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说:[主排球]侑佐久甜饼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郝想吃糖 字数:2085

隔壁床不时传来翻来覆去的动静,还没有睡的宫侑将头抬起来,看向那边,问“小臣,你认床吗?”

动静因为声音的打扰而瞬间停止,过会儿,那被宫侑认定认床的佐早圣臣才有所发言。

“不要用这么恶心的称呼叫我。”

原本想要得有关认床回复的宫侑僵下,然后勾起恶的嘴角弧度,眯眯眼,“小臣你这样,我真的很伤心呢。毕竟我牺牲自己宝贵的睡眠时间,来关心你的情况哦。”

早虽然看不清关灯后房间的切,当然也无法将隔壁床的那的表情探查清楚,但百分百的确定,这话的时候,那家伙绝对抱着看玩笑的心思。可恶!原本因为认床而感烦躁的情绪更加的膨胀开来,为什么要跟宫侑在个房间。

想把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踢出去。

“小臣?小臣臣~你还在吗?”宫侑注对方很长时间没有话,压抑不住的笑浸染的话音。关灯之前遭受的憋屈多少有些缓解,就连想要换房间的心思都因为发现新乐趣而打消

“小臣臣,有在听……”

嘭,不,枕头砸不会发出这种过于刺耳的声音的。但毫无防备的宫侑的确哪怕隔着漆黑的房间环境,也能被攻击脸的悲惨情况。

枕头没有情绪的。

但扔枕头的明显情绪很强烈,夹杂,不,满含着恨,鼻子受的冲击比其脸部部位更大,酸涩的感觉让宫侑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

“小臣,我恨你。”

早圣臣听这样,“哼”声,然后就转过身子,安稳的睡

虽然没有枕头影响睡眠,但外的发现,做出这样让宫侑闭嘴的动作,明显让自己心情舒畅。哪怕,在的枕头扔出去的瞬间,有些后悔,后悔枕头要对方脸,沾染无数的细菌。

痛。”绝对重击那条能牵动眼泪的神经

泪止不住的宫侑手里还拿着佐早的枕头,唔啊,真凶器啊。

明天不会眼睛肿肿的去训练吧,愈发不妙的二传手泄气的将脑袋放凶器上,可恶的家伙,明天绝对不给托球,绝对!

早上,醒来的佐早将属于的枕头,从宫侑的怀抱里抽出,然后,将枕套拿掉,换上新的,放床上。

大致看的话,白色的枕套上没有留下什么脏的东西,但佐早还按照昨天晚上的想法,将它洗掉。手上沾染的宫侑的味道让佐早有些烦躁,什么洗护产品,能在的枕套上留香那么

化学物质堆叠物,果然没错。

等佐早洗之后,宫侑恰也醒

眼部状态的不佳让识的皱皱眉,侧过头,看着隔壁整洁的床,以及听来自洗漱室轻微的动静,烦躁的将被子往上扯扯,盖住脑袋。但很快的,原本味着抗拒的动作改变,宫侑从床上坐起来。

摸头,长吐口气,接着将被子拉开,穿拖鞋,下床。

洗漱室,透过微微敞开的门,注还在洗洗涮涮的佐早,扬下眉,“早啊,小臣~”荡漾的音符带着本貌似不错的心情,成功的让被打招呼的停下手中的动作,冷漠的看过去。

“假。”佐早的回复很有自己的特点,丝毫不顾及否会因为的话,而得罪面前的宫侑。

心情减少百分之十。

嘴角的笑凝滞的当事抬起的手,有些尴尬的收回去。

“小臣,我真的会生气哦。”宫侑扒在门边,目光幽幽的看着

遭遇威胁的佐早没有搭理,只又继续手头的工作。

沉默今早的洗漱室—

等待对方做出回应的宫侑心碎地。

“你还吧?”在教练集结之前,作为佐早的队友,来自同个学校井闼山的古森元也走散发着阴郁气息的宫侑身边,小声的询问。

“我吗?挺的啊~”在被询问的刻,迅速恢复精神的宫侑,

古森元也见这样,原本想要出的关心的话停在嘴边,只得顺着对方的言语接下去,“呃……那就那就。本来以为你会与佐早会有摩擦,毕竟……”省略毕竟之后的话,只丢给宫侑个“你懂得”的眼神,然后,“其实个很。”

宫侑微弯的眉眼随着古森元也的话,继续下弯,“啊,小臣个很。能跟这样的做室友,我想自己。”

“欸?”古森元也睁大眼,里面全外,都叫小臣的地步吗?看来宫侑井闼山排球部之外,为数不多能够发现佐早内心美的啊。

啊。

“你的眼睛像有点肿。”

“这个啊,因为认床所以没睡。”

吗?你跟佐样呢,也认床。”

“我也有注,可不吗?”宫侑笑盈盈的看着站在群之外,疏离的某,眼睛里的活跃分子在肆的游走,下头发,继续发言,“可能因为我们超有缘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相同毛病吧。”

“也许。”古森元也

真不知道那个讨厌的家伙在跟古森什么。

隔着些距离的佐早余光扫宫侑满带笑的脸,烦躁的锁紧眉。

教练来后,召集着们进行次短暂但足以鼓舞心的谈话。国青训练这四个字,其实不用怎么,就够令被召集的自豪。毕竟从全日本的高中生里挑选的技术相当不错的排球选手。

宫侑对排球选手中的影山飞雄很感兴趣。或许同为二传手的注,亦或者对方所在的乌野打败经常代表宫城进入全国大赛的白鸟泽,自己有所奇。其实,更重要的想要知道底有什么特质,能够被国青训练营选上。

,在宫侑还没有搭话影山飞雄的时候,的室友—佐早圣臣率先出场

言语中,同样带着为何乌野能够打败白鸟泽的震惊,然后,就被影山相当正直坦率的话语给怼,不,可能没有怼,反正宫侑认为怼,怼回去。

平平淡淡佐早。

失望佐早。

“噗~”围观看戏的宫侑觉得自己开心。

早圣臣自然有注的幸灾乐祸,低气压更甚,在走身前的时候,句,“从今往后宿舍的熄灯时间提前九点。”然后就走

宫侑愣,等回过神的时候,对方的身影再也找不

吧,九点,明明八点才会结束训练。现在几点……识的寻找墙上的时钟,已经八点二十还没吃饭,还没洗澡啊。

呜哇,可恶。

之前被佐早搭话的影山飞雄,慢吞吞的吃口碟子里的西蓝花,注表情有些诡异复杂的宫侑,眨眨眼,没有搞懂究竟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