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旅行者与冒险者们

小说:梦与现实的童话剧场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MoezStar 字数:3507

太阳演出已经落下帷幕,随之揭启新幕舞台是繁星点缀残月,皎洁月光渐渐铺满整片大地。

此时正围在簇篝火旁,吃着烤肉配着从村子里找到酒,欢快地聊着轻松话题。

特别是卢克,沾他完全不像之前那般痞态,而是放开心情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自己曾经冒险经历。

“所以说,十年前那次屠城事件,让帝国非常生气,不但派遣数位帝国宫廷魔导,还下巨额委托悬赏,当时冒险者阵容声势不可谓不浩大,连顶级冒险者都不下十数位。”

木饶兴趣地看着他:“后来呢!”

卢克继续抿口酒,接着说:“后来当然是那只魔族被讨伐。”

“被谁讨伐?”

“前代帝国圣,当年顶级冒险者之可是亲眼所见圣大用他手中贯穿那只魔族身体,并且被焚烧成灰烬。”

说到这,卢克神情突然些低迷,直勾勾地看着眼前自己手上拿着酒壶。

“但是,在那场战斗之后,不知为何,前代圣大却消失。现任圣是前代兄长,也是帝国圣家族现任家主阿尔斯穆德·奥古斯汀。”

卢克低沉话语中带着些许感伤。

“没想到卢克竟然还会这样崇拜时候。”另女子掩面轻笑

“吵死蒂莫西,难崇拜过什么时候吗?”

“很可惜,没~~”蒂莫西挑逗似

在这时,木趁着没注意到自己,手悄咪咪地伸向旁放着酒壶地方,然而在还差要碰到酒壶时候,被那个身体高大魁梧男子轻轻拍。

“呀!”

“你还不到碰这东西时候。”

木收回她微微些被拍红手,鼓起脸颊毫不掩饰地宣示着她不满。

浅尝口。”

“可以。”

他点点头,正当木眼中放光时,又接着说:“再过三年吧。”

“死板艾萨克!”

木轻哼着转过头去,撕下块已经微凉肉,伸到肩膀前喂那只停在她肩上雏鹰。

卢克轻甩酒壶指指她:“别光顾着说,小鬼头,说说你自己吧。”

?”木微微愣。

“是啊,比如你为什么会旅行之类?”蒂莫西也接着卢克话说

木沉默下,还是脸轻松笑容开口说:“也没什么不能说啦,其实……在寻找自己失去记忆。”

“你是说……”蒂莫西眉头微皱:“你失忆?”

“算是吧。”木微笑着耸耸肩。

“应该说是没半年以前记忆。”

而后,木开始讲述起自己短暂“过去”。

原来,在半年以前,木在个被废弃村子里醒过来,当时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自己是谁,唯,只绣刻在她口袋里些泛旧手帕上字——木。

木拿出那条手帕给他们看。

然后,不知所措木遇到位冒险者,对方得知情况之后,不但将她暂时留在身边,还教会她些在大自然中存活技巧,教她打猎,教她战斗。

“这也说得清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成为冒险者。”卢克继续抿口酒。

“那你说那个冒险者呢?怎么没见你和他?”蒂莫西好奇地问

“他走,”语气些轻微失落:“天早上,向往常样再次醒过来时候,他已经不在身边。”

“嗯,也许是他对你厌烦?”卢克微微调侃下。

“卢克!”蒂莫西瞪眼。

“只是开个玩笑。”卢克耸耸肩。

蒂莫西没好气地摇摇头,然后继续看向木:“然后呢,他难什么都没说,这么声不吭地……走掉?”

木微微顿顿,点点头。

“那你没试着去找过他吗?”

“他会声不吭地离开应该是理由不想给他添麻烦。”

“嗯……”蒂莫西想想:“你还记得他名字吗?”

木疑惑地看向她。

“也许们中会认识也说不定。”蒂莫西轻笑笑。

木摇摇头:“不如说根本不知名字,他也从来都没告诉过。”

“你难主动去问过?算是称号之类也行啊……”蒂莫西些无奈。

木仔细想想,随即右手碰脑门,卖个萌:“还真没……”

这下蒂莫西是彻底无语

“不过让印象最深,是他身上,直都带着三把。”

“哈哈,哪个蠢货会随身带着三把去战斗啊!”卢克放声笑

“卢克!”蒂莫西又次瞪他。

“他不是用三把战斗从来没见过他用过腰间第三把,他直在用身上背两把其中把长而已,至于另把……是把石。”

“石?”

“嗯,也没见他用过,只是在天晚上趁他睡着时候偷偷拿起来看过,正当想看第三把时候被他阻止。”

篝火依旧在熊熊燃烧着,木抬起头看着这片静谧夜空,嘴角挂着淡淡微笑,脑海里在回忆着那段仿佛已经十分遥远日子。

“那也是他第次对发脾气。”

“那看来是因为这事儿他才会偷偷跑……”

“卢克!”蒂莫西这回是真些生气

“只是开个玩笑,只是开个玩笑……”卢克干笑着举着双手,右手轻轻晃动着已经见底酒壶。

“没关系,并没在意,而且他也不是会因为这样不告而别。”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笑意:“在被他狠骂顿之后,他才跟解释,那把是受到诅咒,所以他才不肯让碰。”

“受到诅咒啊……”蒂莫西低着头想想,然后看向另卢克:“你不是挺喜欢捣鼓吗,你知哪个冒险者是身负三把吗?或者拿着什么什么……诅咒之类?”

“在所知冒险者当中,没。”卢克很干脆回答

“这样啊。”

“但要说到石话,倒是听说过这么,不过那也只不过是带着两把而已,更重要是,那个早在十几年前,次协会严重低估其危险程度委托中死去,还是和他妻子起。”

说到这里,卢克眼中满是惋惜之意:“那个术和技完全可以比拼帝国圣,但因为他理念和大相径庭,讨厌规矩束缚,为达目不择手段,意又十分凶狠残暴,甚至很多时候还被批判没性,所以大家也很是‘亲切’地给他起个外号——‘魔’,意为地狱深渊堕落暴君。”

蒂莫西表示些惊讶:“没想到这样也会妻子。”

“咳咳,”卢克干咳声:“那些都是他还没遇到他妻子之前事。”

“这么说,是他妻子改变他?”

“应该是吧,至少在他们成为夫妻之后,他收敛很多。”

卢克继续灌口酒,惋惜地说:“只可惜,这样个大物,生故事结局却是那么微不足。”

“你还开始变得文艺起来啊。”

蒂莫西轻笑着,不经意地瞥到科林斯神情紧紧绷着,十分凝重。

“科林斯?科林斯?”

在叫唤几声之后,科林斯突然回过神来,看到周围队友都是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你额头冒很多汗,没事吧?”蒂莫西问

“当然,当然没事!只是感觉……”科林斯打着哈笑应付着,眼角余光扫视到旁边火堆:“热!只是突然感觉些热,所以点汗。”

“真没事?”蒂莫西可没这么容易被忽悠,黛眉微微皱起。

被她这么直视,科林斯也只好败下阵来。

感到不安。”科林斯眼神直直盯着熊熊燃烧火花。

“还在想着村子事情?”

“嗯,这根本说不通。”

“什么说不通?”

“这里,所切,”科林斯眉头紧锁着:“如果是遭遇强盗或是外敌入侵话,不可能连点打斗痕迹都没,但这里,这个村子里,这些屋子里,甚至还刚动碗筷饭菜留在桌上,像是……在不知不觉中这么间蒸发。”

“这样话,那个柜子里讯息又是怎么回事?”艾萨克问

“也许那时刚好个小孩子没这么突然间蒸发……也说不……定?”卢克随意地回答,但说到后面时候,他眉头突然皱:“等等,间蒸发……”

“卢克?”蒂莫西看他突然绷着个表情陷入沉默,疑惑地叫

“你们还记得刚才说十年前那场屠城事件吗?”卢克开口说

点头。

“大家都只是知十年前屠城灾难,但并不知那座城是怎样被屠。”卢克表情前所未凝重:“虽然也只是听说,十年前跟随着各大冒险者起到那时候,那座城已经因为成讨伐战场,只剩片废墟。不过在讨伐结束之后,在酒馆里无意间听见第批去到那座城冒险者对于现场描述,而那座城里情况……”

和这座村子样……”

木外另外三个神情顿时发生变化,无例外都是紧缩着眉头凝重无比样子。

“怎么怎么?只是状况外吗?”木扫眼众,疑惑中带些不满地问

蒂莫西率先回过神来,轻笑着打破这严肃气氛。

“好想肯定是多虑,毕竟那件事情早在十年前结束。”

“蒂莫西说没错,现在轻易下结论还太早,再深讨下去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科林斯也恢复平时冷静。

“所以是不知你们在玩什么变脸游戏情况?”木很是不满地吐槽

“没什么大事,放心吧。”科林斯笑笑,看着她肩膀上雏鹰转移话题:“对,你肩上这只鹰是怎么回事,还没听你说过呢。”

“你说小九啊,他是以前们还在旅行时候,在次偶然间从群……好像是叫异兽猎手上救下。”

头微微转,右手手指头轻触下肩上雏鹰喙,后者先是把脑袋稍稍往后缩下,然后又伸向前,用它喙轻轻蹭着她小手指头。

“他翅膀被无情折断,这么被拎着,挣扎着,眼睁睁地看着他父母葬身于火。“

木将脑袋微微倾斜着枕在小九羽毛上,表情些失落。

还是太迟……”

仿佛是感受到情绪,小九发出轻轻“咕咕”声,像是在安慰着她样。

“真不可思议,”蒂莫西看着小九对木亲昵动作:“小九遭遇那样不幸,应该会轻易对类失去信任,但他看起来却十分信任你。”

“但是,异兽猎不是只猎杀危害到凶兽吗?”卢克疑惑

“不全然是,金钱是会使鬼迷心窍。”科林斯给火堆加块木柴,看着木肩膀上小九说:“他并不是普通鹰,对吧?”

木突然用手护住小九,警惕地看着他。

科林斯被她这突然举动逗乐

“放心吧,要对你小九做什么意思。”科林斯笑着说

木沉默下,还是放下手。

“你说对,小九确不是普通鹰。他是只夜隼。”

“夜隼!这样说得通,”卢克点着头:“夜隼可以拟态成普通鹰隼样子,像这样龙族生物在黑市上非常值钱,成年夜隼因为攻击性极强很难捕猎,所以那些异兽猎才杀这家伙父母。”

木点点头:“小九翅膀虽然早恢复,但被折断翅膀经历让他不敢再次飞向天空。”

“真是群没偷猎者。”蒂莫西些愤怒。