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说: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经年虚设 字数:3102

“你跟老师那些做什么,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话这么多!”趁周老师去洗手间功夫,白子叶抬手,照后脑勺下,“人家都报喜报忧,你也学点行行?”

“哎呀,话能这么,光报喜太假了,偶尔报点忧嘛,也没什么。”如捂脑袋凑到白子叶身边,无视了对方发怒表情,白子叶肩上蹭了蹭,副嬉皮笑脸样子,总之放到白子叶眼里觉得看起来很欠抽。

“要报忧报你自己,报我算怎么回事?”白子叶狠狠地瞪了眼那个正厚脸皮往自己身上靠人,“毕业之前还没觉得你爱乱话,怎么现这么……我你能能跟大学那会样听我话呀?”

“听听听。”如连忙点头,睁大了眼睛,看上去超级认真,“放心吧,学姐你话我肯定听,以后你让我啥我啥。”

好看容易让别人心软,如也有这个能力,只看了白子叶几秒,白子叶下心再了。

“你呀……太讨厌了,我都知道该怎么你好了。”伸手象征性地揉了脑袋顶,也没有把对方头发弄乱,白子叶懂事小孩子,虽训,可语气听起来却半点都,甚至还有点点宠溺感觉。

周老师平时人缘错,这会还有几个同事想帮过个生日,但毕竟老师,难免有那么几个要给学生上晚课

周老师急,平日里都闲很,因为下午来早,这会请如和白子叶吃完饭天都没黑呢,再去和那些老师凑顿晚餐也来得及,过生日嘛,又讲究吃下去吃下去,虽然两顿饭相隔很近,但只要人齐了,能热热闹闹地聊聊天也可以了。

因为周老师还有另外个饭局要赶,如看时间差多了主动自己还有事得走了,白子叶还要付账,却发现周老师去卫生间时候已经提前把账给结过了。

“还没赶老师前面把帐结了,好合适啊感觉……”告别了周老师,白子叶边往车站走边跟道。

“没事,大了下次咱们再请老师吃顿,挑那种刚点完菜得结账地方呗。”如看了下手机,心里小算盘又开始响了起来,“学姐,明天周五了哎,我记得你下午没课对对?我这有两张电影票,你能能……”

能,没空。”还没等如把话完,白子叶已经十分干脆地拒绝了,“明天下午所有没课语文老师都要去开会,我没时间。”

“这样呀。”如失望地叹了口气,“那算了,我把电影票送人好了。”

“我有事你会找别人陪你去?”白子叶看如哀怨小眼神,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找到啊。”如扯白子叶袖子道,那力道发泄样,使劲,白子叶都感觉自己袖子快被给扯下来了,“跟我关系好人里,你明天有可能陪我,结果你还要开会,真太烦人了!”

白子叶思考了下,接声清脆巴掌如那还撕扯自己袖子手上:“别扯了,电影票你先留,反正送人你也落好,等明天我再看看吧。”

“学姐你最好了!”眼看约会有戏,如立马开心地蹦了起来,伴随吧唧声,照白子叶脸蛋口。

“别把口红往我脸上蹭。”想起如吃完饭以后补妆举动,白子叶嫌弃地眯起眼,直把如往远了推,“我明天还定有时间呢。”

如没再接话,但嘴角勾起弧度却出卖了此时好心情,白子叶让自己把票留学姐会为了陪自己看电影而努力制造空闲时间呀,小心思多,但也容易满足,白子叶能有这样举动已经很开心了。

白子叶住教职工宿舍,自费高级宿舍,可以有间条件单人间,学校旁边,步行五分钟到了,要回学校取趟东西,辆车。

住宿舍,家挺有钱,父母存款具体有多少知道,反正刚大学毕业,被分到这所学校教书时候,父母二话没,立马学校附近交通便利地方给买了套两居室,毕业礼物,为让女儿工作了以后能住舒服点。

“我明天第有课啊,好烦,又得六点半起床了。”如看手机里课表跟白子叶抱怨道,“像学姐你,第二节才有课。”

脑子也选择性记忆,自己课表死活都记住,还得存手机里时时看眼,可白子叶课表开学那会刚发下来,看了记住了,到现都没忘。

“我这周五开始值周。”简单八个字,却足以体现白子叶心酸了。

值周住宿舍老师们特有待遇,周,从周五到下周四,早上六点四十得到校门口保安那领红袖标,然后跟同样被迫早到值日生起站校门口,戴红袖标欢迎学生和老师们到校。

初三学生七点有早课,六点五十到校了,所以值周老师和学生他们上课前去校门口迎接他们。

“值周呀……好早,现虽然冬天,但这几天风大,早上肯定很冷,学姐你记得多穿点。”如心疼地嘱咐道。

“放心吧,我都想好了,毛衣加外套。”白子叶还忍住提了件往事,“我可像某些人那么爱美,大冬天站岗穿羽绒服,被冻直哆嗦,还得借别人羽绒服穿。”

脸蹭下红了几分,学姐怎么老记自己这种丢人现眼经历呀。

大学时候,正赶上冬天小尾巴,因为有领导来学校检查,如第校门口站岗,觉得穿羽绒服配那种红色迎宾带好看,硬穿了件长袖配薄外套上岗了。

结果大早上天都没亮啊,风哆嗦,风使劲吹使劲哆嗦,到最后还个跟如关系学妹看下去了,路过校门口时候把自己背备用件羽绒服借给,这才解了燃眉之急。

“哎呀,都过去多久事了,提它做什么。”满地道,“我现提醒你呢,学姐你记得明天多穿件衣服行了,哪来这么多话……”

如那好意思样子,白子叶实没忍住笑了出来,别看这个姑娘整天精行,但自己这,却也总可爱。

回办公室随便拿了个并怎么重要文件夹,如抱文件夹,直到把白子叶送到宿舍楼下,看走进楼里,这才转身回家。

校门口,如拦了辆出租车,坐进去之后想到:唉,也白子叶命好,遇上了自己这么个护花使者,整天心甘情愿地围转悠。

如倒忽略了件事情,其实大多数人眼中,这副娇滴滴模样远要比白子叶那冷冰冰样子更容易激发起那些所谓护花使者们保护欲,也很容易被人围转悠。

大概喜欢吧,喜欢也得个对自己来讲相当了,反正记忆里,除了父母,还真没有人再能像白子叶上心,让意。

通常来如只会四种情况下早起,节有课,二们班第节有白子叶课,三们班没有早课时班主任得去看班,还有如早上有会要开,然而算这样,贯以来作息时间也从会允许自己六点半以前起床。

可这天早上,如硬强忍困劲起了个大早,甚至比平时起都要早,六点半时候都已经换好衣服、化好妆,客厅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至于原因……学姐今天要值周呀!

改往日背小挎包习惯,如今天特地背了个双肩包,里面装外套、瓶装咖啡、小面包、袋装鲜牛奶,以及个装热水保温壶,这可如大早上现烧水,多少年没这么养生地用保温壶了。

八点整第节课,如要看早自习,七点四十到校都来得及,但今天七点刚过已经出现了校门口,笑脸灿烂地冲正站岗白子叶招招手:“早上好呀白老师。”

“早。”站岗中白子叶并方便跟如多交流,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如赶紧进学校。

大概看了下,旁边并没有相熟学生和老师,如没理会白子叶眼神,直接绕到了对方身后,白子叶耳边做贼似地小声道:“学姐,我今天背了热水、外套、面包、牛奶和咖啡,你有没有需要?”

意外地看了如,白子叶忍住了原本要伸手推开举动,语气里满可思议:“你来这么早……给我送东西?”

虽然白子叶知道自己怀疑很可能会被如否定掉,但觉得自己猜测有定可能性,然以惰性和生活习惯,大早背热水来学校?还有外套,根本如会给自己准备东西呀。

呀。”意料之中却也让白子叶敢相信回答,如咧开嘴角,笑容里还露出了两排整齐小白牙,颇有种邀功意思,“我今天为了做水起可早了呢,学姐你快夸我,快夸我。”

“谢谢。”白子叶十分真诚地道,“你……你真好。”

句心里话,如跟自己特地早起给自己烧热水时候,白子叶心里面突然传来了咯噔声,好像原本有块挡温泉石头随这咯噔声碎掉了样,温热泉水缓缓地流进身体里,让白子叶那被风吹冷身子都逐渐暖和了过来。

白子叶心里占有很大位置好像如愿意为了白子叶做这做那,同样,只要如开口,白子叶也愿意为了事情尽全力去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