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说: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经年虚设 字数:2817

几天课的候,顾发现徐宝贝总会有意无意地偷着瞟自两眼,不过全当是徐宝贝对老师贯的胆小,不敢光明正大地了,顾也没有特别在意。

周四回家那天,顾因为懒得完课再去拿行李,干脆拖着行李箱在学校待了午,还被白子叶说简直是明摆着告诉学生们她要走了,可以闹了。

于是,已经暴露了的顾在走之前特地拖着行李箱进班,当着学生们的面将白子叶的手机跟自的手机通视频,并且说,只要他们闹,白子叶会打视频给自的。

中午在高中部的食堂吃的午饭,走的候白子叶还陪着顾往车站的方向多溜达了几步。

“学姐你快回学校吧,不然会要课了,赶不回去怎么办。”白子叶下午第节有课,怕她间来不及,还没到车站顾她了。

“来得及,才几点呀。”白子叶了下间,“我送你到车站,然后回去了。”

带的东西不少,除了行李箱外还有袋子零食,是她准备在路吃的,白子叶她拎的费劲,帮顾把袋子路拿到了车站才还给她。

“那我走了,路注意安全。”将人送到车站,白子叶对顾说道。

“嗯嗯。”顾伸手抱住白子叶,在对方的脸飞快地亲了下,“学姐咱们下周见。”

,下周见。”有辆公交车开过来了,正是能到高铁站的车,白子叶把顾往车站边推了推,“你快车吧,车能到。”

车站并没有其他人在排队,顾听话地了车,找到空位坐下,冲着窗户缝对还没有走的白子叶挥了挥手:“学姐拜拜~”

高铁要晚才会开,只是今天有校领导来检查老师办公室的卫生情况,顾不想跟那些领导耽误间,拖着行李箱早早地到了高铁站,在附近找了家咖啡厅坐着玩手机。

高铁站附近的人很多,还都跟顾样拖着行李箱,本该安安静静的咖啡厅会挤满了人,不少小孩此起彼伏的吵闹声、大人们的交谈声,以及咖啡厅服务人员叫号的声音,让家咖啡厅简直变得跟闹市样乱。

耳机,将手机的音量开的很大,试图去屏蔽掉其他人说话的声音,里真的太乱了,她得找点什么能分散自注意力的事做才行。

最近新部电视剧很,顾有会员,早早地缓存了全集,可才小半后再想不起来要它了,眼下正可以会电视剧来打发间。

坐高铁到父母家大概需要不到两果加打车回家的间,顾今天晚十点左右能到家,并不是很晚,她还让母亲给自准备了宵夜吃。

大概能猜出次父母让自回家的主要原因了,顾翻了下朋友圈,发现自直在国外工作的表姐最近突然回了国,刚才朋友圈发的照片,那吃饭的背景肯定是自爸妈家的餐厅没错了。

表姐回国让自么着急回家做什么?顾有些不能理解,她小候跟表姐关系还行,整天玩在块,可毕竟今两人都长大了,还不在同国家,交集少了,也没有亲戚回国自必须回家迎接的必要吧?

集的电视剧连着下去都快忘记了间,在顾机智地给自闹钟,等闹钟提醒的候,她才发现自刚才居然已经了那么多集电视剧。

拉着行李箱了高铁,顾给自买了份肯德基放晚饭,总感觉边的肯德基要比别的地方贵点,自只是买了最普通的套餐五十多块钱了。

高铁的座位是两人并排的,顾坐里面,靠窗户的位置,她去的候外面那座位的人已经坐下了,是起来比自点的姐姐,见自抬箱子费劲还站起来帮着把箱子往头顶的架子推了下。

“谢谢。”顾冲那人笑了下,然后坐到了自的位置,把各种吃的往桌子摆,准备开始吃吃喝喝了。

很多漂亮女孩在吃饭的会有颜值崩塌的危险,为了避免情况,顾之前特地自照着镜子吃过间的饭,她吃饭不像白子叶那样,真的小口小口地细嚼慢咽,淑女的不像话,但经过那段间的自我约束,顾吃东西的候至少不会有把颜值都吃崩了的风险。

可能是吃了路,胃容量实在强悍,顾能感觉到,身边的姐姐了自几眼,要不是用手机屏幕照着了自的吃相没有问题,顾都不意思继续吃了。

果然是表姐回国了,顾下高铁的候没有打车,是大姨开车来接的她。

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顾钻进副驾驶的位置说道:“大姨。”

“哎,久没见你了呀,又了。”从小到大都是夸自了,虽然顾知道自不丑,可每次见面都么说次,她得是成什么样了呀。

“谢谢大姨。”怕大姨再把话题往自的生活、工作拽,顾赶紧主动开启话题,“对了大姨,表姐她是回国了吗?我到姐姐的朋友圈了,国外那边放假了?”

“不是,你姐姐在国外找了新的工作,还没入职,得过星期,说先回来。”大姨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拍腿,“对了,顾呀,你说咱们也不在城市,平都没法问问你的,你工作现在怎么样呀?”

唉,没辙,果对方想问的话,算自主动开口,话题最后还是会回到自

把昨天晚已经想了说辞搬了出来:“很呀,挣得还行,当老师假期也多,我不是主科老师,又不累,都挺不错的。”

“哦,那挺的。”大姨点了点头,“是吧,学校里般都女老师比较多,女多男少,不找对象的。前几天我们小区里家的女孩子,说是找了女朋友呀,搞那什么……同性恋。我跟你讲,你可以抓紧点,学校里有没有的男老师,注意下,要抓紧的,你么漂亮,肯定能找到男人,不然等男人都被别的女的挑走了,你可也得去搞那同性恋了呀。”

的。”嘴答应着,但顾心里却是在想,要按大姨刚刚的话说,自多等等呗,等过几年男人都被别的女老师挑走了,学姐可以跟自起了吧,反正她可不信白子叶那种性子能像大姨说的,主动出击去找什么男人。

表姐刚回国不久,差还在,顾回家的到自爸妈正跟表姐还有表姐的爸爸起打牌,四人玩的不亦乐乎,完全没人犯困。

“回来啦。”顾的母亲目光不离手中的扑克牌,伸手指卫生间的方向,对顾说道,“先去洗手,然后饭在厨房,你洗完手自盛饭吃吧,然后那汤可能凉了,你可以开火热下。”

的。”跟家里的人挨后,顾便去卫生间洗手了。

大姨比她先洗的手,大概是急着去牌桌替表姐打牌,毕竟表姐在国外生活多年,打牌种事并不怎么顺手,而且顾还记得,表姐出国前都不怎么喜欢打牌的。

厨房的吃的挺多,还有酸奶、酸梅汤什么的,顾挺高兴,她最喜欢酸梅汤了,拿着杯子先给自倒了杯,还是冰镇的,太了。

“在吃饭吗?”身后传来了表姐的声音,的确是被大姨从牌桌给换下来了没错,“会又有点饿了,介不介意我蹭点你的夜宵。”

“不介意的。”厨房里有桌椅,但是不大,挺小的,顾边挪了挪,给表姐留出了放椅子的位置,“表姐你坐。”

要说自表姐长的也很是养眼,只是出国么长像比以前黑了不少,也长高了,跟顾比的话,表姐倒挺像是那种天天待在健身房里的女生。

“顾是吧,我应该没有记错你的名字,咱们小候总在起玩的。”表姐拿起筷子,夹了盘子里的水饺送进嘴里。

“没错。”顾捧着自的酸梅汤,脸乖巧地装无害,“我也记得表姐叫什么,于秀琴嘛,多听的名字。”

“你可别跟我提名字了,我已经改名了,去掉了中间的秀字。”于琴说道,“怎么样,叫于琴是不是比于秀琴听多了?”

“都听。”顾脸真诚,“对了姐姐,听大姨说你换工作了,怎么了吗,以前的工作不够?我你在那干了挺多年的呀,为什么突然换了?”

原因吧……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可不许告诉外面那些老年人。”于琴说着还了眼外面,确认那四家长都还在打牌后对顾说道,“你姐姐我,被了。”

“啥?”顾眨了眨眼,“可以呀姐,你是标准小说恋情,霸道总裁爱我啊!怎么换工作了,是司,还是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呀?”

“你可别瞎说,我换工作完全是为了断了我那司的心思。”于琴说着又往厨房外面眼,“告诉你了你可别觉得惊讶,我那司,是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