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波澜再起4

小说:重生后我成了暴虐世子的掌心宠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柘玥寒 字数:1859

夕阳余晖镀胡同中,勾勒出灰色砖瓦间罅隙,远处风打着卷轻巧从众中间穿梭。

蔓哭过场,将心中无助害怕发泄出来,反而清许多。

这才注意刚才自己毫无形象哇哇大哭,手心中紧紧攥住贺衣角,汗液泪水已将那块玄色衣襟染成深黑。

如此行径,简直有失贵女颜面!

蔓双颊飞上抹绯红,小心翼翼松开手心那块衣角,只是被攥得久了,衣角起了皱褶,怎么也抚平。

偷眼去瞧贺空,嗫嚅:“大,实住……”

空低头看了眼衣角,神色淡淡,“碍事。倒是你……”

蔓衣袖被刚才打翻茶水浸透,半边全湿了,且刚才番搏斗,衣裳沾了灰尘,狼狈堪。

这副模样可敢贸然回家。

:“长春阁离这里很近,去换身衣裳吧。”

长春阁现下还经营布匹生意,店中自有裁好女式衣裳。

蔓思索后点头同意,“又得麻烦大了。”

空朝身后黑暗打了个手势,影消无声息出现月影中,黑色骑装,黑布遮住口鼻,看清模样。

蔓才发现这里居然还有第三,唬得由向后退。

空虚扶把,安慰:“用怕,这是我暗卫,名叫常四,直跟着我。”

常四并作声,只是冲林蔓行了礼,手脚利索将躺地上成绑了起来,还往他口中垫了块布,防止他发出声音。

“外面都解决了?”贺空淡淡问。

常四低头,“已经解决了主子。”

空微点头,对林:“能起来么,我们需要走到巷子口。”

闻言林蔓点点头,小心翼翼活动下手脚,扶住旁车壁跳下车厢。

前开,林蔓紧随其后,常四悄无声息跟身后。

来到车马旁,林蔓看到雪梅和车夫歪歪扭扭躺地上,吓了跳,“雪梅?!”

“他们两个只是被高成迷晕,并无危险。”

蔓这才放下心来,再看车轮下,几块碎石卡其中,想是当时车夫发现碎石,来及避让,只能急刹停车,被旁暗中等候成发现机会,迷晕了过去。雪梅下车查看亦是中了高成埋伏。

继续前行,未到胡同出口,林蔓眼尖发现胡同口停着辆灰扑扑小马车,车夫有些奇怪耷拉脑袋。

“那是……”声音有些颤抖,离得近了才发现,车夫脖颈上有条深红血线,血迹染红身后马车车壁。

“别看!”未等捕捉更多细节,贺空长身玉立,遮住视线。他长眉入鬓,眼眸深邃,“那是高成带,已经被解决了,别看了,常四会处理。”

他挡面前,手指虚虚遮眼眸前,带着步步走出胡同口。

原来高成准备如此充分,林蔓死死咬住自己下唇,身子因后怕阵阵颤抖,无法想象如果今天贺空没有出现,自己将落得何种地步。

夏日夜晚处处蝉鸣,空气中带着潮湿闷热气息,巷子出口转个弯,便见路边停靠辆绀青色马车,赶车正是林蔓异常熟悉钱掌柜。

钱掌柜见了两,忙跑过来,“主子,林姑娘。”

空扶着林蔓送上了马车,又吩咐常四留此地处理后事,方:“去长春阁后院,赶车快点。”

钱掌柜点头应是,“主子和林姑娘可坐好了,马车颠簸!”

霎时间,马匹长鸣嘶叫,霍得疾驰出去!

马车风驰电掣,马蹄哒哒急行,行驶间马车内四下颠簸。

死死抓住旁车窗,以防自己被甩出去,这才白钱掌柜嘱咐“坐好了”是什么意思。

过这样来速度确实快,平日里半个时辰路程,如今过半刻钟便到了。

下了车,林蔓只觉头昏脑涨,看钱掌柜眼神多了些恐惧。

空身边,果然个都能小瞧!

长春阁后院内,早有婢女准备好新衣衫,林蔓换下身上旧衣,婢女服侍换好新衣。

钱掌柜为准备是件芙蓉色对鹿纹云锦襦裙,穿身上更衬肌肤如雪,冰魄雪魂。婢女又妆奁前为重新梳头,几番梳洗打扮,镜中之衣裳艳丽,螓首低垂,又恢复了贵女模样。

婢女领着林蔓走出后屋,行至正屋。

正屋内灯火通,贺空坐上首,旁侧案几上放着热茶和点心。

蔓甫落座,自有婢女奉上杯盏、茶果,行礼后告退出屋。

这些婢女仆从衣裙繁琐,行动间却悄无声息,可见训练有素。

:“先喝杯热茶。”

蔓点点头,端起红海斗龙纹瓷杯呷了口,意外:“居然是武夷岩茶?”

空眼神微动,点头。

烛火摇曳,林蔓低头浅笑:“多谢大,我现好多了。”

屋内四角素色银盆中,冰块散发缕缕凉气,贺:“常四审问了高成,我已经知了大概事情。”

蔓身子抖,“大,高成说是否属实?”

空嘴唇嗫嚅,终是叹气:“我已经派查探番,你退亲流言事背后与三皇子丝万缕,恐怕他话……确实是真。”

这话仿若压倒骆驼最后根稻草,林蔓双手颤抖,勉强将茶杯搁檀木案几上,发出清脆敲击声。

颓然:“难我要嫁给三皇子作王府妾室?”

这可能比被高成掳走痛苦百倍。

月影如钩,月光如水,沉甸甸洒窗牖罅隙间,晚风轻轻吹拂案几上烛火。

空轻声:“倒是没有转机。”

蔓猛地抬头,难以置信,“大是说……”

空摩挲手上白玉扳手,“陛下会将你许给三皇子,便是你父亲也会同意,此路断然通。我想三皇子能走便是阴损招数,这些招数虽无孔入,但若能避开,三皇子想必也无计可施。”

蔓双眸雪亮,白贺空所言之意,后宅隐私手段,便如哪家小姐落水后被穷书生救起,失了身便嫁之事。

这些招数为齿,却很实用。

:“大可知三皇子会使什么手段?”

空无奈摇头,“如今之计,敌动我动,只能以变应万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