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小木屋

小说:三天之后就成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白水剑心 字数:1916

所料,两目前还不算逃出升天。

次瞬间移动距离太短了,不像在咖啡馆时候,灵直接从江南移动到了江北,次甚至连树林都没移动出去,隐约从远处传阵阵吠叫声更是让心沉到谷底。

一次瞬间移动后,又陷入了冷却,无法使用,不知道有没有冷却,但是作为一个被动技,没复制,个异就和没有一样。

“没信号吗?”

身上都带着手机,可全都提示不在服务区之内。

浓重雾气遮蔽了夜空,不见了明月和繁星,树林之中阴暗诡异。

好在有手机可以照明,但电量一格一格往下掉,不知道还坚持多久,一旦没了电,手机和板砖也就没什么差别了。

“我们会死在里吗?”黑暗之中,灵问。

“怎么可?咱们好不容易从那群异者手里逃出。”尽量让自己声音显得冷静,“现在只要别让狗追上,等到天亮就会有救咱们。”

紧接着是一阵沉默,两在黑暗中紧紧依偎着探索出路,黑暗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帮手,就算那狗鼻子再灵敏,看不清道路,在树林中也很难追上们。

不过现在已经是后半夜,灵惊悸之余,又累又渴,也不敢休息,好在两互相安慰鼓励,心里倒也存了一丝希望。

正所谓天无绝之路,不知过了多久,灵终于走出了林子,令两惊喜是,眼前开阔上赫然矗立着一座小木屋,对此刻们而言,无异于出现在沙漠行者严重绿洲。

木屋很是破败,也不知多久没了,应该是护林遗留下,小心翼翼推开残破大门,一股陈旧腐烂气息扑面而

但现在也不是嫌弃时候,走进了木屋,竟然找到了一个大功率手电筒,捅咕捅咕还用,看暂时不用担心手机没电窘境了。

在手电筒灯光下,小小木屋一览无余,损坏板,狭窄小窗户,还有个架子,上面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和还有一把锈迹斑斑铁锹。

灵把架子推到,把门抵上,想以那只狗体型,从窗户进不

等忙乎完,终于休息一会了,两坐在板上,靠着墙壁,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苦涩笑。

“暂时安全了。”叹了口气,说道:“在木屋里守到天亮就行了。”

“天亮就会有救我们吗?”灵抱着膝盖问。

“你哥至少回吧?”挠了挠头,想到了自家情况,犹豫了一下,说:“那是你亲哥吧?”

灵瞪大眼睛白了一眼,说道:“那当然是我亲哥。”

讪讪笑了笑,说:“那你还担心什么?要是我妹妹陷入危险,我是无论如何都是要去救她。”

晚风从狭窄窗户吹入木屋,为了节省电量,把手电筒光调到最暗,勉强伸手看见五指,黑暗之中一阵沉默,偶尔有一下嘎吱声。

在脑袋瓜里捋了捋,目前状况已经是做到最好了。

但幽兰话还在耳边回荡,什么是异象?为什么成型之后个岛不会再有活生物?

虽然不知道三个异者在搞什么,但总给一种不祥预感。

只希望特殊办大显神威,赶紧把们绳之以法。

“对不起。”

黑暗中传灵幽幽声音,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我说对不起。”灵又重复了一遍,黑暗中她眼中似乎闪烁着晶莹,“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卷进事情里。”

现在才想到,自己会陷入险境,似乎都是因为灵,若非她话,现在应该还在家里沙发上,抱着土豆看电视呢吧。

不过经过段时间相处,是一颗心全挂在灵身上。

若要埋怨或者责怪灵,那是万万做不到,便是为了灵遭受更大苦难也愿意。

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白天时候,确实想向灵表白,却被突然消失打断,有点戚戚然,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灵有缘无份?

思前想后,心中千言万语都不知从何说起,最后还只是无奈笑了笑,说道:“没关系。”

“不过怪我吗?”

“不怪。”

看不清表情,不知道她是怎么想,但将心比心,一个小姑娘遇到种事情一定很害怕吧。

虽然自己也很害怕,只是尽量表现镇静。

“等下那只小狗找过。”安静了一会儿,灵问道:“就凭小木屋撑到天亮吗?”

“还小狗,它都把我们俩吃了。”苦笑道:“但此时也没有别办法,总比在小树林里乱撞强,就算躲过了那只狗,万一碰见别野兽呢?”

“等下……”

“啥?”

“等下那只狗要是闯了进。”灵似乎偏过了脸,说道:“你就把我留下先走吧。”

“怎么可!”

闻言一怔,旋即大声道,此刻倒是有些怪起了,怪她看轻了自己,心中发誓,就算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安全。

灵是怎么想呢?她对心怀愧疚,越是不离不弃,她越是不安。

灵是从小就没吃过苦,素娇生惯养,父母哥哥都把她当成宝。

一想倒今后可再也见不到些亲灵不免心伤,又一想到连累到了,心中更是充满了负罪感。

“我是绝对不会放下你先走,等会就算是咱们注定死在里,先死那个也一定会是我。”声音充满坚定说道,“而且我们一定不会死,会安安全全回到家,学校里黄凰老师还在等我们参加文艺演出,今晚只是一场荒唐梦,梦醒之后,一切就和往常一样。”

似是听出了声音中某种决心,灵抬头看,忽,月光从窗棂之中倾洒了进,落在了身上,她一怔,又低头,说道:“月亮出了,雾气散了吗?”

转头看向窗户,果然一轮皎洁明月就挂在夜幕当中,静静向广袤洒下银辉,不禁起身,想看看窗外情况。

刚站起,窗口仿佛炸开一声春雷,迎面而一张血盆大口,猛然一惊,差点又跌回了板,大声喊道。

“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