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下的交锋

小说:东境之主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卿我一声空白发 字数:2966

深夜,月上中天,圣灵城已经恢复静谧。但是,一场较量正在展开。

酒楼施工地方旁边小巷里,痕悄声息出来,衣角上,还沾染着一点鲜血。

痕抬手将染血布料撕去,厌恶扔进中,喃喃道:“大意啊,竟然还沾上血。”说完,摇摇头消失在街道上。

另一条街,一黑衣捂着胸口逃出来,神色慌张向城北逃去。本以为今天是一普通刺杀任务,可是就在刚刚意识道自己错,而且错非常离谱。没想到还硬茬,仅仅是一招,就被重伤

看周围没,黑衣赶紧向城北方向跑去,那里是“家”位置。

过还没跑出几步,就倒在地上,瞳孔涣散,已然是

后面,一同样笼罩在黑衣中从巷里追出来,痕当头就是一暴栗,小声训斥道:“你是怎么干活?怎么能留活口呢?跑怎么办?”

黑衣揉自己头,说,痕刚才是真用力。“我在武器上淬毒。在半炷香之内必死。”

痕又是一暴栗,“半炷香时间那么长你还好意思说?如果在半炷香之内遇到同伴,那我就暴露,你知道这次任务多重要吗?还敢玩这种小把戏,想玩明天去玩,但是首先你得要活下来。”

“是是是。”黑衣说着,消失在黑影中。

同样情况,发生在酒楼施工角落,在这平凡夜晚,一场交锋正在展开。

直到后半夜,清理完最后一痕将“暗夜”成员聚在一起,总结今天任务,就让各回去休息

等到所离开,痕又在酒楼周围仔细检查一遍,确认没留下任何痕迹后,才跳进白天明通几所在

里,一壶热茶已经泡好,像是在等着什么客

痕自嘲笑,没客气,自顾自一杯茶喝起来。

云飞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来,坐到对面,同样倒一杯茶,淡淡说道,“你今天做错,很厉害。”

些自嘲笑,“要说厉害,还是您厉害,跟在我后面一晚上,整组织中就只我一发现,而且我直觉告诉我,如果您真对我动手,我恐怕连逃跑机会都。若是知道您没恶意,我早就带着,您这样对手太可怕。”

云飞笑笑,没否认。因为这几天事情确实些严重,所以今天特地过来,如果真刺客,那绝对会毫留情一一击杀。只是没想到今天出现痕竟然出现,还带着清理起刺客。既然动手,云飞就没出现,躲在暗处,静静看着这一切发生,过让些惊讶是,痕以化液二重实力,竟然能发现化液七重实力,着实让些惊讶。

“你做刺客多少年?我看你潜行、刺杀动作都很专业,一看就受过多年训练。”云飞好奇问道。

痕笑笑,但是没回答,而是反问道:“您这些动作可比我专业多,刚刚我在现场勘察一遍,居然丝毫没发现您留下痕迹,甚至还痕迹是我,想必是您出手吧?”

云飞点点头,“你把那实力最弱漏掉,但是相比于那些建造师,这还是一很大威胁,所以我就顺手解决掉。”顿顿,云飞继续说道:“过,今天过是开胃菜,敌知道你,你才能出其取胜。但是明天见到这些回去,想必就会猜到是出手,所以明天晚上肯定会派出更厉害,你要小心。”

痕又喝一杯茶,所谓说道:“‘暗夜’是公手里最锋利一把刀,我会拼尽一切完成公交给我任务。”说完,痕站起身来,消失在外面小巷中。

云飞看着痕消失地方,突然笑起来,“公长大。”

早上,天色一亮,朱玉就赶到酒楼施工地方,找到云飞。

面色点紧张,“昨天晚上这里没来吧?”

云飞在乎笑,“来,都是小猫小狗,已经都被解决掉。”

“也就是说。真刺客?”朱玉大惊失色问道。

云飞点点头,“都是些小虫碍事,而且会帮我清理。”

“你是说昨天那?”朱玉敢相信,身为镇国将军府大公,竟然还这方面门路。

“总之呢,你现在可以考虑我酒楼施工事情,其事情,我会帮你解决。”云飞随意说道,然后转身离开,忙活一夜,要去休息一下。

与此同时,在圣灵城北小院中,几正在焦急等待着自己同伴归来。

就是刺杀几建造师吗?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会是出什么意外吧?”一中年说道,“按照我惯例,天明之前,论任务是否完成,都是要到联络点复命。”

另一中年也面露担忧之色说道:“那我去查看一下吧,真意外情况话,也好快点做出应对。”

先前中年点点头,“派九刃去看看,是这据点里实力最强,告诉注意一点,要被发现。”

日上三竿时,一懒散少年走上大街,随意溜达着。

走到一时,突然眼睛暴睁,然后就倒在地上。

云飞走出来,一把火将脸上面皮烧掉,露出真正面目,随后将彻底化成灰烬。云飞打着哈欠说道:“再给你一点准备时间,希望今天晚上要让我失望。”

临近中午,用查证,小院中中年也知道,酒楼任务出事,九刃到现在还没回来,想必已经搭在里面。

中年在屋中走几圈,然后吩咐道:“去城外我总部报告这里情况,九刃实力已经聚气九重,刺杀化液境界都没问题,也就是说,酒楼任务已经涉及到化液境界,叫总部派能刺杀化液境界过来,今天晚上就是我答应最后期限,这次任务,只能成功,许失败。”想想,中年补充道:“另外,让总部同时派过来,解决另外两目标,两边同时进行,至少要成功一然我法和雇主交代。”

另一中年点点头,然后转身出去

安排完任务,中年做到椅上,喝一口茶,些愤恨地说:“是说只普通建造师吗?竟然让我折这么多,下次一定要多宰一点。”

“哦?你说雇主是谁?又想对谁多要一点?”

“你是谁?”中年手中茶杯都被吓掉,随后就是一冷,一把短刃已经架在上,只要稍稍用力,就能送走

痕浅笑着看着中年,随意问道:“你说雇主是谁?还组织全部信息,说出来,可活,说,立刻死,自己选吧。”说着,将手里短刃再次向前伸一点,短刃尖已经刺进中年,留下小小伤口。

“我没组织,刚才只是说着玩?”中年说道,眼中还一些侥幸,一旦里面什么声音,外面就会很快冲进来,所以现在要做事就是尽可能拖时间。

痕轻轻笑随手布下灵气护罩,笼罩和中年空间。然后毫留情运起灵气,一脚踩在中年脚背上。

“啊!”中年惨叫着倒在地上,抱着自己断惨叫着。

痕走到中年面前,重新问道:“现在想起来吗?”

可是中年只是断地惨叫,仿佛没听见问话。

摇头,“何必呢?”

然后就毫留情把刀插进中年胸膛。在生命最后时刻,中年都没想到眼前这下手竟然如此狠诀,下手丝毫拖泥带水,可是这据点负责,知道很多东西,在任何眼里都是由很大利用价值,可是眼前这竟然毫留情

痕读懂中年眼神,摇摇头,缓缓说道:“我早就抓住另一,问出东西,抓你,只过是想验证一下,你说,其实也没什么影响。”

中年闭上眼睛,这一刻,明白,自己死冤。

痕拿出一封信,留在上,然后消失在房间中。

半晌,屋门重新打开,原来是在外面杀手闻到空气中血腥味,然后前来查看。

刚刚进入屋,两就看见已经死中年,两对视一眼,都是面露惊骇之色,然后赶忙跑出去。

傍晚时分,看着手里信件,管青云一拳砸在旁边上,桌应声而碎。“我‘魔刃’这几年怎么在圣灵城中活动,还真把我当成软柿。”

下首,一儒雅中年笑道:“过是一些小毛孩,何必如此动气呢?所谓一代新换旧,现在这些孩,想必是以为能够超过我吧。过这样也好,可以通过这一战,把我‘魔刃’名字再次打响,十几年没在圣灵城中活动,大家都以为我吧。”

中年话直接让管青云转怒为喜,笑着说道:“也好,那就亮亮我肌肉。”然后对着下面几说道:“吩咐下去,今天晚上,‘魔刃’三十六刃全部出动,执行酒楼任务,凡遇到拦路者,全部格杀,必留情。”

“是。”下面众答应后,就分头下去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