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说: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经年虚设 字数:2734

许是跟白叶一起吃的早饭有些甜度过高,一直到如抱着讲义进班的时候,她还有些晕晕乎乎的缓过神来。

如先是在门口站会,然后着班里些低头做事,一言发的孩们,弯腰凑到坐在门口的个学生身边小声问道:“宝贝儿,你还记记得我上次讲的时候,讲的啥来着?”

如问道的学生叫徐宝贝,成绩班里属于中下游的水平,平时被老师点名提问都是家常便饭的,只是像今天这样被刚进班的老师突击提问还是头一回。

家班主任似乎还蛮严肃的表情,徐宝贝一时间脑就卡住,越发觉得真是如对时是否听讲的考察。

怎么想都想起来上星期心理都讲什么的徐宝贝这会急得汗都快下来,心里忍住抱怨怎么就坐在这靠门的位置上,让如一进班就先提问的,连个准备的机会都没有。

“讲,讲……”徐宝贝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答案,到最后干脆低头到桌兜里一阵翻找,“老师您等一下,我,我找书出来……”

“行啦,别找。”如将手搭在徐宝贝的肩膀上,把这孩推着坐,有些哭笑得地说道,“你也想想我平时讲都用的什么书,你是想找本学校发的《心理健康》吗?我之前上的时候都没用过本书,你还想从书里找出什么来给我呀?”

“对,对老师……”见找书也没用,徐宝贝干脆低下头,整个人上去可怜巴巴的,“我没听讲,我记得您上节讲的是什么……”

“哎呦,记得就直接跟我说记得呗,能有什么事。”如总感觉都快把眼前的孩给吓哭,于是伸手在徐宝贝软软的脸蛋上轻轻地揉一把,“心理是什么正,期末考试都没有的,记住能怎么的,瞧你吓得,老师又没说你什么。”

“嗯……”徐宝贝天生胆小,小学的时候又是被老师批评怕的,这会虽然见如没有要怪她的意思,却还是没敢抬头,只是拉耸着小脑袋如。

得,这下如是记住徐宝贝,这孩也太胆小点,以后得尽量多陪陪,让徐宝贝再害怕,要如都知道得怎么样才能跟她交流

预备铃刚打完,离上还有一会功夫。

如先翻手上的讲义,她给初一所有的班级上心理,每个班讲的进度和内容都太一样,这会之前随便写着应付工作的讲义,如还有些尴尬,完蛋,这才过去一个星期呀,她怎么就忘今天,该讲什么来着……

一个星期以前的事情,仔细想想还是能想到一些的,可这脑里刚有个大概,上铃就突然响起来,如倒也没慌,嗯,有啥可慌的,她有的是主意呢。

“同学们,咱们今天就,老师有点事跟你们说。”如板起脸,特别严肃地着下面坐着的学生,“我刚才上你们语文的听写纸,错的,我都到有谁能合格,正今天第一节我的,咱们上前先做点别的,把你们上次默写的诗都给我背,我过五分钟抽查。”

听完如的话,学生们瞬间换上一脸慌张的表情。

说实话,如果眼下抽查的人是白叶,这些学生还真没什么可怕的,大被点到就说会呗,也会怎么样,但这会要抽查他们的人是如,学生们还真敢像对待白叶似的么放肆。

靠着讲台,背对着学生们向眼前空白的黑板,如光听声就知道,她身后的些孩们这会肯定忙着翻书背诗呢,一个个的把书翻的刷刷响。

像想起来上节讲的是什么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上节像还在黑板上画画来着。

大概想一会要讲什么,着时间也差多过去五分钟,便转过身对下面还在临阵磨枪的学生们说道:“,差,我可叫人啊。”

许是觉得肯定会被点到,才背下来半首诗的徐宝贝急得直跺脚,小小的跺脚声传到如的耳朵里,叫她忍住朝对方去,徐宝贝这孩也太可爱

就……就班长先来吧,我班长背的怎么样。”如让学生们背书本就是为拖延几分钟时间,想想上内容,谁会背如心里都有数,差多点几个能背下来的背就行,她也想点种肯定没背下来的学生起来闹愉快。

如早上默写纸的时候就觉得班长默的还是可以的,果然这会被叫起来,班长背的也很流利。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学校的隔音是很,这会楼道里还能听到背书的声音。

叶刚去趟洗手间,回办公室的路上正就听到从初一三班里传来的背书声。

上次就让学生默写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早上如才刚到的听写纸,这会就盯着学生背诵?白叶想到,三班这节应该是心理才对吗?

叶有些奇地凑到初一三班的后门玻璃上往里去,就像每次她上时,如时时地出现在外面,帮她着点些爱闹腾的学生一样。

后门突然出现的一双眼睛吓如一跳,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哪个喜欢突击检查的领导今天难得早起一回,居然都开始检查起第一节的情况

但紧接着,如就认出双熟悉的眼睛,是白叶呀,学姐她什么时候也开始趴后门

被喜欢的人趴后门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尽管如知道白叶她百分之九十都是为,但反正喜欢的人就这么站在教室外面,如还是下意识地咽下口水。

还能能让她?才刚想起来的一会要讲什么呀,感觉似乎又要忘……

班长背完诗后,适时的安静将如拉回现实,她抬手揉下头发,声音听起来要比刚刚柔和少:“背的挺,坐下吧。个语文代表呢,代表再起来背一遍,背完咱们就上。”

伴随着班里些没被点到名的学生们长长的呼气声,如都想找面镜照照现在的,明明一张人见人爱的脸,怎么一当上老师人设都变

每次着学生们面对时的反应,如都怀疑是已经在觉中进化成母老虎?

能变成母老虎!如被的想法吓得一机灵,学姐才会喜欢母老虎呢,她记得以前开玩笑问白叶要找个什么样的对象时,白叶很明确地回答说,温柔体贴是必须的,而且堪称首要条件。

温柔,温柔……如暗下决心,她从今天起就要开始改变学生们对这个班主任现有的法和相处模式然光是这些孩的恐惧心理,白叶每天着也会感觉平日里管班的时候都凶得很吧?

语文代表背完诗会,站在后门两眼的白叶已经离开,被下面么多双小眼睛注视着,如慌忙调整状态,露出一个无比和善的笑容:“愧是代表,背的挺,快坐下吧。你你们还是能背诗的嘛,个……以后都还得更用功些呀。今天先这样,咱们开始上吧。”

回到办公室,白叶拿起桌上喝到一半的牛奶,叼着吸管又喝一口,白叶很喜欢喝牛奶,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知道为什么,种奶香味会让她很然地放松下来,还记得高三最紧张的时候,白叶每天都把牛奶当水喝。

是时候反思一下的问题。白叶拿起桌上的摞听写纸想到,为什么别的老师都能管住学生,为什么只要是教的学生就都呢?

叶一直以来的愿望都是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但同样她也清楚,要是就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她的愿望完全是可能实现的,一个连教的学生都管住的老师,还谈什么合合适呀。

等回头找如取取经,虽说上大学会一直都是管着如,即使现在如也愿意听的话,可要说管学生,多少个都比上一个如厉害。白叶想着每当如上时就变得十分安静的班级,心里面很是羡慕,真,她也想要这样的堂。

如果仔细想想,其实生气时的如也很可爱呢。

叶的记忆回到几年前,扣着还是大一新生的如要记她违反校规的时候,会对方张牙舞爪的样,现在回想起来像也蛮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