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花会

小说:魔界亦清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双飞客 字数:1543

“喊过来。”瑾批完送来的文书后,对易寒说。

没一儿,就来的礼:“见过大公。”

生得一副好皮囊,纵使荆裙布衣,也掩不住的绝世容颜。

瑾看着的脸,夸句:“不错!”

“易寒,明日牡丹陪我一起去。”牡丹,所男宾须携女客同行。因此,这也是不少公姐定情之日,也算是一情人节

易寒引着一间屋,这屋里全是服饰,都是百里挑一的。易寒从里面选一件海棠红对襟半臂襦裙,又拿一支珍珠偏凤钗,一支珍珠步摇,挑珰,捡虾须镯。

第二日,这一打扮,都觉得镜里的那人不是自己。瑾不过看一眼,就上马车。瑾没说话才是好事,一说话,那准是不满意

永和宫位置好,马车走儿,就到场。瑾先下车,紧跟着他下车,两人始终隔着一步的距离。大公就是这样,每次牡丹带一位美人,美人都紧紧跟在他身后,这场景他们年年看,却从没看厌过。

瑾入座,紧跟着坐在他的左手边,端茶倒水。大公右边是二公,左边是三公。三公失忆,倒没觉得什么。御剑和乘风对视一眼,心里都在发问:“怎么跟大公在一处?”

御剑换到乘风的位,拉的衣袖。不动声色地朝瑾那边挪挪。御剑不死心,靠近些,又拉的衣袖。把手放到腿上,没看他。

御剑又挪回来,朝乘风使眼色。乘风表示,自己也很无奈,这事儿他能怎么办。两人凑在三公身后悄悄商量一阵,才决定等落单的时候,就问

牡丹自然不是赏赏这么简单,还考察各位公姐们的才艺。正式开始后,各府的姑娘公就开始展示才艺,或诗或画,或琴或舞。这些好是好,只是可惜欣赏不来,就百无聊赖地坐在那儿。

魔尊,瑾就是魔界最大的官,牡丹魔尊是不来的,各项事宜就全权交给瑾负责。不过,瑾也就当甩手掌柜,各项事宜都按往年的惯例,什么事儿该谁管都分得清清楚楚。

,去到采三朵牡丹。”瑾把见到放在跟前。

声“是”,就拿着剪刀下去。御剑和乘风一看离开,先后找理由跟上去。

采完牡丹一转身,御剑就挡在面前:“,你怎么在大公身旁?”

“跟你什么关系,麻烦让一让。”

“大公和三公可是死对头!”御剑照旧挡在面前。

“跟我什么关系?”

御剑还想说什么,但是被乘风拦下来。乘风说:“点奇怪。”

御剑翻白眼:“你当我不知道吗?”

“不是这奇怪,你感觉像是开刃的剑?”

道过来,把三朵牡丹和剪刀一并放在瑾面前。

瑾把三朵牡丹放回面前:“拿着玩吧。”

就把瓣一朵一朵撕下来,然后一点一点撕开。没一儿,桌上就片,又拿手捧们,散到附近的丛里。

撕完一阵茶的功夫,就人作一幅画出来,画得正是刚刚散的场景。众人看一眼,就散。这人的画工不怎么样,好好的一美人竟被他画得姿色平平,毫无趣味。

画虽然不怎么样,但上面提的诗倒是不错——名倾国两相欢,常得云想衣裳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向瑶台下逢。这是李白的诗,此情此景,倒也合适。

才艺结束后,就是午饭终于打起精神。不过,看的份,大公想吃什么,就拿筷夹给大公。这一来二去,手都些酸。看来这丫鬟还真是气力活,一般人还真是做不好。本来羡慕易寒姐姐,现在一点儿都不羡慕

嘴上不敢说,肚却诚实地叫起来。

“怎么,易寒早上虐待你?”

“没。”其实,易寒早上没让吃太多饭,怕吃得多,坐马车不舒服。

“行,你也吃吧,我自己动手。”

易寒嘱咐过,吃饭要细嚼慢咽,要实在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就跟瑾在一节奏上。所以,瑾下筷的时候,易寒也跟着下筷

瑾看好一儿,就收低着头。瑾瞪三公一眼:“不知道宋孤舟是不是眼光问题,这点傻傻的。”他又想起之前凝香院的事儿,补充一句:“还是一根筋的人!”

瑾把每道菜都夹放到上,垒成一座山:“吃吧。”又补充道:“不需跟着我的节奏。”觉得大公原来也人气,不跟阎王爷一样。

最近的除瑾,就是三公宋孤舟就把眼往御剑那儿瞄,御剑夹菜,就跟着夹。

饭后,大家就散一上马车就开始打盹。回永和宫,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