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章 章

小说:回唐朝当王爷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胡糊糊涂涂 字数:2606

贞观元年,八月初一,凌晨四点多钟,可以是伸手见五指,京城九品以上官员,全都匆匆向皇宫赶来。

每月初一十五,都是朝,京城九品以上官员皆要参加朝会,一天,李会亲临太极殿,会见群臣,视朝听政。

早上六点钟,宫门一经打开,人们按照官位小,依次通过宫门,向太极殿赶去。。

早上七点钟,所官员都已在殿中列队站好后,李才亲临太极殿中。

朝会开始,朝事论完后,位列九卿理寺卿刘德威出列:“陛下,臣弹劾蜀王师权纪,蜀王京中走失,致金吾卫军找寻,皆因权纪教导失。”

纪此人,性子急,好要强,语言还直,在朝堂上,对他意见者,数胜数。

刘德威刚一站出来弹劾,后面就少官员出列附参,就连房玄龄也是出来,认同了刘德威弹劾。

“权纪,能辅导蜀王恪,其罪当死。”坐在高位,看着参奏众官员,做出了圣裁。

纪听到此,心中也是念俱灰,突然,脑际闪过一丝灵光,蜀王李恪,前几日强送于自己活字印刷术。

纪出列:“老臣教导蜀王力,自知死罪,然老臣多日来,研发出一套利我唐社稷器具,能跟着老臣,埋入黄土,请陛下准臣呈览于朝堂上。”

沉吟:“准奏。”

又着令殿前侍卫,速去权纪府上,取回此物。

尚书左丞魏征出列:“陛下,臣弹劾宿国公程咬金,教女无方,导致天家名受损,理应严惩。”

“羊公鼻,老夫怎么就教女无方了。”还没等李什么,程咬金就站出来怼

“丑货,现在满城风雨,沸沸扬扬,谁知你女当街承认,睡了蜀王。”魏征沉着脸回

“小女年幼,过家家罢了,羊鼻公你思想好生龌龊,你小时候还穿过“穷裤”呢(开裆裤)。”程咬金像被踩了尾巴,跳着

“丑货,你粗鲁。”魏征终是文人,没程咬金货能放开。

“朝堂上,如此喧哗,成何体统。”李生气

瞬间,殿上恢复了平静,鸦雀无声。

在一旁纪看着个情形,欲哭无泪。

人如此做派,陛下是如此反应,到了自己身上,便是杀头罪。

当然,权纪也敢和人自比,明知陛下失公允,却也无法再争辩什么。

直到殿前侍卫,搬着数块小木方块,置于地上时,群臣才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权爱卿,是何物?”李一脸好奇,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陛下,此乃活字印刷术。”权纪跪着回

“给朕和众朝臣,细细来。”

一听印刷术,李出现了很高兴致,权纪既然敢利于唐社稷,肯定比当下雕版印刷术要好用多。

印刷术是中国古代四发明一,隋唐时出现了雕版印刷。

“此乃我唐现已知汉字反文字模。”权纪指着垫上小木方块

“此物为字模模框,和我唐现纸张小相仿。”权纪指着模框解释

“如此,根据文章内容变化,只需调整字模排列顺序,即可印刷。”解释完后权纪脸上露出一丝得意色。

在权介绍下,众官员也瞬间了然,明白了此物方便处。

“权爱卿为我唐带来如此方便物,特授通议夫,以示嘉奖。”李高声

通议夫属于散官一职,只是挂着正四品虚衔,无实质。

对于权纪来,能保住自己小命,已是幸,哪还敢再奢求什么,忙叩首领旨谢恩。

“今日得此一物,朕心甚悦,闻宿国公女程淑柔,品貌出众,特赐婚于皇三子李恪为妃。”

想到程淑柔名声,李也没好意思什么贤淑方、温良敦厚,只了程淑柔品貌出众。

程咬金傲慢看了魏征一眼,也是忙领旨谢恩。

明白了李心意,魏征也没再出言,掺和此事。

其他文武百官,品阶小,纵是反对意见,也敢出列参奏。

品阶和程咬金相仿或比程咬金,没涉及到自身利益,也怕程咬金愣货,当朝给面子,更怕触怒了李,因此都老神在在站立在一旁,没反对此事。

就连长孙无忌,也是面无异样,一言发。

至此,今日朝,也算圆满结束。

下朝后,李像往常一般,处理公务,直奔李恪院落而去。

“逆子,为何把活字印刷术赠于权纪。”李一看到李恪,就质问

李恪此时正端坐在房中,写字修心,听到李质问,想也没想就回:“儿臣年幼,想过早夭折。”

闻听此言,心下震动已,九岁孩童,竟此等觉悟?

看了一会眼前儿子,叹了口气:“恪儿长了,是该赴任而去了。”

李恪练字手,停了下来,把笔放到一旁,抬头看向李:“父皇,儿臣想改革。”

听到李恪话,李美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

脸色一板,:“逆子,你就能消停点。”

“父皇,儿臣此举,全是为了我李唐社稷。”李恪苦口婆心

“逆子,你是来找朕报仇吧!”李种杀了眼前个逆子冲动。

李恪话锋一转,颇为认真:“儿臣改革方案也是无放矢语,父皇妨听儿臣,慢慢给你细。”

看着一脸认真李恪,反正今天来了,看看逆子还能出啥惊天语来。

“父皇想灭高句丽吗?”李恪一语,虽惊天,但却勾起了李兴致,李脸上满是好奇色。

听到李恪此言,李忙秉退了左右,房中只剩他与李恪人。

“父皇,突厥过尔尔,对于此时唐来,就差一个时机。”李恪首先把突厥问题,向李一语带过。

“至于高句丽,假以好,暗中资助新罗和百济发展,断挑起三国矛盾。坐收渔翁利。”为了改革,李恪也是拼了。

“哦!”李眼睛一亮,一脸期待。

“高句丽示好我唐,无非是想要麻痹我唐,忍辱负重偷偷发展。”

“那我唐便为他断地制造麻烦,让其四下,得安宁,使其迫于应对各种麻烦,能安心发展。”

“待我唐覆灭突厥后,兵强马壮时,再举兵灭。”李恪一股脑把自己对高句丽想法,毫无保留了出来。

老李听到李恪如此话语,心中也是为震惊,就是前些时日,和自己要当个逍遥王爷儿子。

对付突厥办法,和自己居然谋而合。

对付高句丽策,自己也是没想到些。

毕竟,高句丽是自己附属国,现今,也是俯首称臣,自己要是师出无名对付他,肯定会被天下人所耻。

到时,各个附属国,都人心惶惶吗?

听了李恪话语,李世民瞬间茅塞开,我家恪儿难真乃天纵才,星宿下凡。

李恪要是明白李所想,肯定会嗤以鼻,就是,后世某国针对其它弱小国家一贯作风,以此来保持,自己霸主位置吗!

看着高兴老李,想到只自己和老李俩人,李恪心一横,继续作死:“父皇,儿臣看长安城内,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证明我唐,确实日益强盛,皆是父皇贞观良好体现。

然而百姓还是只能粗布麻衣,甚至衣蔽体,腹中空空,家无余粮,若是个天灾人祸,还将会是饿殍遍野,流民四起,我唐,还将得安宁,后世如遇主,恐将国祚更改。”

李世民看着个忤逆儿子,刚刚还让自己龙心悦。现在开始,就在那胡言乱语,出如此诛心语。脸上立马变成乌青一片。

李恪看着面色难看老李,心下一怵,坏了,贞观治是老李一生得意政绩,自己怎么就作死妄加评论了,但让老李认可自己,怎么能赴任益州。

忙又接着:“其一,纵观历史,建国初,君主来自民间,替百姓伸张正义,知百姓所求,国家昌盛繁华。

后世君,永坐朝堂,脱离百姓,又朝堂众臣粉饰太平,耳目闭塞,知人间饥苦。

天灾人祸,民聊生日,就是天下烽烟四起时,江山更迭时。

,观秦与隋朝,虽然国力强盛,但民众饿莩载,最后结局也是国祚更改。

以上俩点,只因民富裕,衣食无着,在百姓心中谁当皇帝都一样。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得民心者得天下。

李世民看着眼前李恪,忍住滔天怒火:“父皇何想,民富国强,百姓富裕,然何其难也。你黄口孺子,妄谈家国政事,真是井底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