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说:把你们班主任叫来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经年虚设 字数:2755

个同年级的老正推自行车往校门口走如眼尖地看到后,瞬间后退步拉开自己和白直接的距离,还冲她眨下眼说道:“该,我先走呀学姐,办公室等你。”

如离开时的背影,白无奈地叹息声,她今天第节没课,宿舍又近,原本还想完事后回宿舍待会,等第二节课再学校,但现在看的话,还是算吧,不然如不就白起么早学校

七点半,校门口换上记迟到的老,白袖标,想如说的在办公室等自己,就急匆匆地往办公室赶,如第课,作为班主任肯定是要早进班的,白可不想让对方因为等自己而去晚

如已经做好不回办公室的准备,她刚进教学楼那会就先去的办公室去拿东西,此刻正坐在白的办公桌前,翻看自己班学生的默写成绩,就四个字,惨不忍睹,如都不好意思说事自己班的学生。

“白……哎呀,是呀。”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个看起不高,还些可爱的语文老,“我还说呢,怎么刚才还看到白老在校门口值周,会人就已经坐在办公室。”

“早上好呀张老。”如笑跟对方道句早安。

张布糕,人如其名,个老是真的长不高,将近米六的身高,跟如和白比起的话,那真是矮足足十厘米,不过脸长的显小,娃娃脸也挺可爱的,乍看上去比班里许多的初中生都显得年轻。

别看张老挺好欺负,可要说管学生,那她可比白在行太多,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反正只要是她的语文课,那下面听课的学生都安静的跟什么样,绝对没闹腾的,纪律好到没话说。

“我说呀,你跟白老的关系是真的好,平时我都没见过你么早到校的,就今天,白老值周,你就么早不说,人都到我们办公室。”张布糕打趣地说道。

“我其实……我其实早也是事要找白老不我作为班主任,得盯点那帮孩的学习成绩吗。”如的假话简直随口就,还抓过白办公桌上自己刚刚看过的听写纸说道,“张老你要不要看看,是我们班学生的语文听写,错的那是塌糊涂啊,我今天早到就是为找白老件事的。”

如的演技肯定没话说,在大学那会还过S大话剧团枝花的称号,只不过后如觉得太土,不让别人叫,个称呼也就慢慢过去

张布糕看如那脸为学生急上火的表情,也就信她的话,毕竟学生的成绩也直接关系班主任的期末评价和分红,更何况种刚上班的班主任,为学生急那也是很常见的。

课堂上的乱那在学校老们的圈里可都是出名的,想学生们最后语文成绩不好的话,如也得跟受牵连,张布糕时间到还点心疼起眼前个正为学生急上火的班主任。

“要我说,听写还得是学生们回去自己背,你跟白老再怎么讨论也难找到好办法。”作为个教几年语文的过人,张布糕语重心长地说道,“跟学生说清楚背书的重要性可比什么都重要,和学生之间呀,也得讲个你情我愿,你说是不是?”

“不愧是前辈呀,张老你说的就是道理!”做戏做全套,反正白会还没回如也挺愿意跟张布糕聊聊教书经验的,毕竟自己刚毕业没多久,怎么说也没人家经验。

“默写种事情呀,要说其实也好解决,就得从学生身上下手,住序渐进地给他们培养习惯……”张布糕凑到如身边,拿过听写纸看几眼,然后弯下腰,趴在白的桌上,指纸上的几处错误说道,“比如说像几个字,那都是学生最容易写错的……”

张布糕把纸放的些远,如今天没带隐形眼镜,于是把椅往前凑凑,去看张布糕指的那些字。

当白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她真的是看到很奇怪的幕,张布糕个小的关系,伸出手指听写纸的姿势,从白站在斜后方的角度看,就非常像是在搂如的脑袋往自己的胸前靠,时间白些看愣,甚至还出去待会再进办公室的打算。

“哎呀,白老你回呀。”听到开门声,如立马收回自己的脖,冲门口站的白招手,“张老正在教我怎么管学生呢,你要不要跟我起听听张老的教学经验?”

“啊……好。”白点头,心里突然就松口气,也没想清楚自己刚才担心的是什么,只知道那件让她担心的事,现在已经过去

样看如和张布糕的关心也没说特别好呀,记得跟张布糕关系好的老都叫她糕糕。白边想,边凑到如身边,起听张布糕讲自己平时都是怎么管学生的。

“白老你今天的那么早,应该还没吃早饭吧?”趁张布糕安静下喝口水的功夫,如指上自己的双肩包勾唇笑,“大包东西,白老你应该是带早饭学校的吧?”

如的好看可以说是学校里的生们公认的,不光是那张脸,以及她身上那种每分每秒都在吸引别人目光的气质,还就是,如每天的衣打扮都可以说是相当的用心,在老的行为规范中,既不出格又不死板,总之,就是个会让人在学校里眼前亮的存在。

而不背双肩包,可以说是直以的习惯,从她进学校到现在,没任何人见过她背双肩包,最多不过是个电脑的黑色手提包,所以即使没见过白背那款双肩包的张布糕,在开始看到白上的双肩包时,也会下意识地认为就是白早上背放在办公室的。

“哦,是,我从家背的。”知道如不想让张布糕知道她今天是背双肩包的学校,白大大方方地拿过书包,拉开拉链,想早上如对自己说过的话说道,“就带点吃的、热水,还件外衣。”

的话,如心里面很是高兴,学姐她在校门口时虽然催自己赶紧走,但自己说的话她却是句都没少听,种感觉挺好的,如还点小满足。

“保温壶啊……”拿出包里巨沉无比的保温壶,白小声嘟囔句,“嘶,怎么么重……”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白很清楚如平时的生活习惯,不健康至极,恨不得每天早上起床后空腹杯冰咖啡,可她却能为自己背大壶开水学校,个自己拿都觉得沉的保温壶,再加上那么大包东西,如背到学校的路得多辛苦呀。

自己站如坐的高度优势,白伸手在对方的脸蛋上摸下,碍于旁的张布糕,只得用小小的气声比划个口型,跟如说声谢谢,倒是不担心对方能不能看得懂,白还是相信她与如之间,是存在那种无声的默契。

也不知是怎么,白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明明并没感谢与感动之外任何多余的情绪,可如偏偏没忍住红脸,她低下头,还些不好意思对上白此时的目光,大概是太直白吧,被学姐么直白地盯看,如真的会忍不住不好意思的。

课是吧。”白的语气里带种平日没的,很特别的温柔,听得如的心都快化,“是不是也没得及吃早饭呀,我面包和牛奶,你要不要吃点垫垫肚?”

的作息和饮食还都是很健康的,所以她直接没收包里的咖啡,然后把牛奶和面包递给如,态度强硬、干脆,完全容不得如拒绝。

早上被自己装进包里,打算带给白当早饭的面包和牛奶如今又重新样样地回到自己眼前,如突然些庆幸自己今天早上没少带,而是带双份的牛奶和面包,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就是私心要和白起吃早饭,才会都背双份的学校呢。

唔,不愧是被白亲手撕开包装袋的面包,吃起都感觉比平时是的要甜上不少。

如叼小面包,只觉得今天的面包上恐怕是抹蜜,从嘴巴甜到心里,还不会觉得腻,简直回味无穷,时间,倒是连往下咽都舍不得

会再让学姐帮自己撕个包装袋好如看修长的手指想到,定是学姐的手指太好看,以至于被她碰过的东西都会变得格外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