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小说: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经年虚设 字数:2702

因为上星期让学姐帮自节课,如今天该还课的,虽然白叶觉得节课而已,并怎么重要,但如还坚持着要把节还回来。

“你的心理课有么多内容要上?”白叶还在试图阻拦,说句实话,她其实挺想给三班上课的,三班进度比别的班慢,确实需要补补。

可以上班会呀。”对于白叶想上课的心思,如就全当没,能的话她肯定更想学姐多休息会,至于帮闹心的孩,还让自这种管的住的去管吧。

在学生眼里,跟如的课比起来,白叶的课简直好的行,而白叶的课乱,也就这帮学生喜欢语文课的表现,毕竟安安静静的课多压抑呀,就算如会着语文课,每节课四十分钟她也多久,所以要说跟心理和班会课比的话,语文课就真的挺轻松的。

千盼万盼来的语文课,在如抱着教案进来的刻,全班的学生都仿佛泄气的皮球,个个哀怨的行。

“这上星期拜托人家白老师帮忙上的心理课,今天得还,你们就别抱怨哈。”知道学生们的小情绪,如便跟他们解释下,“过咱们今天可以聊点轻松的,这节课上班会,随便聊聊天就好……”

种奇怪的,被人注视着的感觉突然出现,如的目光在班里巡视圈,就撞上徐宝贝猛地低下去的脑袋。

刚刚徐宝贝在吗?如有些纳闷,自今天态度挺好呀,这和颜悦色的,也至于把徐宝贝吓得敢跟自对视吧?

此时低着脑袋的徐宝贝还在瑟瑟发抖,边抖边暗骂自最近真越来越正经,她周末被同学推荐着少百合小说,这会怎么如都能忍住联想到白叶身上去,尤其两个老师之间互帮互助的这种代课行为,简直怎么怎么甜好嘛。

好在叶和如站在起,这单个人自都忍住胡思乱想,要同时两个人的话,徐宝贝还保齐自能联想到什么事情上去。

还有两个月初三年级的学生们就该走上中考的战场,这两个月的时间说长长,说短也短,但到底最后的冲刺阶段,整个初三年级都比以前紧张知多少倍。

让学生们适当地缓解压力,所有初中部的老师手里都已经接到学校的通知,说准备在下周五举行个跳蚤市场的活动,全校师生都得参加,也希望可以通过这种活动达到给初三年级的师生们减压的效果。

跳蚤市场旧货地摊市场的别称,如记得自小学会学校也组织过类似的活动,简单来说就旧物换旧物,全校师生把自想要的东西都带来学校,然后再跟别人商量着互相交换,可以交换的东西很多,反正除人民币几乎受限制。

在收到通知的第时间,如就认真地思考下自有什么东西已经想要,能拿到学校来跟人交换的。

可问题在于,因为她平时都特别懒得去打理自的小窝,所以如家存货多的东西似乎也就只有化妆品,用过的自肯定能拿到学校跟人交换,可没用过的……光想她拿着只迪奥口红跟学生交换漫画书的场景都觉得忍直视。

今天中午从高中部运来的盒饭里有如爱吃的菜,正好白叶也懒得再跑高中部边吃午饭,便领盒饭,然后跟着如去她的办公室。

似乎因为对今天盒饭里宫保鸡丁中的花生过敏,如办公室的另名老师去高中部边吃饭,整个办公室就如和白叶两个人,特别适合聊天、午休。

“学姐,你通知吗,就个跳蚤市场的活动。”如的屁股刚碰到椅便开口问道,“你到时候准备拿什么跟学生换东西呀?”

知道。”白叶诚实地答道,“家里现在多余没用的东西只有复习提纲和卷,能有学生愿意跟换就奇。”

“你到时候会真准备带卷去活动吧?”如对白叶的敬业程度表示叹为观止,别的老师都把卷存在办公室,学姐倒好,还带往家里堆卷的。

“算别这么干,免得到时候些学生更想理。”白叶叹口气,“过要说别的,家里还有支没拆封过的兰蔻的洁面乳,大把它给换出去。”

“学姐你可真有钱啊……”如忍住感叹道,“过给学生洁面乳,你认真的吗?”

“当然认真的。”白叶瞟眼,“你以为么傻呀,洁面乳这种东西肯定女老师更感兴趣到时候先拿洁面乳去找个女老师换点漫画书类的,再去跟学生换东西就好。”

如摇摇脑袋:“有钱人的世界,没拆封的兰蔻换旧漫画书,懂……”

知道该说些什么的白叶没再理会如,而打开饭盒低头吃饭,由着对方自言自语去

扒拉两口饭,如实在没忍住,对白叶说道:“要学姐,你支洁面乳……跟换呗。”

如对天发誓,她这次原本真没有要为白叶考虑的意思,她只在听到学姐的想法后,真的心疼支要被换掉的洁面乳而已。

可以想象下,能被其他老师拿到学校来换东西的漫画书能什么样,肯定都知道被家里孩多少遍,保齐还有乱涂乱画的痕迹,要学校里的学生上,最后堆书还都得砸在白叶的手里面。

如家附近有家十元书店,里头像种未拆封的漫画书,本数多的话,套也才十块钱,正版先说,反正肯定要比知道被翻过多少遍的旧书着显好,在买二十本书,也才二百块钱,没准买的多还能再跟店老板砍砍价。

“二十本新书换你的洁面乳。”如冲白叶疯狂眨眼放电,“学姐你考虑下跟换吗?”

叶停下手上夹菜的动作,考虑如的提议:“你什么时候缺洁面乳记得你上学缺这种东西吗?”

现在也缺,但用的牌没你个好。”如诚实地说道,“贫民窟女孩用起兰蔻。”

叶哦声,点点头:“行吧,就跟你换好,所以你准备哪天换,书的话要好拿用去你家帮你抬?”

“没事,可以打车的,过当然……”撩头发,冲白叶抛个媚眼,“学姐你要想来家转转的话,当然欢迎呀。”

鸡皮疙瘩掉地,白叶没忍住,小小地打个哆嗦:“对你家里什么样没兴趣,你还别欢迎。”

“哎呀,学姐你怎么这么无聊的。”如小小地下下,“家里又穷的揭开锅,你怎么起来么嫌弃的,跟你讲,高兴!”

“嫌弃可说的,你哪里出来嫌弃。”白叶把自饭盒里道木须肉中最大块的肉片夹起来放到如的米饭上,“给你,多吃点肉。”

如盯着白叶吃饭的动作会,眼瞅着逐渐减少的西红柿,便把自饭盒里的西红柿炒鸡蛋夹过去:“这个给你,你多吃点菜吧。”

作为个刚上班没几年,每个月就挣着几千块钱死工资的人民教师,白叶觉得自简直穷的行,至于如口中些贫民窟女孩用起的护肤品,全母亲寄来的。

叶的父亲从小对她比较严厉,倒也说特别严厉,只希望她长大以后依靠父母的种,所以等她开始工作之后,白叶的父亲就再没管过她什么,倒叶的母亲,生怕自姑娘被学生给气老,成天给她寄各种价格菲的护肤品。

但说真的,就自母亲三天两头寄护肤品的速度,白叶根本用么多,可跟母亲说母亲也听,该寄还寄,白叶没办法,最后只好全在家里存着,等逢年过节时拿出去送人

昨天才刚收个新快递,寄件人的名字就母亲寄来的没有错,估计又什么最近网上比较流行的护肤品吧。

叶突然就准备给如洁面乳母亲两个月前给自寄来的东西,日期肯定没有昨天刚寄来的这个好,等回家拆快递母亲这次又给自什么,如果送的出手,白叶就准备把这个快递给

什么贫民窟女孩用起大牌的护肤品,只要跟着白叶,她能把各大品牌的护肤品都搬到你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