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果决玉猫

小说:心灵相约之心灵初始相约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南丁 字数:2314

玉猫叫嚣,“原来你如此卑鄙,入世以来,次听说,古风、玉娘出之前,你沙家宙,独享天下英才声誉近四百年。你这是要除却头大患,成你沙家传奇,哪怕是自己可能因此魔缠身,修受阻,之,用之毒,无出其右。”

“哥几个,还等什么,仇人在前,今天撕碎他。”玉猫腾起猫爪,带头扑身向前。

“玉猫兄弟,先别忙动手。”宙非哪知这猫,说动手动手。边退让,边大声呼叫。

“正是因如此,才悔悟,玉猫兄弟,你别再扰,等说完。”玉猫听,继续扑腾,古性最坚,最沉稳,好容易将玉猫拉住。

口中只出个字,“讲。”

“古风句话,‘辈修神,实正意坚,意坚信仰果。’,但让深深折服,直在思考,到底何修炼?后来,终于明白,辈修炼,是抹杀天才,阻止强者,只强者如林,修神之路,才至于寂寞,才至于独自求索,才百花开,才千万条道路奋勇向前,才经验积累,福泽后人。”

“与古风别之后,们乘孰湖兽,直接抵达深渊。古风到达深渊,中途袭击之事,并未与南丁家族,言语半句。由此,底更加佩服,此次入小径,真的只是打算,帮助古风离开小径,其成九色传说,尽点绵薄之力。如此,才能解开结,剪除魔,至于前途受阻。”

席话,说得合情合理,古频频点头,玉郎敌意全消。偏玉猫饶,“管你什么道理,说出天来,最多留你性命。多远滚多远,滚!滚!滚!立刻滚!”

丁文博这次,真押对宝,玉猫虽然大话连篇,但是行事,却是最果断。明情形,留危险。见宙非还走,仍然期望得到古、玉郎应允,又扰爪上前,性命相搏。

“你这番意,日后见到古风,在他面前,自己表明。”

碍于五姓之约,好下狠手,见玉猫如此,却向前相帮。

玉郎则没顾忌,此前差点命丧其手,又想着报答古之恩。想,你顾及世约,好下手,来成全,加上受玉猫果决所感,上前拼命。

若论修,这里本来古突破五炼最高,玉郎、宙非同四炼巅峰其次,玉猫炼巅峰最差。

但里面修尽失,反到是玉郎最强,古突破五炼,身体机能进化,只比玉郎稍微弱些,玉猫又稍弱,宙非最差。过因片甲在身的缘故,古的防御力却最强。

“各位,别打,别打。”几个回合,宙非被打得满地打滚、遍地找牙。“走,走,留性命,走,走。”

听得宙非求饶,还是以五姓之约重,拉下玉郎、玉猫,说道,“走。”

宙非这才脱得身来,爬起来,步三回头,神情萧涩,摇头叹气,消失在曲折之处。

玉猫叹道,“古大哥,你这个木头,比呆子还如,这人能行极端之事,难免极端之念,你今天放他,知日后,他可会放过你啊。”

听得古时失神,楞住当场,牙缝中勉强挤出两个字,“他敢。”

“他是敢,你敢,行吧,拼命谁会啊,知道逞强。比起古风那三痴,你真差远。要是那小子在,虽然会伤他性命,但定会让他长点记性,留下点结。”

“如果古风在这里,定然又番高论,他留结,知道,但们肯定都会番感受。”玉郎由接口说道,“那们接下来,怎么办?”

、玉郎,已经隐隐认可玉猫胆识,古听玉郎相问,看向玉猫。

“还能怎么办,再碰到此人,必殊杀之。木头,你看下那把钥匙还在在,能能取出来,这里修受阻,你那把钥匙要取出来,可出洋相。”

听,连忙灵丹之内查看,钥匙还在,动,想取出来。结果大吃惊,还真被玉猫说准神作用下,取出来

本来淬炼成本命兵器,神只要动,本命兵器,会出现。小径修尽失,失效

哭丧着脸,“能。”

能,能,你这木头,看你表情知道,还脸说。现在,知道,身在何处,暂时先别移动,停在原地想想办法。”

玉猫没辙,钥匙是唯线索,拿在手中,既可以打开灵诀木匣,可以利用宝物感应,加快灵诀寻找速度。可缺失得,谁知道置于灵丹之中,是是影响效果呢。

二人猫,坐在原地,苦思冥想。古表面木讷,思缜密,触摸背后大刀,想到是否可以借用元素之力,番努力沟通,还真被他感应到些许金元素。

原来,好在他们进入小径远,元素之力影响还微微留存,尽管断断续续,却能勉强捕捉到几次。

玉郎见古背后大刀金光闪烁,立刻猜到古正沟通元素,想利用元素之力,将钥匙取出。小声告诉玉猫,又取出自己的护手钢爪,小摆放古旁边。古身上还片甲,出力少。

玉猫经玉郎提示,显得更加重视,大气敢出。取出自己的兵器,小放在古身边。

这兵器,却是丁功智所赠,仿老祖刑天之刃,采砾山地十万丈精铁炼成。丁功智待它薄,方面自然缘于古风、玉娘,另方面,见它修炼刻苦,意志坚韧,资质俗,刻意相助。

断断续续沟通金元素,利用元素之力,首先将灵丹放出体外,然后再剥离钥匙。

过程,险境之外,刻时间足够。但此时,直到深夜,才放出灵丹,又熬到清晨,才将钥匙取出,再又经过二三个时辰,收回灵丹。

其中痛楚,只知道,他才能做到,自始至终,神情变。其中凶险,又言而喻,他才能如此,无所顾忌,信任玉郎、玉猫。

小径之内,修尽失。时间却与外面致,分白天黑夜,与外界相同。

二人猫离小径入口远,古沟通金元素,时金光闪烁。外界游历之人,少看到,禀告各家主事之人,引得各方豪强,纷纷来到小径入口处查看。

过金光微弱,多数人未以意,认灵诀的可能性大,值得冒险。但几个冒失鬼,认离入口远,走近查看问题大,走入小径,消失见。

十月初二,快近响午,古番动作总算结束。

玉猫说道,“钥匙还是木头保管吧,你们些缘分,在你手中,更合适些。”又,“木头,这好比们性命,你可要看仔细。”

重重点头,“嗯。”然后将钥匙置于内衣口袋,贴身放好。

见二人又看向自己,显然是问如何打算,“别再问,钥匙说算,相信钥匙,相信古。木头,你凭感觉,该往哪走,往哪走,们跟着你。”

见古脸茫然,“发什么呆,走,走。感觉下,该往哪走,往哪走。‘听玉猫、福星高照’,听的没错。”

“唉,个呆子,个木头,这份英明神武,你们学着点,那三痴,让,才勉强能比。”

这话说得玉郎牙根发痒,古都忍住,种揍人的冲动。“怎么,还服气啊。别看出道比你们晚,你们要学的地方多,‘三人行,必师焉。’,说得是你们两个,是那个师。”

再忍住,感受下,认准个方向,撒腿跑。慌得玉猫与玉郎连忙追上,“木头,快停下,快停下。你犯什么傻,跑丢们上哪找你去。”

说。”古赶紧停下,真走散,可能这辈子,真别想再见面

说,说,知道说,你怎么知道,好好听听,长长见识。好,好。记住保持速度,时刻跟紧。”

曲折小径,曲曲折折,知通向何处。二人猫,以古首,跟着感觉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