,等眼睛适应了灯光,就能看见空中盘旋着数量武装直升机。

同时,如同警匪片中场景,不知多少辆警车鸣笛着警笛驶来,转瞬之间将众包围其中,警察下车并以车门为掩体瞄准,无数红点瞄了幽兰,安德烈和大蛮三脑门上。

“救世军诸位,已被团团包围,切勿伤害质,立即放下武器,举手投降!”有拿着扬声器喊

“场面话就不必说了,手里有质,也不想赌下,是子弹快,还是‘意识场’快吧?”幽兰拽起云拾,挡自己身前,说:“不过只要答应条件,保证不伤害根毫毛。”

“什条件?”那面问

“很简单,要去兰江岛,给艘船,同时天亮之前不许上岛”幽兰说:“只要能做到些,天亮之后就放。”

对面立刻有了回答,“五分钟后给答复。”

望远镜中可以看到姚灵和云拾暂时安好,姚宁略微安心,但还是心中懊悔,若非他坚持送姚灵和云拾回江南,两也不会陷入险境。

“要答应他条件吗?”时,刚才云拾见过余队走过来问

“余笙,看?”姚宁松了松领带,问。

“条件不是关键,而是意图到底是什?”余笙思索片刻,说:“觉得找什东西?”

“没错,就是找东西。”姚宁揉了揉太阳穴,:“东军毕竟是从西军分裂出来,虽然些年来势同水火,但某些方面仍抱有共同信念。”

“可兰江岛就是座荒岛,上面能有什?”

“也可能是藏着什,没有情报不好推测。”姚宁原地踱着步,显得很是烦躁。

“那要给他船吗?”余笙问。

“给他。”姚宁咬了咬牙,想倒从小就蜜糖罐里长大妹妹此时深陷险境,他就冷静不下来,“当务之急是保证安全,无论他要找什,只要还S市地盘,就逃不出去,不是什阿猫阿狗都能来中州撒野!”

“知了。”余笙点了点头,然后问:“从来没见焦急过,那女孩是?”

姚宁转过头,目光落余笙身上,说:“那女孩叫姚灵,是亲妹妹,她要不是妹妹也不会遇到种危险。”

“果然如所料,他同意了。”幽兰得意地看了安德烈眼,然后对云拾和姚灵说:“俩已经能自己动了吧。”

云拾和姚灵互相搀扶起来,两虽然已经能站起来,但毒素还,并没有跑动力气。

很快,特殊办许诺船送到了江边,幽兰,安德烈,大蛮三个押着云拾和姚灵上船。

遵守了约定,希望也能遵守,天亮之后,质不能有任何闪失。”姚宁拿着扬声器,冷冷地警告

“放心,多天也没伤害任何不是吗?”幽兰站船头,看着岸边警车,微笑着说

时,直没说过话大蛮忽然开口了,用粗犷声音问:“谁会开船?”

幽兰脸上笑容下子僵住了,转头看向安德烈。

“别看只会开玛莎拉蒂。”安德烈冷冷地说。

幽兰看向了挤云拾和姚灵,“俩会吗?”

只是学生。”云拾勉强开口:“课表上没有开船门课。”

还有什办法吗?”幽兰耸了耸肩,对安德烈和大蛮

安德烈叹了口气,起身站了船头,幽兰赶紧坐下,还对云拾和姚灵说:“俩抓紧了,别掉江里了。”

云拾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只见安德烈往远方望了望,似乎是确定方向,然后船尾伸出了手。

刻,团巨大火球船尾炸开,白天出现跨江大桥上爆炸再次出现。

江水因为高温蒸发出了大量水汽,船推动力作用下猛地冲了出去,向兰江岛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