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

小说:大唐荣耀之半岛雄鹰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曹灶CaoZao 字数:6072

今年以破天荒第一次,奴起得还早。早就盼天,因为今天每年一次的支家狩猎日。

按照阿爹的说法,每年举行狩猎,与虎豹狼虫的搏斗中,练武艺、练胆量、练团结、练策略。从灌奴部占领南境开始,支家就开始冬比忽城的北面设了五处围场,放养了野兽,以供狩猎之用。当地百姓都传围场里有虎豹,但娇从没见过。猜父亲早让甘左清理干净了,并故意往说有虎豹出没,吓唬。哼,我又不奴,得意地想,我才不怕呢。

早就准备好了所有的武器,一把精致的橡木小软弓配了足足三十支箭矢,雄赳赳地挂腰上。最值得炫耀的竟然还偷偷准备了一把匕首。把利刃大有头,它大阿请冬比忽城有名的铁匠尔古专门为量身定做。它比一般的匕首要小,刀柄也窄了不少,精心打造的细长皮革刀把也方便女孩子持握,一面刀柄上还刻的名字,锋利无比。大阿偷偷带给的时候,兴奋了一番。不过大阿告诉,如果被父亲发现,肯定会被没收,如果把他供出,那以后别再叫我阿了。当时娇紧紧抱大阿撒娇:“放心吧,大阿,无论怎样,我都绝对不会提起的名字。”

穿上马裤,脚蹬鹿皮靴。说起鹿皮靴,也大有头。鹿皮位古夫人阿爹生日那天送的礼品。那一整张巨大的驼鹿皮,异常罕见。阿娘、奴给每个人做靴子。自知女红不如奴,便让奴给自己做。鹿皮靴本挺好看,结果心血潮,也装模做样,学阿姊给自己的靴子绣梅花。结果花没绣成,绣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图案上去。却觉得很好看,拿给大阿看。大阿只回了一句话:“为什么绣了一圈马蹄印上去?”生气转身就走了。不甘心,第二天第二天又蹦蹦跳跳的过,继续问问他,“大阿次我改得怎么样了?”

急去找扶余隆,便往支府最北边的后花园走去,路过第八进的修武堂时,二阿天伦正一个木桩练剑,戴圭一旁指点,天伦不断点头。大阿天卓和扶余隆正木剑对练,俩人把剑舞得如同疾风骤雨一般,看娇眼花缭乱。后俩人好不容易练完,看样子扶余隆稍稍占了上风,大阿膝盖上挨了一剑。

娇心疼扶余隆,急对大阿嚷道:“大阿,扶余隆伤口还没好利索,就和他过招,万一再伤了怎么办?”

大阿笑道:“哎哟,娇妹还没过门呢,就开始维护扶余隆,不要的阿了?”

二阿天伦大笑,戴圭也跟笑。狠狠瞪了两位阿一样,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大阿天卓抱拳对扶余隆说道:“不过隆弟剑当真了得!”

扶余隆笑道:“卓过奖了,次切磋明明赢了嘛。”

“我以两只手打一只手,才和打成平手,如何能算赢?等胳膊伤愈后,再不吝赐教。”

“好的,卓时一定讨教。”扶余隆惺惺相惜。

娇正煎炒扶余隆的伤口,太子高宝雄出现他们面前,松桓和六名太子护卫紧紧跟身后。

“小子,谁?”太子对扶余隆说,“竟然敢伤害我表?”

“我叫扶余隆,”扶余隆低声说,和太子的视线相对后连忙移开,“太子殿下。”

“扶余隆?”太子眯缝冰冷的眼睛,“我看假冒的吧。”

“他我朋友,”娇从没有喜欢过位表语气尖锐地道,“别欺负他。”

“或许铁匠的儿子,也或许个屠夫的小弟。”太子断言,“拿起剑,我倒要和试试。”

扶余隆立原地,一动不动。

大阿站了出,劝太子,“殿下,没人敢和太子过招。”

为什么男孩子就要比剑,拼个死活,娇正想,二阿天伦说:“殿下,扶余隆刚才和大阿比试,耗费了大半体力。如果要比,一场不公平的比试。”

“不!”扶余隆勇敢地站了出,“既然殿下想比试下,我扶余隆自当奉陪。”

两人拿起木剑,支府的练武堂横冲直撞,相互砍杀。娇担心扶余隆再次受伤,担心得要死。太子虽然个子稍矮,但身体强壮许多,处于发动攻势的一方。而扶余隆则一身干瘦,再加上左臂受伤,正手忙脚乱地抵挡太子凌厉的攻击,却无法完全避开。

“攻击他的右侧!”二阿站了起,跺脚,给扶余隆鼓劲,“右侧!”

扶余隆试图反击,被高宝雄的木剑轻易挡住,速度快得令难以置信。并将扶余隆的木剑往旁一扫,顺势用力劈开手指。扶余隆大叫一声,痛得立刻丢下武器。

“投降!”太子单手举木剑,对准了扶余隆,以命令的口气道,“投降,我就放过!”

“不!”扶余隆的倔脾气上,“不投降!”

太子接连挥舞木剑,转眼间扶余隆的旧伤上血红一片。“投降!”黑石王子的声音冷酷地像冬日的冰雪。

扶余隆的肩膀的鲜血顺胳膊流了手背,“扶余姓的子孙从不投降!”

“那就继续煎熬!”太子又一个箭步上去,击中了扶余隆的大腿,扶余隆当即跪下,却又从地上捡起了剑,对准了黑石王子,不肯放下。

太子生气,举起剑便往下看去,眼看击中头部……娇喊出声……只听“铛”的一声,黑石王子的攻击被另一只剑挡住:二阿天伦站了出,“太子殿下,扶余隆有伤身。”

太子对二阿的出手很不高兴,“天伦表弟,他不愿意投降,如果他说出俩字,他就不用受苦。”

“殿下,恕我无礼,就不一场公平的战斗!”激动的二阿涨红了脸,“扶余隆的胳膊中了一箭,还没有痊愈。”

太子收起剑,以一副王者风范的姿态打量他的表弟,“我怕因为我的剑术吧。难道也想领教一下?”

娇看得出二阿的自尊心已然受创。因为二阿的眉眼都挤一起,火冒三丈,马上吼回去:“领教就领教!”

他刚要出手,便被大阿抱住。大阿冷静地抢过了二阿右手的木剑,然后对黑石王子一躬道:“太子,二弟鲁莽,您多见谅。”

高宝雄有副让人厌恶的冰冷嗓音,“看支人的勇气也不过如此。天伦,我等挑战我,的国王。”说完便“哼”的一声离开。大阿紧紧地抱住二阿,直太子一行离去之后才肯松手。

娇连忙扶住了扶余隆,看流血的伤口,连忙接过下人递上的绑带,缠住臂膀,心疼地问道:“扶余隆,为什么不说投降?”

扶余隆咬牙,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倔强地说:“我永远不会投降!”

“好好好,个勇敢的百济人,好吧?”娇扶扶余隆往后花园走,“我每天悉心给擦伤口,今日又被弄伤。,看只有黄檗树的果实能给止血了。对了,今天我家会猎,跟我去好不好?”

支人会猎,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扶余隆说道。

“那怎么行,一定要跟我去,过去保护我!难道忍心眼睁睁看我被虎豹吃掉?”

时,侍婢走过道:“夫人请小姐和客人去用早膳。”

回道:“告诉阿娘,我马上。”侍婢走后,伸手拉起扶余隆往后花园跑去,“的血流得太多了,快。”

俩人后花园,对扶余隆说:“我们几个人最喜欢的地方。马上就要夏天了,一夏天的时候我们妹几个,就脱光衣服,从树上跳池子里玩耍。”

扶余隆正树皮,闻它的味道。娇又道:“扶余隆,树皮还能入药呢。看树的阴影占了半个池塘。据阿爹说,树比我的年龄都大。,看看能不能够黄檗树的果实?我要些果实给的伤口止血,还要抹黑了牙齿吓唬奴。”

扶余隆跳了几下,试够但没有够

娇想出一计,“扶余隆,,站里,恩,好,现蹲下,蹲得深些,低下去,怎么不听话呢?好。”说便从后面一屁股坐扶余隆的肩膀上,两腿搭他胸前,“好吧,现站起,看看我伸胳膊能不能够。”

扶余隆下面喊道:“哎哟,我的支大小姐,您看不胖,怎么如此沉重!“说罢费力勉强站起,“我还受伤呢,真能折腾我……”

还没说完,扶余隆头上便挨了一巴掌,“再说我胖,信不信我把赶出支府。……往前走……再往后走点,走过了,笨蛋。哟…哟哟…别晃么厉害……哟哟哟,别倒倒倒……啊!”

差点够那蓝黑果实的时候,扶余隆瘦长的身躯支撑不住,背部地倒下。后背地,摔了个七荤八素,那里“哎哟哎哟”地喊疼。看喊疼,扶余隆连忙凑过怎样。时他们脸正对脸……扶余隆第一次离么近。娇可以感觉他的呼吸,闻他身上那股阳刚的气息。扶余隆的视线停隆起的胸脯,眼中冒出异样的神采。体内升起了一股情绪,四处冲撞。说不出什么,只觉得很刺激、很向往、很开心、很美好。的心扑腾扑腾直跳,扶余隆把脸凑得越越近……情绪也心中左突右闯,变得越越强烈,刺激的快感充满了的全身和每一个毛孔。正当要闭上眼睛,抱住扶余隆,顺从自己的本能时,一个侍婢的声音从花园门口传:“小姐,夫人找半天不见。请赶紧过去用早膳吧。”

声叫喊让恢复了理智。和扶余隆立起,一起往饭堂走。

达饭堂时,一家人早都已经围坐桌子上。阿爹坐方桌中间,母亲、戴圭、二阿奴、旭弟围坐一起吃饭。夫人看了和扶余隆一眼,忙说:“娇儿过,坐里,让客人和戴圭坐一起。”娇无法,只得和扶余隆分开,挨阿娘坐过去。

阿爹似乎闷闷不乐,端坐中间看扶余隆,“扶余公子府中歇息可好?”

扶余隆欠身答道:“感谢大加尽力救治。如今胳膊已能移动,医师说再过几日即可恢复如初。”

阿爹点头,“公子请不要拘束,如有不如意地方,请尽管提出,我自当尽力满足。”

娇偷偷瞟了一眼扶余隆便开始吃饭,由于今日会猎,早饭非常丰盛,有新鲜的鹿奶、煮天鹅蛋、烤羊排、麦饼、打糕,还有最爱吃的油炸鹌鹑,摆了满满一桌子。心里欢喜,拿起一个鹌鹑就往嘴里送,还说:“东西就酒最好。”说完,便想拿那阿爹旁边的马奶酒喝,却被阿娘打脱了手。“没见过一个女孩子家吃饭么没样子不说,还天天要酒喝。”

天伦一边傻笑,狠狠瞪了他一眼。

阿爹问戴圭:“圭儿,否已经封住会猎园林?”

戴圭对父亲道:“阿叔放心。今年会猎准备期长,方圆三十里地都已经封山。北部山崖,东、西、南三个方向都布置了军士警戒看护。只南面二十里地尚未全部清场,否再等清理完大型猛兽后再进入?”

阿爹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不必。狩猎本和野兽争斗,没了大猛兽,也丧失了乐趣。”

二阿进言:“阿爹,冬日大阿每日都教我练箭,我觉得箭术颇有长进。还有甘左阿叔和戴圭日日点拨,今天正大派用场的时候。”

阿爹看二阿,“箭术和击剑固然重要,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用。还记得我告诉们的话吗?”

“阿爹,当然知道,剑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拔出。”二阿老老实实地回答。

的双生阿姊奴不合时宜地向阿爹提议,“阿爹,要夏天就好了,那就可以看满园林的花花草草了,要不咱们夏天的时候再去狩猎吧。”

奴一脸的花痴,气不打一处又怕极了阿爹改主意,连忙插嘴道:“喜欢夏天才不因为有花花草草,而因为夏天了,才能穿那只用羽毛织成的五彩裙子给大阿看!”说完后起身就跑了,知道奴肯定会追上

刚跑出门,便和拿马鞍的大阿撞了个满怀。马上躲大阿身后,喊道:“大阿,快点救我。奴要打我呢。”

后面追过喊道:“,别躲,今天我一定要扭死!”

大阿双手护娇,正对奴,笑道:“奴妹别生气,饶了次吧。”

大阿奴肯定醋意大发。杏眼圆睁,娇喝:“就不饶,谁叫信口胡说!”

“太子还府中住呢,如果让他听见,说咱们支人一点都不懂礼节。先饶娇妹次,等狩猎完好好我让道歉。”

听大阿如此说,奴才罢休。

奴转身离去,大阿轻声问:“怎么天天惹祸?”

奴让父亲今天不去狩猎的。我都等了一年了!”

“好。奴的错。”大阿问,“带匕首了吗?”

故作神秘地点了点头。

天卓凑过想悄悄对说话,知道他要说什么,随后两人一起说道:“不要让阿爹发现。”然后俩人都会心的笑了。

狩猎地点选了冬比忽城东北的一大片支私家园林,里面终年禁止狩猎,只等一天。开春以后,豢养的动物都养的的膘肥体壮。虽然阿爹禁止狩猎,但由于素管的宽松,所以仍然见不少当地猎户也潜入园林捕猎。阿爹也不大管。不过今日戴圭带亲兵将方圆几十里的地方清走了不少猎户。

两百名的亲兵护送下,支一家人骑马,带随从,浩浩荡荡的园林中专门修筑的瓮城城头上坐下。

阿爹规定,氏五妹每人带两个随从,两只猎狗,谁自己亲手捕获的猎物个数最多,谁就能获得一只雕刻族徽雄鹰的碧绿翡翠挂饰。娇早对分荣耀蠢蠢欲动。以前每次都二阿抢去个名头,一定要超过他,向阿爹证明女孩儿也会舞枪弄剑。

奴不合时宜地说道:“阿爹,女儿害怕见血。”

阿爹笑道:“那,陪我看妹和弟弟大显身手。“奴便靠阿爹,粘宏安身上撒娇。

心里嫉妒,想嘲讽奴几句,但忍住了没有说话。

阿爹命令一下,戴圭命士兵骑马鼓噪,霎时间,方圆几十里的围场上,战马飞驰,号角声响起,平日放养儿的野兽惊得从山洞里、林木间、沟壑旁、草丛中狂窜而出,又四散奔逃。天卓、天伦、娇、天旭见此情景,个个精神抖擞,开始一显身手。

和小弟天旭带亲兵没走多远,俩人正要分开各自寻猎,却同时见一只蓝灰色的斑点野兔从俩人前方的草丛跑过。和小弟兴奋起夸张地叫喊,去抢猎头兔子。可惜俩人箭术一个比一个臭,射了几箭,毛都没有射,倒那野兔蹦蹦跳跳只引俩人往林子里越走越深。

二人了一片开阔的灌木丛中,野兔跳了几下便没了踪影。娇和天旭气喘吁吁,扶膝盖喘粗气。失望,更咋呼不已。忽然听前方传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好像有人砍树。和小弟顺声音走过去,只见前方一个黑影,正拔一棵树。树周边已经被拔空了一大块场地。娇看它毛茸茸的身躯,细看却打了一个寒颤,原个大家伙竟一头马熊。娇惊恐了叫了起。听声响,马熊转过身,两只前掌抬,竖双腿,娇看马熊直立后竟然和府中房屋一样高。时马熊吼了一声,开天辟地的一声叫喊,让娇耳中嗡嗡作响。心里惊惧,移动不得。

马熊直立和小弟走……随的叫喊声越越大,马熊似乎被激怒了。它四脚地,吼娇扑过

娇惊惧,双腿如插土里移动不得。几乎快要被熊扑的时候,扶余隆从一旁闪出,拉住的手往侧边飞身就跑。

马熊没有扑娇,转过身,又扑向站那里不敢动的小弟。

马熊没有追,于旁边喊:“小弟,快跑!”可惜天旭就那里吓得一动不动。

时亲兵和猎狗终于赶护住了天旭,一个亲兵趁马熊被猎狗围住,拿环刀击中了马熊腹部,马熊肠子流出,没想马熊竟然用爪自己把肠子掖回肚内,血腥让马熊变得更加狂躁。它一巴掌拍走了一个亲兵的环刀,又一巴掌扇飞了另外一名亲兵一丈多远。一只猎狗被它拿住,摆动头把猎狗咬成两截,嘶吼小弟扑——

——眼看小弟就要被马熊扑倒,存亡时刻,跑动中的马熊背后中了一箭,马熊转过身,树林中跑出两个披兽皮的男孩,带五六个猎狗,围住了疯狂的野兽。俩男孩拿短矛,口中不断发出“嗷嗷”怪异的叫声,身体快速移动马熊身旁转圈。两人配合十分娴熟,一人不断转圈吸引,一人不断的把短矛插入马熊的身体。咬死两个猎狗后,马熊最终也体力不支,倒了血泊中。

时更多亲兵听声音赶,忙将和小弟围了起,并确认马熊死掉后,才将惊魂未定的他们护送阿爹处。

阿爹听完一通添油加醋的叙述,连忙命人带救了小弟性命的弟俩。弟俩见阿爹便跪。

阿爹问道:“两位小壮士请起,如果今日没有两位,我的孩儿恐怕命不保矣。两位尊姓大名?”

两个男孩一脸迷惑的样子,才知道他们都不会华语,又用扶余语问了一遍。

“我叫或猡。”一个男孩说道。

“我叫或貘。”另外一个男孩说道。

“我们永世不分离的双生弟。”俩人一起说道。

心神镇定下后,仔细一看,才注意俩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连披的兽皮的花纹也几乎一样。心里寻思,同为双生,为何奴和我差异就如此之大呢?

阿爹听完说道:“或猡或貘救天旭有功,免去擅自闯入私家园林之罪,获准里永久性自由狩猎。另外赏赐或猡或貘弟俩良田十顷,宅院一座。以后可自行出入支府并陪伴天旭读书。”

或猡、或貘弟俩垂泪,跪下谢恩久久不愿起,激动地口不能言。小弟对阿爹说道:“我代或猡、或貘谢阿爹赏赐。”说完又扶弟俩起

娇对阿爹说:“阿爹,女儿受惊吓,不愿再猎,想和扶余隆一起北边走走。”次遇险让惊魂未定。

戴圭提醒父亲:“北边不远处就山崖。”

阿爹点头,“那好吧,只要离山崖处远些,另外半个时辰后就回。”

和扶余隆一起离开众人,了一处僻静场所。扶余隆给摘了一朵异常鲜艳的大丽菊,帮助鬓上。娇心中仍然惊惧,再也支撑不住,趴扶余隆胸膛上哭道:“刚才要不救我,我就没命了,我好害怕,那头熊肠子都流出了。”

扶余隆也紧紧抱住了:“别哭,现没事了。我不会离开。”

永远吗?”

“永远。”

“那我们俩之事如何向我父母提起。”

“我当禀告我的父王,让他提亲。”

“那我等,别辜负了我的心。”

“我不会离开,我也离不开。”

抬起头,看扶余隆英姿飒爽、气宇轩昂、忠诚可靠,心内翻滚,对他产生了深深的依赖。扶余隆也深情注视自己……不禁闭上了眼睛,把嘴唇凑了过去……

突然间……感觉扶余隆的身体突然离而去……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人用剑把猛地击中了扶余隆头部。扶余隆当即晕厥倒地,身边,一帮蒙面的黑衣人已经包围了他们。

惊恐,张大了嘴巴,正要喊出声……嘴巴却被一只有利的手给捂住,令喘不过气的脸上碰一把冰冷的刀刃,脸庞已经被划破,血顺脸留了下衣服上,还有一个让人战栗的沙哑声音:“女孩,把嘴闭上,否则我会把的舌头割下,再让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