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

小说:大唐荣耀之半岛雄鹰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曹灶CaoZao 字数:5451

位于西南境的冬比忽城¹是灌奴部²的都城,此时的它终于熬过了漫长的冬天。四月底,城墙外的周围深绿浅翠平添一重春色。片草原冲出了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地面,草原两侧树林中的松柏显得更加翠绿,白色的桦树也开始发出嫩叶,各种各样的野花争相开放,林间的鸟雀啁啾啭鸣。

在城里呆了一个冬天,几乎没把娇闷死。所以这次人开春以首次巡视城墙,便迫及待地随同爹一同前往。这是娇第二次登上冬比忽的城墙。上一次还是在去年的秋天。那时候的冬比忽城墙就像个土坡。没想到一个冬天过去了,城墙的变化竟然有这么。原的土方已经完全去除,城墙已经全部改用石条砌成,比寻常城墙高出两丈有余,连箭楼也是石板垒砌的。作为进出口的城门,更是两块巨厚重的山石,煞是有气势。

出城之前,爹就千叮咛万嘱咐,说可能会有盖苏文的奸细潜行在冬比忽城,让万分小心。可顾上这些,执意出城玩耍。骑上了心爱的马驹“银铃”,宏安和宏措巡视完后,便欲带回府。娇执意肯。爹看的小白马,知道要骑到城外撒欢,执拗过,再加上在旁陪笑劝道:“兄,自会看护好这头小野鹿,就放心吧。”爹方才应允,走时又好好叮嘱了一番,对娇说道:“这次要像上次那样折了脚踝让娘忧虑。”娇撒娇道:“人放心,娇遵命。回去告诉娘,很快就回府。”

爹走后,娇如赦了一般,穿过城门骑,骑上了的小马撒欢而去。的小黄狗妮妮也跑追赶,看护的则慌迭地叫喊追了过

穿过城门楼,越过吊桥,跑出外城墙。护城河的水开始融化,慢慢地变成浅绿色,生命的颜色,犹如娇开心的心情。紧跟在后的是带长弓和羽箭的宏措,还有忠心耿耿的侍卫哑巴乔黄。出发前就说过,今天一定要猎头鹿回去。

的冬比忽城墙犹如巨人般在身后挺立,并且渐渐远离。城墙外两三里地,便是礼成江,还有两侧巍峨的蜈蚣山和松岳山。也过了两侧的丛林,的小黄狗汪汪的叫跟上丽菊的花香轻轻拂过的脸庞,黄檗树伸展枝叶散发出活力,都在欢迎的到,连空气中都弥漫生命蓬勃的味道。虽然支府府和冬比忽城也是每日夜的热闹,但是娇更喜欢这里。因为可以骑的小马驹自由驰骋。

那匹小马是的最爱的玩伴,因为它能带到铁匠铺、裁缝店、马场、军营、野外等所有想去的地方。这匹小马也是天卓特地从遥远的绝奴部给选的。灌奴部的子民们都知道绝奴部靠近突厥,落有高句丽最优良的马驹。

娇生日那天,当天卓牵这匹蹦蹦跳跳的小白马到面前时,兴奋的喊叫起,紧紧抱住小马驹的脖子半天松手。家都在旁边哈哈笑。短短的几个月,在的悉心照料下,现在这匹小母马已经长到和一般高,毛发纯白,马鬃却是银色的,没有一丝杂质,精神抖擞、闪亮动人,小小的个字却好像憋无穷的能量,娇给它取了个名字:银铃,因为它在风中跑动时,马蹄声像铃铛一样清脆。骑上它后,总是得使劲拉住缰绳才能让它停下

娇十四岁,正是一步三蹦的年龄,只见穿上了的小马裤,娇和丽同胞们一样,最喜欢白色,所以穿了一身宽的纯素外套,脚蹬绣有雄鹰纹绣的鹿皮小蛮靴,虽然已经到了束发的年龄,但是喜欢把头发盘到头顶做成髻的样子。早上出的时候趁注意,便把头发散开然后扎了个高高的马尾,头上左鬓上戴野花,更显得舒畅自由,穿紧袖的衣服。妮妮是这次深冬季节刚刚出生的小黄狗,熬过这个冬天对它说相当容易。它是第一次到野外所以显得格外兴奋,引得娇和马儿追追去。

积雪在融化,鸟儿在树上开心地聒噪。他们骑行在城墙外的泥泞街道上,先是穿过了排列整齐,用木材和粗石建成的镇军营。的蓝色披风在风中翻腾犹如波浪。他优雅地扯缰绳,夹马腹,如滑丝般流畅地迈步疾奔,“娇儿,骑得很好。”

心中一阵得意,“想再骑快点。”

微笑。策马开跑,的小狗妮妮跟在后面冲了出去,身后杂沓的马蹄声响起,也跟了上

娇扯缰绳,“,盖苏文真的派坏人到了冬比忽?”

“小心没有过逾的。”的头发兄一样没有髻起,但是没有一丝凌乱,黑色胡子遮住了下巴,有几缕白丝顽强的透了出,让他看起比四十多岁的实际年龄要成熟。他张望了下,“更何况咱们已经出城。”

的防范没有任何感觉。首先是北部杨万春带了坏消息,说唐兵临城下。接是父亲在镇军营受到暗杀,这让脊背发凉。从那时候起,整个冬比忽城就笼罩在一片阴云中。守军没日没夜地在城中巡防。就连铁匠尔古也被爹的人勒令在傍晚前收摊。爹则整日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和、甘左、戴圭、兄、二兄共商对策。还听说,丽的王子也是的表兄高宝雄也要出使冬比忽,宣布容留王的旨意。究竟要发生什么,没人告诉他,但怀疑肯定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天旭能参加爹的早政,而能?”一想到这,娇就觉得愤恨平,“他才十二岁,比还小两岁。”

忍住了笑,“因为他是咱们支家的男孩子。”

“为什么只有男孩子才能参加?”感到平,“听娘说,的姑母雪就是一个比男儿强万分的女孩。”

这句话让微笑的脸凝固。他没有回答

置身林间的感觉真好。轻握马缰,让银铃缓步慢行,一边四处观望。太熟悉这座原林了,然而在长期坐困冬比忽后,如今却有初次造访的兴味。树林里的气息充溢他的鼻孔:新鲜松针的明锐香气,软湿的泥土芬芳,还有模糊的动物麝香,以及远方炊烟的味道。瞥见一只黑松鼠的身影,在一棵被雪覆盖的橡树枝干间穿梭,接又驻足欣赏一个斑斓蜘蛛所织就的银色蛛网。

溪流湍急,水势高涨。娇下马,牵坐骑越过浅滩。渡口最深处,水及腿。把马儿拴在对岸的一棵树上,娇可以感觉水花溅到脸上。笑了。他们抵达对岸时,只听树林里传一声长嚎,音调渐高,哀叹久长,仿如穿梭林间的一阵冷风。抬首聆听。“那是狼群。”说,“那里有猎物。娇儿,在这里等一会。”说完便从背后拿出了金弓,骑马飞驰而去。

他走后,整个森林仿佛朝娇包围过。随后他听见树叶沙沙作响,娇立刻拉动缰绳,教银铃转身,去跟随和乔黄。然而从林中传到溪边的,却传一阵令人恐怖的低语。

“放下那把该死的武器。”四名行凶者皆是黑色的装束,为首的一个留光头,身材最为高,“会给一个没有痛苦的死亡。”娇紧张地拨开眼前的叶子,只需一眼,便知他们既非灌奴部的族民,亦非强盗。猛然惊觉自己单身一人,便慌张地望向身后,用眼睛找寻的下落。

那个被攻击的青年身上穿崭新的深灰色羊毛外套,上面还缝了一只精美的蛇形银针,天鹅绒毛边的白色披风已经被鲜血染红。

“是鬼室福信派们过的吧?”青年从嘴中吐了口鲜血,将环首刀对准了他们,“们好的胆子!知道是谁吗?”

“一具死尸。”领头的光头男说道。

被刺青年手臂受伤,咬紧了白玉般的牙齿,“楚奇,是阶伯的内弟,竟然背叛?”

“扶余隆,识时务者为俊杰。只消知道今日便是的死期。”光头男举起了环首刀,

青年奋力迎击,断躲闪,无奈对方人多势众,很快腿上和胳膊上便受到刀伤。喜欢这群行凶者模样。行凶者一共四人,心中为怜惜青年的境遇。握紧了兄给打造的匕首,看了看四周,周围仍然没有的身影。正在犹豫,妮妮“汪汪”叫了两声。

“谁在那里?”一个一脸灰胡碴的人跳出了圈外,朝这个方向走,“快点给滚出!”

胆!”怒。站了起声呵斥人,“竟然敢这样对说话!”

光头男又高又瘦,长一张苦瓜脸,手中的长矛是根八尺长的黑橡木棍,前面安一个丑陋的枪尖。

“快解决了。”光头男对青年重重一击,将其击倒在地,又对灰胡碴喊,“能让人发现!”

娇拿出了匕首,“敢!支家的娇。若敢动会把卸八块!”

这让灰胡碴哈哈笑,“那卸给瞧瞧。”

安地看他。这人的衣服是冬比忽城百姓的穿,难道他们是盖苏文派的奸细?

“别过!否则们通通没命。”声威胁,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们撤退。

还真是个支人,否则会拿一把匕首救人。”灰胡碴举起了环首刀,“小妞,这是自找的——”

——“飕”的一声,从背后的树林传。灰胡碴整个人凝固住,举起的手一动动,随之武器掉落在地上——一支粗的箭矢突然穿透了他的胸膛,只留下一小段箭羽在外,沐浴在血中。

“放下武器,朋友们,想猎杀的是鹿,而非人。”有人在身后叫道。娇怀最后一丝希望抬起头——果真出现在那里。这番话充满了商量的口气,却透露出让人窒息的紧张和威严,支人的威严。他骑马,手握长弓,麋鹿血淋淋的尸体挂在马背上。

“另外一个支人。”光头男暂时放下了蓝衣青年,目露凶光,和另外一个粗壮得像个酒桶的人朝。“找死的支人!”

的朋友们,是愚蠢还是绝望让们在宏安人的领地上行凶?”

支人,别多管闲事,”光头平举环首刀,脸上的肉一颤一颤,“带上支小鬼。当什么也没看见,就会放们走。”

“他们行凶在前,”娇对喊,“要是没有,他们会杀死那个青年。”

眼睛瞟了下受伤的蓝衣青年,优雅地将长弓放于背后,“们是什么人?”

粗壮之人举斧头,“操,管鸟事?再走就让一斧子!”

皱了皱眉头,“胆子小,竟然敢在灌奴部治下行凶伤人。”

“该死的支人。”光头男子轻蔑地说,“倒是想知道,支人的血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他猛地给他的同伴做了个手势。“拿下!”

拔出长剑鹰爪,从身后踢马向前。公马跳进溪里,酒桶高举斧头,没头没脑地从马上挥出长剑,长剑呼啸倚,正中对方面门,发出令人作呕的碎裂声,随即鲜血四溅。木桶仰面倒下。另外一侧的光头顺势将坐骑的马腿砍断——跌落马下,还没有起,光头的环首刀舞得像条钢头毒蛇,闪电般朝他胸口窜去,一次、两次、三次,但的长剑挡下每一记攻势,拨开刺的环首刀利刃。

十步外,娇迅速到受伤蓝衣青年身旁,扶起了他。娇抬头看时,光头男肩膀上已经中了一刀,光头男突然转身,想逃离这场屠杀……可惜却没跑远。他正踉跄爬上对岸,从背后拽出长弓,一箭射出,正中那人后背。那人惨叫,像绊倒一样跪在地上。只可惜最后一人早已经逃脱得无影无踪。

走过去摸了摸光头的脖子,随后向他们走娇看到青年脸上的血滴下。男孩身上有股类似草丛清香的味道充塞的鼻孔,还有血腥,那是一种恐俱的气息。“喂,”朝青年道,“叫什么名字?”

是扶余隆……百济的太子……”蓝衣青年额头上是密集的汗珠。

“他们为什么会追杀?”将长剑鹰爪放入剑鞘,迷人的微笑重新回归到脸上,“还是在丽境内。”

百济青年没了言语,只剩下呻吟,之后便昏了过去。“人……要见人……”

“娇儿,他急需医治。”背起了他。

“他真的是百济太子吗?”

指了指青年的手指,“他手上所带的蛇纹戒指,只能是百济王室才能佩戴。敢断定他至少是自百济王室的人。”

步行的乔黄赶和乔黄一起将麋鹿从马上拉下。侄二人起将百济青年扶到马上,接回冬比忽城中医治。尽心照顾百济青年,直到遣开。“要告诉任何人今日之事。”叮嘱他,“爹自会处理。”说完便遣到学堂

等到娇到达位于政事堂的学堂,屋内已经坐得满满当当。娇看过去,的双生奴端坐在座位上。奴是个身材苗条的女孩儿,体型瘦长,长颈,削肩,细腰,长腿,乌黑的卷发开心地披散在肩膀。除了体型,俩的性格竟然也完全一样。娇像个男孩儿,每天像头鹿一样的飞奔和撒野,身上时常带些淤青和流血的伤口回家,整天让娘担惊受怕。而姊却是个端庄安静的女孩儿,平常总是看书、作针线活,娘深为喜爱。想到这点娇就愤愤平。

在高台上,天卓正在收拾桌椅,摆正笔墨纸砚。兄瘦高个子,十七岁的他比身材高的父亲还高出半头,方正容长的脸庞,五官犹如雕刻一般清晰,还有高耸的额头,深色的横眉,深眼眶,还有最喜欢的轻柔眼睛,如峰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巴,唯独一头好似女人的柔顺的乌发被他挽住披在脑后。他穿一身干净修身的蓝色长袍,更显得身材颀长。

高台下,有小小自灌奴部小小二十多个部族的子弟们参加了学堂,有自扶余城的阴歌、阴强兄弟俩。兄阴歌中等个子,身材极为清瘦,却如白桦树般挺立;弟阴强矮小但是身材壮硕,过他们可爱的小妹阴萱并没有出现。还有披兽皮、身材高的三韩原住民部落子弟,领头的正是族长金伯的儿子金缪和小儿子金昂,两个人都有熊一般健壮的身材。他们头一次进到如此的府第,一脸的新鲜感,也用眼睛瞧瞧去。当时满满当当的坐齐了,只等唐先生。

父亲的师傅刘至夫子登上了高台,从兄手中接过了书本。他翻开书,读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刘至师傅释义完后,下面的阴歌早就听得雨里雾里,提问道:“夫子,经常打猎,每射死一只锦鸡就会欢喜,那如果杀生是性恶的话,怎么能说性本善呢?”

娇见先生正欲解答,却见三韩原住民部落的金缪转头过,用太流利的华语接口道:“夫子说是本善就是本善,插什么嘴?”奴知道这三韩部和扶余城因为土地纠纷,向和。

阴歌无话。娇知道阴歌向是个谨慎之人,虽然年纪,但是说话做事总是三思后才行,没想到他的弟弟阴强虽然年纪只和二天伦一般,却是个脾气暴躁的孩子,也素就看惯三韩部时常欺负他的族人,当时就回击道:“们想问就问,刚才夫子也说到了,算什么等闲事?”

娇知道金缪向让人,只见金缪倏地立起,指阴强骂道:“敢指责们扶余城向是孬种,只会躲在城中,连打斗时都敢正眼瞧们,只配给加舔脚趾。”

阴强怒,拿起手旁的茶杯用力掷往金缪,阴歌想阻止却已及,金缪见水杯飞,一躲闪,水杯“咔”的一声却砸在墙上碎掉。金缪怒,说道:“小东西竟然敢动手!”他抽出腰间的短刀要过拿阴歌。

这时课堂混乱,两个部落里的人都怒目而视,有的还在摩拳擦掌,奴吓坏了,站起往墙边躲。眼看言语稍有合,就会打起天卓站起抱住了金缪,夺下他手中的短刀放到自己腰中。“都给坐好,在这里谁也许撒野,否则会把们都绑起,让们的父亲把们领回去。”随后他对金缪说道:“这把刀先替保存,下课后自会还。”

听到这金缪方才静下,坐下时还恶狠狠的瞪了阴强一眼,阴强也被兄阴歌劝住,其余的人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兄也回到原位,他端起了桌子上左手边的水杯,喝了几口水——随即,他的双手颤抖止。惊,自觉地站了起——紧接兄捂胸口,呼吸急促,空杯落地碎裂。二天伦和连忙跑过去——兄胸部剧烈起伏,汗淋漓,从凳子上滑落下,将后面的桌子扑倒。他的脸色苍白如纸,他努力想吸进空气,结果只咳出细得吓人的嘶声。他的脖子彷彿被钢铁般的手指紧紧勒住。他想叫出声,声音却像卡在喉咙里……

紧接兄身体抽搐了几下,猛得从口中吐突出一串鲜血,眼睛也渐渐失去了光泽。小弟天旭和奴在身后目瞪口呆,知所措,哇哇哭。停地叫兄、兄”。政事堂内一团乱。正没理会处,宏措进,众人分开一条道,兄接过抱在怀里,使劲地摇道:

“卓儿,卓儿,醒醒!”他转头告诉随从,“快叫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