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 乙天旭

小说:大唐荣耀之半岛雄鹰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曹灶CaoZao 字数:5039

火红朝霞消褪后,阳光开始驱离初春寒意和昏暗。他满心欢喜和兴奋,次他年纪足够,终于可以像两一样,来参加早政。乙天旭生日恰立春一天,作为乙支家最小孩子,他今年十二岁。

后面叫喊,匆匆吃过早饭,疾步来到政事堂。座六开间高房用石头砌成,坐落乙支府正中央,两边是通向前进、后出月门。政事堂分为两部分,东侧为乙宏安聚集族内臣民议断事务正厅,西侧为处理日常政务书房。片石头房被一圈高高石墙围起,仅仅漏出一片灰色屋脊,屋脊每片瓦当都雕刻着乙支家族族徽:一头展翅疾飞雄鹰。

他信步进入政事堂,看到神情肃穆地端坐高台椅子,下巴和两鬓灰白胡须被修剪整齐,一双浅褐色眼瞳变得严厉和庄重。无论乙天旭怎么看,也像是晚餐前对他们弟三人娓娓讲述祖父乙支文德传奇故事人。乙天卓、二乙天伦分坐父亲左右两侧。他了高台,对二做了鬼脸,便走到了旁边。起身把他抱坐齐胸高石椅。“多看他们眼睛,感受他们喜怒哀乐,洞察他们真实想法。”告诫他。父子四人高台坐定。

哑巴乔黄、“火爆小子”乔火弟俩是贴身随从。弟俩引入第一议事人进来。人还没看到,地板却响起了咚咚沉重声音。他看到一红脸长须胖子进来,身罩了一马熊皮作为斗篷。此人肥头耳,短须疏眉,一对鼠眼下左右转停。来人见到,并没有下跪,只是身子一躬向父亲问安,“三韩部族长金伯见过加。请原谅属下有膝伤能行全礼。”

注视着金伯。“免礼了。金伯,你远道而来,想必有事情禀报?”摆手,示意金伯右侧一排黑檀木椅子落座。

檀木椅子能容得下两人,金伯扶着椅子,身体慢慢滑入椅子中,还溢出来少,动作让他沉重得喘了口气。“加,您也看到了,下已经老病堪。虽然春天已经到来,我还只能披着密透风兽衣。只怕也快走动路了,知道还能看到几春天。人啊,一老就容易昏聩,也老想着过去事。趁我脑子还清醒时候,我斗胆和您商议一下。加,您什么时候能把我们三韩部自留地还给我们?”

乙天旭小声问:“,什么自留地?我们为什么要还给他们?”

轻声对他解释:“抗隋胜利后,祖父带领灌奴部族民来到此处,和当地三韩人发生过一场战争。三韩人认为冬比忽城以南三十里外土地都是三韩部,金伯已经来讨要几年了。”

微微皱眉,“金伯,灌奴部从未许诺将所谓自留地还给你们。我父亲没有,我也没有,我还要告诉你,我儿子也会。你们三韩部我灌奴部治理下,丰衣足食,为何还琢磨些陈年旧事?”

金伯一对鼠眼射出一阵寒光。没有逃脱过乙天旭眼睛。过它转瞬即逝,代替是温和回复。“加,您和您妹乙雪带领着灌奴部族民,占领了我三韩部土地。我虽然想忘掉,但是我族人忘了。我快死了,无所谓,想再打打杀杀。我孩儿们却对此总是念念忘。些血气方刚年轻人啊,我把老骨头管都管住,像初生牛犊子一样,总要出来撞一撞,撞得头破血流才肯罢休。”

番威胁让嗓音提高了少,“那你就好好管管你儿子。我早听说他族内胡作非为,强抢民女,还有滥用武力。当然,都是你族内事务,我便插手。过我警告你,金伯,如果敢我部族地界作恶,我肯定会让他们后悔。”

乙支家承诺抵万金,警告更让人胆寒。明白无误地阐述似乎并没有让胖子退却。金伯脸色僵硬,嘴倒还客气,“‘凡事必报’,加,我当然知道您族语。我定会严加看管他们。”

顿了顿,“金伯,关于自留地想法我已经听到,你直抒胸臆让我感到敬佩,但是我必须拒绝你。金伯,我灌奴部漂泊已久,地是我们灌奴部恩人,我们视同为自己生命。我们治下,灌奴部和三韩部子民生活富足。土地问题讨论。我希望下次再见到你时候,能带来一些好消息。”

乙天旭看到金伯支撑着自己身体,像马熊用双腿站立,准备随时撕咬猎物。“既然加如此明示,下也没有什么好说,我回去力当劝服众人。”

点头,对二乙天伦说:“伦儿,你送金伯出去。”

等二重新落座后,第二拨人被引了进来。为首者中等身材,虽然须发皆白,却神情飘逸,眼睛中透出神采来。乙天旭颇为喜欢,马认出了他。来人正是灌奴部族臣,扶余城城主阴江德。去年灌奴部会猎,乙天旭曾经见过他。今日阴江德再次来到冬比忽,身后跟了一靓丽女孩。女孩娇小脸庞,细眉细眼,穿着鹅黄散花八幅罗裙,披着淡色纱衣,头特意带了一赤金蝴蝶,翅膀用蓝宝石装点。政事堂里都是男人,女孩一出现,让人感觉女孩犹如草丛中飞舞黄翅膀蓝点蝴蝶。他隔着老远就闻到了她身香味,闻之令人沁人心脾,好像是紫罗兰花香,也或许是玫瑰香味。香味空气中肆无忌惮,人却腼腆无比。只见她红着脸,羞羞答答,肯抬头。

阴江德满面笑容,对着单膝跪拜问安后,便引着女孩坐了旁边椅子

“什么风竟然把阴吹来了?”露出真诚笑容。

“乙支人,无事就能登三宝殿?我想念你和你世子,过来看看你行吗?”阴江德笑道,脸皱纹如刀刻般明显。

“你自己来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带女孩?”笑道。

“她是我最小女儿,叫阴婷。去年跟您一起参加过您家族狩猎。”阴江德说道。

乙天旭也想起来了。那时候是冬天,家都包裹得严严实实,没想到女孩到了春天变成了样,有了般婀娜身段和姣好面容。 “原来是阴婷姑娘。”笑道。

阴婷欠身向问安,却偷偷瞄了眼也没能逃脱乙天旭眼睛,女孩脸变得绯红。

阴江德对着笑道:“我小女儿啊,是三孩子中最让我省心,人长得俊,又乖巧贤惠,女红我家里人是无人能及。只是最近得了怪病,茶饭思。”

“哦?什么病?”煞有趣味地问。

“相思病。”阴江德哈哈笑,政事堂人都笑起来,二笑声更是夸张。“还只有加您才能治得了。”

“阴江德,你老小子竟然拿我开玩笑。”笑道。

阴江德也笑,“是您。加您也快老了。再说乙支夫人是咱公主,可是吃素,我可敢招惹。乙支人,自从阴婷跟随您狩猎,回来后,人就像失了魂一样,是吃下饭,也睡安稳。实相瞒啊,我乖女儿是看宝贝儿子乙天卓咯!”

乙天旭看到女孩阴婷脸更红,头更低了。乙天旭转身,也变红了,他坏笑着捅了两下,被按住。

阴江德继续说道:“一别就是一年多。我乖女儿一直放心下,她几乎日夜眠,非要给你家公子做衣服。”说完,他让随从打开箱子,阴江德拿出一件衣服展开。乙天旭看到那是一双层丝绸襦。“我女儿用都柿果实把绸缎染成了蓝色,又收集了等红豆,捣碎煮好后又面染了红色方图,还收集黄鹂尾羽做成黑色羽线,方图里织入了雄鹰,”乙天旭看到雄鹰目光疾厉,昂首展翅,颇为传神。

面对件煞费苦心礼品,若有所思。“衣服就如你家女孩容貌一样美丽,和你家女孩心肠一样美好。阴家自古以来就是灌奴部有名望、忠心耿耿望族,能娶到阴婷姑娘是我们荣幸。但是非常可惜,我能给我做承诺。”说,“卓儿只有十七岁,年龄尚幼,宜娶妻。等到时机成熟时,我自然会考虑。”

乙天旭虽然年幼,他听出来礼貌地拒绝了他。

阴江德跪下,“仁义、信誉远播我灌奴部和丽,我也知道能和加长子结姻亲是我积德。过,我还是要向加进言,您给天卓世子选妻时候,肯定会知道一点:朴实女人才能成为最好妻子。我女儿算一。如果嫁入乙支家,她是你们眼睛享受,是耳边聒噪。也会是我们阴家荣耀。我和我女儿说过,哪怕是做小,我女儿也愿意。”

“你又来拆我台,我们乙支家从纳妾,难道你要让我成为乙支家肖子孙吗?”口气中有些责备之意。

阴江德和女孩脸露出尴尬之色。

乙天卓使了颜色。会意,他起身下了高台,朝阳下影子显得更为瘦长。他首先弯下身来扶起阴江德,随后扶起女孩,贴面站了女孩面前,眼睛注视着她,“阴婷姑娘,请接收我歉意。正如所说,我还未到娶妻年龄。乙支人有诺必践,所以能答应你。”

女孩抬头,凝视着,轻启朱唇,“公子别样,我也知道公子才艺过人,可能看我,过请公子收下我给您做衣服,就当做纪念。”

“姑娘您千万别样说。姑娘美貌和善良让我们所有灌奴部男孩们心动,姑娘勇气和直白又让我们乙支人钦佩。和你一起日子是我荣幸。你做衣服是我见过最美丽衣服。我收下您美丽结晶。阴婷姑娘请要介意。无论是谁,我相信您一定会能找到一好人家,让他来享受您美貌和善良。”

阴婷姑娘将衣裳递入手中,都表示感谢,阴江德又寒暄了几句,无奈带着女孩离去。

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哑巴乔黄又带着两男人进来,一衣着华丽山羊胡老头还撕扯着另外一人衣裳。二人进来后,山羊胡老头“扑通”跪下,高叫道:“乙支人,您要给小民做主啊!”

“请你慢慢道来。”告诉二人。

山羊胡五官挤成一团,喘息止,“小人……小人姓华,单名一亮字,祖是来自中原汉人。我们华家三世辛苦劳作,也仰仗仁政,家里终于积累了一些薄田,将一顷田地租给了恶棍,”老头胡子颤抖,手指头指着另外一人,“小人三代单传,膝下只有一儿子,对他是宠爱有加。可是,我孩子……却被……他给杀死了!”华亮双手掩面,痛可言。

喝问:“是你杀死了他儿子?”

另外一人穿着破旧灰黄色粗布衣裳,衣衫有五六手掌般补丁,头发也已经散开来,遮住了半边脸庞。乙天旭仍然能看得出来此人脸色发白厉害。“正是我。”

“你叫什么名字?你如何丧心病狂将他单传儿子给杀掉?”质问。

“我叫童路。杀了就是杀了,杀人偿命。加问么多作甚!”

乔火甩了童路一巴掌,将他打倒地。童路嘴角登时出血。火爆小子怒斥童路:“放肆!竟敢样对加说话!”

摆手,告诫乔火,“以后我询问时候,准你下手打人!”离开座位,下了高台,双手扶起了童路,“乔火是我新进侍卫,如有冒犯,请你原谅。作为灌奴部加,我要主持公平和正义,我想让你成为一冤死鬼。所以你有什么首尾,尽管告诉我。”

华亮一旁抢话道:“乙支人,您杀他一点都冤。我告诉您前因后果。他租种我们家土地,没有按时纳粮。我小儿过去催粮,却被他无端抢白,两人争执。他母亲看过,便过来帮衬,三人撕扯时,小儿失手伤了他母亲。他气过,竟然把我孩子给残酷打死了!”说完山羊胡嚎啕痛苦。

“童路,你承认他说是否属实?”

童路眉眼都挤到了一起,牙齿咬得咯咯响,颤抖手指指向了华亮,嘴里却说出话来。轻声说道:“童路,我自从接过我父亲衣钵,还算兢兢业业。你有什么冤,妨对我直说。我相信公平正义。”

童路脸仍是一脸愤恨,“……华亮是坏蛋!他每年都增加地租,导致小人根本活下去,再加老娘病重,家里根本揭开锅!”

加,他满口胡言,您万万可信他啊。”华亮喊道。

“你每年需要交多少租子?”问道。

“我租了华亮十亩地,每亩地需要给华亮交两石粮食。碰年景,我需要借粮才能维持生计。”

“每年两石?华亮,是否属实?”严厉眼光瞪着华亮。

华亮瞬时软了下来,半晌才小声回道:“是。”

乙天伦“倏”地站了起来,红着脸,粗着嗓子喊道:“我灌奴部规制能超过一石,你竟然超出一倍!华亮,你好胆子!”又对说,“,华亮横征暴敛,又纵容儿子欺压良善,本来就是过错先,所以童路杀人实是情有可缘。”一刹那,乙天旭突然觉得特别感激二仗义执言。

“过错能开脱童路杀人罪行。我灌奴部,杀人偿命,亘古道理。”回答,二还要辩驳,摆手,示意他落座。

“我失去了唯一儿子,请乙支人给我主持正义。”华亮催促。

转过头来,对童路说道:“你可知道,杀人偿命?”

“我知道。”

“那你还有什么对我说?”

“经历此事,小人也早已经将生死看透。小只有一心愿,请乙支人恩准。”童路狂暴声音温和了下来。

“恩。你说来听听。”

“家中老娘本来就重病身,次他儿子来捣乱,事故发生,老娘悔恨交加,如今更是卧床家,滴水进,怕是命久矣。”童路跪下,叩头有声,流泪止,“我想给我老母亲送完终之后再来赴死。”

华亮一旁扯着嗓子喊道:“万万可啊,乙支人!杀人偿命,哪里还有乞缓一说?他孑然一人,名一文。如果您现放了他,厮擅长水性,肯定会驾船逃跑。天理如何申张?”

童路请求让父子四人陷入了沉思。

乙天旭和二交换了下眼神,他对说:“,我想让他死,我要童路活着。”二随即一旁附和。

回头看了他和二一眼,又盯着童路眼睛看了足时,最后眼光落。“孩子们,咱们乙支家相信公平正义。但你们要记住,当公平正义都还够时,你要看着他们眼睛,做出最符合你内心选择。”

眼中没有了犹豫。他回到高台座位坐下,对华亮说:“华亮,你来自中原,更明白你们中原一句古话,‘己所欲,勿施于人’。如果你高堂时日无多,难道你也能镇静自若,还会些条例规制?我了解你为子复仇急切心里。你放心,我会给你正义。”

站起来,他们弟三人也都跟着站起。初升太阳将浅红光线洒进政事堂。乙天旭抬头仰望父亲,父亲阳光下犹如巨人般笼罩住他。

“华亮,你乃富户,本当与人为善,帮持佃户,但是却贪财枉法,手段下贱,逼出人命,我判你你将多收粮食如数奉还给童路。由于你儿子过失,导致童路母亲病重,你需负担童路母亲医治药费,并且向他们郑重道歉,得延误!”说道。

华亮瘫坐,“乙支人……”

将视线转向了童路,“童路,你故意杀人,杀人偿命,自古天理。我以灌奴部第二十三代加名义判你死刑。但是……”严肃声音变得柔和了些,“双神慈悲,念你老母亲病重,你我约定,给你母亲送终后,你必须回到里赴死。”

童路一阵沉重抽咽后,哭出声,叩头止。他额头吝啬地撞击石头地面,血顺着脸颊和鼻子留下,“嗒、嗒、嗒”滴了地

“感谢乙支人……我会遵守约定。等给我老娘送终后,”他用破烂袖子揩着眼泪和鲜血,嗓音嘶哑,“我会回来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