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说: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经年虚设 字数:2755

吃的差不多了,顾如擦了擦嘴边的油问道:“明天周末了,怎么样,什么安排吗?”

“在家睡觉。”叶回答的十分耿直,每当周末的时候,都会选择在床躺两天,来恢复下自己酸痛的肩膀,时周五小测,周末还得判卷叶都能恨不得趴在床判。

“你不想出来走走的吗,在家待多无聊,咱们可以出来玩呀。”顾如试图明天也把叶勾搭出来。

“不了吧,都忙星期了,你也让我歇两天。”倒不不愿意陪顾如,只叶真的玩不动了,顾如水灵灵的大眼睛,些为难地拒绝道,“我周日还要写总结,你不也得给任课老师写评价吗,别出来了,反正周见面了,也不差这两天。”

“那行吧,周末算了,只会我还想去逛逛,你可得陪我。”顾如没再坚持,但却并不准备这么放过叶,瞧学姐整天宿舍、学校两点线的,不容易陪自己出来次,顾如可得把握机会。

原本以为的随便逛逛,到最后被顾如演变成了正儿八经的逛街,太阳还在天高高的挂,顾如却似乎点都不觉得累,拉叶在附近的商业街转悠,走了两个小时不带停的,叶都快跟不了。

“来学姐,给你吃这个。”顾如手刚刚新买的衣服,路过街边的小店时,又从那里买了两个冰激凌,递给个。

“谢谢。”抹茶味的冰激凌,配点巧克力酱,可以说叶的心头了,伸出舌尖舔了口,瞬间觉得之前走的那么远的路都不特别累了。

顾如给自己买的朗姆口味的冰激凌,次吃这个味的,奇地尝了口,冰激凌的味道不淡却也不会叫人感觉齁得慌,带点点酒味,总之顾如尝还不错。

“我发现这个味的冰激凌也很吃哎,学姐你要不要试试看?”像得到了糖果后急于跟朋友分享的小孩,顾如把自己的冰激凌递到叶眼前,满眼期待地看对方。

今天总被顾如喂吃东西已经很奇怪了,如今再跟同吃个冰激凌的话……叶站在那犹豫了几秒钟,这个冰激凌毕竟顾如吃过的,要再吃,叶多少都些不意思。

“试试看嘛。”顾如眨了眨眼,继续冲叶放电,这招装可怜最管用了,根据经验统计,每当这么看叶的时候,学姐最后都会妥协的。

经验果然经验,叶感觉自己怕永远都拒绝不了顾如可怜兮兮的眼神了,纠结再三,最后还拿起勺,舀了勺顾如的那份冰激凌送进嘴里。

“怎么样,吃?”直到看叶把那勺冰激凌吃掉,顾如才高兴地问道。

“嗯……还不错。”叶若所思地点了点头。

冰淇淋里原本并不很浓郁的酒味到了叶口中却仿佛被无限放大了般,带种特殊的滋味,像真的可以把人醉倒似的,轻飘飘地触碰叶的每处神经。

奇特的感觉。叶在心里想到,如今的自己仿佛喝了真正的酒,轻微的醉意都快从心底溢出来了样,叫人莫名轻快起来。

如果可以,谁不想每天都能活得更快乐点,叶也想,但大多数时候连自己想要的快乐什么都不知道,而奇怪的,顾如却似乎可以看透自己的想法,每次跟对方出来的时候,顾如总能变地让叶高兴。

直到最后拉叶吃了晚饭,顾如才肯放人,因为午餐吃的晚,下午又吃了不少甜食,们晚饭也并没吃的很正式,随便挑了家路边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小店解决了。

“玩的尽兴吗?要尽兴我可走了。”叶抬头看了下当前的天色道,“天都黑了,咱们还回家吧。”

不早了,这会新闻联播都快开始了,顾如想自己再怎么说也已经拉学姐逛了下午,学姐直都那么由自己折腾,这会叶说要回去,顾如也不意思再缠不让走。

“嗯,你要想回去了听你的。”拉叶的手捏了捏,顾如不舍地说道,“走吧,咱们去车站,正我下午买的东西点多,都快拿不住了……”

“我帮你。”说叶帮顾如拎过了只手中的购物袋,颠了颠重量,“我看你不买了几件衣服吗,怎么感觉还挺沉的?”

“应该衣服的金属链沉吧,我买了两件带金属链的衣,还两条皮带来,你拿里应该装那两条皮带,要不然还我来拿吧,毕竟我买的东西。”顾如说抬起手,想要把叶手中的袋拿回来。

眼便捕捉到了顾如空的那只手,被纸袋的麻绳勒出来的红痕,叶忙后退半步躲开了顾如的手:“没事,也不很重,我帮你拿会吧,没关系的。”

学姐帮自己拿了半的东西,顾如下便轻快了起来,忍不住连蹦带跳地走了两步,心里面特别开心,其实很相处的,像叶这样随便帮做点什么,顾如会很开心了。

从这到学校再到顾如家可以坐同辆公交车,等到了宿舍那边,叶才把东西交到了顾如手里。

眼看前面要到站了,叶从座位站起来,冲顾如挥了挥手:“那我可走了,你个人注意安全,到家给我发个消息。”

“嗯,学姐拜拜,周见。”顾如笑说道,其实还挺想再跟叶走会,等送学姐回了宿舍再回家的,可叶死活不让,也没办法。

从学校到家做公交车也刻钟的时间,顾如很快到了家,记得叶的话,给学姐发了消息过去,告诉对方自己已经到家了,随后洗手、洗脸,换衣服直接瘫在了沙发

其实这下午不光叶走的累,顾如自己也挺累的,为了带学姐多走走,才装副很兴致的样,在商业街里足足转悠了下午都没休息。

点渴,顾如挣扎从沙发坐起来,想要去做点水喝:哇,腿疼,真的不想动了。

去洗澡前,叶可能才看到顾如的消息,给回了个OK的表情包,顾如看到后又拉叶聊了会,等休息的差不多了,才放过对方起身去洗澡。

明天周末了,又个人过的周末,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浴室里的温度叫顾如些犯困,打了个哈气,往头发抹了把洗发水。

去哪呢,真个叫人又期待又不知道该干什么会比较的周末……

周六,对叶来说并不算轻松的天,虽然周末,但习惯把所要做的事都堆在前天做完,这样周日的时候可以在床睡懒觉了。

午过去,学生们周五那天收来的作业才刚判完,还学校要求的总结没写,叶看时间叫了份外卖,正会总结写累了还可以吃点东西填饱肚

学校的事比较多,不光要写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还得写自己所教的所班级的点与缺点,既不能写的太敷衍了,也不能写的废话太多,不然人家领导也懒得看,叶带三个班的语文课,光写课堂表现想想该怎么写才能既准确又和领导心意地表达出这三个班的区别来。

教学总结和班级评价分开的两张纸,叶写完总结后正下楼去取外卖。

午饭歇了会,等休息的差不多了,再想写班级评价时,叶却发现那张用来写评价的纸并没在自己的包里面,像,不知道把那张纸落在哪了。

为了确认自己把那张纸弄丢,叶匆忙换衣服,拿办公室的钥匙往学校去了。

自己昨天明明检查过东西否带齐才下的班呀。叶认真地回忆了下自己昨天都干了些什么,可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确实把评价表放进了包里没错,总不能记差了吧,什么时候这种事都记不清了?

在办公室里通翻找,连前段时间收来,准备扔掉的听写改错纸叶都翻过了,却还找到自己想找的那张评价表。

所以自己记得昨天装那张表的话,不会在外面的时候给弄丢在哪了吧?拍脑袋,完了完了,语文组没多余的评价表,得等周再去找年级主任要了,估计十八九还得被主任给训顿。

要不问问顾如?叶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这么个主意,语文组没多余的评价表,但心理组那里可能多余的呀,而且顾如还班主任,保不齐手里多出来的了。

打个电话问问了。这么想叶便抱点点侥幸的心理,拨通了顾如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