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同赴小径

小说:心灵相约之心灵初始相约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南丁 字数:2466

沙天九、沙玄庆听宙非愿意入,喜忧各半。喜的是沙家晚辈,也有此胆识,至于在从强面前,弱了势头。忧的是宙非资质俗,木、水、火、风四色稀有潜质,如果出,百年寿命大限至,将陨落其中。

玉郎说要进,流年门门主江物辉有喝止,元老面前又敢造次。底骂道,子,逞什么能,即使灵诀,谁能保是惹祸上身,自寻麻烦吗。

岐狼里明镜似的,见识自然会差哪去,正想开口阻止,那边螭龙已经说话了,“如此甚好,我兽族也有去,正好同历艰险,共担世之神圣使命。”

冠冕堂,真实用意,只有他自己清楚。岐狼知道螭龙有凰鸟授意,也好再阻拦,膝下一双儿女,下全进曲折,福祸由它天定吧。

玉郎见盛的那一刻,惊喜交加,各方势力搅杂,一直没有机会上前亲近。听玉猫说,要与盛入,就有了同行的打算。

奈何父亲、门主都在,还未征他们同意,一直未敢出声,直宙非请愿,再忍住,立刻表态。

自告奋勇之后,几位元老看看四周,再无响应。种事也强求,强求进去,坚,胜算更

沙天九边,几位三姓元老,再作声。算是默许宙非之请了。

丁文博里跟猫抓一样难受,风、盛都是丁家后起之辈中,资质出众者。而且都已经突破五炼,自此有八百年寿命,漫漫修炼长路,只要勤加雕琢,成就可限量。

但现在也只能样了,只猫也知什么来历,几句大话说出,反而是最有利的解决之道。

底暗想,希望猫进去之后,还能如此机警,如果碰风,以智,说定真有一线生机。又说好,将有一番逆天机缘。

他们种年纪、境界,洞察世事,本再相信鬼神,仍在里默默祈祷,希望先祖神灵庇佑。

良久,丁文博见再无响应,于是开口道,“既然如此,各位元老,那就由盛、宙非、玉郎、玉猫,同入,寻找灵诀,意下如何?”

纷纷表态赞同,然后,又约定各方七炼元老,可以在深渊留驻。但只能关注灵诀消息,其它事情干涉。如果几出来,私自相问,必须各方场共享。

众目睽睽之下,也好单独再作交待,沙家两位元老,深深望了宙非一眼。丁唐两家四位元老,深深望了盛一眼,另外又特别望了玉猫一眼,一切尽在言中。

玉猫几句话,又把丁唐两家四位元老,幻想击粉碎。“什么眼神,让全身起鸡皮疙瘩。一条路而已,木头都出来,还能难倒我玉猫大侠。喂喂,们几位,一把年纪的,别把气氛搞么紧张,来,象我样,嘴巴上翘,微笑,微笑。碰我,是们的福份,让们见识见识,天才面前,如何出入自如。”

丁唐两家四位元老,约而同,看向丁功智,后者脸上写满无奈。脸红耳根,敢抬头,敢接话。

玉猫说完,拉着盛,催促宙非,呼喊玉郎,“走了,走了,随爷看风景去。”众瞠目结舌,看着三一猫,晃动身形,离开时空长廊,直奔曲折

两处险境相隔距离短,沙天九、丁文博、岐狼动用法则,分别带着宙非、盛、玉猫、玉郎,瞬间来曲折入口,其余众跟随。

盛、玉郎、玉猫昂然惧,抬脚迈入,宙非稍有停顿,也紧紧跟随。久,伴随玉猫的唠唠叨叨,三一猫,身影消失在之中。

随后,七炼元老们或留下,或回转向老祖禀报。六炼以下,仍然留守,撒网式的散开深渊各处,希翼能机缘,以防灵诀别处出现之万一。

留下的元老们,立刻又争相寻找卜怪,准备想尽办法笼络。卜吉凶,可一时之福,可避一时之祸。指点迷津,可巩固阵法,弥补漏洞。但是,卜怪神神秘秘,已经找寻见。

各方商定,出口由元老轮流看守,当然当事能派看守的,因此,将丁、唐两家,以及红宪、白翼排除在外。

时间已经快十月初一傍晚九时。踏入,玉郎正想着,问候盛,感谢一番舍命相救之恩。

那边玉猫情舒畅,已经开口,“木头、呆子,怎么样吗,平直无奇,看把们吓的。”

盛睁大双眼,“没。”意思是我哪怕了,哥们可从没怂过。

“还没有,看都说出话来。放,跟着哥,只会逢凶化吉,福星高照。没听风那痴呆说过吗,‘跟着玉猫、福星高照’。”

“假的。”

“怎么是假的?打听打听,三痴风、玉娘、呆子玉郎,之所以一路奇遇断,修为连续飙升,哪一样是我的功劳,哪一次是受我福缘恩泽。”

“吹牛。”

“吹牛?那我就跟说说,我是如何教导他们找‘落花流水’的,又是如何以惊天毅力,使他们从沉沦中醒悟的?好让有个判断,见识下我的风采。”

“喂喂,叫宙非是吧,别在一旁偷听,传之秘。”

“哎哎,说呢,怎么,是聋子是吧。别死皮赖脸的,一边去,别跟着我们。玉郎呆子,怎么也哑巴了,快将个什么非赶走,爷看着烦。”

玉郎想,了,些话以后也别讲了,盛也好交流,说出来,也只是一个“好”字。

干脆以实际行动报答他吧,“盛兄弟,蠢猫天生欠揍,我帮收拾他。”故事重演,一巴掌就向玉猫扇过去,却曾想,被玉猫轻松躲过。

才想起,之内,修为全无,与凡无异。一切与精神修炼相关的,修为、法则、天赋等等,全部失效。

玉猫更加嚣张,“呆子,可别说我欺负能碰猫爷我一根毫毛,算本事。”

玉郎与玉猫么一闹,前面笔直,突然出现弯曲,曲曲折折,知通向何处。回望来路,同样曲曲折折,知来路在何方。

一来,大家才有所紧张。百年寿命,说长长,说短短,真要耗在,说有多么甘,就有多么甘。

要说玉猫入,也知道危险。但是,入世些天来,才真正感觉了,世态炎凉,情冷漠。

是说丁家之,对它好,只是相比之下,也只有风、玉娘身上,能够体会那种,发自内的关怀。

于是,无时无刻在怀念,三一猫相处的那段快乐时光,甚至觉风的爆栗,回想起来,没了丝毫疼痛,满满都是幸福。

种怀念,也只有沉浸修炼之时,才能稍减。也是丁家眼里,它发疯般修炼的原因,其实,就是想早点提升实力,好与风、玉娘同行。

之前,听风、玉娘进入,也曾有进入寻找的冲动,但是,犹豫于风险,一直下个决

次元老们齐聚,从他们话语中,听又都是些计,只管自己利益,管他死活。甚至,顾底下弱者,发威作福,气势凛,要是六炼强者相护,早知死了几次了。

就更加想念风、玉娘,想,与其如此苟且偷生,倒如入,寻探他们。也暗自下定决,以后就是耍赖,赖着走,也跟定他们了,去他奶奶的流年门,再上那当。

没想,玉郎个呆子,也跟着要来,又高兴了几分。

曲折出现,三一猫同时停下脚步。玉猫本来就思活络,以前只是未曾入世,几个月下来,已经长了少见识。

玉猫将盛、玉郎叫身边,一齐看向宙非。意思很明显,朝天,各走一边,该散伙了,分道扬镳了。

宙非情已,只低声下气,“们千万别误会,我是真想帮助们,找风,迷烟坎之事,玉郎大哥是知道的,我们几承蒙风宽宥,计前嫌,还好言劝告。”

“几句话,听我如醍醐灌顶,境为之一宽,感觉修炼之途,又有另一番前景。真折服于风才智,此次前来,既作报答之举,更有深加结纳,以便日后,能够多多聆听教诲,修神之路,更加宽敞。”

玉郎喝道,“四野五姓,自相约,却欲趁偏僻,蓄意行击杀之举。惜耗费他山之石,动用沙家五杀歹毒手段,如何让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