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小说:[主排球]侑佐久甜饼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郝想吃糖 字数:2274

“我的黑眼圈还不因为……”悲愤的想要把话说个完全,可目光触及佐久的眼神,原的倾诉很憋屈的就收了回去。

可恶啊。

小臣臣。

佐久圣臣看愈发变得难看的面色,以为他的话语伤了对方的尊心,于又添了一句,“你的二传技术今天稍微逊色了一点儿。”所以说良好的睡眠习惯对于二传手而言非常重要的。

即使他昨天按照时间的睡去,没看见熬夜的场景。

但佐久圣臣非常确定个夜猫子,只夜猫子想昨天兴奋太久,所以就比平时的点更晚。

佐久圣臣对于样没节制的人表示不喜,一般样的人,他连搭话的想法都没

能与个问题聊上几分,佐久觉得点毛病。

“逊色!!?”信于己二传手技术的胸口中了一木仓,尤其话还从他一直想要改变的人的嘴里说出的。

好像与佐久辩论上一个小时,就他所说的句话。

维持不了己的微笑,面部僵硬需要用双手揉捏才能缓解。

可那样的话,佐久估计会很烦,己也可能会因为透支了太多的心神,然后训练场上再次得对方“逊色”的评价。

好烦。

佐久他……要不因为他,他才不会熬夜呢。

想想,也觉得些后悔。

佐久圣臣又不什么可爱的偶像少女,他凭什么要花费那么多时间研究他上面。

跟他住同一个房间,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缘故,唔啊,思绪飘里,又带着不甘心。

佐久圣臣真的超级讨厌。

不,他给了佐久可以向他插刀的就会。

前一秒还讨厌佐久下一秒责熬夜太久给他的技术带瑕疵漏洞。

“我会让你知道我会多出色的,小臣~”

说出样的话语,足以代表要让佐久刮目相看的决心。

决心的佐久圣臣对于突然燃起的热情,略微不适的别开脸,啧,笨蛋的思维难以理解。

青训营的时间总过得很快。

整理着己的包,过会儿准备坐新干线回去。

比起要坐很久的交通工具,作为东京本地人的佐久圣臣就没方面的考虑了。

“小臣~”

突然的出声。

佐久圣臣将己的视线从包挪了对方笑嘻嘻的脸上,不觉的微皱着眉,“什么事?”

“新年的时候,什么打算吗?”

被问询的少年噎了一下,等找回己的声音,然后说,“那跟你无关。”怎么,他想东京吗?即使,他也没招待他的责任。

佐久圣臣对于回答的问题,很明显表现的很消极。

嘴角的弧度僵了一下,手中收拾着包的动作也停了下,他注视着消极对抗的佐久,说道,“要不要兵库县玩玩呢?新年的时候,那里超级热闹。”

绝对脑袋问题。

佐久扭过头,垂下眼帘,继续着之前的动作。

一般收他刚才冷漠回复的人,都不会再向前。

毕竟尊使然。

但面前的二传手却种越挫越勇的势头,一副热情的模样,如果不他深知对方的恶劣,佐久圣臣估计会真的认为诚心邀请他的。

“不必。”

佐久不想给己添堵。

诚心邀请一回的清晰的听脸部被重重打了一巴掌的声响。

佐久圣臣真的真的超级讨厌。

他再也不会向他说出样的邀请了。

以后佐久就扎东京哪也别去了,可恶。

因着被打脸,与佐久再说上一句话,便气冲冲的挎着包离开了。

收拾的间隙看着推门离开的佐久微歪着头,挑眉,他看上去真的很生气啊。

不过,那跟己没关系。

毕竟被邀请的一方也拒绝的权利不吗?

被推开门的声响打断游戏节奏的治大眼看了一下人,语气平淡的说,“唔啊,收获一只制河豚呢。”

制河豚没搭理他,而将包放己的书桌上,然后一头扎己的枕头上,一副沉默底的模样。

“欸~又遭遇什么事了吗?”治没停下手中的操控动作,继续道,“不过,没遭遇什么事情也不的人生嘛。说不定以后,我要多多习惯你样的状态哦。”

“你诅咒我吗?”他的话音刚落后,猛地从枕头上起,凌乱着发丝,面色也气冲冲的,没丝毫缓和的趋势。

治没看他,只摇了摇头。

“怎么会呢。毕竟我没时间种毫无意义的事情。”随着游戏结束的声音响起,治放下了游戏机,用一只手撑着脑袋,侧过脸看向他的兄弟,“不要成为可以出书级别的二传手吗?名人的人生怎么可能会像普通人那样无趣,我只庆祝你又离不平凡近了一步。”

“.…..”表情扭曲了一下,因为他觉得治的话听起怪怪的。

接下的时光过的相当快,一转眼就了跨年迎接新年的时候。

作为喜欢热闹的不会放过样的机会,提前约好与排球部的其他人第二天也就新年的时候,去神社祈福。

跨年的当晚,也想邀请排球部的人,组织个大型的跨年派对。

奈何其他人都想己家里度过,于今年又治相对无言的尴尬情景。

他们的父母很潮的常年外面跨年。

“可恶,为什么我今年没女朋友!”气愤的抄起果汁就往己嘴里灌,灌完了,就丢下么一句治看非常掉价的话。

“那不因为你脾气太烂,眼光太高。”认为的话掉价的治很迅速的为他找了原因。

并不领情。

“别人向我告白,我也没必须答应的义务吧。那些女生只觉得我长得帅,身材好,排球技术水平高中界属于拔尖,但并不了解我真的喜欢什么,想要什么。”

听起道理的样子,如果不知道个什么人,他真的会信。

“照你样的话讲,真正了解你而你又意的人可能就青训营里。”

“为什么会样说?”

“毕竟不了解你的人怎么会把你气的跳脚。”样回复。

嘴边的果汁随着治的发言,意外的喂给了他的衣服。

感受脖子不适的迅速将果汁放了一旁,然后抽出纸巾擦拭沾湿的衣领和皮肤,等处理完毕后,没好气的对着治说,“就算再不看好我的感情生活,也不用如此狠心的把我推火坑里去吧。”

“别人遇你,才了火坑。”治的回答依旧犀利,“不过你能为佐久圣臣生气那么久,想真的意他。”

将双手撑身后,活动了下脖子,说“毕竟春高的对手呢,不意怎么行?”

“本青训营离开的时候,邀请他兵库县跨年的,结果被他相当冷漠的拒绝了。”

治还第一次听提及个事情,原的揶揄神色更深,“看你真的很意佐久呢。”

“就想打败他。”

“打败他,之后呢?”

“承认我全日本高中最强的二传手。”

治听话,情不禁的捂了把脸。

就算佐久不承认,高中最强的二传手目前也好嘛。

想要得佐久的认可什么的,笨蛋果然就个笨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