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 仲室韦

小说:大唐荣耀之半岛雄鹰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曹灶CaoZao 字数:4989

仲室韦接到容留王旨意,陪同太子高宝雄到灌奴部冬比忽城宣布旨意。虽然路途遥远,太子却想微服体察民情,不让兴仪仗。作为太子师傅,不情愿,还谏了几次,但太子执意不从。

无法,只得同太子护卫松桓商议。最终们决定,除了太子护卫十人随行外,松桓还安排了队军士扮成百姓模样步行尾随。二人又商议了半天,等切安排妥当后,才最终平壤城南门缓缓而行。

行并没有张旗鼓,只备了五乘马车。所有人也都简单穿戴,更像队搬迁户人家。按照既定方向,城后便沿着官道路西南。和尚僧旻和太子护卫统领松桓两人骑着高头前面,太子和也骑马紧随,后面跟着马车和护卫。

此时正初春天气,早上雾气尚未褪尽,官道两侧水田里存储着汪汪化雪积水,闪烁着异常光亮。偶尔浮现高高芦苇上已经发了碧绿枝芽。栖息芦苇中雪白水鸟听得不紧不慢马蹄声后,鼓起双翼,高低盘旋,鸣声田野。

虽然经常入太子府议事,却次看到和尚僧旻。只见和尚又矮又胖,浑圆脸庞,眉毛如枯草般粗,如墨汁般黑,鼻子奇,身上衲裰满油污,腰间系着个木鱼,项下挂着串乌黑佛珠,从没见张口说过话。

眼看到和尚就不喜欢。和尚纯粹混事。据松桓讲,和尚每天好吃好喝,还酒肉齐行。此番行程,太子特地带上了,看样子野和尚其位还太子护卫松桓之上,也不知道松桓作何感想。

正思索,太子转过身:“师傅,此乃次去灌奴部都城冬比忽城。素闻南部灌奴部丽五部落部落,户口众多。只不知道民风如何,此次远行,当可探查番。”

马上回道:“部落中,灌奴部最为古老和平和。抗隋战争后,丽虽然逼退了隋军队,但许多城池割让给了后唐。原位于北方灌奴部被迫举族迁往了南境。们扎根下后,和当地三韩人偶有冲突。不过几十年你姑父乙宏安仁政治理下,如今灌奴部可以说举族安定,生活富足。”

太子点头,“相信灌奴部与世无争。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灌奴部破绽旦显露却后患无穷。”

马上明白了太子意思,“太子所言极。如果破绽不被处理干净,被歹人所利用,到时候后悔都不及。”

太子面无表情。“乙宏安本姑父,谅们也不敢胡作非为,们只需提前做好预防即可。就怕本生为仆人部落总有不知深浅意图。”

当即会意,“东部顺奴部部落中低等部落,咱们中部桂娄部奴仆。泉盖苏文父亲泉抗隋战争中了点力,又做了对卢八年,还不愿撒手,最后还打破国王任命古制,竟然将对卢之位传给了儿子泉盖苏文。父子二人结党营私,把持朝政,真恬不知耻。”

太子马上勒了下缰绳,“师傅,父王交好唐,换了短暂休养生息,但平静水下却激流暗涌。现就怕有人暗中操作,取代桂娄部,防人之心不可无。”

连忙应和:“太子所言极,所以们要提前准备以备不测。赖容留王英明圣武,如今泉盖苏文已经被迫离开了朝廷。”

“盖苏文离开前,竟然朝堂上和父王争吵,还发逆不道言论。看事情没么简单。”太子摇了摇头,“盖苏文虽然离开朝廷,不做了对卢,但无处不,权势熏天。再加上其三子女皆朝中任职,连同朝中臣,势力最为庞,切记不可意。”

“太子所言极,盖苏文不得不防。此情况下,谁知道们有没有可能做穷凶极恶之举。此行为何老臣主张兴仪仗、带更多护卫原因。”

太子永远不苟言笑,坚硬脸上直没有表情变化。“师傅,如果张旗鼓反倒不安全,另外有和尚僧旻足矣。另外再加上松桓六勇士,可以说滴水不漏了。”

仲室韦吃惊:“就不信和尚有能耐?”

太子勒了勒缰绳,让马儿速度放慢了些,“师傅,如果您亲眼看到白天平白无故没了人影,您就肯定不会说刚才话了。”

仲室韦心内狐疑,接着问道:“太子,们奉容留王旨意亲自去冬比忽城宣旨,只怕国王对下朝政安排有了主意。”

“父王意思已经猜到了半。表面上让灌奴部乙宏安牵制盖苏文,实际上看还有深层意图。”

“太子您英明果敢,如果能有忠诚乙宏安辅佐支持您,看也未必不个好谋划。”

“乙宏安姑父,自当亲近些。只丽五部族相互通婚已久,亲情也并不见得会有多效果。”太子回道,“另外父王跟乙宏安阿妹乙雪之死有莫牵连,虽说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但时间并没有让父王渐渐忘却,反倒加重了长吁短叹。”

也不禁皱眉,容留王对乙雪往情深,到现还放不下,以至于朝政荒废,让盖苏文家独。“乙雪死时,太子您尚未世,臣中倒有些传言,说十八年前乙雪死那天被称为‘雷电之晚’,乙宏安发了疯刺向当时还王爷荣留王,最后你姑母高建丽拼死保护下,乙宏安才没有杀死荣留王。不过事后荣留王也并没有责备乙宏安,反倒每年都派人去乙支氏宗祠祭祀乙雪。”

太子轻蔑地哼了声。“些陈年旧事你都不清楚。更担心那个你知所谓‘谣言’。非常担心圣旨中会有关于个人旨意。如果到了宫中,那就心腹患。”

仲室韦当然明了太子深深地担忧。为了太子顺利继承王位,已经计议个方案。其实心内无比纠结。个计划并非本意,但为了太子,必须得做,因为牵涉到身家性命、荣辱和前程。“太子放心,件事已经想对策,待谋划定夺后,明日当向太子详述。如果成功,太子定能高枕而安。”

车队徐徐往前。众人都已饥肠辘辘。仲室韦等人急切想找个客栈投宿,不过始终不曾碰到个。直到掌灯时分,终于走到个镇子。奇怪镇子却片死寂,家家关门闭户,黑乎乎,灯火也极稀少,只有远处犬吠能给人带些烟火气息。

仲室韦定睛看了半日,对众人说:“如果没记错话,过了个庄子就灌奴部地界了。们往前,前面应该有客栈。”

众人再向西南。们驶过庄子,终于看到了镇外高堤上灯光。众人凑上前去,方看到面写着“悦活客栈”旗子,风中摆摆去。

有位伙计客栈西侧马厩里收拾草料,听到声音,转过身,提着灯,笑嘻嘻迎过。“怪不得今日喜鹊叽叽喳喳乱叫,原几位财神驾光临小店,还请里面请。”

仲室韦看到伙计鸡胸驼背,身材瘦小,双斗鸡眼滑溜溜转着,便觉得不舒坦。伙计招呼着众人往店里走,又扯着细长嗓子对着里屋喊道:“老二、老三别里面挺尸了,赶紧接贵客。”

刚说完,只见两个伙计从店里跑。二人倒利索,会就帮着护卫把车上行李卸光,搬到客栈内,然后牵马去喂草料。伙计领着众人进入个二层客栈。进门便个中空饭堂直通屋顶,靠近门地方摆着张方方正正饭桌。饭堂四周层和二层四面却都客房。门房俱紧闭,不听丝声响。

仲室韦行了天,身体匮乏,便陪同太子挨着方桌坐下。伙计凑过们倒上热水,“有几间上房二层已经给各位客官收拾了。请客官先堂里坐下,小马上就端酒菜给各位洗尘。”

不时,饭桌上便满满当当放下了饭菜。仲室韦看到竟然还有几壶热酒。虽然肚中饥渴,仍先让着太子,看那和尚,却早就那里撕扯着块油腻腻鹿腿,

仲室韦喝了杯水,正准备下筷,坐身边松桓凑过悄悄对对说:“太傅,觉得客栈有问题。”

紧,筷子几乎落地,“此间店看样子并无不妥。松桓,你多虑了?”

“师傅,您看,荒郊野外,如何有客栈矗立?还有,伙计好像早就知道咱们要,否则如何能么短时间内备好么多饭菜?还有,除了们,还没有发现有其投宿之人。”

仲室韦抽了口凉气,不由自主地点头。松桓转身对身边护卫刚恩悄声说:“你去看看随行队人马到了哪里了,不要跟丢了。探查后速回禀报。”刚恩答应而去。

仲室韦刚放松下心情立即又紧张起警戒看看四周,店家伙计殷勤地说道:“初春寒似雪。,各位,喝些热酒好好暖暖身子。”说完便往们碗中倒酒。

此时正撕咬鹿腿和尚停了下用沙哑声音问道:“且慢,你酒里什么东西?”仲室韦第次听到和尚开口说话。

驼背伙计脸谄笑:“酒就酒,还能有什么东西?”

怎么觉得酒里有蒙汗药呢。”

“你和尚如何说得些妄语。朗朗乾坤下,们百年老店如何干得种事?”

看有蒙汗药。”

“你和尚好不通情理,如何能栽赃陷害们?”

“因为鼻子。鼻子从不撒谎,能闻轻蔑,闻傲气,鼻子也闻到了你气味,你猜闻到了什么?

“什么?”伙计被和尚瞪得愣。

和尚道:“闻到了你恐惧。”

“客官您样说就无理取闹了。您闻到应该酒香。各位慢用,没什么事就先忙了。”伙计说完就转身想走。

“慢,你先喝杯。”松桓举起伙计刚刚倒完酒碗说道。

仲室韦看到伙计眼睛眨了下,手迅速往腰间摸,和尚早使招“通臂猿摘果”,猛地抓住伙计脖子,“咔嚓”声脆响,便扭断了伙计脖子,之后又对惊呆众人说:“奶奶,住进黑店了,酒里有毒!快围住主人。”

事发突然,伙计死鱼眼睛已经凸了眼眶,还有腰间滑落匕首。仲室韦吓身冷汗,急忙和众人忙上前挡太子。

刚恩从外面闯进,满身血地趴桌上:“人遇到突袭,正缠斗,多数已经战死。”

仲室韦惊,正惊魂未定,只见二层上房间突然都开了门,二十几个人涌了,都拿着弓箭,对着们齐射过——

——说时迟,那时快,谁也不曾看到方桌如何被和尚瞬间掀翻。众人连忙弯腰贴住竖起方桌。桌子另箭雨像钉子样“嗡嗡”钉入桌面。众人把太子围中心,扛起桌子弯身缓缓向门靠去,费了半天劲终于到了门口处,却没想到门已经被死死堵住。

已经有两个太子护卫中箭倒下。仲室韦心中焦急,看了下身边太子,却镇静自若。众人靠住桌子。和尚对松桓道:“护卫只剩下八人,必须要干掉楼上弓箭手。步法快,先行引开,你们四人上楼,其人护住太子。”

松桓点头,对身边护卫说道:“你誓死保卫太子,自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待和尚跑后,你分别跑吸引,跑动中射杀弓箭手,尔等都千挑万选热血男子,如果贻误战机或者放了空箭,就麻溜地滚护卫团!”

护卫们齐声答应,并都将箭矢搭到了弦上。

和尚迅速地站起,弯腰跑。和尚虽然又胖又矮,没想到跑起如风般,霎时支支箭矢追逐而去。太子护卫们也都霍然起身,沿着不同方向跑去。松桓站起、搭弓放箭,正中二楼名箭手面门。那箭手捂脸惨叫着从二楼跌落下。众箭手又连忙朝,护卫们跑动中拉弓放箭,顷刻间二楼上弓箭手们有好几个中箭倒地。

仲室韦本心口心稍微安定下慢慢欠身隔着桌子看去,只见跑动中太子护卫们取箭、搭箭、放箭,行云流水,气呵成,箭至人亡。久闻太子护卫十护卫勇不可当,更有马上和马下流动箭绝活。今日见,真开眼界,名不虚传。

松桓扔掉弓箭,拔佩剑,带着护卫杀向二楼。仲室韦楼下只听见阵阵惨叫之声。自楼上箭矢渐少。突然间,楼房间里房门打开,冒群凶悍拿刀之人,为首店家伙计,们叫喊着砍杀过

太子身边护卫只剩下四个。万分紧急时刻,仲室韦看到和尚竟瞬间太子身前,如同从地底冒鬼魅。和尚嚷道:“围住太子!”便和护卫四人紧紧围住太子和仲室韦,与刺客贴身而战。

为首胖黑伙计早看端倪,二话不说挥刀便砍向和尚。僧旻和尚左突右闪。黑汉着急,瞅准空当,声,用尽全力劈头砍向和尚。眼见中刀,和尚并没躲闪,而猛地徒手接住了压顶刀刃。奇怪,仲室韦只听见了“铛”声金属撞击声音,那刀被和尚空手接住。任凭那黑汉如何使劲,竟纹风不动,并且开始冒着热气,慢慢变得发红。黑汉烫得松开了刀柄。瞬时刀便和尚手中融成了金红色铁水,趁黑汉惊呆那刻,和尚手捧着铁水甩向黑汉面门——黑汉闷叫声,往后便倒。仲室韦细看才发现,黑汉从眼睛到鼻子处已经被铁水烧没,贯穿头部,露黑窟窿。股焦糊味扑面而,让仲室韦几乎呕吐。

围住刺客们看到如此骇人情景,心中胆寒,力气渐怯,而拼死上前太子护卫们却愈战愈勇。太子也早拔环首刀,砍掉了名刺客头颅。正当众人激战时, “砰”声巨响,门突然被撞开,群人进,为首青年袭白装,手持把沾满鲜血宝剑,对着堂喊道:”太子殿下何?”

高宝雄手执玉璧,回道:“。”

那青年看到后,便带领众人山呼海啸般杀向群刺客。刺客们见势头不对,纷纷转身破窗逃走,青年率领军士急忙追去。

除了惨痛呻吟声,客栈转眼间恢复了平静。仲室韦看着满屋尸体,闻着血腥味道,恍若隔世。看了眼红光满面和尚僧旻,心中感叹,今天如若没有和尚,太子和命不保矣。俗话说人不可貌相,和尚当真了得!

又细想,此番太子微服路径,只有荣留王、松桓、太子和自己知道,究竟谁向刺客透露等绝密情报去?何人如此胆,竟然敢清平世界公然调动队人马,处心积虑公然行刺当今储君?里还灌奴部地界,谋害了太子,就会陷乙宏安于逆。如果计成,定会引起宫中腥风血雨。仲室韦思之恐极,头皮发麻,阵眩晕,几乎站立不住。

时松桓摇摇晃晃下楼。仲室韦忙过去接过。只见太子护卫统领臂膀和腿中了刀伤。仲室韦安排刚恩去行李中取金疮药。

太子见活着护卫们都靠拢过,发话道:“刺客中可有活口?”

刚恩道:“太子殿下,有三个刺客还没咽气。”

“只留个,其两个斩立决。”太子平静说道。

护卫们马上去办,会就听到了刺客惨叫之声。

太子道:“松桓!“

“臣。“

“你即行安排护卫四人,护送此人到私家园林中严加保护起。记住不要送至太子府,也不要透露半点信息给太子府中人和其任何人。如果半点差池,你提头见。”

松桓双手抱拳,“遵命!太子放心!”

仲室韦正看得头脑发胀,只见白衣青年已经带领军士回。此人看到太子后纳头便拜,口中说道:“灌奴部乙宏安麾下戴圭护驾迟,请太子殿下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