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 乙宏安

小说:大唐荣耀之半岛雄鹰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曹灶CaoZao 字数:4189

“报!唐五万兵发柳(今辽宁朝阳县)!”

“报!唐跨过辽河,占领怀远镇(今辽宁沈阳市西南)!”

“报!唐将庞孝泰率兵团团围住辽东!”

绿色的春天,却带来黑色的消息。高句丽南灌奴大加、冬比忽主乙宏安身戎装打扮,冬比忽的墙上听到了些紧急情。虽然辽东绝奴,离冬比忽数百里之遥,但同为大丽人。们面对着共同的中原巨龙——冉冉升起的大唐。

心神不宁,便和“不倒的”甘左登上了南墙最高的箭楼,唯坚固耸立的墙能让的心稍安。落日已经西沉。低头俯视,脚下的护河荡漾着红色和金色,像捶打过的铜片样明亮。远处,黑绿色的礼成江像把弯曲的利剑将松岳山和蜈蚣山隔开。感谢父亲乙支文德,因为几乎凭着己之力,将片蛮荒之地变成了乙支人的家园。父亲已经去世二十多年,接过父亲的衣钵。为了自己的五个孩子,为了乙支家族,为了灌奴,甚至整个大丽,乙宏安要守住它,死死地守住它。

“乙支大人,墙已经加固、修葺完毕。”“不倒的”甘左几乎和乙宏安的长子——卓儿样高,也更为壮硕。身暗灰色盔甲,身上的护手、护喉、护胫、护肩和护膝均由黑铁制成,但些加起都不及的脸黑。的脸棱角分明,窝乱蓬蓬的硬直灰发下,饱经风霜的面容被凿刻出深深的线条。胡子覆盖了整个面,还好修剪得整齐。多少年了,名大丽最好的剑手仍然令人匪夷所思的强壮,神韵仍存,令乙宏安不敢忘怀。

甘左的话让的心稍安。“左弟,个冬天的时间,新墙的加固即告完工。个速度果真了得。”赞赏地看了下名跟随大半辈子的结拜兄弟。甘左辈子不曾娶妻,膝下无子。忙于政务时,的子女们分享喜怒哀乐的对象,就位甘左阿叔。不论卓儿、伦儿、甚至年龄幼小的旭儿,都乐意去耐心倾听。甘左分享们成功的快乐,对们的幼稚惹来的麻烦表示同情,并给出孩子们认同的对策,直到现

“铁石都从西涓奴运来。了容留王的文书,西的大加于支留鼎力支持,甚至提供牛车帮助搬运,实省了很多气力。” 甘左浓密的眉毛像对灰色的毛毛虫,深邃眼睛中的笑意盎然,“否则就累脱了卵蛋,也没么快。”

脸上浮现出了轻松的笑意。“西的都义州就石头垒砌的。石头极多,放置也浪费,自然慷慨之至。”感到阵莫名的放心。“守士兵安置何处?”

“南门外设置了两处营,右,严防外来犯之敌,并与墙守相连。墙东西南北四个大门设置严密岗哨,巡视昼夜不息。们除了个险峻墙,还防范严密的营。大加,敢保证们不会打无准备之仗。”

“粮草用具能否到位?”

“咱们灌奴连续五年丰收,墙守备粮食充足。士兵每日操练,对于大唐和百济的备战们从没松懈过。”

“出密道掘进如何?”和甘左后走下箭楼,触摸着齿。极目远眺,绿色山峦和礼成江像副画挂白天黑地之间。

“大加请放心。日夜赶工,密道几已完成。储备密室只等您声令下,们便可以开建。”

“好样的,左弟。”点头,“密室必须得建。冬比忽咱大丽的南大门,兵家重地,易被围攻。定要存放超过年的储备粮食和守器具。大丽虽与百济暂时交好,已经几年没战争,但冬比忽原本百济的重镇,被大丽占领也只几十年时光,其心肯定不甘。更大唐对前隋的失败耿耿于怀,发誓要剿灭们。所以定要筑高墙,防备百济、大唐趁们立足未稳发起突然攻击。”

甘左旁答应,“不敢丝毫懈怠。”

“左弟,形势容不得丝放松。春天刚至,大唐就已经磨刀霍霍,大压境杨万春的辽东们要随时准备战斗。”

“放心吧,的阿兄。内、外皆虎狼士驻守。”

微笑,又点头,“走,且带下士兵训练。”

二人下了箭楼,来到了外的镇大营。甘左前,行人进入校武场。

操场上喊声震天,刀剑铿锵响彻广场,士兵皆大汗淋漓。甘左指着正练习阵形的队士兵道:“乙支大人,整个冬天营训练。待到农忙时大分兵士回家农耕、渔猎,以致不耽误赋税。营中永久士稳定万人左右。”

点头同意。二人正欲离开,突然听见声呐喊,犹如声惊雷,“放下武器!就饶你不死!”

乙宏安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营寨边上,个穿着白色毛衫,外罩皮革背心的年轻士挥舞环首刀,向前进逼,攻击名身材瘦小之人。瘦子脚步不稳地后退,笨拙地举剑挡住。瘦子刚举剑,白衣士便猛力挥攻下盘,刺中的脚,打得步伐踉跄。白衣士利落地用戴了护腕的手肘撞击的腹。瘦子重心不稳,狠狠地跌坐地上。白衣士跟上,砍中的腕关节,痛得瘦子惨叫声丢下剑。

带领众人连忙围了上来。只见那名白衣士中等身材,样貌看上去似曾相识。乙宏安疑惑,问白衣士道:“士,你为何抓住?”

年轻的士剑眉龙眼,身的干练。的身子躬,“乙支大人,您刚进入营寨,厮便隐匿营寨外的树木上暗中观察。怀疑个奸细。”

被抓之人穿着身脏污的褐色衣服,个头很小,骨瘦如柴,个软塌的鼻子,暗淡的双眼凹陷皮包骨的脸上,浑身散发出马臊味。

马倌?”乙宏安盯着坐地上的瘦子,问身边的甘左。

身为镇大营统领的甘左皱起了眉头,摇了摇头,“对每个马厩里的马倌都了如指掌,却对此人毫无印象。”

难道大唐或者百济派来的探子?乙宏安暗暗思索,“你叫什么名字,来营内作甚?”

“不……不……”瘦子的话卡像被卡喉咙里,传出的只剩最微弱的低语,死鱼般的眼睛里看不到丝生气,“不能死……不能死……”

乙宏安诧异。左弟旁举起了马鞭,“混账东西!你到底何人?快点如实招来——”

——乙宏安只觉得阵白光闪来,下意识地侧身——但已经来不及——旁边白衣士的动作快得惊人——飞快地伸出只手挡了乙宏安的面前——士的手上中了把飞镖……

乙宏安呆呆地望着白衣士受伤的手,再看看被抓之人。谁也不曾料想,瘦子竟然当着众人之面暗杀——瘦子迅速扔掉了机关小盒,从身上拿出把明晃晃的匕首,双手握住刀柄——众人连忙去抓,可惜已经太迟。瘦子死命将刀刃插入了自己肚腹,发出阵作呕的“咔嚓”声,之后瘦子嘴中的诅咒,“该死的……你们都该死……”瘦子的肚腹裂开,肚肠像几十条紫色的小蛇透了出来……直到瘦子痛苦地闷哼声,张大了嘴巴,犹如泄了气的气球,瘫了地上,沐浴自己的血泊中。

乙宏安平息住了自己快速跳动的心脏,看着救了命的白衣士,连忙上来探视。

左弟招呼左右,“来人,搜索的尸身。”

感激地看着眼前的年轻白衣士,“做得好!你叫什么名字?”

“乙支大人,…………”青年士的手被尖锐的飞镖穿透。甘左上前亲自为包扎。

“你叫什么名字?”乙宏安看到些踌躇说自己的名字,颇为诧异。

迟疑了会,那年轻士庄重说道:“末将戴圭。”

“戴圭?”所思,口中念着个名字。电光火石之间,心中猛地涌过个念头,便急声问道:“戴元你什么人?”

年轻的士痴痴地望着,过了会才开口,“戴圭不敢相瞒……戴元正家祖……”

张大了嘴巴,却半天没说出话来。甘左的身体也颤抖了下……乙宏安就像盯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样,看着面前的英俊少年。戴家灌奴最古老的宗族,跟乙支家样,都古扶余人的后代。戴家人忠诚勇猛,世代为乙支家的股肱之臣。

父亲乙支文德做灌奴大加时,戴圭的祖父戴元跟随阿爹出征抗击隋,曾经从尸体堆中把父亲救回。再到后来,戴元又跟随父亲南下大败百济和三韩人,为高句丽开疆拓土、治理南境做出巨大贡献。两家过从非常紧密。不幸的,父亲乙支文德濒死之际,竟然糊涂的让戴元和戴元最心爱的马起殉葬了,只留下唯的儿子戴青。

起长大的戴青和甘左的结拜兄弟。那场惨绝人寰的“雷电之晚”大战中,只和甘左侥幸活了下来,而戴青不幸倒“神剑”甘右的剑下。那时候,戴青唯的血脉,也就面前的戴圭还娘胎中。再到后来,灌奴冬比忽大兴土木,建立池之时,戴家人不知所踪。多少年来,乙宏安对父亲的所为,和戴青的逝世直耿耿于怀,挂念戴氏宗族,放心不下。派人整个高句丽、百济、新罗、靺鞨,甚至大唐境内找寻,却直无果,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却里遇到了。

和戴青起经历了生与死。就,想起戴青熟悉的脸庞,犹如看到铜镜中的自己。看着自己结拜兄弟唯的血脉,体内沸腾,满眼噙泪,膝盖软,对着戴圭跪下,带着颤音哽咽说道:“当年你祖父被年老昏聩的父亲无端殉葬,悲痛至极。自接任大加以来,从没停止过寻找戴氏宗族后裔的努力。寻遍了天下,却没想到竟然里碰上了。真天也、命也!戴圭,请里受跪。代父亲向你冤逝的祖父悼念和道歉。戴氏宗族受苦了!们乙支家愧于你们!”

戴圭对着连忙跪下。名俊美青年的五官扭成团,失声痛哭。“……乙支大人……阿叔您起来!戴圭不敢受也……先祖听到此话定会含笑九泉!祖父和阿爹出事后,娘挺着肚子,和戴家族人起东迁到了顺奴泉家隐居起来。过就二十三年。只因戴氏宗族世世代代为灌奴族人,住顺奴始终觉得寄人篱下,也实割舍不下灌奴的父老乡亲,所以前年的时候,们又从东迁来服侍乙支大人。”

“顺奴泉盖苏文大人对你家如何?”急切地问道,“你母亲安?”

年轻人的眼中霎时间失去了神采,变得空空如也。瞬间回到了那个可怕的“雷电之晚”,戴青腹中剑,倒的臂膀中,眼神哀戚而无助。此时此刻,父子二人的眼神竟然如此神似。

“回大加,阿爹早逝,和阿娘顺奴生活惨淡,经常断炊。十二岁那年,向泉盖苏文家借了两石粮食以过冬天,无力偿还。后来泉盖苏文的走狗列盛闯到们家,将和们相依为命的表姐卖到了妓院。母亲怒急攻心,竟被活活气死……”戴圭的眼泪喷薄而出,“乙支阿叔,侄儿无能啊!没能保护好的阿娘……”戴圭再也支撑不住,双手伏地痛哭。

的心滴血,感慨万千——握住戴圭双手,起站起来。两人抱住痛哭。泪水留下乙宏安的脸庞,“嗒嗒”滴戴圭身上。良久,二人才分开。

“乙支阿叔,早就留意到个人不般。”戴圭看了眼发出阵恶臭的袭击之人,“的口音像盖苏文的顺奴族人,已经此营寨鬼鬼祟祟观察了几天。今天终于被擒获。只可惜死了,否则或许还能问出背后主使。”

乙宏安大为感激。又细看其眉眼相貌、举止投足,都其父风范,不禁大起爱惜之念,对旁边的甘左道:“左弟,戴圭现任中何职?”

甘左笑答:“个化名‘牛华’的戴圭中箭术、技击考比中,连续两年拔得头筹。现为中最年轻的仁勇校尉。”

大为欢喜。“戴氏宗族乃灌奴支柱,戴圭身处浮沉却奋力拼搏,德能兼备。想让的随从干事,并且随你参议事。另外你即行安排士接戴圭家人到冬比忽暂且住下,开牙建府,其宅院格式按照其祖父戴元世时的样式建造。”

甘左抱手道:“您放心,乙支大人。”

“乙支大人!”营寨中的所人都对着跪了下来,口中呼喊的名字,“乙支大人仁义!”

脸上微笑,扶起了戴圭和众将。左弟将袭击者的匕首递给,“乙支大人,死者身上把软弓和三个箭矢。箭矢已经被磨得锋利无比,且上了剧毒。估计树上,瞅准时机暗杀您,幸被戴圭侄儿撞见。另外此人身上还六把飞刀,十两黄金,但都无从查证。唯匕首,算个记号。”

那把袭击者用来自杀的匕首……刃锋上全血。用衣袖擦干净,露出无比锋利坚固的银色刀刃,闪烁着刺眼的光芒。把精良的武器,刀柄的材质镀金的大丽精铁。将武器翻转,赫然发现刀柄的底竟然刻着头咆哮的猛虎!太熟悉记号了。个记号正顺奴泉盖苏文的家徽。大惊,为什么人要取性命?难道行凶之人跟大丽最权势的人——朝堂的大对卢(高句丽官职名,相当于宰相)、顺奴大加泉盖苏文染?

年轻的戴圭握着自己受伤的右手,“乙支阿叔,匕首什么不对?”

和甘左对视,交换着震惊,没发言,随即陷入了阵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