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说: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经年虚设 字数:2715

打架两个男生平时没少在白子叶语文课上聊天,今当着班主任面,他们瞬间紧张起来,怕白子叶跟告状。

“啊,是们俩打架呀。两天是天热,但们躁也太早吧,等到夏天那还得翻天?”俩孩子平时在自己课上都聊挺欢实吗,怎么还打起来,白子叶看着他们脸上伤口想到,“要喝酸梅汤吗,跟老师一块降降火?”

回来之前,白子叶就怕急蒙,特地去买冰镇酸梅汤,想着打架是两个,就给学生也买,毕竟架打到一半被老师拦下来,肯定一肚子气还没撒干净,喝点凉消消气也挺

“谢谢白老师。”眼瞅着白子叶都把酸梅汤和吸管塞过来,完全等自己拒绝,男生只得伸手接过,在注视下乖乖地跟白子叶九十度鞠躬说谢谢。

“喝吧,客气。”白子叶盯着男生脸看看,多孩子,虽然平时没少气自己,可再怎么说长得也算是个眉清目秀,打么狠,也怕破相。

们先喝着,我跟白老师说句话,等喝完再跟们谈,们可许比我喝慢啊听见没?”插上吸管,对还没有动作那两个男生说道。

拉着白子叶没让她走,把电脑打开,输入密码,叫白子叶自己坐着玩会,她要过一会再理那两个男生,用理睬手段达到叫他们自己把事情想清楚,安静总会叫胡思乱想,就喜欢样,所以在接下来几分钟里,她先跟白子叶聊会天。

“学姐要玩斗地主,我还可以帮出出主意。”凑在白子叶身边问道。

。”白子叶想都没想便点开网页上推送新闻,“我太喜欢玩那些。”

与孩子交流与沟通还是比较顺利,因为下午第一节自己和学生有课,长话短说,上课前几分钟叫两个孩子自己去卫生间洗脸,然后都回班上课

两个男生打架原因要说起来蛮常见,就是他们以前关系一直都很,叫没想到他们两个也会有问题。

比较近,同一个小区两栋楼,因为年龄相近,从小便是一起玩到大,同样,也是从小被放在一起比到大

先动手男生学习没有另一个男生,但他架子鼓玩很厉害,还在市里面获过奖,可即便是样,他长虽然在外面前说,私下还是会觉得一天到晚玩架子鼓是务正业行为,并且把另一个男生看做是别孩子,整天在里叨叨。

时间久,两到底是表面兄弟,自己父母在外面前又总是爱夸自己优秀一面,就导致个学习是很男生两边矛盾也很委屈。

所有都觉得他长很宠他,没有会在意自己烦恼,而那个整天制造烦恼却还是自己兄弟,叫他既恨起来又没法时时刻刻都真心实意地笑脸相迎,憋,心里气越攒越多,也就导致今天中午一点就着,有今天中午拳脚相向。

“有时候学着无视真很重要,别孩子可止有一个,就算南冬比差,也还会有别孩子被长挂在嘴边比来比去,难能打他们一一顿吗?”拉着男生手,声音平和抵触起来,自然而然地便听进去,“成绩在班里并是最差,南冬成绩在班里也是最能明白老师意思吗?”

“嗯……”男生点两下头,也意识到自己错误,会正羞愧地低着脑袋,敢看眼前

“跟说个悄悄话吧。”拉着男孩胳膊晃晃,示意他抬头看自己,“在老师眼里,拿自己孩子跟其他孩子比长,和忽视孩子优点长都是聪明长,长就是聪明长,所以鹏辉,要学会选择性忽视父母话,因为没有必要因为两个聪明,就放弃自己朋友是吗?”

“老师您说得对。”韩鹏辉侧头看向一旁站着南冬,对方脸上还有被自己刚才一拳打青痕迹,“对起老师,我给您添麻烦,还有……我得跟南冬道歉,我中午该冲他发脾气,还跟他打架。”

就对。”摸摸韩鹏辉脸蛋,“鞠躬道歉吧,咱们鹏辉知错能改,长大以后肯定是个顶天立地男子汉。”

今天倒是有个意外收获,就是知道韩鹏辉架子鼓玩得孩子以前都没说过,知道。

还记得自己上初中那会,去一个市级示范校,学校抓学习抓紧,整天到晚都在背书、背公式,只有那种艺术特长生才有资格进学校各种社团对外比赛,向种明明有天赋,却没正经考过证,就只能埋头苦学,也因此少很多乐趣。

或许下次学校举行艺术节时候,可以从班里面挑组织乐队?心里算盘又开始噼啪响,多呀,自己以前一直都想却没做过事情,眼下要是能看着自己班里面有兴趣孩子们做成倒也挺

“所以我想想看……们今天回以后,长要是问脸上伤从哪来话,然就说是从电视里看到散打比赛,觉得玩就跟小伙伴比一场,结果下手知轻重,弄破脸吧。”提议道,“反正个年纪孩子最喜欢模仿,说话时候表情真实一点,顶多听长几句批评,再被带着跟对方道个歉,事也就过去,今后们还是兄弟。”

两个男生对视一眼,冲异口同声地说道:“老师,我们听您。”

该谈心谈,该道歉也道瞧着时间还行,便放,叫他们去洗把脸,回班上课

怕他们回以后把刚才说话都告诉长吗?”白子叶问道,“可是说韩鹏辉聪明哎,换个说法就是说,而且作为老师,还教孩子说瞎话,怕他们长找来?”

怕。”摇头,“要是真想找我就来呗,我还想跟韩鹏辉长谈谈呢。学姐说,多一孩子呀,成绩中等也算是学无术,长可真是,整天只会说会管,再样下去,韩鹏辉光学习,就连架子鼓都得想练样会把孩子给毁。”

呀……”白子叶有些无奈地笑道,“整天就知道护着他们,知道还以为帮学生都是亲生孩子呢,一个个就差叫声干妈。”

“别,可别介。”仿佛一只被踩尾巴猫,炸毛炸还有些夸张,“我才刚多大呀,那帮孩子少说都有十三岁,干妈……亏出来,多老呀!”

“嗯,是我说错话,咱们老师最年轻。”白子叶说道,“所以说,年轻美丽老师,下下星期一年级交流大会准备怎么样下星期四就要走吗,再想赶在周末准备可来吧?”

“已经准备。”自豪地拿过鼠标,点开桌面上一个PPT,“我次可跟以前似拖到那么晚,学姐看,我PPT都做,就差最后再美化一下。”

回倒挺麻利呀。”白子叶翻PPT,“做倒还挺,就是……我怎么感觉个PPT以前像在哪里见过?”

“见过啊……哈哈哈,学姐是见过。”有些意思地挠挠头,“是之前S大毕业季考核时一个大四学姐用过PPT,我看着次学校经验交流会能用上就跟要过来在那个学姐有留着文件二次修改使用习惯哈哈哈……”

S大毕业季考核算是S大一个传统,每到快毕业,毕业论文忙时候,大四那些即将毕业学生们就会在学校礼堂里举办一个经验分享,也就是所谓考核,算是给学弟、学妹们展示一下他们几年学习成果。

个PPT原型,就是在那时候,一个大四要毕业学姐分享经验时用会倒是被厚着脸皮给借来

“哪届学姐?”白子叶回忆一下,像是有么回事,难怪她看眼前PPT眼熟。

“就我刚入校,还是大一新生那年。”说道。

“可以呀,刮目相看呀。”白子叶只觉得十分可思议,“刚到学校就联系上大四学姐?真愧是当年公认系花,瞧魅力,连快要毕业,正忙大四学生都能认识。”

“那可,多亏张脸给我带来脉和缘。”冲白子叶笑那叫一个风情万种,“其实认识那个大四学姐还算什么,我最骄傲,要说起来还得是认识学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