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曲

小说:大唐荣耀之半岛雄鹰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曹灶CaoZao 字数:6293

大唐贞观十六年,高句丽容留王十七年三月。

朝鲜半岛。

大唐东北与高句丽边界地片无尽原林。夹杂着冰碴凛风吹起,刮擦着脸庞。湿叶纷飞,万株树木起呻吟叹息,跳起悲壮舞蹈。

太阳射出最血色光线。护卫宋将视线转南方。山峦销声匿迹,四周王国。即使初春,这片原林仍然被厚厚积雪所覆盖。从这片原林往西南,便大唐地界。

大丽(高句丽)护卫——宋回望国土眼,跟随少主,踏入大唐地界,侦查唐军敌情。

几百年来,中原和大丽战争绵延绝,从未停息。仇恨像这荣枯草,腐烂又重生。尤其三十年前中原隋炀帝,三次带领中国大军远征。这位暴君每次征伐都跨过宋脚下这片土地,将血与火带了自己祖国。

在第三次那场惨绝大丽保卫战中,面对大隋百万马,大丽每个男女都勇敢地站起。在“国父”乙支文德和婴阳王带领下,他们默念誓言,将刀剑对准了敌。虽然将中原赶跑,他们却付出了血代价。这场战争将整个大丽拖向深渊,留下灰烬,还舔舐伤口幸存者。

三十年转瞬即逝,大隋变成了大唐。如今,这个中原巨龙又在觊觎着他们。他们仅收复了前隋败退丢掉土地,又在边境厉兵秣马,磨刀霍霍。这让老主日夜操劳,寝食难安。老主担忧得对,三十年前他们幸存了下来。但这次,乙支文德和年轻婴阳王双双逝世。没了他们庇佑,双神否还会眷顾他们?

个时辰雪地行走,他们筋疲力尽。“少主,我们距离辽东城已经十里地,还没发现军情,大加(高句丽五大部族首领称为大加,地方最高长官)给我们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趁天黑之前赶紧返回吧。”护卫边说话,边费力把钉履从厚厚积雪中拔出来。他沉重地喘着粗气,看着它们变成白雾,从耳边飘过。他眉毛锁得很紧,警戒看着周围。暮色渐沉,黑暗逐步渗透林间空隙中,渐渐黯淡树木让他愈发紧张。

“你还真以为唐军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少主余用轻蔑语气说道,脚步也没停下来。“听着,如果红袍子(唐军)真来了,那就让我们大丽雪把他们全部掩埋。”

护卫宋原来城外摩天岭名猎户。五年前冬季他遇最冷酷个,大雪封山长达九个月。,仅食物便为他拉犁那四头驯鹿,但他下去手。为了老娘,他悄悄潜入了大加私家封地偷猎。没想,他碰了正好也在此围猎大加杨万春。作为大丽五大部族之——绝奴部大加,杨万春大正带着百余名随从,在自己封地里苦行,却连个獐袍都没。猎宋被发现时,他正在熟练宰卸头赤麂,腰还系着好几只锦鸡。

大加杨万春知道赤麂这种猎物性胆小而机警灵活,耳虽小却灵敏,动静则跳跃飞离雪坑疾驰而去,易放空箭,极好猎。在杨万春逼迫下,他只用了箭,便射穿个正在飞行火龙鸟头部。这让杨万春对他赞赏加。之,大加并没治他罪,反而让他随行左右。,杨万春又把自己两个儿子托付给宋,跟随他学习箭术。

今岁快要入春这个时节,大加带着长子,也继承余,离开绝奴部(大丽五大部族之都城安市,了辽东城,巡视粮草和城防布置事宜。这辽东城本中国和高句丽必争之地。大隋战败,杨万春带领绝奴部族啃下了这块坚硬骨头。经过二十多年苦心经营,这座大丽西北部重镇,已经变成绝奴部乃至整个大丽坚固堡垒。辽东城外城和内城之分,城内平原城和城外山城,两者互为依靠,攻守平衡。

宋跟随杨万春来此下十次,每次都要呆好几天。时候无聊,宋会下山给大加和他随从们打些野味。麻烦大加十八岁儿子。这个初生牛犊却次来辽东城,这么靠近大唐边界城池,便吵着要出城,光明正大说去刺探敌情。杨万春抵挡过爱子纠缠,又考虑这个时节应该会遇大唐军队,便应允他前往,并安排起前行。他们出发之前,大加还特意嘱咐他们:最多离开山城二十里地,可再远行,刺探即归。

宋并讨厌这位排行老大贵族子弟。也就这几年功夫,他看着杨余从个懵懂少年长成了个俊美冷酷十八岁青年。和父亲矮胖、敦实身材相比,他体型瘦削,举止大度,双乌黑眸子总心魄。他身紫貂皮穿戴,头戴遮风皮帽,帽插着红隼灰色尾羽,脚蹬革履,背着箭筒和软弓,腰挎环首刀。他少主准备,必须要带回战利品给他大加父亲。

宋想勇气和荣耀。这片嗜血原林安逸温暖安市。这里寒夜会让动物停止嚎叫,让轻易地停止呼吸。雪花飞舞,像猛扑过来饿狼啃噬着他麻木脸庞。现在北风根本算什么,真正要命这里悄无声息寒冷。

这种寒冷,他小时候经历过次。那在凤凰岭深山,他和阿爹追踪个受伤驼鹿。他实在太累,没看身边篝火慢慢熄灭,渐渐滑入了梦乡……直阿爹使劲将他摇醒。那种过程真永世难忘。空气里似乎全碎冰,了肺里便成了肆意划动尖刀,每次呼吸都让他耗费了所能量……让他累极……那种感觉他想去回忆……刚睡着时候,你会逐渐感很脆弱,寒冷会无声无息地逮住你,比从林里捕猎花豹都安静。起初你会发抖,如果腿软,闭了眼睛,倒下话……你会梦见滚烫米酒,温暖火炕。炉火在燃烧,你洋溢着温暖……,再也没什么像寒冷那样烫了。短暂享受,寒冷便会趁机钻进你体内,填满你身体,你根本没力气抵抗。你渴望小睡片刻……完全觉痛苦。你只浑身无力,睡意蒙眬,直切力量渐渐消逝,宁静而安详。

宋承认,唐军即使要来攻城,也会再这个时候。大雪封山,唐军战马、辎重无法进入大丽茫茫雪原。过他心中总觉得慌张,种从来没心慌。自从他从辽东城吊门走出,他心里就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他个天生,阿爹曾经夸过他,赞扬他总能提前感受猎物。他现在也感受了,只过猎物要远远比他强大和奢血。今天平常,阴森森北风吹着树影变化。丛林中总无数未知东西在走动。

所以当猎宋听少主暗讽他害怕唐军出现时,他忍住了没说话。他名老猎,这种资历可少主可以寻开心。他在前边慢慢地行走,无论经过结冰河流,还爬过低缓斜坡,他都极少发出声音。相反,身余总能发出环刀与雪摩擦、身子与树枝、甚至石头跌倒时咒骂声。

两个时辰宋估摸着已经走了十里地,便下定主意,转头对身语建议,“少主,我们能再走了。已经太远,太危险。“

少主却突然间停了下来,眼睛死死盯着前方。“轻声!”少主用带着鼹鼠皮手套左手指了指前方。宋顺着他指方向望,禁倒吸了口气。阵寒气进入了他身体,牙齿受控制打颤。

前方百步外大片空地,却没树木,只留下了树桩。“唐军?”身体像被武器击中了。冷静下来,他又觉得合常理。唐军侵扰大丽都待积雪融化六七月份,才会用畜力带着辎重穿过山区,今年难道来得这么早?难道想趁我们守备大意给我们个奇袭?

他马做了个手势,让少主尽量别发出声音。他轻轻走近。这片空地除了几百个被砍伐黄花松树桩,还密布着脚印。根据多年经验,他很快判断出:这伙刚去大队马。他竭力平息剧烈心跳,转过头来,小声说道:“少主,我爬树去探下情况。”杨余点头。

宋抽出角刀,那把银质手柄猎物屠刀,阿爹给他传家宝。他还从来没让它离开过自己身体。他脱掉自己身长弓和腰刀,用牙齿咬住被毛皮包裹刀把,灵巧地爬颗直挺油松,没发出任何声响。他来个大树杈,踩了几下确认了安全,便把身体靠在树干,慢慢地把挡住视线树枝用角刀割开。当视线平整地映入眼底,他心里阵恐慌——

——数红袍子出现在他眼前。

距离大概三百步外,片几乎看边际唐军行辕。高高明黄大纛旗已经竖起,千名红袍子站成各种阵形,在大营内部空地操练。而离他最近营地前方大群伙夫正在用行军铲开灶。另外挥舞着斧头,劈开采集回来树木,用生火石取火。

宋把视线调向远处,隐隐看见中军大帐前竖了面红色旌旗。宋在安市杨府中,曾经跟随杨余和杨过学馆,颇认得些华文,只见旗隐隐写着个“庞”字。他在边境地带,小时候见过很多次红袍子,唯独这次阵仗他没见过。难道会次致命奇袭?他小心翼翼地下来。“前方唐军兵营,足三万马。”他汇报给少主,“我们这次奉大加命令,刺探唐军情报,没想您首次出师,便探如此重要驻扎情况。我们应该迅速告大加!少主,我们要立即撤回辽东城!”

宋急切看着他少主。从来缺乏勇气杨家却没回复他,这让他心悬在了半空。过了会,少主才以命令口气告诉他:“师傅,唐军并没发现我们。我们要给他个下马威。我要让红袍子悔这么早就入侵我大丽。”

他最担心事情发生了。少主从小就天怕、地怕,更愿意走了天路而空手而归。宋咬了咬牙,“少主,我们只。您大加长子,咱们绝奴部立定继承,我怎么能让您冒这个险?再说,再过半个时辰,天黑,即便高句丽驯鹿也无法靠鼻子找回家路。这里太危险,我们要马赶回去,向你大加父亲交代!”宋催促道,语调中已经带出些慌张。

“你要吵。我主意了。我们可以用火箭烧帐。时候火势起,被烧帐营连城片,可重创唐军!”杨余灵光现。

他大吃惊,手中角刀滑落在地。这个好兆头。“少主,万万可,烧帐很容易被发现,时候我们逃都来及。”马和弓大丽生命,没马,就相当于没脚,被红袍子发现,如何逃脱?

宋,”少主眼神中很难说轻蔑,“你虽然教习我射箭,也跟了我父王几年,但我在你身大丽勇气。时候,勇气番大事唯所缺乏东西。”杨余命令他,“我身带了油布,做两支火箭绰绰余。待我们把中间宿营大帐烧着,我们就全身而退。我就要把这份礼物献给我阿爹。让这些烧死了唐军为我勇气而歌唱。”

为我们尸首歌唱?他知道杨家从来缺勇气,包括他祖父,从黑水靺鞨骑着驼鹿来这里大丽英雄杨基冲,他曾经手持钢剑独斗五头猛虎;还父亲杨万春,他在抗隋战争中,只身率领五百猛骑夜袭隋军大营,烧死了万隋军将士。现在,他们代又要在这里书写新历史。但这恰恰宋最担心事:勇气和愚蠢只线之隔。

“唐军发现我们会让我们无路可逃。”宋做最次努力,虽然他知道他会失败。

“我们才这片原林。这帮中原蛮子追我们。如果他们骑马,宋,你也知道,在大丽冬天土地,除了鹿,还没能跳出这里积雪马。唐军马只会在积雪中愈陷愈深,然冻死。我们大丽马儿也正在马厩中吃草,为春天反攻储藏力量吗?”

言语了。他知道顶撞这样个年轻贵族会什么下场,过却暗暗地想着补全之策。

少主从箭袋中取出个火箭矢。这支箭矢箭镞小巧圆锥形,面还刻着他们族徽:头跃起豹。他用火石打了火,点燃了油布,油布点燃了箭矢,也点燃了宋急跳心脏。紧接着杨余从背拿出弓来……引弓、瞄准、发射——那火箭拖着束火尾飞速向下,正中在行辕中部处帐篷方。会,那帐篷便冒出了黑烟……紧接着第二个帐篷了火势。心脏如进攻战鼓般急速。在少主正在烧第二个火箭时,他观察唐军卫兵终于发现了火情,迅速叫喊和跑动了起来。时间营内鼓声大作。宋见状,连忙拽住少主就跑。

严寒冬天即将过去,但这里积雪仍三尺深。宋知道唐军很快就会发现他们,所以他们要跑得飞快。几乎眨眼功夫,他便听了战马嘶鸣声音。这么快就发现了?宋惊慌地想着,本来他想让燃烧营帐拖住唐军,没想他们反应如此果断,竟然迅速出动了骑兵。宋回头看了下,果然,唐军队骑兵已然骑马穿过木栅栏寨门,正在往他们这个方向追:唐军已经发现了他们!

“跑!”他对少主大喊,“快跑!”

大队骑兵马蹄声“哒哒”响起。他们用尽全力将大腿从雪里抽出。应该用担心,宋安慰自己,这样积雪没什么战马能跑起来。他脖颈往转动,似乎他预计,红袍子战马都陷雪里,很难再动弹。马儿费力地嘶鸣着,立出雪堆,但仍然无法往前迈步。红袍子轻骑兵只能下马,纷纷引弓搭箭,朝他们逃跑方向射来。数十支箭“嗖嗖”地从他耳边飞过,让他们俩跑得更快。钉履虽然稍重,但容易滑倒。反倒红袍子却眼睁睁看着他们越来越远。

正当他觉得越来越安全时候,战马声又次响起。对于辈子与马为伴高句丽来说,只听这马嘶鸣,就让胆寒。其嘶喊咆哮,腾空入海之状,透过空气像锤子样击打着他胸口。

由自主瞧了眼,看见个唐军将官骑着匹马追来。他高大得像座铁塔,端坐在马鞍。将官穿着红色明光铠甲,头戴红缨铁盔,腿和手膀皆披黑铁护具,背着杆碗口粗黑色长枪,像尊天神。看宋觉得像头部遭受重重击,整个身子都变得紧绷。最要命那马。此马浑身下,包括马面皆披鳞甲,只露出双眼睛在外,腿部露出闪亮棕色体毛。它比般马大圈,高达丈,脖子像弯弓样昂起,躯干粗实,马腿健壮,硕大马蹄边缘整齐清晰。就在其它战马困在原地时,这马却蹄弯腿蹬地,猛地跃,前蹄轻松迈出雪地,像鹿跳跃着追赶过来。

双神在,这世间竟然还如此高大战马?!脚像长在了雪地里,过了许久才拔了出来,死命往前迈。

宋身边少主却惊在原地。他回过头拼命喊道:“少主快跑!”但为时已晚,唐军将官已经渐渐追余……唐军步行骑兵也正在杀奔过来。头顶和两侧箭矢“嗖嗖”飞过。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跑:他想去白白送死。他第次回头时,看少主拔出环首刀,用冲锋方式高喊着砍向唐军将官。唐军将官稳稳坐在马背,直环首刀快砍胸部时候,才猛地从背取出长枪,只轻轻拨,便拨飞了少主环刀。

和重甲骑兵硬碰硬,这找死吗?宋又急又气。等他再次回头,将官已经把长矛穿透了杨胸膛,正在往外抽,眼睛却往他这个方向看。

宋叫了声苦,脚下个趔趄,扑倒在雪地。眼前模糊片……他没命地爬起,拼死往前迈着脚步,步、两步……面战马嘶鸣越来越近,他们距离我两百步、百步?他痛苦地想,难道我要丧命于此?面,战马呼出气体热度;前面,死神寒冷。阿爹教导过他,死神可怕,等他来时,要勇敢地拔出身武器,握紧它们,还要对死神说:“你今天带走我!”他能辜负了父亲。猎宋憋了口气,运至丹田,慢慢从腰间箭袋里拔出箭矢……随即猛然转过身来,右膝跪下,使出全身力气,将长弓引最弯处,射出了这箭。

箭射得极为刁钻,也使出了生平绝学。宋三代单传,祖父和父亲留给他最大笔财富便这箭术:他两脚分开,左脚在前,右脚在,用腿部和腰部将弓引开。射了辈子箭,却知道射箭从来靠眼睛瞄,而靠身体和呼吸。他大呼口气,用身体瞄准,尽量让自己心情平静、平静、平静——“唰”地声,他松开了弓弦。这虽然箭,却搭了两只箭矢。它们踩着风,迅疾奔向唐军将官。那将官用腰刀拨开脖子致命箭,却没躲掉第二支箭。那箭穿过铁甲插在肚子,发出清脆响音。

慌乱中,宋没看真切,只知道这箭中了,这为他赢得了点时间。他趁机回头猛跑。前面终于片宽阔地界。他认出了此处,远处就片结冰河流,穿过河流远处,便辽东城高墙。这片小河,他小时候多次来这里抓鱼。面又传来了马儿嘶鸣,宋心凉,“崇高双神³,能否帮我摆脱此困境?”宋绝望呼喊。

行,我现在就要把警情传给大加!宋猛然警醒,他想起陪伴几年少主惨死,能再耽搁了。如果他也被追,以现在辽东城微弱防守兵力,还唐军出其突袭,那整个辽东城肯定保,还安市以及整个大丽,也会同遭受致命打击。

他回头看了下唐军将官,感觉还远,至少没射程。他停下来迅速从箭袋里掏出鸣镝⁴,手哆嗦着,将它放在弦……用他最分力气拉圆了弓,往天射了出去。过他没这也他射出支箭——

——在他刚刚射完鸣镝,还没垂下弓来时候,支天坠落弩矢,狠狠砸穿了左胸,就像记猛拳捶打他胸口,并且抽干了胸腔内空气。他低头,看从胸口突出来巨大箭镞,如剃刀般锋利。箭镞反射出夕阳红色光芒……箭镞还带着血槽,冒着热气血“汩汩”顺着血槽流着,散发着铁锈涩味。他直紧绷身体松了下来,脸浮现出笑容。他射了辈子箭,取命无数,这倒他最希望死法……

每次呼吸都伴随着贯穿全身剧痛。让这些痛苦快些过去吧,让我快点见双神,投入怀抱,拥抱温暖……这穿过他脑子个想法。

气息越来越弱。伴随着鸣镝飞往安市呼啸响音,他双腿失去了知觉,迎面跪在了雪地。前方极远处,平常根本可能看,他竟然清楚地目睹只闪亮朱雀在抖动外侧褐色翅羽,粗大黄色嘴基转过来,对着他清脆鸣叫……

双眼虽然紧睁,但切色彩慢慢消失。眼前变成黑色,从正中渐渐蔓延两侧,无际……他身体唯能感受远处踩着马镫摩擦声,还腰刀撞击盔甲清脆声音。

那唐军将官翻身下马,朝他尸体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