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说: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经年虚设 字数:2750

S大附属中初中部。

初一三班后门玻璃的干净程度全校里你找不出第二个,至于为什么这个班的后门玻璃这么干净,那你要问初一三班的班主任

此时班门外,她的眼睛完全盯住班里面那个站讲台后的女人,女人的下半身被讲台挡住看不到,但这也足够,毕竟光女人漂亮的容貌看的

教室的采光不错,阳光的照射下,那女人简直美到发光,看的完全移不开己的视线。

讲台上的女人刚才过来时已经察觉到对方注视己的目光,不过她也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依旧该讲什么讲什么,完全忽视的存

早已习惯上课时会有一道熟悉的目光时不时出现,并看己一段时间,女人还尽可能地控制己的眼睛不往后门那看,以免己看到那出现玻璃上,莫名奇怪的面容后,会忍不住上课时分神、说错话。

快下课的时候过来的,她刚从会议楼开会回来,紧赶慢赶地下课前几分钟走到班门口。

刚才走的急些,加上今天穿的高跟鞋的缘故,这会站班门口只感觉己不光腿疼,连脚有点麻

时间一到,下课铃声十分准时地响起来。

活动一下己有些僵硬的双腿,走到班级前门,等待里面那个女人下课之后开门让己进去。

生们很清楚,以往只要下这个老师的课,大多数情况下班门口遇上己可爱的班主任,于他们很默契、很乖巧地坐座位上没有动,任课老师先出教室,像往日那样把班主任带走后再出教室

老师。”女人拉开门,并不意外地跟门口站个招呼,手里还抱己的教材和讲义。

“下课呀,辛苦白老师。”抬起手,轻轻地弹弹落女人肩上的白色粉笔末,“我今天去开会刚才过来看一趟,怎么样,今天又有生不好好上课吗?”

“没有的。”女人摇摇头,“今天同很听话。”

女人叫白子叶,一名初中语文老师,她讲的课很好,还被评为过市级优秀教师,只性子太软,没什么脾气,所以不怕她,她的课上也经常乱的不行,用别的老师的话来说,一点课堂的样子没有。

这乱到不行的课堂,也正好给白子叶上课的时候,时不时去后门站看一会的理由,美名其曰去看班里的生,但事实上她到底看的谁,也只有己心里最清楚

“听话行。”往班里看一眼,见班里那些孩子还乖乖地座位上坐,便对他们说道,“你们白老师已经下课别坐,该上厕所的去上厕所,该接水的去接水,可别一会上下节课的时候又忍不住跟老师说要出去。”

那些生听这么说,便有几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拿水杯从后门走没人说让从前门那让一让。

见那些之前己课上明明皮的不行的孩子们眼下一个比一个乖巧,白子叶露出一个超级无奈的笑容对说道:“走吧老师,咱们别站这妨碍他们的课间活动。”

“好。”侧过身,站白子叶身边,两人一起往办公室走去。

还没走远,听到从身后教室里猛地爆发出的吵闹声。

微微皱眉,往身后的教室看一眼,然后颇为不解地看向白子叶问道:“白老师,你说,我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无比认真的样子逗乐,白子叶抬起手挡住己嘴边的笑意,故作严肃地看说道:“我们老师其实一点不可怕的,吧,这班主任做的太好生看到后忍不住害怕。”

虽然白子叶用手挡看不到对方嘴角勾起的弧度,但白子叶笑弯的眉眼看得到的。

见白子叶被己逗笑一下满足感爆棚,非常然地伸出手,环住对方垂身侧的胳膊:“还我们老师好,这教语文的老师会说话,说什么我爱听。”

朋友之间平时搂搂抱抱的本来也很正常,白子叶并没觉得的动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相反还把己的胳膊往她那边送送,好让抱的更顺手一些。

“你下节有课吗?”白子叶问道。

“没有,我今天一整天没课。”个心理老师,主要做的还班主任的工作,平日里的课并不算多,初一年级的心理课一共每星期也才七节。

“真巧,我下午也没课。”白子叶突然停下脚步,看向己连带也站住脚的说道。

白子叶这目光差跟嘴似的,能把“我有事要说,你快问我呀”这几个字给说出来

白子叶欲言又止,一副“我有事要说,但得你问我才能说”的样子,险些没绷住笑出声,她真的很努力地忍下己的笑意,一脸认真地顺白子叶的意思问道:“所以,白老师你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己的话往下问,白子叶先心里面松口气,随后轻咳一声,做一个似乎还不很尴尬的邀请:“今天周老师的生日,下午没课的话,有时间和我一起回去看看吗?”

“周老师的生日呀……”装出一副很犹豫的样子,用余光打量白子叶的表情,对方要说有事这种话之前,才忙开口补充道,“有时间呀,我一直记得今天周老师的生日来,原本我还想姐你今天要没提这件事,我去找你问问的。”

听到这么说,白子叶先口气,可紧接又反应过来己刚刚被对方给戏弄,越想越气,白子叶猛地加快脚步,没等,蹭蹭地往前走

“哎,姐!”原本抱的手臂让白子叶挣开便知道对方这生气,忙提些音量去喊白子叶。

的声音成功地让白子叶停住脚步,然后转过身,狠狠地瞪一眼:“楼道里别这么叫我。”

下舌头,点点头,又厚脸皮,小跑凑到白子叶身边,重新抱住她的手臂。

和白子叶从S大毕业的生,白子叶要比大一届,确实她的姐没有错,只白子叶并不喜欢校里这么叫己,私下叫没事,可这会身边生,听这么叫己白子叶总觉得怪怪的。

下午的S大从来对外开放,允许校外的人来参观的,和白子叶到校的时候正赶上门口排队安检没校园卡的人,好当年校里无比发达的人际关系,校门口能遇上相熟的妹领她们进校。

和大四妹相谈甚欢的,白子叶站一旁没有说话,一直等到那妹走才对说道:“不错呀老师,毕业两年,这校里的人气倒一点没变。”

“白老师也一样呀。”回道,“刚刚那妹还跟我说你呢,咱们白大部长的威严丝毫不减当年,人家光看你一眼紧张的慌。”

还记得上那会,和白子叶生会里的部门部长,宣传部部长,而白子叶纪律部部长。

做宣传部部长看来其实一件很简单也很愉快的事情,每天奔波各系院里拼人缘,长得漂亮,性格又好,很快跟各系院打通关系。

至于白子叶呢,作为一名纪律部部长,她真的把纪律部的宗旨“公平、公正、公开”给做到极致,即使己一个宿舍关系还不错的室友,只要迟到或者违纪,白子叶照记无疑,一点情面不给,以至于最后S大的说,白子叶绝对个惹不起的存

“那姑娘我之前记过?”白子叶回忆一下,可她以前记过的人实太多些,一时间倒也想不起来己有没有记过那个刚刚离开的

姐你记过的人那可多,别想,想不出来的。”口气,伸手拍拍白子叶的肩膀,“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记过我一次缺席排练,害得我被辅导员抓叨叨一个多星期,宣传部部长的职位差点给我撤。”

“这件事我……还有印象。”这件事白子叶可印象深刻,她的肩膀稍稍有些抖,忍笑忍得辛苦,要知道辅导员最喜欢管的那些官职高的,她当时只记过一次够对方受的

“哼,还记得呀,姐你那次可真,害死我。”将手搭上白子叶的肩膀,脑袋也靠对方肩上,可怜兮兮地撒个娇,整个动作然到让白子叶完全没办法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