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灵诀是真

小说:心灵相约之心灵初始相约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南丁 字数:2311

闻留于精神表面,感悟和记忆,则沉淀于内。如果当众公布影像,就像当众脱衣服,那么当众公布心底影像,就像当众裸奔

唐文博、唐武林两人一搅和,众人纷纷觉得有理,确实有特强凌弱的嫌疑。些人在一王四凶、四野五姓面前,哪个是弱禁风、堪一击。

李下门谭楚材,“螭龙元老,听话中,似乎隐情尽知,即如此,何必为难于人,尽管来就是。”

红白夫妇听螭龙如此相问,心中己经确定,此獠身后一定是那幕后人。即如此,今天定难善

白翼干脆豁是知吗?我,由去讲,“各位,自们到深渊,我夫妇全力配合,可曾有过怨言?但凡用得上我夫妇处,定当遗余力。但是,如果谁要是有过分举,我夫妇拼得身死消,也定然周旋一二。”

“红白夫妇,们也莫逞口舌快,我问们,那‘身化苍穹,玉铸诀’作何解啊?”

“……”话直指要害,红白夫妇一时作声得。

众人生疑,螭龙又加一把火,“心底无私天地宽,红白夫妇,即然大家有疑,何公布天下,也好还清修!”

“长尾巴蛇,吱吱歪歪那么多,想干嘛,既然知,就他奶奶的直!”

“是啊,有什么直,用得着么绕弯子吗?”

“再怎么,无外乎事,难要我们再作誓言,决外露。”

“有什么外露外露的,都是女娲祖神福泽后,事,本应公诸天下。”

“彭兄所言极是,女娲祖神所为,乃造福天下举,当为天下共知。”

诀刻录修炼法,应当为世人共享。”

“最多谁先发现,诀归谁,但修炼法,却能独吞。”

各门各派日渐势微,诀万一为五姓或兽族所得,他们哪还有机会共享。因此,纷纷跟着起哄,定要有所收获。

丁唐两家时光钥已现,知难善,干脆作一头想法,尽可能多的知诀消息。

其他三姓也有此想法,单想知时光迷,更想知诀异象具体情形。也希望些为丁唐两家独得。

螭龙为首的兽族,想着将迷底解开,诀消息可能就此中断,此事一过,再想让他们来,就可能

“既然们故意遮掩,那我可就们看到异象时,正是在心底响起‘身化苍穹、玉铸诀’的声音。而且……,那诀影像,虽未看到,却在心底升起,是也是?”

螭龙故作停顿,红白夫妇低头沉思,还是一副公事公办,任由们怎么,就是开口的样子。

于是接着,“诸位,既然红白夫妇肯开口,那我就将我知的和盘相托。”

诀异象深渊时,人,尽管表面只看到霞蒸蔚染,但是,诀神异,影像在心头升起。一方古朴的木匣,里面躺着一本无字天书,本书正是诀。木匣上面悬挂一把古铜色的锁,把钥匙,正是开把锁的——时光钥。”

“红白夫妇,我的可有入?”

“螭龙元老,既然么清楚,如同亲眼所,到底是自己当时在场,还是听途?如果是亲眼所,那又是哪个来我们一起听听,也好增加几分信任。”白翼尤自抢白一阵。

红宪打断,“各位,螭龙元老所,确实假。我夫妇二人,当时观深渊异象,心底呈现诀影像,与螭龙元老所,一般无二。”红宪到底更加小心谨慎,白翼抢白,怕得罪螭龙背后人。

“而且,古盛小友获得的把钥匙,正是开启木匣的时光钥。我夫妇所知,已经全部,再无其它隐瞒,作何区处,由各位定夺。”

红宪想法,反正都到个份上,我深渊庙小,得罪起各方势力,干脆全部,置身事外,免招灾。

红宪口,一石激起千层浪。相当于坐实诀确实存世,而且就在曲折小径,还找到打开盛载诀木匣的钥匙。

诀确有其事啊,以前还一直以为是传言呢。”

事既然属实,日,定当。”

“我辈生于此世,辛甚啊,当能解八百万年无神迷。”

“女娲福泽后人,留下如此宝贵财富,许多修炼疑惑,兴许有解决。”

众人议论纷纷,当然,最关心的莫过于获得。更加肯错过机会,各人心底暗自决定,定要咬紧线索,探求世消息。

些七炼强者,所言,未刻意回避,底下人,也听得一清二楚。

突兀、尖细的声音从底下响起,人人听,“一把破钥匙而已,搞得跟找到诀似的。”是玉猫还会是谁。

玉猫受七炼强者威势所迫,早就无法忍受,心在满,又发作得,找到机会,发泄一番。完,还啐一口积压的淤血。

声音从丁家众人中传,旁人知玉猫心性,听来却感觉。纷纷看向丁家二位元老,意思很明显,难南丁家,想独吞诀消息。

慌得丁功智立刻声呵斥,“乳臭未干的小儿,修炼还未成人形呢,休得胡。”

丁文博何等睿智,正陷于众人口诛笔伐中,听猫一搅和,也无暇问其身,接口,“各位,小猫虽然刚开启智,据却也并无理。目前,只有一把钥匙,还诀在何处,以,当作何区处?我南丁家愿闻各位高。”

一问,倒把众人问住些门派中,只有洞天派与落花派,实力稍强。勉强以门派历史悠久,势力源头的原因,上一二句,其它的哪敢随便表态,一句话没好,强横势力面前,可得罪起。

于是又一齐看向螭龙,螭龙大家望来,憋半天,闹个大红脸,“我一番辛苦,找诀真相,余下事,大家一起计议就是。”

“瞧息,还自称老门老派,关键时候,憋个屁来。容易,让楞头小子,再顶着钥匙,到曲折小径中,把诀找来,就是。我玉猫才,甘愿陪楞头小子,走上一趟,以我同级遇敌手的天纵资,定帮们把诀找来。”

几位元老听得又是同一个声音,觉往玉猫方向看去,都知玉猫底细,心里面纷纷在想,南丁家什么时候,网罗到么一个大才。

沙天九看看身边的孙、沙、白几位元老,征求他们的意,孙月行开口,“小辈修为低下,但所言似乎有些理。”

白水镛,“光有钥匙,诀,无异空宝山,而得入。或许只有选派人手,进小径一探,最为合适。”

三姓几人如此商议,又引来周围元老位的一阵议论,都认为,唯有找到诀,钥匙才能派上用场。否则,空有钥匙,也只是空欢喜一场。

就是螭龙为首的兽族几位,也纷纷点头,螭龙眉头一皱,“那么派哪些人去合适呢?”

曲折小径,虽无凶险,但进去容易,来艰难。除只小猫,和楞头小子外,还有谁愿意进去?以螭龙威,也只能派人前去,而谁自愿前去。

各方七炼元老,一个个的看向自家晚辈。些晚辈中,六炼以下,个个低头,开玩笑,一入小径,修为全无。

刚才古盛公布影像,里面情景恐怖,虽一定有性命忧,但寿命将与常人无异。如果在里面来,百年时光,对修炼人来,几乎是眨眼而过。

古盛昂首傲然俱,玉猫一副小看天下神情,哪个还敢伸头。

偏偏有一个声音响起,“沙家宙非,愿意入曲折小径,请各位元老恩准。”然后又有一声音接上,“青丘谷玉郎,愿意入小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