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乙宏安

小说:大唐荣耀之半岛雄鹰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曹灶CaoZao 字数:8533

在镇军大营内遇险后,几乎天内,冬比忽城内谣言四起,连集市上摆摊的贩夫都在疯传,说上百名盖的探来到了冬比忽,光刺探灌奴部军情。竟然还要投毒、放火,杀死灌奴部族时间满城风雨。连忙和甘左、三弟乙宏措起追查谣言来源,却始终没查到首尾。直到掌灯时分,匆匆回到乙支府,检查完孩们的功课后,便来到书房。

书房在乙支府政事堂的西侧,临窗张桃花木书桌,桌前摆放着梨木靠椅,两侧的书架里摆满了书秩。书桌上两叠青紫书皮函,里面放满了邸报,插着象牙签。坐下,刚要拆开邸报读阅,管家来报,平壤来访。

谁?”些诧异,竟然夤夜来访。

“乙支大,来愿透露名姓,只说故来到,您见了自然会知道。”

皱眉,放下了笔,起身来到政事堂,见到了稳稳地站在厅堂正中。走近,才观察到此油头粉面,光头上没毛发,整张脸上连丝胡须都没,在蜡烛的火光下熠熠发光,身上还往外溢着香气,肥大的身材被个藕色的袍整整包住。

“克平?”倒吸了口凉气。

躬,脸上马上堆满了谦卑,甜腻腻的嗓音从口中传来,“我的乙支大!十八年没见,叫我如此想念!”

克平的确的故,也阿妹乙雪的侍从。“雷电之晚”后,克平便开始跟随当时还爷的容留高建武,起在抗隋的战场上经历了腥风血雨。跟随容留,甚得荣留信任,做到了主管外事的太大兄(高句丽官职名)。对于这位太监,心里五味杂陈,因为从来没希望再次见到过今日注定平常的天。

“原来真的克兄。”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克兄从平壤远道而来,失远迎。”

克平的嗓音很细,说起话来慢条斯理。“乙支大,事情紧急,所以请您原谅我的仓促来见。”

“哪里哪里。这别十八年,我真认出你来了。”番寒暄后,俩分主宾坐定,管家上茶毕。

“您认出我,我确整日思念乙支大您啊。”太监粉嫩的手端起了茶杯,缓慢地呷了口茶,“想起当年和您、荣留起抗隋的峥嵘岁月,真的感慨颇多。再说我星夜来到咱们南境,正受容留之托。”

“噢?”放下玉杯,“难道因为大唐来攻?需要我南部的族兵支援杨万春?”

克平又呷了口茶,脸上直保持着微笑,说出来的话却让毛骨悚然。“乙支大,北部天大的事也要放放。我这次来更重要的使命——乙支大,容留危矣!”

的身微微颤。高句丽东、西、南、北、中这五大部族之分。的南部灌奴部大丽最大的部族,户口多达百万,和中部的桂娄部高家起,同为五部中的上等部族。作为双神的后代,高家占据位已达五百余年,而高家和乙支家的通婚也持续了数百年。两家的同盟暂时压制住了杨万春的北部绝奴部、于支留的西部涓奴部,还泉盖的东部顺奴部,最为虎视眈眈。联姻勉强维系了高句丽的五部限于分裂。如果大唐的来袭都能让容留置之脑后,警惕地想,那就内部的纷争。父亲曾经告诉过,从来没外部力量能将勇敢的大丽击倒,唯内斗才会让们四分五裂,国破亡。“克兄此话何解?”安地问。

太监的回答果真印证了的可怕推断。“乙支大,您或许知道,泉盖任职大对卢十多年,昨日突然去职。”

这则消息让大为解。作为高句丽五部最富裕的部族,东部泉家凭借源源断开采出来的黄金,逐渐成为大丽境内最具实力的家族。其中,泉盖顺奴部的大加,还从父亲泉大祚手中接过大丽朝堂大对卢职位,执掌大丽政权达十余年。如今突然之间蹊跷离去,着实令费解。

克平早猜透了的迷惑,接着说道:“其实整件事情,恐怕只和荣留们俩才知道真正的原因。容留元年,时年二十五岁的盖从父亲泉大祚手中接过大对卢(类似唐朝宰相官位)的位置。我们都知道泉大祚抗隋点功劳,可以八年的大对卢,但最说过去的竟然打破国任命的古制,把大对卢的位置变成了世袭,传给了的长泉盖,这就埋下了两的恩怨。虽然荣留、盖您被称为‘抗隋铁三角’,但荣留心底里,从来没把盖看成自己的。”

正如父亲和容留的长兄婴阳们也从来没把泉家当成自己。这让想起了那场足以载入史册的大丽比武大会。大丽在父亲乙支德和婴阳的带领下,勇敢地将大隋侵略者赶跑,大隋帝国也随之轰然倒塌。来自中原的巨龙威胁消失,犹如头顶的利剑被摘除。大隋三征高句丽,导致大丽境内战火连绵,满目疮痍,口锐减,婴阳为了重振全国的士气,举办了这次大丽历史上最为宏大的比武大会,来振奋心,而来商议联姻、巩固权,尽快让整个国家安定下来。在比武大会上,高句丽五大部族的大加率领重要物悉数登场。那时才十七岁的乙宏安目睹了整个平壤城的海,甚至连马都没地方下蹄。

在这场全国瞩目的比武大会上,东部的泉大祚向婴阳提亲,提议让的长泉盖迎娶公主高建丽。但婴阳认为涓奴部低等贵族,另外在抗隋战争中,功劳甚小,配赢取自己唯的阿妹,所以没同意。

泉大祚忍着羞愧,又向父亲提亲。父亲听后哈哈大笑,拒绝了泉大祚的请求,并和婴阳商议,为了争取受战争创伤最小的西部涓奴部,们将自己的阿妹乙雪许给了于支留,而非泉盖。婴阳为了讨好父亲,向父亲许诺,会将乙雪和于支留的的婚礼办成高句丽最盛大的婚礼。乙宏安现在还记得泉大祚当时的羞愧之情,还的儿泉盖脸上的冰冷表情。

泉大祚碰了灰,为了自己孩的婚事,又向北部绝奴部的杨基冲提亲。因为绝奴部也属于二等贵族,所以信心满满地认为,的女儿可以嫁给杨基冲唯的儿杨万春。但万万没想到的,杨基冲竟然也口回绝。从那时起,泉大祚便和杨基冲结下了梁。因为势力最小,泉大祚虽然受尽了侮辱,却无可奈何。气之下,便让盖娶了的侄女,也的堂妹泉荣雅。再到后来,东部顺奴部的都城咸兴城的周边发现金矿。这些黄灿灿的宝贝几乎让涓奴部夜暴富。们的势力渐大。在比武大会上,婴阳蹊跷死去,至于谁杀死了这个雄才伟略,并且第次将五部团结在起的婴阳,这个秘密只倒的”甘左才知道,而到现在的结拜兄弟都肯告诉。后来,婴阳的的二弟容留上位。泉家势力越来越大,们在咸兴城招兵买马,建立了支强大的族军,南侵新罗,北抗中原。为了平衡各部,容留将盖的长泉男生当成养,在室寄养。但无论如何,四大部族通婚,唯泉家被忽略,泉家如日中天,只强大的军队虎视眈眈,容留无法,只得同意让泉大祚进入宫中做了大对卢。在和儿严酷治理下,大丽迅速恢复了战前的秩序。

“泉盖任职内,广修道路沟渠,振兴农桑,大丽也渐渐恢复了生机,想必荣留也看到了的功绩。”问太监。

太监眯缝着眼睛,“荣留当然看到了这点。但生,总以家族荣誉威望而非国家兴盛为先,以铁血和强硬的作风治理国家。诚实说来,这些政绩虽然为赢得了声望和支持,但没爱戴。盖太过强势,太讲职责而情,骄傲甚至残酷,以至于容留越来越猜忌,最终导致了两渐渐分道扬镳。荣留怎么上朝,过只要坐在龙椅上,就会常常否决盖的提议,甚至做出完全相反的决定。”

“真没想到俩之间的信任竟然到如此程度?”叹息。

“可嘛!尤其对于大唐的态度上。盖直对荣留交好大唐,全面华化的国策满。主张建立个独立强大的大丽,创造自己的扶余字,推行自己的化,扩张大丽的领土。这邪念的确占了些便宜,从新罗处获取少领土,但这让新罗和大唐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就像在床上躺着的对小情,搂搂抱抱,腻腻歪歪,怎么也愿意分开。咱们大丽位于新罗和大唐中间,如果两方来攻,大丽处于被夹击之势,所以荣留直对这些很反对。另外,大加,恐怕您知道的,决定两分道扬镳的最重要原因并在这些国策上。”

诧异,“那什么?”

“缘于盖的夫,也的堂妹:泉荣雅。”太监神秘地说道。

“泉荣雅这我知道,她的温柔善良、优雅大方、谦虚节俭的声名传播在外,在我灌奴部也耳闻。克平,你要卖关,到底为何让二反目?”

“大加您莫着急,听我慢慢说来。盖的夫泉荣雅真个可儿!虽然我只见过次,哎哟,虽然年纪小了,但保养的好啊,可谓貌若天仙,仪态丰满,真的让天下所的男都为之倾倒。如果我的老二还仅仅能撒尿的话,光看到她的容貌和仪态我就会硬起来的。她如此的完美,盖对她佩服之至。管从哪方面来看,这对堂兄妹的结合都非常美满。咱们都知道盖从来没笑过,至少在我和共事的这么多年中,我从来没见过。但传说,盖在与泉荣雅成亲那天露出了罕见的笑容,还说泉荣雅让盖至少大笑了三次。到现在高句丽的五大部落也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盖统治着高句丽,统治着盖。’”

“看来这个女的心肝肉啊。”

“问题就在这里,您或许知道,泉荣雅已经上吊自杀了。”

乙宏安大惊,手中的水杯微微抖,“却为何?”

“大概个月前,泉荣雅过寿。盖也邀请了荣留来府中做客。当时俩正在对大唐的政策上争执下,荣留认为亲自赴家宴会减轻两的分歧,所以欣然前往。我也参加了。我也知道容留到底吃错了什么药,整个都疯狂起来,胡言乱语,还动手动脚……动动奴婢侍女还好,如果动了宴会的主角就另外回事了。我亲眼见到泉夫给容留敬酒的时候,她的手指头被容留死死攥住。泉盖当场就变了脸色。而泉荣雅夫花容失色,拽回来……后来还在我的劝说下才解了围。后来的我只听说,没亲眼看到,荣留像失心疯样,竟然跟随泉荣雅到了卧房,被盖抓个现行。盖软硬说了几句。容留大怒,回到宴会上便说要治盖敬之罪,当时国护卫和泉府的亲兵那个剑拔弩张啊……我当时汗湿重衣,腿都住地颤抖,几乎吓尿了裤,努力圆场方才没造成两方火并。最后荣留骂咧咧的拂袖而去。”

乙宏安震惊,“荣留年纪这么大了,怎么还如此知轻重?后来呢?”

“我的乙支大,如果每个都装傻,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就好了。可惜。就在前天,泉荣雅这个大丽公认的贤惠美儿竟然上吊死了!谁也知道为什么。或许由于自己的夫被玷污了,注重家族名誉的盖逼死了自己的妻?或许泉荣雅由于受到侮辱,无脸再面对自己的夫君而选择自杀?现在都得而知了。总之,盖和荣留的梁这次彻底结下,很难再回转可能。”

乙宏安喷着沉重的鼻息。大唐在辽东厉兵秣马,兵临城下,而自己的国还在花天酒地,招惹非,甚至还可能会引起五部自相残杀,乙宏安悲苦地想,原来那个南压新罗、北平靺鞨、励精图治、满腔热忱的容留怎么会变成这样?!马上想到了那把虎头匕首,出了身冷汗——和荣留骨肉相连,难道暗杀真的来自泉盖

克平似乎很细致地观察了下的神色,“就在昨天,盖在会庆殿上当着武百官的面,怒斥了容留。盖的语气冰冷,我的乙支大,它简直能冻掉我的耳朵!最后,盖在朝堂上,将代表大对卢位的红玉大印狠狠地扔到地上,直接辞去了大对卢职位,只留下了儿女们在平壤都,回到了顺奴部的都城咸兴城。咱们的荣留自知理亏,没发言,惹得这些大臣们议论纷纷。”

“难道荣留点都担心吗?”

“咱们的容留整日满足于美酒和美女,哪里闲心情操心这等大事?乙支大,您知道,现在快要到了撕破脸皮的时刻了!”

高家和乙支家荣辱与共,休戚体。咬了咬牙,“朝中势力分布如何?”

太监的脸上露出丝愁容,“盖四个孩,三男女,被称为‘泉氏四杰’。光着四个,就颇为了得,更用说手下为卖命的那些大臣们。”太监夸张地摆起了双手。

“请详细道来。”

“乙支大,盖嫡出的两个孩女,都泉荣雅所生。儿叫泉男生,也生得如猛虎般威猛,武艺高强,也‘神剑’甘右唯的徒弟,也甘左、甘右兄弟俩之后,咱们大丽最厉害的剑手。盖最为疼爱,从小就被放到宫中作容留的养。从荣留的跟班小童开始,直做到现在的荣留的护卫统领。虽然荣留和其父亲阋墙,但荣留非常信任泉男生。你我都知道,后杨万玉绝奴部大加杨万春的阿妹。在容留的撮合下,也为了缓解杨家和泉家的矛盾,泉男生又娶了杨万春的女儿杨后琴。泉男生现在个儿叫泉献诚,据说杨后琴又了身孕。”

“盖的女儿呢?”

“女儿叫泉男皂,四个孩中最小的。虽然最小,但好生了得,生得美,聪明伶俐,还性格泼辣,志向远大。这个女孩擅使飞刀,目之所及也飞刀所及,扣的女中豪杰。更奇的,她带兵比她这三个阿兄知道强多少倍,多次带军队打败新罗兵,现任咱大丽的震霞将军。据传次她在丛林中被新罗兵围困,没任何外援,却在十几天的战斗中,以己之力杀死上百个新罗兵逃了出来。也说她奢血,每次大战前必饮血壮志;还说她跑起来比风还快,都称她为‘风之女’。”

“那看来这女孩比较随她的父亲,盖五把金刀。抗隋战争时,我也见识过,的确同寻常。”乙宏安道。

“可嘛!盖两个庶出的儿,却都的妾所生。二儿叫泉男建,据说家中个做涣洗的丫鬟所生,在宫中跟着我做外事职务,却最个心肠狠毒的家伙,给我惹了好多麻烦,整日让我心惊胆战。第三个儿却大来头。突厥和大唐连年征战,被中国击败。这些突厥为了避免被中国掳到中原做奴隶、部曲,便从草原上四散逃脱。许多突厥逃到我大丽谋生路。后来给盖献上个突厥女孩作为礼物。这位小妾没多久便了身孕。盖后来发觉这个女孩原来个青楼姑娘,大为光火。据说,给盖送礼的这个现在还还活着,在咸兴城最深的地牢里腐烂哩。等到小妾生产完后,你说吓,男孩生出来时,虽然肤色无差,但却长着白发、巨耳,最可怕的,每个眼珠都两个绿色的瞳孔。说它大丽森林中的恶狼转世,也说这个小儿魔鬼的化身。当时盖就极度厌恶,泉家都长着金黄眼眸,就像咸兴城里多得摆下的黄金样耀眼。盖看到看到这个怪物般的孩降临在泉府,知道多恶心。联想到这个女孩的身世,便怀疑这个孩自己的骨肉,认为这老天对自己家荣誉的惩罚,抢过来就要掐死。”

乙宏安吃惊,“这盖为何如此狠心?毕竟个婴孩!”

“盖在维护家族的血统纯净和荣耀。在这方面,盖就像绝对用老二的老和尚样坚决。觉得的家族能出现个长得像怪物的,否则会被别诟病。谁知道平常这个百依百顺、从多说句话的突厥小妾却像发了疯样,死死的用头顶住了盖,才阻止了盖把自己的亲生孩杀掉。第二天小妾就拖着身把孩送给了的外祖母处抚养。直到六岁,也变得孔武力,盖也就慢慢接受了。现在这个孩在平壤镇军大营里谋了个要职,煞勇猛异常。”

“盖,如此明显把孩们划出主次,也怕孩们伤心或者报复。”问道。

“您说得没错,我的乙支大。”太监粉嫩的手指抓住的衣袖,“盖这两个庶出儿的关爱,恐怕还没我的头发多。也知道这可能会麻烦,所以早早地立长泉男生为顺奴部的大加继承,断了两个庶出儿的念想。另外盖早前就向容留提亲,希望自己的英雄女儿泉男皂能嫁给荣留的儿储高宝雄。”

“荣留怎么回应的?”

“悲伤的,咱们的国当时回应的很明智,当着武百官,在朝堂上的原话‘仆的部落出妃’。”

乙宏安沉重地叹了口气。这霸气高家的荣耀,也巨大的弱点。就像夫刚刚嫁到乙支府时,几乎要上房揭瓦,直到最后被父亲收拾得服服帖帖。“荣留这样说真太欠考虑。且说这五大部族等级之分早已经历史,另外顺奴部发现金矿,势力庞大,当真能小觑了们。”

“可么!”太监夸张地附和,“除了你们与世无争的灌奴部,顺奴部最强大的,再加上朝中许多都倒向了盖,更发憷。盖走后,我敢断定,荣留更会沉溺于酒和女理朝事。如果再没新的大对卢任职,宫中太高宝雄和泉氏三兄弟会明争暗斗,将宫中搞得乱七八糟。”

纳闷,“太高宝雄今年才十七岁,如何斗得过这泉氏四杰?”

“乙支大,”太监虚伪地“呵呵”直笑,“您真低估您的这个年幼的侄了。高宝雄背后被称为‘黑石’,心既黑又硬。年纪虽小,但想法深刻、办事老道。还刚刚进宫的公主高宝梅。这高宝梅的身世啊,想必大对卢您也知道。当时我大丽和倭国战争如火如荼时,荣留被迫将年幼的公主送往倭国换取支持。这可怜的公主在倭国受尽了白眼和磨难,最难的时候竟然吃百家饭长大,所以被拉屎揩屁股的衰称为‘百家公主’。最后她经历千辛万苦才终于回到了宫中,回到了自己父母和阿弟身旁,和家团聚。如果您看到她,就会觉得她脸上的笑容简直能融化大丽的冰雪。当然公主对太倾心相助。再加上太太傅仲室韦等大臣的鼎力支持,太的确做了些改变。只朝中被盖经营许久,现在大局仍未撼动。”

“盖任职大对卢十余年,岂能日便可撼动?”

“乙支大,您可以信任的,我也容留忠诚的狗。现在让我提醒您,吾危险啊。”

这让非常安,“难道现在已经到了图穷匕首见的时刻?”

太监回避了这个问题,“大对卢,安鹤宫现在只两种。”克平缓缓地说道,“种忠于容留种忠于泉盖

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支持容留的占少数?”

克平脸上很轻易地露出悲伤的表情,“宫中朝政大部分被泉氏家族把持,我们可怜的国的圣旨远及盖句话。”

“容留对此无动于衷?”

“乙支大,咱们的容留双神的后代,正宗的高家,更个雄赳赳的勇士。这种男气概爆棚的屑的就琐碎和勾心斗角之事。尤其在您的二妹乙雪去世后,理朝政,切交给了盖来处理。结果就养虎为患,处处被动。可以说,容留失去了个国的本色。”

“容留的三弟高建鲁呢?”据乙宏安所知,容留的三弟似乎那么的和谐。高建鲁在十几年前便被派往大丽最南的春州做城主。

“乙支大,我探听到的消息,”太监克平靠近,用软绵绵的手指戳了戳的手,神秘地告诉,“三爷高建鲁正生着闷气呢! ”

“什么闷气?”

“高建鲁被自己的二阿兄国派到边疆时,就非常满。去了。凭借自己十几年的努力,竟然让那个鸟拉屎的春州变成座东南部的坚固堡垒,牢牢抵住了新罗的进攻。盖走后,自己的亲阿兄没提拔为大对卢,而提拔了另外。”

谁?”

太监神秘的笑,“乙支大,当然您啦!”

的本能反应摇了摇头。大唐来攻,再加上泉盖蠢蠢欲动,这大对卢的职位个千斤重担!荣留,你造了这么个大坑,却想让我跳进来!首先想到的拒绝这个要求。但的旨意,难道能拒绝?灌奴部和桂娄部休戚体,能无视?父亲乙支德曾经答应过婴阳,如果难,乙支定会挺身而出,难道要让乙支的许诺变成句空话?陷入了两难。

太监似乎看穿了的心思,将嘴巴贴到了的耳旁,阵浓郁的大丽菊花香扑鼻而来,“乙支大,冷风已经吹起,雷电和暴雨马上就会降临。我的乙支大,我可靠消息,盖正在召集族兵,并发平壤!”

的身体犹如被重重击,“我信盖竟然敢冒天下之大韪,反抗双神的后代——容留。”

“我的乙支大,看看您的四周吧,来自顺奴部的探多得像臭虫,爬满在您的床上。那个暗杀您的刺客只其中个,还起眼的那个。您会以为这都巧合吧?”

的心在往下沉,沉默语。

“乙支大,”太监竟然微微皱起了眉头,“我还要提醒您。留意您的孩们。”

我的孩们?乙宏安震惊,如果谁敢动的孩就让们品尝乙支的怒火。“没敢动我的孩们。”明白无误地告诉太监。

“泉荣雅的死去让盖彻底陷入了疯狂,我的乙支大。”太监脸上变得悲伤,“放眼望去,唯您才能解救容留,解救整个大丽。”

如果最坏的事情发生,“容留定还值得信赖的大臣,”辩驳道,“比如后?”

克平露出锐利伤的微笑。“后杨万玉北部大加杨万春的阿妹,的,没错,如果两方撕破了脸,杨万春会站在国方。过您也知道,北部接壤大唐,的儿杨后余前日还点了唐军的个营帐,烧死了上千红袍。唐将庞孝泰大怒,便将辽东城团团围住,您也定得到了这个情报。杨万春自顾暇,您以为精力参与和盖的争斗?实话告诉您吧,连荣留都没期望杨万春能带兵勤,因为这纯粹说梦。”

西部的于支留见兔撒鹰的主,即使在抗隋进行到最后刻,于支留和的母亲于金氏都没卒。想让们出兵勤,犹如让太阳从西边升起,东边降落。乙宏安很明白这点。“朝中大臣难道都屈从于盖?”

“除了我忠诚的像条狗,”克平直保持着微笑,“还师傅仲室韦,我看找到第三个可以百分百信任的。”

“那个内政太大兄乌斗呢?”

“乙支大,”太监的脸色突然紧张起来,“那个外号‘双面’,却最个危险的家伙。我劝乙支大定要小心此。这个只忠于自己,为了己之私,什么恶毒事都能干出来。”

形势远比想象的糟糕,“国护卫呢?”

“真要动起刀枪,护卫队长泉男生我可敢保证,毕竟盖的亲生父亲。松桓算个可靠的,”克平缓缓地说,“还镇军大营的统领松峦,和松桓兄弟俩。过松峦的手下可都的狗腿,信诚和尚、负鼎鷀、大作荣、罗桂等这帮,没省油的灯。最要命的,震霞将军泉男皂统帅着五万兵马,正在南征新罗。这可股可怕的力量。如果她率领这五万精兵杀回平壤,我的乙支大,咱们的国、您的大舅就得到阴间去欣赏歌舞咯。”

“难道容留对这切都无动于衷?”无奈地问,“假如你所言非虚,即便只半属实,容留就应该寝食难安。”

“即使天塌下来,吾的饮酒取乐样都能少。”克平摊开双手,“直醉酒到驾崩,让太继位。”

“这样办法,尤其在盖突然走后。”心中感到阵强烈的安,狂风已经吹起,冰雹紧随其后,感受得到。

“乙支大,那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难道您要把所的狗儿们都聚到起,把们像猪样杀掉?到时候,我看,以朝中盖的爪牙,只怕咱们还没动手,我这光滑的头颅就最先被砍掉了。”太监摸了摸自己的前额。

“如你所言,盖正在谋划发力,准备发难?”

“那还用说,”克平很笃定,“只怕会很快。大对卢,盖马已经站好了队形,开始鸣战鼓,而咱们的国还在日夜笙歌。”

多少理由怀疑这个太监。荣留做出改变,恐怕会出大的问题。容留的桂娄部和的灌奴部本来就世俗的联姻,天然的同盟。如果荣留保,恐怕灌奴部也将生灵涂炭。乙宏安痛苦地思索。又突然想起来,曾经见过面的太高宝雄温尔雅、礼贤下士,又阵胆寒,没想到自己年幼的侄竟然隐藏如此之深,可见朝中争斗如此剧烈。如果必须去平壤,乙宏安很清楚,需要高宝雄,合纵才可能和盖抗衡,然后徐徐图之,过,去平壤做大对卢事,需要和夫好好商量,才能回答这个容留的使者。“高宝雄作为唯储,我们应当竭力辅佐维护。”

克平脸上却经意的微笑,“乙支大,太殿下和仲室韦正在路上。荣留派太亲自过来宣读容留的任命旨意。过,”凑过身低声说道:“现在宫中传言,说太并非荣留的唯。” 说完,太监便用夸张的眼神盯着

内心大惊,额头似乎流下汗来,脸上却未动声色。“这些都市井的传言,没想到平壤的朝堂也竟然对这些嚼舌头。”

太监脸上出现了个微妙的表情,随后转瞬即逝,又笑道:“乙支大,您说得对,这或许真的谎言。毕竟你我都知道,平壤朝堂上的每个。”

太监的身缩回椅内,又露出了甜腻的笑容,“如今,这些骗们都在等您去平壤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