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说: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经年虚设 字数:2741

“你盯着我课表看什么呢?我第二节一班的课,第三节二班的课,然后第四节给你们班课,下午没课,怎么吗?”白出去抱一份卷,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见顾正坐在己那,特别认真地看己的课表。

“啊,没事。”顾摇头,起身把白按在座位己从一旁另搬小椅,拉到白身边坐下,“我是在看说,姐你方方便跟我换节课。”

“所以你的结果是我方便吗?”白问道。

有些好意思地点点头:“光看课表的话,好像是……是可以换的,知道姐你……”

“课能换的开换,我没意见。”白的手正翻着刚抱回来的卷,听到顾询问己的意见时,头都抬地答应

姐你都问问是哪天的?”见白答应的么爽快,顾都愣

“我又没事干,哪天都行,你挑我没课的时候。”卷似乎很合心意,白满意地把它们放到一边,扭头看向顾,“说说吧,想换哪节课呀?”

“下周的。”白么说,顾准备跟她客气,“是我刚完的那节,下周五我们班的第一节课,然后我给你我们班下周四下午的语文课怎么样?我下周四晚想回趟家,周日再回来的那种……”

“可以呀,没问题。”白一下,“你们班我是周四下午最后一节的课,你要是想晚回家的话,一节课而已,你们班正好进度慢,当我占课吧,多一节也挺好的。”

“那可行。”顾摇头,“我能白占姐的便宜,一节课四十分钟呢,光站一节课都够累的。”

“有什么的,当老师得站着课吗,多一节还能累着我成。”白抬起手,帮顾理好她脑袋翘起的碎发,“你放心回家吧,课我来。”

己班的语文课乱成那样姐还肯帮己代课,说感动是可能的,顾张开手臂,给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姐,我最爱你!那到时候班里要是太乱,你打电话给我,或者开视频,我帮你远程监控那些小淘气包,保证让你好好课!”

“好。”此时顾的头发贴在己脸,鼻里面充满的香味,白细细地闻闻,也知道是什么牌的洗发水,么好闻。

家离校并是很远,但也近,果做大巴车的话得坐多半天,过她平时都坐高铁,一是容易晕车,再一个,高铁速度快,几个小时

周末还有许多的人跟顾一样,准备回临市的家,好在有白的帮助,顾周四能走,买票也是大事,只是回来的票好买,果现在买票的话,也能买到个贵少的一等座

知道次爸妈叫己回去什么事。顾实在是摸二老的想法,每次己问他们用用回去的时候答案永远都是否定的,倒是,他们却神神秘秘地催着己回家一趟,真是要命。

“对,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按理说你会觉得它是好消息的。”白说道。

“什么?”顾疑惑地看着白,一时间也没想出来姐说的好消息指的是什么。

看着顾那一脸懵的小样,白笑着解释道:“节课我去组长那里领卷的时候顺便跟她请个假,下午的会我用去,你是说要我陪你去看电影吗,怎么样,对你来说算算是好消息?”

“哇!”顾兴奋地哇一声,随后反应过来己现在身在办公室,扭头看一圈,见好像也没引起什么注意才压低声音继续对白说道,“当然算姐你居然会为件事请假,我真的太爱你!”

“你是说票都买好吗,我又让你留着先别送人,怎么着也能坑你是。”说着,白伸手把正试图凑近己的顾往后推推,“行,你又是没有办公室,别赖在我,我该去。”

“那行吧,姐你忙,我先回办公室写总结。”拎起己早背来的双肩包,顾走之前还忘冲着白个媚眼,“要加油工作呀亲爱的,等我中午过来接你出去玩~”

挥着的手一直到顾离开时关才放下来,办公室的空气中还飘着顾遗留下的那种香水味,很淡,闻起来若有若无的,叫白感觉太真切。

总觉得顾从大到现在,些年唯一没变过的是她孩般的性格。白心里面倒有些羡慕样的顾,虽然平时在很多事情都会有己的小脾气,也爱生气,可同样,很小的一件事便能让顾彻底开心起来,容易满足的像个令人羡慕的孩童似的。

一班的生很听话,课的时候基本用白多操心纪律,算是听讲的生也会说故意扰乱课堂纪律,白大多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愿意听课的生把课讲明白好。

校的早操是在第二节课下课之后,再加早操前后的休息时间,白能在办公室休息三十多分钟。

完一班的课,看着生们一个个奔向操场的身影,一直到教室里的人都走光,白实在忍住伸一个大大的懒腰。

记得己刚考进S大的时候,那个教大语文的老师说过一句话:人,教语文。

以前的白句话,但当己真当语文老师,并且开始教课之后,白才发现,话真是行呀,教语文什么的,实在是太要命

在白看来,语文课之所以难教,是因为它的考题像理科那样,背公式、背方法能做出来,却也像政治那种,背书能拿高分,连语文老师己都能保证己做的语文卷可以拿到满分,那么再去教生的话,又该怎样才能做到把生教出高分呢?

现在的生一个个都难管的行,要都能像一班样听话也还好说,可想想三班那帮要命的……

忽然想为前世的己烧香赎罪,她得是杀多少人,才会此的倒霉呀?

要说白教语文倒霉,顾个班主任当的也怎么好受,尤其是午做操的时候,简直是她每天必可少的噩梦。

校的早操做操,而是要生们围着教楼跑圈,跑够二十分钟解散,身为班主任的顾则是被要求陪着己班的生们一块跑的,像顾种几年没好好锻炼的大小姐,冷丁一跑起来还真适应

估计等教完期的课,己能瘦一圈吧?顾边跑边想到,她带的生也太优秀,匀速慢跑好吗,非得跑么快做什么?因为是绕圈跑的关系,连带着一班个打头的都跑快少,顾只感觉要跟

扶着腰,努力迈开腿奔跑,并在心里面感慨到:我的天,帮孩纪律纪律好吧,以后己再慢慢管,其实带生还是有一大好处的,估计等到时候校组织个运动会啥的,类似三千米那种长跑项目,班肯定找得着人报。

“我说你别逞强,跑的那么猛做什么,也看看人其他的班主任,跑累改快走,快走累成溜达,谁跟你似的跑的么拼命呀?”早操后的十分钟课间,顾在进教楼后,连走到己办公室的力气都没有,直接近去那里。

“我,我以为二十分钟很快过去,哪想着跑的么累呀……”顾的胸口依旧在剧烈的起伏,她坐着白的椅,趴着白的桌,还可怜兮兮地看着对方,似是用眼睛可以诉说她此刻的委屈

“还是你己要跑的,能怪谁?你说睡半个小时和跑半个小时后的感觉能一样吗,真是我损你,实在是你也太傻点吧。”白体贴地用办公室的一次性纸杯倒温水送到顾的嘴边,“来,喝口水。”

“谢谢。”顾着白举杯的手喝两口水。

说实话,喂水个动作她们配合的并默契,甚至顾好几次都感觉白快把纸杯里的水倒在己的衣服算是样,顾也没有喊停的意思,姐亲手喂的水呀,谁知道次喊停,下次再想有样的待遇得等到什么时候去。

总是喜欢帮顾整理她乱掉的头发,会也是,顾趴在桌,眼睛一眨眨地看着白己理着耳边的碎发。

头发扫过耳边,伴随着白的手在己耳朵方移动的感觉,顾光是耳朵痒,连心里面都跟被什么东西轻轻地抓挠过一样,叫她忍住耳廓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