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 高建丽

小说:大唐荣耀之半岛雄鹰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曹灶CaoZao 字数:3704

阿兄容留王给她信中,面表达了自己思念之情,又信中早陈述了泉盖苏文飞扬跋扈,请求她理解将夫调往平壤。对此,她肚子气无从发泄:她也公主,凭什么张纸就可以命令夫离开自己。有她乙娇竟然失踪,个时候,她不能抛弃她而去。

她心内烦躁无比,疾步来到政事堂东侧书房,看到夫和戴圭议事。她顾不得许多,抓住夫臂膀便哭,“每年狩猎、狩猎,现倒好,我呢?”

站起来安慰她:“夫人勿忧。我已经派出甘左镇军营全营出动,对狩猎园林外方圆百里地界进行搜索。”

“可有消息?”

轻轻地摇了摇头,“有消息甘左自然会来报。夫人,你要稳住,有孩子呢,现孩子怎么样?“

“或猡、或貘兄弟俩陪伴着旭。乙奴现房中哭,你别看她俩经常拌嘴打架,实际上她俩谁也离不开谁。前日晚上乙奴告诉我,她眼皮跳得厉害,手中抓握东西老掉落。早膳时她劝你别去劳什子会猎,我安慰她别担心,有你阿爹保护你呢。你看看你干好事。你?”高建丽痛哭流涕,不断捶打着夫胸膛。

戴圭旁边劝道:“阿婶别伤心过度坏了身子。议完事后,我定会带着军士全力搜索,保证把娇妹完整无缺带给您。”

高建丽知道戴圭向来持重,深思熟虑后才说话。听到此言,夫人心情稍微平复了些:“圭,你些弟弟、妹妹都命。我个女人,尤其作为个母亲,不能像你男人拿着剑就解决所有问题。我除了向你男人哭闹和乞求,能做什么?!”说完又抽泣起来。

戴圭动容,发誓定要乙娇带回家。

经历了卓中毒和乙娇失踪两事,夫头上白发明显增加了许多。“百济王子扶余隆也同失踪。绑架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我已派出扶余城阴江德出使百济都城泗比城,来确认扶余隆身份并告明缘由,看能否得知娇下落。”乙宏安道。

“从开始,我就不应该让扶余隆住进乙支府。”她想控诉世上个人,“厮进入乙支府后整日和戴娇厮混起。现倒好,他仇人竟然把我给绑架了。”她愤愤不平。

“阿叔,他进入冬比忽城时就已经遭到追杀,难道次绑架真仇敌所为?”戴圭问道。

脸上有些无奈,种表情她公公乙支文德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现不得而知。我亲自勘察了下北部悬崖,可以看出来,绑架匪徒很老道。甘左封死了南西北三个方向,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冒生命危险,从北部陡峭悬崖徒手爬上。伙人准备许久了,伺机行动,或许有内应。”

“夫,乙奴生性腼腆,素来娇羞婉约,从不越轨造次。而乙娇向任性,我行我素,自长到膝盖高矮,做事便有主见,行事火爆。她现被歹人掳走,定不会轻易顺从,万有个三长两短,你我可怎么办?”

“阿婶您放心,我会全力找寻娇妹并顺藤摸瓜查到幕后指使。”戴圭道,“同样令人忧心,三韩部族长金伯前日竟从溪塔上坠落身亡。”

放下了抽泣她,坐回椅中,“屋漏偏逢连夜雨。我听到个消息也很震惊。那天午后我见过他。谁曾想第二天早就得到了乔黄报告,说他无端从雪塔坠下,死我冬比忽。如何向三韩部族人交代?”

“阿叔,三韩部向来对我灌奴部有反心,说我强占他土地等。他族长冬比忽坠亡,就怕他趁此发兵反抗。”戴圭道,“金伯有两个子,老金缪和老二金昂。据我了解,俩人都嗜血野兽。”

“真怕什么来什么。旧恨没有消解,现又添新仇。关系到咱整个灌奴部安危啊。”夫安排戴圭,“圭,你甘左师傅回来后,你马上安排三韩部周边布置警戒和暗哨,要把他看得死死有风吹草动就马上行动。要秘密通知驻扎金川‘虎女’室曼注意安全和防范。另外将镇军营提至备战级别。有,你带人殓好金伯尸首,你亲自送回三韩部,并向他解释我追查凶手。旦缉获,定会给他父亲昭雪。”

戴圭道:“好,阿叔。我明日就启程。”

点头,“对了,乙宏措远行唐已经七日,有他消息没?”

戴圭顿了下,低下了头,“我昨日接到唐登州府邸报,说措叔并未按照预定日期到达唐。他迎接队伍白白等了日呢。不过他许诺,说旦有措叔消息就马上发信给我。”

“会不会又他喝酒误事了。“高建丽知道他个小叔向好酒,“乙宏措素来行事不定,没个稳重劲,你看他成日花天酒地。酒肆里和烟花馆里泡,你作为阿兄也不说说他。”

“夫人此言差矣,措弟向来事上不糊涂。”

“不糊涂?”娇失踪几乎让她失去了残存理智。她感到自己像个高家人怒吼,“不糊涂话,能造成现五部分裂?不糊涂话,能有‘雷电之晚’?不糊涂话,能让你阿爹羞耻中地死去?”

胸口起伏,满头灰白头发烛光下变成了悲苦深黄色。过了好久,他才将目光离开她。“夫人,你样说既残忍又不公平。谁年少时没有犯过错误?更何况措弟曾位何等英雄人物。我父亲死后,他整个人沉沦了下来,用满面笑容来掩饰他背后哀伤。措弟好酒,但从来没有因为次喝酒误事。对唐贡奉关乎我高句丽国运事,他怎可能对待如戏?”

把脸转向了戴圭,“不过按照行程上来讲,两天时间已经足够到唐。如果风顺话,不到两日即可到达。”夫重新起身,脸上写满了忧愁,也让她极为不安。“我现有种不祥预感。圭,你从三韩部回来后,立刻安排船队按照既定线路找寻。”

“好,阿叔。”戴圭旁答应。

心事让她坐卧不安,“夫,我阿兄虽然对你有旨意,但你你千万不能奉旨。你不用担心,我自当向他求情,让他收回旨意。”

书桌前踱步,过了半晌,方才叹道:“夫人,我不得不去平壤。”

担忧变成了现实。她嗓音变得悲悯,“夫,你好狠心!娇失踪,个时候,你真忍心把卓和奴从我身边带走?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她忍不住抽泣,悲哀地想,你刚把我丢了,要带走我两个孩子到那个充满谎言和暴力平壤?我真真受够了男人,你没有个能对自己女人忠诚到底。

“夫人,我也不想去。容留王做恶事历历目,让我至今难以释怀。有,要我带上我和奴,好似人质般,我更不愿意。”

“那就不去,你高句丽灌奴部加,有五部族中最强族兵,向我阿兄说不,应该那么镇定自若。”她向夫建议。

“夫人,可王啊。人世上,要忠于自己王,否则我有何颜面做灌奴部加。 再说我父亲曾经答应过婴阳王,如果王室需要咱乙支家,乙支人会义不容辞。”他看了眼她,“乙支人信誉于生命。我不会成为破坏乙支家信誉人。容留王母所生嫡亲阿兄,休戚体、同命相连骨肉。昨晚我和太子计议了夜。现朝中已经形成两派,以东部顺奴部泉盖苏文为首派,有支持容留王派。两派对立于朝堂,势同水火。如果我不去,荣留王好,顺奴部泉盖苏文如果联合朝中势力,其实力足以危及容留王。如果容留王有什么不测,盖苏文夺得权,到时候我富足稳定灌奴部也会危如累卵。”

“那把我孩子留下。” 你帮男人,难道打打杀杀才解决问题方式吗?她心里怒吼。

“夫人不用担心,卓和奴渐渐懂事,也该飞出我手掌去经历个世界。样才能长。就,不也就要配上剑去保护咱族人吗?另外我定会严加看管,保证他安全。夫人你放心,我也会根据朝堂,做出决断。如果不对,就会想办法抽身而退。”夫瘦高身躯转过来,“现我担心我走后灌奴部谁来治理问题,圭。”

“侄。”

我去平壤段期间,我任命你为灌冬比忽城代城主,以后全族事由你来定夺。”

戴圭慌忙跪下:“阿叔看中我,让我做您亲随干办本来就已经幸运万分,现又要让我掌管整个灌奴部?侄可以辅佐伦弟,但让我做城主,甚至甘左阿叔之前,我万死不从。”夫将他扶起,劝道:“你智勇双全,众人皆服,不必谦让。”

戴圭道:“如果阿叔再出此言,我便退出乙支府做回庶民。”

她看夫脸上脸无奈,便建议道:“戴圭办事妥当,也让我信服,只终非乙支家人。如果灌奴部小小十几个部族里冒出些乱七八糟言论,反倒会惹出许多不安来。不如让伦兼任冬比忽城主,让甘左和戴圭辅佐。倒更两全些。”

点头道:“那好吧。我不时候,要让伦担当起城主职责来,他身份再也不那个贪玩男孩了。戴圭为城中主事,甘左仍司原职,为镇军统领。”

戴圭连忙跪下:“多谢阿叔信任,我当肝脑涂地辅佐伦弟。”

家人不说两家话,赶紧起来吧。”他挽起戴圭手,“以后你和你伦弟凡事多依仗甘左。甘左股肱之臣,也我出生入死兄弟,忠心耿耿,武艺高强,教习卓、伦有旭箭术技击卓有成效。你少年老成,智勇双全。伦弟有什么不对,你要摆出阿兄架子来教育他。唐老师刘至精通医术,又曾经唐衙门和军帐里做过主簿,行军打仗经验丰富,并对切细节孜孜不倦,我已经花重金将他留下,除了教授你华文外,可以帮助你料理城中以及军中事务。”

重新坐回椅子中,“不过些都权宜之计。希望我不段时间,你能齐心戮力,保我灌奴部安宁。不过,你要永远记住,位置永远。”

她心中阵不平,“夫为什么如此草率地下如此决定?为什么不?”

“伦像你高家人,冲动、不计后果。而卓,最像我父亲,谨慎而沉着、文武双全,堪当任。再说立长不立幼,嫡长子继位,最为稳定。”

戴圭也边连忙点头。

她忍住没有再发话。“旭呢?”对于旭,她心中也隐隐地有丝不安。

“刘至告诉过我,说旭天资聪颖,看书虽目十行却了然于胸,见解深刻且谦虚内秀。我欲把他送往唐深造。”

“不行!你不能再把旭送走!”她声嘶力竭,难道没有人听我说话吗?难道个母亲呐喊么微弱?

戴圭劝夫:”阿叔,现阿婶需要孩子陪伴周围。等我找到娇妹后,再请阿叔阿婶商定去唐深造事宜。“

“好吧,夫人。等找到娇后再议。”夫答应她。

平壤之行,让她憋闷和不安。“夫,卓子,你把最多爱都给了他。好不容易养,难道你真忍心带他到那个非之地?”

当然明白她意思,“夫人尽管放心,我自当严加看管。”夫又叹道, “娇被人掳走,最具叛逆之心三韩部族长金伯无故死于冬比忽城中,我要奉圣命携子女前往平壤都,真风雨欲来风满楼啊。”

戴圭正要回话,书房门突然被打开,“火爆小子”乔火中突然闯进来。

戴圭斥道:“怎么回事,般慌忙?”

乔火脸恐慌,欲言又止。

“怎么了,乔火?”看到乔火不比往常,夫连忙问道。

乙宏措人……他所带船队海……海……上遭遇风暴……船翻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